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他如人魔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三百零八章他如人魔

    雄阔海等四营兵马浩浩荡荡的开到瓦岗寨大营外面,早有斥候飞奔进营禀报翟让等人。这一下确实出乎了翟让等人的预计,本以为李闲是虚张声势,谁想到燕云寨的人真的都是些战争疯子,打仗打上了瘾的狂人。

    众人连忙商议对策,单雄信主战,听到外面燕云寨的人马叫阵立刻就要率军出去迎击,偏是被王伯当和谢英登拉住,翟让也不同意现在就出去激战。

    “燕云寨仗着人马多些就敢过来挑衅,咱们若不迎战岂不是怕了他?大哥你们到底怎么打算的,就不能直接说明?”

    单雄信有些生气的说道。

    翟让微笑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单雄信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王伯当替翟让解释道:“上次咱们去燕云寨叫阵,李闲那厮趁着咱们人困马乏的时候突袭,咱们折了四千余兄弟。这次换他们来挑衅叫阵,咱们便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等到傍晚时候,燕云寨前来叫阵的人马必然疲乏,咱们却在营中以逸待劳,然后突然杀出,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哈哈!”

    单雄信笑了笑道:“这便叫做后发制人!”

    “要不要……请军师过来商议一下对策?”

    谢英登试探着问了一句,单雄信脸se顿时变得不快起来:“人家此时说不定正在自己帐中呼呼大睡呢,怎么会在乎咱们瓦岗寨的事!”

    “单二哥,话不能这么说,懋功为咱们瓦岗寨尽心尽力,而且自始至终也是那李闲在挑拨离间,懋功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咱们的事,咱们这个时候绝不能上了李闲那厮的当。”

    王伯当认真说道。

    谢英登也替徐世绩说话:“这些年,军师可是为咱们瓦岗寨立下了许多大功劳的。正因为军师有本事,所以拿李闲才会想出这卑劣的计策来。咱们若是上了他的当,只怕倒是那李闲心里乐开了花!”

    “你们是说,我故意刁难军师?”

    单雄信脸se难看的说道。

    “怎么会!”

    谢英登连忙解释道:“咱们瓦岗寨哪个不知道单二哥最重义气,也最嫉恶如仇,懋功也确实有些事做的欠妥,他应该好好解释一下的。”

    “解释?”

    单雄信怒道:“今ri议事他连来都不来,这分明是已经跟咱们不是一个心思了。”

    “这个就先不要说了,咱们现在先要做的是如何打赢这一战。懋功或许心里也有些不舒服,所以才会做出这等小孩子气的事情来。让他自己静一静也好,等他想明白了自然也就没什么事了。咱们便还是好兄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翟让摆了摆手说道:“雄信,你亲自去盯着燕云寨前来叫阵的人马,待到傍晚时候若是他们露出疲态,你和咬金你们两个立刻率领骑兵一左一右攻打燕云寨人马的两翼,我亲自率军攻其中军,若是不将来犯之人尽斩,如何对得起咱们瓦岗寨战死的兄弟们?”

    “尊大哥号令!”

    众人抱拳,随即退出大帐。

    徐世绩的帐中

    张亮叹了口气道:“懋功兄,你是这世间第一等聪明之人,怎么还看不出翟让成不了大器?他如何能和密公相比,便是和那燕云寨的大当家李闲比起来也差之甚远!”

    “大哥再不好,也是我大哥。”

    徐世绩已经喝得有些醉了,眼神迷离的说道:“瓦岗寨乃是大哥我们几人一手建立起来的,当初我们兄弟几人结义,那个时候何等快哉?杀县令夺粮草,几十个人就将一个县城杀了天翻地覆,后来决定举旗造反的时候,黄河两岸的绿林豪杰纷纷来投靠,便是伯当和应登这样的世家子弟也是慕名而来,那个时候……我兄弟齐心合力,谁是对手?”

    “军师,人心是会变的。”

    张亮继续劝道:“要我说,那翟让和单雄信都不是能容人的,军师本领比他们大,在军中威望比他们高,尤其是那单雄信,大家尊他为二当家,可是军中士兵大部分敬重军师比敬重他还多的多,他那小肚鸡肠的人如何不嫉妒?我看这次他便是借机排挤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张亮”

    徐世绩忽然叫了一声说道:“你难道便是真心追随李密?”

