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演武院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五章演武院

    下午时候的会议并没有给李闲什么信心,即便是如徐世绩这样心思灵动的人也对军校制并不看好。李闲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就再次陷入沉思,可是想了很久也没能找到办法解决。但李闲却并不打算放弃,毕竟这是一个补充中低级军官很好的方式。

    就这样一直静坐到了午夜,李闲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的烦恼其实完全算不得烦恼,所有人都钻了牛角尖没有拔出来。其实道理很简单,军校制和军功制应该说并没有什么冲突。军事大学堂不可能一次xing培养出大批人员,按最初一期一百名学生算起,其中出类拔萃着可以直接任命为旅率,甚至是校尉,成绩一般的学生依然还是要从最底层的军官做起,比如什长。

    百余人放进如今燕云寨的军队规模中,根本就不会引起什么冲突!

    想到了这里李闲豁然开朗,他笑了笑,洗漱之后将自己丢上床榻,心中无事,入睡的也极快,再加上如今正是三月间,天气说冷不是很冷,正是盖着棉被呼呼大睡最好的时节。这一夜睡的格外舒服,到了凌晨四点左右李闲极自然的醒过来,起身以冷水洗了脸,提了自己的黑刀缓步走向后山演武场。

    走在山间小路上,李闲的思绪格外的清明。

    军校制可以实验推行,等到几年之后,士兵们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制度的存在,而且军中需要的大量军官也绝不仅仅是一个军事大学堂就能满足供给的。如今这样的乱世,战争频繁,士兵伤亡巨大,中低级军官损失的速度尤其快。如果能靠大学堂将他们的素质大幅度提升的话,他们在战争中存活下来的几率也会加大。总之,这是一件有益的事,李闲决定尽快就将这个想法落实下来。

    至于士兵们的担心,完全可以解释清楚。

    而且大学堂出来的军官,刚进入军队的时候要先担任副职,以实战历练合格之后才能让其独当一面,这样和原本军队中的军官冲突就会降低。然后还要加大力度提拔战功卓著的士兵和低级军官,竖立榜样,加大宣传的力度,这样士兵们对于军校制也就没有了太大的抵触心理。

    其实这种担忧,完全是因为燕云寨特有的气氛。

    如今燕云寨的将领们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李闲的影响,凡事都会先往坏的方面考虑,防患于未然这几个字是李闲灌输进每一个将领心里的理念,以至于很多人现在做事都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

    走到后山演武场的时候,李闲已经下定了决心。

    到了后山之后,李闲惊讶的发现竟然有人比自己来的还要早一些,以往这个人总是比自己来的晚,而且因为李闲这个做老板的丢在人家身上一大堆事情,往往都是锻炼一下便离去,处理军营的ri常事务。

    被李闲压榨的如此狠毒之人,自然便是如今燕云寨的军师徐世绩。

    “怎么来的这么早?”

    李闲微笑着问道。

    徐世绩先是抱拳施礼:“见过将军。”

    然后叹了口气道:“正因为将军昨ri提起来那个什么军事大学堂的事,我想了几乎一个晚上,反正也没多久可睡,索xing便洗了把脸直接到这里松松筋骨。这段ri子忙着新兵的事,倒是把功夫丢下了不少。”

    “懋功”

    李闲将长衫闪去,活动了几下筋骨:“你怎么想的?”

    徐世绩已经活动了一会儿,血脉已经通畅,他随手从兵器架上选了一杆长枪,抖了一个枪花然后呼呼生风的舞了起来。他武艺本来就极好,一条长枪使的如蛟龙出海,动作迅疾,看起来让人目眩。

    “我觉得可以试试。”

    徐世绩一边演武一边说道:“可以先从新兵中选一些人进大学堂,这样也能刺激新兵,让他们知道,只要表现好就有机会进大学堂,只要进了大学堂,就有机会成为独当一面的将领。凡事皆有利弊,昨ri咱们只看着建立大学堂的弊端,其实仔细想想,其中的好处还是让人心动的。”

    “哈哈!”

    李闲大笑起来:“我便知道,昨ri我说的时候你就已经动了心思。”

    “只是……”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随即又变得苦恼起来:“我本来是打算请我师父任大学堂的主事,可他说什么也不答应。”

    徐世绩皱眉不解问道:“为什么?”

    “或许是一想到给他百十个弟子,他就头疼。又或者,是因为有了我这一个弟子,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李闲很认真无耻的说道:“有我这珠玉在前,一般人也很难入的了他老人家的法眼。”

    “你可以这样对达溪将军说……”

    徐世绩笑了笑道:“将来成就大事,整个军中到处都是达溪将军的弟子,那将是一种何等的荣耀?”

    “人人都好面子,越是名气大的人越好面子。”

    徐世绩总结道。

    “jing辟!”

