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踩伞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二章踩伞

    纸伞能不能杀人,要看执伞的人是谁。杀一个为了安定军心而临时提拔起来的小小别将,对于文刖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虽然,他的官职也不过是个五品都尉,可关键在于,那个别将郑智成是他提拔的,不是朝廷任命,兵部也没有报备批文,杀了也便杀了,没人会因为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来得罪文刖。

    心口上开一朵硕大纸花的郑智成躺在泥泞地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只是他的眼睛还瞪的很圆很大,似乎是在不甘心,不相信,不愿意。可生命都已经定格在这个雨天,他就算再不甘心不相信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文刖看了那了纸伞一眼,低声说了一句可惜。

    然后他对青鸢说道:“你看,纸伞也是能杀人的。”

    青鸢摇了摇头道:“纸伞再能杀人,也不如铁伞,铁伞不但能杀人,还能挡风遮雨,还能防御刀枪羽箭,最重要的,那是我的大铁伞。”

    文刖笑了笑道:“铁伞不过是个铁伞,什么都不代表。如果你非要说铁伞比这纸伞强的话,我也只能说在挡雨这个方面看,铁伞确实比这纸伞强一些。”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被雨水打湿了的锦衣,又看了看青鸢身上紧贴着的衣衫后叹了口气道:“最起码,大黑伞能轻易遮住两个人。”

    青鸢咬着嘴唇摇了摇头,却不再说话。

    文刖见她脸se不太好看,终究还是低声说道:“你若是想念大铁伞,我早晚给你拿回来就是。”

    “还有你的铁枪。”

    文刖看着凰鸾说道。

    凰鸾也摇了摇头道:“铁伞没能挡得住那人的刀,铁枪没能刺穿那人的心,这两件东西便没了什么意义,所以要不要也罢。”

    “你比她豁达些。”

    文刖笑了笑。

    凰鸾淡然道:“青鸢想找回她的大铁伞,我也想找回我的大铁枪,可是我更想要了那个人的命,他不死,铁枪铁伞便终究便烙印上了耻辱。我和青鸢,不允许铁枪铁伞不再纯粹干净。”

    文刖一怔,苦笑着摇了摇头:“远来你比她还偏执些。”

    “哪里有什么耻辱?”

    文刖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如果败一次便算是耻辱的话,我这一生到现在为止耻辱也太多了些。莫说丢了一个没意义的铁枪一个没意义的铁伞,便是几乎丢了xing命,我经历的也不止一次。”

    他似乎是回忆了一下后说道:“当年平南陈的时候,我进南陈皇宫去抓南陈皇帝陈叔宝,南陈皇宫中有个江南王家的人,也善使刀,不过他用的是双刀,那ri他护着陈叔宝逃进后宫,陈叔宝拉着张丽华跳进枯井中藏身。他便穿了陈叔宝的龙袍往外逃想将追兵引开,韩擒虎他们进宫去搜,我便去追那假皇帝。”

    “我知道他是假皇帝,可我还是去追了,因为我知道南陈宫中有个使刀的高手,不找他打一架我怎么会甘心?”

    “那一架打的确实足够酣畅淋漓,可我却胜不了他。他那双刀太厉害,我不是他的对手。我记得那次我身上一共中了十三刀,只伤了他一刀。如果我再挨上一刀,说不得就已经下去yin曹地府找判官报到。”

    “可他死了,您还活着,所以您是胜者,他终究是败了。”

    凰鸾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不是,因为他够光明,而我够yin暗。”

    文刖忽然笑了笑,自嘲的笑了笑:“我刀上喂了毒,他的刀上很干净。”

    “还有一次,在大兴城,我第一次遇见张仲坚的时候,他就打算进皇宫图谋不轨。我拦住他,问他要做什么。他说要去宫中打皇帝十七个耳光,我自然是不答应的,于是交手,现在想起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是他那一身天下无双的拳脚功夫,而是他为什么偏偏是要打十七个耳光,为什么不是十八个,十六个?”

    “为什么?”

    青鸢问。

    “因为他只是个酒鬼,十七个是他顺口说出来的。”

    文刖认真的说道:“偏偏这样一句酒话,让我困扰了很多年。那一次张仲坚没能进得了皇宫,我也没能抓得住他。他不善兵器,又很难近的了我的身前,所以我自然占了便宜,后来,又来了一个叫翟让的,他们两人联手,我便不是对手了。那一ri也凶险的狠,若不是后来禁军神弩营赶到,说不得我会被他们两个打一顿。”

    被翟让和张仲坚这两个人打一顿,自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说完这两件事之后,文刖笑了笑道:“你看,我随便说一说,便有两件在你们看来的耻辱事,尤其是第一件,到现在我想起来依然觉得丢人,王家那人的刀法实在jing奇,便是我现在和他打,依然胜不了他。所以,耻辱这种事除了让自己很烦恼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意义呢?”

    “大人,咱们过了黄河之后是不是就要将行进的速度加快一些?”

