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心各种毒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九章人心各种毒

    大隋大业十一年四月,大业皇帝杨广被突厥始毕可汗亲自率领的六十万大军围困在雁门,杨广派人突围杀出传召,令天下各路人马赶赴雁门关救驾。然后他给守城的隋军和民勇许下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兑现的承诺,鼓励士兵和民勇坚守城池。

    他下旨说,等到突厥人被击退的时候凡是还坚守在城墙上的士兵们,皆封校尉,每人赏黄金二十两。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因为杨广就算想遵守承诺,他也没有这个能力去遵守,守城士兵民勇数万人,如果真的封这么多校尉,真的每人赏黄金二十两,那么大隋就算没有被突厥人覆灭,也会因为这个承诺而变得摇摇yu坠。且不说黄金的事,就说校尉官职。正六品校尉,领一团三百士兵。一个人领三百,十个人三千,一百个人三万,那么几万个校尉呢?

    但就是因为这样荒唐的允诺,守城的士兵们依然坚持在城墙山浴血奋战。

    到了后来,因为来雁门关救驾的隋军越来越多,在兵力总数上已经几乎与草原联军持平,再加上义成公主那封北方有急的书信,眼见着不可能再得到什么利益的始毕可汗下令大军撤退,历时几个月,六十万联军没有攻克雁门,也没能马踏中原的锦绣江山。

    不过,不能说始毕可汗一无所获。

    他逼着各部族轮番攻打雁门,而突厥王庭的人马则一直没有什么损失。借助这次战争,始毕可汗成功的消耗掉了草原其他部落的实力,尤其是奚人,契丹人和室韦人这几个实力强大的部族,在这次战争中都是死伤惨重。因为这次南下,各部族更加无力反抗突厥人的统治。

    始毕可汗的另一个收获是,成功的剿杀了阿史那去鹄和他手下那不到三万的狼骑。

    阿史那咄吉世的儿子阿史那结社率还太小了,小的根本无法继承他的汗位。所以始毕可汗知道自己必须再多活几年,最起码要活到儿子阿史那结社率有能力坐稳了汗位宝座。即便等不到儿子能独当一面,他也要活到将威胁到他儿子继承的人统统除掉的时候。

    从前几年开始,突厥的巫师每年都会举行一场庞大的的仪式。乞求长生天再多赐予伟大的始毕可汗几年的寿命,只是长生天或许这几年刚巧在睡懒觉,没有听到巫师们的乞求,阿史那咄吉世的身体非但没有健康起来,反而一年不如一年。

    无奈的宣布了退兵的命令之后,阿史那咄吉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头发已经白如雪,皱纹横生如沟壑。

    他亲自率领人马断后,这让其他部族的埃斤们长出了一口气。草原人退兵之后,赶赴雁门各路人马的首领们没有赶着去追杀敌人,而是第一时间进城去见皇帝。其中就包括唐公李渊,驸马宇文士及,还有杨广的儿子。

    劫后余生的杨广唏嘘不已,大赏群臣,偏偏忘记了许给守城士兵们的诺言,他一分钟也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好歹接见了一下来救驾的群臣后立刻下旨返回都城,想了想都城长安也没什么意思,而东都洛阳被李密那个叛贼围着,所以皇帝又改变了主意,下旨去江都。

    就在各路大军纷纷返回南下的时候,有两支队伍却向北而行。

    其中一支,是幽州大将军罗艺,亲自率领五千虎贲重甲骑兵追杀始毕可汗,连战五阵,五阵皆胜,杀突厥狼骑和其他部族士兵两万余,一口气追进草原五百里才凯旋而归。另一支,则是燕云寨的数千人马,由雄阔海率领护着阿史那朵朵和欧思青青北上,目标就是契丹人的领地。

    而与此同时,罗艺和李渊的两份奏折都送到了杨广的手里。

    两个人的奏折内容相差无几,都透着一股无耻。

    罗艺的奏折,内容是他之所以没有赶赴雁门救驾,是因为他打算用兵法上叫做围魏救赵的这一招,派了自己的儿子罗士信尽起幽州jing兵杀入草原深处,而他自己坐镇幽州以防草原人自幽州南下,罗士信一直打到突厥王庭,灭草原部族无数,杀敌十万计,甚至攻破了阿史那去鹄的营地,俘虏了他的妻子杨秀珍和儿子阿史那卜托。