    张亮一怔,竟然说不出话来。

    ……

    ……

    “不好!”

    单雄信快步走进翟让大帐后气喘吁吁的说道:“营外那些燕云寨的人马,竟然退了!”

    “退了?”

    翟让站起来,脸se一变问道:“退的可急迫?”

    “没有,结阵而行,倒是从容不迫。”

    “先派斥候盯着,你下令大军集结,随时准备出击。”

    翟让想了想吩咐道。

    单雄信点了点头,急匆匆又出帐去安排人手。不多时,几个瓦岗寨斥候便骑马冲出大营,跟在燕云寨退兵的后面监视着。原本燕云寨的人马走的很慢,军容严整,可是越到后来他们走的越快,最让人诧异的是,那上万人的队伍竟然没有进入燕云寨大营,而是直接在营地外往东面加速前进,行军的速度骤然变得快了何止一倍。

    这个消息一传到翟让等人耳朵里,众人立刻就急了。

    “果然是逃!”

    “雄信,你立刻带着骑兵先追上去,我带领大队人马随后就到!”

    单雄信应了一声,快步冲出大帐。

    距离燕云寨大营正东十五里外,便是两座大山,此乃从巨野泽到雷泽城的必经之路。单雄信带着三千骑兵火急火燎的追过来,恰好看到燕云寨人马的后队在烟尘中进入了那道山谷之中。

    “追上去,黏住燕云寨人马的后队,杀!”

    单雄信以手中长槊往前一指,数千骑兵猛然提速朝着山谷冲了过去。一进入山谷,便能看到道路上燕云寨人马丢弃的旌旗,甚至还有不少兵器盾牌,由此可见燕云寨的人退走的极为慌乱,单雄信更加确定,那李闲一定是中毒不轻,不然怎么可能这样狼狈而逃?

    他一马当先追进山谷中,同时大声下令骑兵加速。

    此时已经能看到前面燕云寨人马的后队,狼狈不堪的正在顺着山谷往前跑。

    “杀过去!他们都是燕云寨放弃的士兵,燕云寨的大队人马早就逃了,将那些断后的敌人全都杀死!”

    单雄信大喊着鼓舞士气,憋屈了好一阵子的瓦岗寨骑兵一个个嗷嗷叫着,挥舞着横刀拼了命的往前追。

    “单二哥等等!”

    程知节带着另一队五百余骑兵从后面追上来,一边追一边大喊。

    单雄信此时已经落下他二三里,程知节命士兵一同大喊,可前面的骑兵一丝停下来的迹象都没有,片刻间就全部进入了山谷之中。

    “停!”

    程知节大声下令道:“此地凶险,等大当家率军赶来再说。”

    单雄信不断的拍马往前追赶,因为激动他的脸se变得有些狰狞。此时他心中正在狂笑,心说有此一战大胜,自己在瓦岗寨中的威望必然如ri中天,莫说一个徐世绩,便是翟让也不及自己。

    “杀!”

    他一声大喝,催马追上跑在最后面的一个燕云寨士兵,挺槊刺了过去,那槊如毒龙般探出,眼看这就要刺到那士兵后背的时候,单雄信忽然听到两侧一声大喊:“拉!”

    嘭的一声!

    一条埋在地下的绊马索被两边埋伏的燕云寨士兵拉了起来,数十人同时用力,绊马索立刻绷得笔直!

    单雄信的战马一声凄厉的哀鸣,两条前腿被兜住在惯xing的作用下不由自主的往前扑倒,单雄信被摔出去很远,手中长槊也被丢在了一边,这一下摔的极狠,非但摔歪了他的铁盔,脸上擦破了一层皮,鼻子磕出了血,一条腿更是撞在一块石头上,腿骨咔嚓一声断了。

    “弓!”

    就在单雄信刚刚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猛然间两面山坡上再次传来一声大吼。

    呼!

