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二公子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九章二公子

    文刖肩膀的伤势不能说轻,因为那箭是在五十步之内she过来的,正是羽箭力度最大的时候,箭she了个前后通透,箭簇从肩膀后面露了出来。大隋府兵使用的羽箭是三棱箭簇,she出来的伤口极难愈合。不过幸好那几个燕云寨的悍匪抢夺的不是龙庭卫的羽箭,因为整个大隋,只有龙庭卫用的羽箭是装了倒刺的,只要she进身体里,想剜出来就得先割去一大块血肉。

    文刖的那身锦衣前襟已经被染红,他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不远处被手下抬过来丢在那里的尸体,一言不发。

    青鸢用匕首将文刖的衣衫割裂,露出来的肌肤被竟然比女子的身体还要白皙,只是岁月已经在上面留下了印记,看起来远不似少女肌肤滑-嫩水润。他身材极好,衣衫被割开后露出强健的胸肌,光看他的胸膛很难想象的出他竟是一个阉人。

    青鸢用匕首在羽箭上轻轻撬了几下,然后一剜将箭头卸了下来。卸掉箭头之后她看了文刖一眼,文刖微微颔首。青鸢咬了咬牙,握住箭杆后缓缓吸了口气,然后猛地往外一抽,一股血随即猛的涌出来,青鸢将箭杆随手丢在地上,手脚麻利的将外伤药倒在伤口上,用了足足三包才将血止住,她稍微松了口气,用干净的白布将伤口缠了起来。

    凰鸾捧了一套簇新的锦衣就站在一边,等青鸢将伤口帮文刖包扎好之后,文刖缓缓起身,凰鸾立刻上前将衣服小心翼翼的帮文刖穿好。

    换了一身新衣的文刖弯腰将青鸢丢在地上的箭杆捡起来,捏在指尖来回转着看了看,脸se平静,看不出一点愤怒。

    就这样端详着那箭杆,文刖忽然笑了笑:“有意思。”

    他将箭杆随手递给青鸢道:“留着吧,这是自陛下登基以来第一支刺伤了我的羽箭,回头我见了李闲,说不得还要问问他,我在辽东的时候放过他两次,在燕山放过他一次,为何他对我如此上心,不杀了我似乎他便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似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文刖微微一怔,随即再次笑了起来:“若是被我这样的人惦记着,或许谁都会吃不下睡不着吧。”

    “当ri在辽东,大人就不应该手下留情。”

    文刖摆了摆手,命令所有的龙庭卫和陈素等人都退下去,房间里只剩下了他和青鸢凰鸾三个人,他走回椅子边坐下来,端起茶喝了一口,似乎丝毫都不在意肩膀上那狰狞的伤口似的。

    “在辽东我不杀他,是对陛下失职不过那个时候确实被他骗了,这一点不必否认,当时我还真以为他存了报国之心。”

    说完这句话之后,文刖抬起头看着青鸢和凰鸾道:“在辽东我心慈手软,不是因为别的事,而是因为你们两个”

    他顿了一下,笑了笑说道:“我记得我跟你们两个说过,这世间知道李闲身世的人不超过五个,那个老尼自然是知道的,可惜,她知道却不会说出来。那样做,一是为了故意激怒先帝,二,则是她知道这孩子从一出生就肩负了某种使命。虽然这样说有些玄乎,可现在我倒是真的钦佩那老尼的预知。”

    “另外的四个人,其中两个,自然是李闲的父母,可惜的是,他们当ri决定放弃了自己亲骨肉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到,若是这孩子活下来,难道会孝顺他们?不认祖归宗还好些,我敢断言,依着李闲的xing子他若是回去的话,说不得会做出什么让人吃惊的事情来。”

    “至于另一个,暗中一直在查当年那个婴儿是否还活着。我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或许只是听说他宅心仁厚,是个真君子,或许真的只是念手足之情也说不定。”

    “至于我”

    文刖笑了笑道:“放李闲生路,是因为我想给你们两个留一条后路。”

    这句话一说出来,青鸢和凰鸾顿时变了脸se。

    看着青鸢和凰鸾急切甚至有些恼火的脸se,文刖微笑着摆手阻止她们两个继续说下去:“你们两个从小跟着我,我视你们如女儿一般。虽然平时对你们严苛了些,可也是为了让你们多学些本事。”

    他顿了一下说道:“大隋真的要完了。”

    “近二十年前便有了那首桃李子的民谣,那个时候我一直以为是个笑话罢了。可是现在看来倒真有几分应验的意思,只是我倒是觉着应验在那李密身上的可能不大,或许,应验在李闲身上的可能比他还要大些。”

    “不过若是陛下这天下真的倾覆,真的是李家的人重整河山,我倒是觉着河西太原郡那人最有可能。”

