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进卢县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五章进卢县

    侯君集有些头疼于文刖的滴水不进,他自己换位思考的时候确定一件事,如果自己是文刖的话,说不定已经被激怒了。可文刖依然表现的不动如山,手里明明有五千人马却小心翼翼的过了头,那份谨慎让侯君集不得不佩服。

    虽然将军没有给他一个具体的期限,让他在多少多少时ri内必杀文刖。但侯君集却一点儿也不敢松懈,因为他已经探查到了文刖如此缓慢行军的用意。杀了一个别将,夺了三千府兵jing锐。等他过了黄河之后,若是再杀一些当官的,谁知道他手下的人马会增加多少,ri子越是往后拖着,对于文刖来说越有利,而侯君集再想找机会下手就难如登天了。

    他试图将文刖激怒,哪怕就算他不亲自追杀出来,派了身边那两个小娘皮任意一个出来,侯君集坚信,只要杀了其中任意一个,文刖都再也不会沉得住气。但是很可惜,文刖不出来,那两个少女也不出来。

    吃过早饭之后,那些官军将昨ri被侯君集等人杀死的禁军尸体掩埋,然后便开始整顿人马,看样子是要上路了。

    侯君集恼火的甩了甩头发,心里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他不是一个从小就接受培养的人,没有底蕴,他只能靠自己的聪明才智,随机应变的本事。可现在文刖表现的像一只团起身子的刺猬,想咬根本无处下口。最重要的是,这只刺猬大的离谱,若是他想的话,说不得会把自己这边的人一口吞下去。

    他来回踱步,却一时间找不到思路。

    “咱们先走!”

    侯君集咬了咬牙说道:“去前面等着他们,在往前不足七十里就是县城,文刖肯定是要进城去见那县令的。咱们进城去,城里的机会比荒野中大的多。”

    百余名密谍领命,将行迹毁去之后便往前面县城赶去。七十里的路程,期间会路过几个破败的村庄,却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侯君集想了想,将手下密谍分成两队,一队继续跟着文刖的队伍挑衅,让文刖以为自己没有提前进入县城。他则带着另一队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在文刖的人马之前进入那座小县城中。

    济北郡卢县小城,就在黄河南岸不远处。出卢县之后向北再走不了一ri,便能见到混黄翻腾的黄河水。

    卢县县令王灵之据说也是出身江南王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没钱往朝廷里送礼,自从大隋的年号改为大业开始,他就在卢县做县令了。论起来济北郡的郡守王chun堂还是他的晚辈,只是人家自从入仕便平步青云,做了一年县丞,然后破格调入礼部任职,在礼部做了两年执笔的小吏之后,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直接被放下来,出任济北郡郡守。

    其中关键王灵之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觉得自己做了十一年县令已经不错,虽然没有升迁,可不是也没有被革职吗。

    因为大雨的缘故,他并不知道,当今天下最受皇帝陛下信任的那个人,就在卢县南边七十里左右驻扎。如果他知道的话,说不得已经带着县衙里所有的人还有乡绅赶去迎接。事实上,这个王灵之也是个有些能力的人,不然王薄横行济北郡,他卢县还能安安稳稳的存在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天气放晴之后,王灵之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小城中没有什么事会烦到他,这城里所有的百姓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千人,其中还有一部分是济北军反贼的家眷,他想管也管不了。这也是为什么卢县一直没有被济北军攻克的缘故,王灵之的本事就在于不治,顺其自然。

    一大早起来,王灵之在院子了打了一套拳,虽然是花拳绣腿,可也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出了一身汗水,感觉浑身上下都变得通透起来。王灵之舒舒服服的在丫鬟小妾的服侍下洗了个热水澡,正享受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急促的敲门。

    “县君县君您快去县衙吧。”

    “什么事!”

    王灵之有些恼火的问道:“莫不是知世郎又使人来讨粮食?告诉他没有,粮仓中的存粮已经不够支撑两个月的了,如果他在要,城里他济北军的家眷也都得挨饿!”

    “不是知世郎派来的人是宫里面来人了。”

    “宫宫里面?!”

    王灵之猛的从澡盆中站了起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不文不礼。

    “谁?”

    “龙庭卫都尉文大人,率军北上雁门关经过咱们卢县,说是要来拜访大人!”

    “啊!”