    凰鸾扫了一眼在雨中树下休息的士兵们问道。

    如今在文刖手下的这支队伍中有三种人,一种是龙庭卫,一种是府兵,一种是禁军。这三种人看他们在雨中的样子便会区分的一清二楚,完全不必费力去辨认。第一种,树下席地而坐完全不顾风雨,抓紧时间休息并且还有心思说笑的,是大隋府兵。第二种,皱着眉头不停低头打量着自己,心疼身上的锦衣和脚上牛皮靴子的,是龙庭卫。第三种,不断的咒骂着这鬼天气,恨不得立刻就找人拼命样子的,自然便是禁军。

    文刖摇了摇头道:“过了黄河之后还是要逐个郡县的走,逐个地方官员去拜访。”

    “朝中一定会有人不理解您的。”

    青鸢有些担心的说道。

    “陛下理解就行了,我何必去管别人怎么想?”

    文刖轻笑道:“这天下间陛下信我便足够了,还需要去管他人怎么想怎么做怎么龌龊做什么?”

    说道这里他脸se忽然变了一下,眉宇间闪过一缕悲凉。

    “陛下是天下间至高至强的!”

    他像是在追忆,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这句话和之前的话并不是很连贯,但青鸢和凰鸾都知道大人想起了什么。大隋的天下已经乱了,皇帝无论在哪里,旨意不出五百里便没了作用。天下间至高至强的那个人,如今也仅仅是活在裴矩虞世基那些人编造出的承平盛世里。皇帝不喜欢听有人造反,于是已经烂如狗屎的天下便没人造反。陛下不喜欢听天灾**,于是大隋已经好几年没有闹过灾了。陛下喜欢有祥瑞,于是第一次征伐辽东的时候祥瑞不断。第二次征辽东的时候陛下不喜欢祥瑞了,于是便一件都没有冒出来。

    三个人站在那里,沉默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文刖的眉角忽然挑了一下,抬头望远处望去,视线穿过雨幕落在几百米外的一座高坡上,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骑着一匹马,手里擎着一柄很大很大的黑伞。黑伞本来是那人夹在腋下的,到了高坡之上才展开,或许因为他的气力不足,又或是不熟悉那黑伞,所以他展开那黑伞的动作有些生涩笨拙。

    不过那人展开黑伞之后,晃动几下挑衅一般的动作倒是做的熟练之极。

    “龙庭卫!”

    当青鸢看到那骑马的人展开黑伞之后,眼神立刻变得凌厉yin寒起来。她往前走了一步,遥遥指向高坡:“龙庭卫!拿下那个人,要活口!”

    几十个龙庭卫立刻翻身上马,催动坐骑往高坡那边冲了过去。昨夜就开始下的雨此时已经小了许多,可是依然密集,所以打在那些龙庭卫骑兵的身上,弹起一层白se,如同穿了一件白se甲胄似的。

    骑马站在高坡上的人见龙庭卫朝他那边去了,似乎是叫了一声然后拨转马头就跑。

    他转身下了高坡便再也不见了踪迹,几十个龙庭卫骑兵上了高坡然后冲下去,也不见了背影,天地间只有漫无边际的雨还在不知厌烦的下着。

    “来人很强!”

    凰鸾看了文刖一眼后说道:“外围布置了府兵游骑,再远处也放出去了斥候,可他还依然能靠近咱们一里之内,不是此人武艺高强一个人杀了那个方向所有的斥候游骑,便是他有不少帮手。”

    文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就这样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青鸢的脸se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我去!”

    她沉声说两个字,然后翻身上马准备亲自去看看。

    文刖摆了摆手拦住她说道:“一起去。”

    凰鸾立刻招了招手,将所有的龙庭卫都召集过来,想了想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然后命令三百名府兵弓箭手持弓搭箭走在最前面,至于那些看起来高大魁梧的禁军士兵,她连一眼都没有去看。

    三百府兵弓箭手走在最前面,步行着成阵势缓步登上高坡。文刖和青鸢凰鸾三人在龙庭卫护卫下跟在后面,上了高坡之后众人的表情都有变得有些僵硬。

    高坡下,之前冲过去的几十个龙庭卫全都倒在高坡下面,雨水冲着血水,没有掩盖住他们身上一层弩箭。

    青鸢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文刖一眼,喃喃道:“究竟来了多少人马?欺近咱们一里之内竟然毫无察觉?”

    最少三十个龙庭卫被人乱弩she死,雨声雷声中,竟然一点连弩发she的声音都没有听到,而此时雨幕中,哪里还能见得到杀人的人。

    就在文刖准备下令回去的时候,忽然视线极远处,那持黑伞的人再次出现,那人似乎极为得意,举着黑伞摇了摇,然后准备玩一个潇洒的立马姿势,也不知道是雨大还是他骑术臭的很,竟然得意之余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看起来,滑稽的有些可笑。

    那人从泥泞的地上爬起来,似乎极为恼火,竟然将那黑伞丢在地上用力的踩了几脚,一边踩一边大声的咒骂着什么,只是距离太远了些,根本听不清。

    见到那人踩伞,青鸢眼神骤然一冷,凰鸾握紧了拳头,便是文刖,也微微皱起眉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