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准备接受惩罚吧。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八章准备接受惩罚吧。

    叶怀袖说的无法改变,也不知道是无法改变巨阙古剑,还是无法改变答朗长虹已死的事。她的脸上看不出有多少悲伤,甚至还能和李闲说上一句语带双关的话,所以给人的感觉是,叶怀袖没有什么和往常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李闲知道,她今天不一样。

    杀答朗长虹,是李闲必须要做的事。抛开答朗长虹和叶怀袖之前的关系不说,抛开答朗长虹对欧思青青这些年的照顾不说,只为了一件事李闲也必须杀了答朗长虹。和女人无关,关乎到他今后很大很大的一个布局。关乎契丹部落,关乎摩会,关乎陈婉容,所以答朗长虹必须死。

    这个布局之大,超乎想象。

    更何况,答朗长虹还和叶怀袖有过一段过往。作为一个自私的男人,李闲不可能容忍答朗长虹活下去。而叶怀袖是不是会悲伤,会落泪,李闲知道自己不需要去安慰什么。他杀了答朗长虹,再回头去安慰叶怀袖,无论如何都有些虚伪。

    李闲知道自己不是个君子,有的时候也确实很虚伪自私。可是在自己女人的事情上,李闲绝不会忍耐什么。

    叶怀袖需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不哭,不闹,不悲伤,不落泪,甚至面不改se,是因为她知道哭闹,悲伤,呼喊,这些发泄都无法改变什么。从她跟着李闲那天开始,她其实就已经知道了今天的事必然会发生。李闲是一个容不得她心里有别的男人的男人,他在她心里抹除另一个男人的同时,也会想方设法的在现实中抹杀去那个男人。

    无论是在世界上,还是在叶怀袖心里,李闲都不允许这个男人存在。

    叶怀袖不发泄,是因为她的理智。

    从她跟着李闲的那天开始,她就一直在害怕,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她也一直在说服自己做好迎接这一天的准备。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了,她还是做不到释怀。虽然在草原上与答朗长虹的那一次长谈后,叶怀袖豁然开朗,知道自己不过是答朗长虹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可是被利用了那么多年,她如何能做到心如止水?

    答朗长虹的尸体被鄂力发带着人抬走,走的很急,急到叶怀袖想回头看一眼的时候,那具尸体已经消失在视线中。

    李闲自始至终没有解释过一个字,因为他和叶怀袖其实是一个类型的人。冷静理智到了极致,冷静理智到近乎妖孽。或许很多人会羡慕这种理智,因为理智可以让人无悲无喜。可是只有理智的人自己知道,他们心中或许更加纠结不安甚至惶恐。

    叶怀袖将古剑巨阙递给青鸢,然后语气认真的告诉李闲:“巨阙是这世间最完美的兵器之一,无法让其更加完美。如果将它融了,就算是变成了一柄刀的样子,那它也不过是一件凡品,剑的结构已经改变,再想如初般锋利是绝无可能的。”

    李闲其实知道这一点,他也不知道自己问出那句话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了大帐,一个坐在床榻上,一个坐在椅子上,久久无语。

    “我能不能哭?”

    坐了很久,叶怀袖看着李闲问道。

    “哭吧。”

    李闲笑了笑道:“现在连我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何况是你?”

    叶怀袖走到李闲身边,就在地上坐下来,下颌抵在李闲的膝盖上,两只手抱着李闲的腿,闭上眼,无声落泪。

    李闲的手摩挲着叶怀袖顺滑的长发,一言不发。

    两个人就这样坐了一夜,她肿了眼睛,他湿了衣衫。

    第二天太阳刚升起的时候,叶怀袖缓缓的起身,歉然的对李闲笑了笑道:“今天你还要出征,是我太任xing了些,你应该好好休息。”

    李闲看着叶怀袖的眼睛,伸出手捧着她的下颌认真说道:“你不要让自己压抑的如此辛苦好不好?你明明想大哭,声嘶力竭的哭,明明想发泄,为什么强迫自己忍的如此辛苦?我等了你一夜,你却没有这样做,所以我有些伤心。因为一个女人,如果在她丈夫面前还要隐藏自己的感受,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这个女人的心里,丈夫的地位并不如何重要。第二,是他的丈夫无能,承受不起妻子的发泄。”

    “丈夫和妻子?”