    李渊的奏折的内容大概是,他的次子李世民,率领三千jing骑杀入草原,同样是灭部落无数,斩敌数万,稍有不同的是,在罗士信率军进攻阿史那去鹄领地的时候,李世民率领轻骑星夜兼程突袭突厥王庭,杀敌上万,然后胜利回师,途中又遇到追杀罗士信部将陆十三的一个狼骑万人队,李世民率领三千jing骑杀尽狼骑,遗憾的是没能救得了陆十三。不过,却将被突厥人抢回去的杨秀珍和阿史那卜托夺了回来。

    杨广已经收到了消息,确实有人将草原上搅的天翻地覆。所以他即便明知道罗艺不来救驾的缘由,即便明知道李渊是在给他那个还没有功名在身的次子说大话,但他还是表现出了明君的气度。

    看完了这两份奏折后,杨广下旨。

    晋虎贲郎将罗艺为幽州大总管,然后给了罗士信一个乡侯的爵位,封正四品武贲郎将。李渊晋位为河西道总管,太原留守。李渊次子李世民封县子,从四品雄武郎将。

    看起来,好像是皆大欢喜。

    只是,在下达了这两份旨意之后,他又下达了另外两份旨意。

    封左祤卫大将军薛世雄为涿郡留守,总理河北诸郡军马事。这样一来,罗艺就被死死的卡住。说起来,他这个幽州大总管徒有虚名,因为调动河北诸郡兵马的权利,杨广都给了薛世雄。

    然后他下旨给李渊,因为河西诸郡刚刚遭受战乱,所以减免河西百姓一年赋税。也正是因为如此,为了不增加百姓之负担,李渊麾下兵马的人数不得超过三万。

    在南下的途中,杨广下达了这四份旨意。

    命令裴矩拟旨后,杨广显得很开心,非常开心,坐在奢华御辇上的皇帝高兴的几乎忍不住哈哈大笑。萧皇后很久没有看到皇帝高兴成这样,忍不住好奇问他为什么这么开心。杨广得意的好像一个占了便宜的孩子似的,得意的说道:“罗艺想做大总管,李渊想给他儿子讨功名,朕都给他们,不过以为朕不明白他们那点龌龊心思?朕偏让他们吃瘪,还得叩头谢恩!”

    因为高兴,他的食yu也变得好了起来。萧皇后难得看到陛下想吃东西,连忙命人准备饭菜。就在杨广喝了一口酒,筷子伸出去还没有夹起来菜的时候,一个宦官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普通一声跪下道:“陛下,不好了。”

    听完了这宦官报上来的事,杨广顿时没了胃口。他将筷子往桌案上一丢,愤恨的说道:“难道因为一个狼崽子,连家都不要了?”

    皇帝南下,下旨勒死了阿史那去鹄的儿子阿史那卜托。却加封杨秀珍为公主,食邑五百户。

    杨秀珍在南下途中,自缢身亡。

    李渊回到太原之后设宴庆祝自己的次子李世民得到了陛下的赏识,直接封为县子,而且还封了从四品的雄武郎将。这可是大隋立国之后绝无仅有的事,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李世民这个年纪得到如此厚重的封赏,包括宇文述那三个儿子在内。

    所以李渊很高兴,似乎丝毫都不在意皇帝的另一份旨意。

    在宴席上,李渊站起来举杯道:“今天咱们李家有两件大喜事,所以必须要庆贺一下。第一,是陛下仁慈,念我河西诸郡百姓战乱之苦,免了一年的税赋,这是一件惠及数百万百姓的大好事,值得饮尽一大杯!”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侍女给他将酒杯斟满。李渊笑着说道:“第二件喜事,就是世民因为军功,被封为县子,而且陛下还破例直接提拔他为从四品的郎将,这是大隋立国至今从未有过的殊荣!世民,你做的不错!”

    李世民连忙起身,脸se一红道:“孩儿有这微末功劳,全赖父亲教导,兄长的帮助!”