    王灵之猛的的打了个颤,竟然吓得变了脸se。

    “文文一刀”

    王灵之穿好了官服急匆匆赶到县衙的时候,龙庭卫都尉文刖派来的人已经在客厅中等他很久了。坐在客厅中喝茶的,是个看起来面se有些yin沉的年轻汉子,也就二十岁左右年纪,眼睛不大但很有神,鼻子坚挺如鹰嘴,身上穿了一件蓝se锦衣,上面还绣了流云图案。这种衣服王灵之十一年前在都城的时候见过,正是宫里面最厉害的侍卫龙庭卫特有的服饰。

    虽然只见过一次,但王灵之却记忆深刻。

    当ri他走马上任之前曾在金殿谢恩,当ri在金殿当值的那些威武的龙庭卫侍卫肃然而立的场面,他现在回忆起来依然历历在目。尤其是,站在皇帝身边那个俊美妖异的宦官,他只看了一眼便永远也忘不掉。那人的眼神太yin寒了些,只看一眼,便如烙印在心里一般。

    后来他特意打听过,那人便是和陛下从小一起长大的龙庭卫都尉文刖。虽然是个阉人,可深得陛下信任,皇帝还亲自为他取了一个表字,一刀。

    那年轻的龙庭卫旅率见王灵之到了,竟然都不站起来,依然稳坐在椅子上品着并不金贵的茶叶,垂着头,吹着热气。

    “请问这位大人是?”

    王灵之进门之后看着那旅率,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虽然论官职来说,他是从七品下县县令,比一个不入品的旅率要有身份,可那人来自宫里,而且是皇帝陛下最亲信的护卫龙庭卫,虽然仅仅是个旅率,谁知道是哪个世家大户出身的子弟?若是出身世家,一出生就带着功名,所以王灵之说话带了几分客气,甚至还有一二分的谦卑。

    “你便是卢县县令?”

    那旅率漫不经心的看了王灵之一眼,然后站起来板着脸说道:“都尉大人差不多已经到了二十里外,不久就要进城,你既然是本县的县令,那么现在就去准备一下吧,都尉大人吩咐,县君就不必出去迎接了,都尉大人远来劳顿,你准备一下住的地方。还有,都尉大人好静,安排的地方不要太吵闹了。”

    说完,那校尉就要离去,跟着他一起来的十几个锦衣护卫跟在他身后,竟然连一眼都没多看王灵之。

    王灵之叹了口气,心说都城出来的人没一个懂规矩的。一个个眼高于顶,不过是一群护卫罢了,一个个装得好像朝廷二三品的大员。

    “怎么?县君这是还在等什么?”

    那旅率见王灵之有些迟疑的站在那里没动,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耐和厌恶。

    “请问这位大人,去哪儿?”

    王灵之虽然心中不快,可还是很客气的说话。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让你去安排一处安静的地方供都尉大人休息,难道你没听见?都尉大人要住的地方,我自然要亲眼去看看,地方你来选,至于安全护卫就不劳县君cao心了。”

    王灵之想来想去,终究还是没敢将文刖住的地方定在驿站,他把县衙中自己居住的地方腾了出来,然后命人彻底打扫一遍,换了簇新的被褥,就连窗帘都换了新的。在收拾的时候,龙庭卫的人就手按着横刀站在一边监视,那些侍女仆从被yin冷的目光盯着都显得有些不自在。

    “这位大人,请问您贵姓?”

    王灵之笑了笑,走到那旅率身前客气的问道。他自然而然的拉起那旅率的手,然后一包银子自然而然的塞进那旅率的手里。

    掂量了一下那银子的重量,那旅率的脸se率为缓和了一些。只是那笑容看起来还是有些虚假,可也已经比刚才好看的多了。从他掂量那包银子熟练的手势,王灵之就能推测出此人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从江都到卢县,这一路上也不知道收了多少银钱。

    “我姓周,周知命。”

    那校尉笑了笑道:“县君倒是有心了。”

    王灵之连忙客气道:“哪里哪里,对了,周大人,请问都尉大人何时进城?”

    周知命道:“等县君安排了之后我就会派人回去禀报都尉大人,估摸着都尉如今就在城外二十里处休息。一来一回,也就是一个时辰的事。”

    “既如此,我便亲自去迎接都尉大人。”

    “县君若是要去也可以,只是有件事我要交代一句。”

    周知命看了王灵之一眼低声道:“都尉大人最不喜劳师动众的,也不喜欢地方官员热闹繁琐的礼节,所以县君若是去的话,不要带太多人,至于城中百姓乡绅就更不要劳顿了。而且我们进城之后也不曾扰了县君,对吧?”

    “对对对!”

    王灵之笑道:“这个我自然明白!”

    “那好,咱们走吧。”

    周知命一边走一边说道:“对了,都尉大人淋了雨,染了些风寒身子略有不适,你最好准备一辆马车,我想都尉大人一定会高兴的。”

    不知道为什么,王灵之觉得周知命笑的那么让人害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