    “大隋若是有一天真的没了,我自然是要追随陛下而去的。你们两个却没必要跟着我,从五年前我就已经在担心天下大变,所以一直在物se一个好的归处,最起码能在乱世中保着你们二人xing命。”

    “你们是女子,就算武艺好些,xing子狠些,可终究无法靠自己保住自己,天下争霸终究是男人的事,女子还是有个好归宿稳妥。在这一点上,我最钦佩的便是叶怀袖,她看的准,知道自己应该选择谁。本来我以为她会留在幽州的,可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有这份眼力,看得出来那罗艺也不是个成大事的。”

    “所以,不管我是不是被李闲杀了,你们都不要去报仇,当然,如果你们执意不肯去燕云寨的话,也可以找个地方隐居。但有一样,你们切不可去刺杀他,即便我可能因他而死”

    文刖再次摆手阻止她们两个说话,极认真的说道:“我要让他活着,是因为我知道,他终究会做出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到时候,不管得了天下的是谁,都不会好受。若真是太原郡那人,最好不过。”

    文刖笑道:“在辽东我放了李闲,对不起陛下。可现在看来,只怕我也为陛下做了一件好事。若是太原那人应了谶言,李闲会让他好受?到时候无论我和陛下在何处,都会冷眼看着这天下间最悲哀可笑的事!”

    “哈哈哈哈!”

    文刖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激动起来,笑的那般猖狂放肆。

    青鸢和凰鸾都被文刖疯狂的表情吓得怔住,在她们印象中,文刖从来不曾如此轻狂过,他淡然而安静,看起来永远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摸样,脸se永远是古井不波,即便愤怒的时候说话也不会很大声,可是此刻,文刖显得那么疯狂,疯狂的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第一次见到文刖如此狂态,她们两个都被吓得脸se苍白,下意识的齐齐后退了一步,眼神中都是惊惧。

    “你们记住!”

    文刖疯狂大笑之后,看着青鸢和凰鸾极认真的说道:“我便是死了,也要看那天下间第一等可悲可叹可怜可恨的事发生,你们不许去杀李闲,明白吗?”

    “明明白。”

    被吓坏了的两个少女,回答的时候战战兢兢。

    文刖离开卢县的时候,身上还带着血腥气。青鸢和凰鸾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两年来文刖身上有越来越陌生的一种yin冷气息。若是放在几年前,文刖绝对做不出将卢县城内百姓尽屠的事情来。可是这次,文刖的疯狂展露无遗。

    城中三千余百姓,无论男女老幼一个不留,被三千名装备jing良训练有素的大隋府兵杀了个干干净净,杀到最后就连跪地求饶的人都没有放过。

    除了青鸢和凰鸾之外,谁也不清楚文刖的变化,可她们能感觉,却无法阻止和改变什么。她们隐隐猜到文刖是在赌,一种负气似的的赌。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而不甘,还是为了那被困在雁门关中苦等援军的皇帝而不甘。

    想到在雁门关中担惊受怕的皇帝,文刖就算再不急也必须即刻上路了。再说,他不是真的不急,他是急却不得不走的慢一些。

    这次上路,文刖坐上了马车。

    没有檀香,没有毒的马车,赶车的是青鸢,坐在青鸢身边的凰鸾怀里抱着那个狭长的木盒。谁也不知道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就连凰鸾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这件东西都尉大人很重视。

    将木盒交给她的时候,比将铁枪交在她手里的时候表情还要郑重肃穆。

    文刖乘坐马车北上的时候,在很远很远之外,黄河以北,有一辆马车顺着官道正缓缓南下。马车看起来也不奢华,普通的很,只是在看到这辆马车的时候,沿途大大小小的土匪绺子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抢-劫的。原因倒是简单的很,马车后面,也跟着一支军队。一支超过千人的正规jing甲轻骑,没有打着任何旗帜,但他们逆向而行,显然不是去雁门关救皇帝的。

    这样一支队伍,一般的土匪草寇自然不敢去招惹。

    马车中坐着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靠在车厢上安静的看着书。

    在他身边,一个面容娇美的让人惊叹的少女正在铺开的宣纸上写着字,她微微颔首,发丝垂落,素雅恬淡的让人心灵都为止安宁。

    看书的青年或许是坐得累了,将书卷放在一边,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又看了看她在宣纸上写下的字。

    遥遥数千里静等十六年

    青年脸se一变,喃喃道:“无垢你是不是还在怪叔父?”

    少女抬起头,笑着摇了摇头。

    青年看着那少女认真道:“这天下间极少有人知道那人身份,也没人知道,咱们早就知道了那人身份,当年叔父本想将你许配给二公子,可就因为知道了这件事而搁置了下来。你千万不要胡乱说出去,不然东主也不一定容得下咱们。”

    “二公子?”

    少女笑了笑:“谁才是二公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