    李渊摆了摆手说道:“你自幼独居陇西老宅,我疏于教导,有这份本事全是你自己努力。至于你兄长建成,倒是识得你的本事,允你率军出塞,这一点,建成做的也很好。你们兄弟相知相信,我很高兴。”

    李世民肃然道:“孩儿这些年虽然不在父亲身边,但父亲每年都派人考核孩儿,孩儿的进步,离不开父亲的督促。大哥仁厚宽容,许得孩儿胡闹,孩儿心中感激莫名。”

    李建成起身客气了几句,笑容满面。他几年前便协助李渊做事,早就历练了出来。说话得体,稳重大方。比起李世民来,倒是显得老成持重了不少。

    只是听到皇帝给二公子李世民的赏赐后,有三个人几乎同时微微皱眉,又几乎同时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掩饰自己稍稍的一丝失态。然后如有感知般,三个人同时抬头在对方的脸上看了看。从彼此的眼神中,他们都看出了对方的担忧。

    这三个人,一个是陈寅寿,一个是长孙顺德,另一个是去了趟东平郡巨野泽却无功而返的长孙无忌。

    他们三个人心中想的一摸一样,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皇帝旨意中的龌龊心思。

    唐公世子李建成,已经成家,独当一面,而且还有怀远镇督粮之功,可如今也不过和李世民的爵位相同,都是县子。这是爵位,抡起官位来,他现在也不过是个从五品的别将,比起李世民来还要低了两级!

    皇帝,分明就是没安好心!

    如此明显的挑拨,难道唐公就看不出来?

    三个人同时想到这一点,所以下意识的几乎同时看了李渊一眼。却见唐公或许是今ri太高兴了些,竟然已经喝得有些高了,脸se酡红,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担心。

    陈寅寿看了看李建成,又看了看虽然刻意装作云淡风轻却掩饰不住内心激动的李世民,微微叹了口气。

    而长孙顺德却想到,看来是该和无垢那丫头再提一提她的婚事了。

    与此同时,在幽州大总管罗艺的府邸里,也正举行着一场宴会,相比于李渊只是家里人吃一顿饭庆祝一下,罗艺这边多了三个客人。

    涿郡留守左祤卫大将军薛世雄,还有他的两个儿子,薛万均和薛万彻。

    李渊家宴吃的和和气气笑声不断,即便陈寅寿等人心中有些担忧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可是罗艺家里的这顿饭,吃的却是颇为沉重。在坐的几个人寒暄过后便陷入了沉默中,因为罗士信尚未归来,所以和身边有两个儿子陪着的薛世雄来说,罗艺显得尤为落寞了些。

    “陛下这次的旨意”

    薛世雄抬起头看了罗艺一眼,说了半句话之后忽然改变了话题。

    “既然是让我这个懒人做什么涿郡留守,这是在逼着我去拼老命啊。我听说前阵子被杨义臣剿灭了的高鸡泊反贼又死灰复燃了,虽然高士达被杨义臣砍了脑袋。可却走了一个窦建德,这阵子趁着朝廷的人马都赶赴雁门关,那窦建德收拾残余叛贼,重新在高鸡泊举旗造反,短短的两个月不到,据说已经招募叛军又近十万了。”

    他看着罗艺抱拳道:“既然陛下赏识我,我也不能再懒下去。我打算过几ri便亲自率军去剿灭窦建德的叛军,我这两个儿子不成器,远比不得士信。所以我想把他们两个留在幽州,多听听罗将军的教诲,不知罗将军是否赏脸?”

    罗艺立刻就明白了薛世雄的意思,他这是在主动示好!

    皇帝让薛世雄为涿郡留守制肘自己,而薛世雄却要带兵离开涿郡,这无疑是有意缓和两个人的关系,并且做出了极大的让步。

    罗艺难得的脸上露出笑容,端起酒杯道:“这个你无需cao心,两位世侄留在幽州,难道我还能亏待了他们?我就以杯中美酒预祝薛将军,旗开得胜!”

    薛世雄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和罗艺之间这道皇帝陛下亲自画出来的裂痕,还有补上的机会。

    ps:我发现我自己果真太抠门了些,本打算不写了,可是一想起五百全勤我躺在床上居然睡不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