    叶怀袖看着李闲的眼睛重复了一遍,然后泪水再次无声的滑落。

    “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李闲郑重的说道。

    叶怀袖没有在说话,而是忽然一口咬在李闲的胳膊上,咬的那么用力,那么狠。李闲微微皱起眉头,仔仔细细的感受着自己胳膊上传来的疼痛。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他胳膊上有多疼,叶怀袖的心里便有多疼。当她的唇齿离开他胳膊的时候,胳膊上多了一圈深深的印记,隐隐有血丝渗出。

    叶怀袖抚摸着李闲胳膊上的印记,没有问他疼不疼。

    “我很疼。”

    她说。

    李闲点了点头,然后认真的对她说道:“可以疼几天,但绝不可以疼一辈子。”

    她咬了他,可是她却说自己很疼。

    他知道她很疼,因为他胳膊上真的很疼。

    答朗长虹死了,李闲被叶怀袖咬了一口。但太阳还是照常升起,新的一天还是一点不迟的来了。阳光还没有驱散晨雾的时候,大营中的角声就呜呜的吹响,然后效忠于李闲的狼骑开始集结。贴力格和柯察沁的两个万人队已经早早的吃过了饭,休整了一会儿后成队列缓缓的开出了营地。

    除了贴力格和柯察沁的两个万人队之外,还有程知节亲自率领的两千燕云寨jing骑随同一起出发。只是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不是他,而是鄂力发,在鄂力发的身后,则是一辆没有车厢的马车,上面载着一具已经僵硬冰冷的尸体。

    罗士信亲自率领三千幽州jing骑出营地,绕向何大何部的另一侧。如果战争开始的话,他的队伍将在契丹人的背后攻出致命一击。

    草原人各部族对于突厥人都有着一种无法抗拒的恐惧,在突厥人统治草原的这些年,他们用铁血的杀戮奠定了绝对的霸权地位,如果有人表现出了对突厥人的不敬,那么突厥人就会派出狼骑用弯刀告诉不敬的人,不敬的下场只有一个。

    整整两个万人队的狼骑,其中柯查沁的人马是阿史那次沥干和阿史那蒙目两个万人队残余的兵力重新整合在一起的。贴力格的狼骑队伍,则是阿史那去鹄的部落中挑选出来的人马组成。

    这两个万人队是东进过程中战功最大的队伍,在一次有一次的胜利中,这两个万人队已经得到了李闲的承诺,他们不再是奴隶,而是恢复了尊贵的狼骑身份。对于奴隶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因为草原人的固有习惯,他们战败,所以他们成为了奴隶。而李闲作为他们的主人,重新给了他们zi you的权利。

    或许在中原人看来这是一件很荒谬的事,因为中原汉人强调的是尊严。

    只是尊严有的时候,表现的方式有些不同罢了。

    作为这次战争的指挥者,程知节心中却没有一丝担忧。

    因为以两万狼骑的战力,对付一个千疮百孔的契丹何大何部就是以石击卵。在鄂力发去见摩会之前,何大何部如今的状况已经查的仔仔细细。

    大军在距离契丹何大何部营地三里外停了下来,然后鄂力发带着二百狼骑,押送着马车缓缓驶向对面的军阵。契丹人一直盯着李闲大营那边的动静,早晨突厥狼骑集结的时候契丹人的斥候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去。再加上答朗长虹一夜未归,摩会的心里早就已经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其实在昨夜,摩会就已经下令所有骑兵都集结起来,当两个万人队的狼骑开出大营的时候,契丹人的队伍也已经严阵以待。

    只是,当摩会看到鄂力发yin沉的脸se,看到马车上答朗长虹的尸体的时候。他的心中猛的一震,脑袋里嗡的一声瞬间就失去了意识。而陈婉容在看到答朗长虹已经冷硬肤se发青的尸体那一刹那,她啊的惊叫了一声然后软软的倒了下去。

    “摩会!”

    鄂力发看着摩会,只说了七个字便转身离去。二百狼骑转身就走,带出一股尘烟,那些碎土草屑打在摩会的脸上,他感觉自己如被狠狠的抽了几个耳光般,疼的几乎忍耐不住。那七个字在他耳边萦绕,抽空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

    “准备接受惩罚吧。”

    七个字,如一声炸雷。

    ps:今天只有这么多了,抱歉。今天中午的章节是昨晚熬夜到一点码出来的,凌晨四点多我就起床去了bei jing,下午七点才回来。其实这一章我都不想发的,或许是因为有些疲劳,脑子里空空的没有东西,写出来的也不是我想要的文字。事实上,这几天的状态都不太好,可能是因为其他的事耗费了太多的jing力吧,无法踏实下来。今天就这两更了,明天没事,我尽力恢复三更。

    再ps:联通宽带的服务真心cao-蛋,我家的网络已经第四天联不上网了,这几天的更新都是在家写出来然后去朋友家上传的。打了无数次客服电话,昨天还去了联通营业厅,现在依然没有人来维修。宽带上不去,电话机不通,他娘的。

    再再ps:因为只有两更,我拿到的全勤少了一半。五百块,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肉疼心疼,还蛋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