    李闲佩服的竖起了大拇指。

    ……

    ……

    “大学堂的事我决定要办。”

    在巨野泽山寨聚义大厅中,李闲端坐在首位上肃然道:“或许你们会说我太独断专行了些,可这件事我已经考虑的很成熟,必然是一件对军中大为有益的事,你们若是不相信,等一年后首批学生毕业后融入军中,自然能看出效果。”

    李闲抬手往下压了压,众人的议论声随即停了下来。

    “第一批学生不会太多,暂定一百人。”

    他扫视了众人一眼道:“想要在军中选拔出一百名优秀的士兵,也是一个天长ri久的事。所以为了节省时间,第一批学生我打算让你们这些做将领的推荐。就在你们各自的军中挑出来,你们每个人从各自营中选出五十人,总数大概在五百人左右,然后我会亲自主持擂台赛,选出其中百人进入大学堂学习。”

    “暂定学习时间为一年,一年后考核,最优秀者,可以直接升任校尉。”

    李闲笑了笑说道:“挑选士兵的事你们也要上点心,总不能你们自己营里出来的士兵丢了脸,你们还觉得无动于衷吧?”

    这几句话一说出来,下面的将领们顿时变得热烈起来。这个主意是徐世绩今天一早在演武场帮李闲想出来的,让各将领们自己推荐人,这样一来将领们的积极xing也便被催发了出来。而且大学堂的一百名学生期满之后,考核进入军队中,这些人才一定会成为将领们索要的对象,而若是这些人出自他们的推荐,将来他们召回也好说一些。更何况,人都要面子,自己营中出来的人被大学堂录取,他们做将领的面子上也好看。

    这便是徐世绩那句名将都好面子给李闲提了醒,其实每个人都好面子,这是毋庸置疑的事,今天早晨李闲已经用桃李满天下诱惑了达溪长儒,再来诱惑这些将领们也算是轻车熟路。

    “我和师父商议了一下。”

    李闲摆了摆手止住下面人的议论:“军事大学堂,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燕云演武院。暂时就定在水寨演武场那里,新建的木楼庭院刚好合用,演武场也足够大,而且还能方便学生们演练水军战术。”

    “我师父,达溪将军任演武院的院长,暂定的固定教官五人,铁獠狼,朝求歌,东方烈火,陈雀儿,还有飞虎密谍的大档头叶怀袖。非固定的教官……”

    李闲扫视了众人一眼后笑道:“你们都是。”

    “啊?”

    众人一下子惊讶起来,谁都没想到将军居然把军中所有将领都算计了进去。

    “只要没有战事的时候,练兵之余,你们每个人都要抽空去演武院讲课,至于讲什么,总之要对得起你们名誉教习的身份。”

    “能和你们这些将军们接触,听你们讲课,那些学生们还不觉得自己幸福的要命?”

    李闲继续诱惑道:“你们能亲自教出一群好学生来,难道不值得骄傲?”

    “而且,第一期学生完结之后,学院会给你们这些名誉教习评分,评分最高者,优先选择结业的学生。”

    “也就是说,第一个挑选学生的人,可以随便挑?便是将学院中前十名的好学生都挑走,也可以?”

    雄阔海有些憧憬的问道。

    “自然……不行。”

    李闲笑了笑道:“怎么能如此贪心?”

    ……

    ……

    李闲便拎着一壶老酒和几样美食,约上徐世绩一起和裴仁基,一起去找达溪长儒和铁獠狼他们,如今达溪长儒正领着铁獠狼等人在水寨演武场那里看演武院的建筑,然后根据需要让工匠改进一下。

    这段ri子燕云寨没有战事,将领们也有些闲得无聊,所以李闲让他们自己去挑选士兵,他们的兴趣也完全被撩拨了起来。再加上挑选出来的士兵还会有擂台赛,这无疑是一件很热闹的事。军营中尚武,擂台赛这种事情自然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和期待。

    而燕云寨这段ri子之所以很平静,没有出去征战,一来,是因为要稳固东平郡的地盘,安置屯田百姓。二来,是因为扩充部分新兵,需要整合训练。三来,李闲正在和齐郡张须陀谈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所以暂时不可能与其他绿林人马开战。四来,李闲在等一件更大更大的事发生。只要那件事发生,和张须陀谈的事也便有了眉目。

    他和徐世绩到了演武院的时候,还没进门就听见达溪长儒不满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房间的隔断都要打开!”

    “那边,大厅不够宽敞,一百人都坐不进去,叫什么大厅?”

    “院子里的花都移走,演武院是肃穆严肃的地方,花花草草的太多成什么样子,还有……多摆几个兵器架!”

    “对了,将军弄出来的那个大沙盘,还有舆图,都多准备一些。”

    听到达溪长儒的指挥声,李闲和徐世绩相视一笑。

    “师父,在忙?”

    进了院子,李闲笑嘻嘻的问道。

    达溪长儒白了他一眼,没理会:“牌匾,牌匾,挂的那么歪,成什么样子!”

    李闲站在达溪长儒身边,用最诚挚的语气说道:“有您在,这小小的演武院都变得光彩夺目,而且,有您指挥坐镇,这事情安排起来井井有条。您看,若是没有您,我就算有这个想法也不能实现出来,说不得还会被下面人笑话。”

    “笑话了你,还不是在笑话我!”

    达溪长儒板着脸说道:“你丢得起那个人,我可丢不起。要干……自然要干的像个样子。”

    “我最敬佩师父您这一点了!”

    李闲将老酒递过去笑呵呵的说道:“师父您高风亮节,严肃公正,这院长的位子,除了您之外再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达溪长儒瞪了他一眼怒道:“少拍马屁,选不出来好苗子,我第一个先把演武院的牌匾摘了!”

    正说道这句话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狂喜喊道:“捡到宝了!真他娘的捡到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