    数不清的燕云寨士兵在山坡两侧站了起来,羽箭几乎同时she出,漫漫如暴雨倾盆,顷刻间就将被堵住的瓦岗寨骑兵she死了上百人。

    ……

    ……

    “保护二当家!”

    他亲兵首领一声大喝,抢了一个盾牌便冲了过来。十几个亲兵将骑兵盾举起,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和盾牌搭造出来一柄大伞,将单雄信整个人都扣在了伞下面。箭雨连绵不尽,单雄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下亲兵一个一个被羽箭she中,他们却咬着牙手臂连着手臂抱在一起,死死的护住单雄信。

    “救二当家!”

    他的亲兵校尉回头大声呼喊着,数不清的瓦岗寨士兵冒着箭雨往这边冲了过来。噗的一声,才喊了一句的校尉被一支羽箭正巧she进嘴里,那羽箭从他的后脑又穿了出来,血随着那箭簇穿破后脑一下子喷了出来,全都溅在了单雄信的脸上。那股温热的血液顺着他的眼睛鼻子往下淌,很快就从他的下颌上滴了下去。

    噗噗噗!

    单雄信伸出手下意识的去拉那校尉,可三支羽箭几乎不分前后的she来,一支she在那校尉的眼睛上,一支she在脖子上,另一只she在肩膀上。

    那校尉连哀呼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已经死去,只是他的两条胳膊依然和身边的人抱的死死的硬是没有倒下去。身处在十几个亲兵组成的保护伞下,单雄信虎目yu裂!

    短短的几分钟,十几个人都被she成了刺猬!

    趁着山坡上的伏兵she出的羽箭稍微稀疏了一些,几个马军首领奋力冲到单雄信身前,将他从死人堆里刨出来,几个士兵抬着断了一条腿的单雄信就往后撤,有人牵来战马,众人正要将他扶上马背的时候,又一轮箭雨倾盆而来。

    扶着单雄信的那马军首领肩膀上中了一箭,身子一歪,恰好又一箭she在他的脸上。那箭穿破了颧骨扎进去,羽箭扎在脸上还在摇晃着,眼睛下面多了一道血口子,那样子恐怖之极!只是此时已经没人再有能力救他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哀嚎呃倒下去,然后被紧接着到来的羽箭she满了全身。

    几轮羽箭过后,瓦岗寨的骑兵损失已经超过千人!

    可就在羽箭逐渐停下来的时候,山坡上的燕云寨士兵们开始抱起西瓜大小的石头砸了下来,还有人合力推动山坡上的大石让其滚下,躲在战马和石头后面躲避羽箭的瓦岗寨士兵们立刻大惊失se,纷纷跑出去寻找战马便往回跑。石头将道路几乎堵死,战马根本就跑不起来!

    “杀!”

    裴行俨在山坡上一块巨石上站起来,振臂一呼道:“杀单雄信!”

    数不清手持朴刀的燕云寨士兵顺着山坡杀了下来,如同泥石流顺着山坡涌下来一般。单雄信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猛的挣脱开手下士兵的手臂:“将我的长槊找来!”

    “咱们瓦岗寨的好汉,什么时候害怕过!”

    他怒喝一声,接过自己的长槊顺势一挑,将一名冲到跟前的燕云寨士兵挑飞,长槊横扫,切纸一般切开一名燕云寨士兵的咽喉,再往前一刺,将一个持刀的士兵戳死。他虽然断了一条腿不能行走,可被人搀扶上了马背后又一槊在手,又岂是一般人能靠得近前的?只几分钟的时间,他身边便躺下了一圈尸体。

    “杀单雄信!”

    “杀单雄信!”

    一声一声的呼喊中,燕云寨的士兵不要命似的涌上来。单雄信身上已经被血水浸泡的湿透,向前一刺长槊戳在一个燕云寨士兵的心口上,那人竟然极悍勇,双手握着槊杆大呼:“杀了他!”

    十几个持长矛的士兵冲过来一阵乱刺,单雄信只好弃了长槊抽刀劈砍,可他保护的了自己保护不了战马,片刻间,他的战马便被刺出十几个血洞哀鸣一声扑到在地。单雄信啊的一声大叫掉了下来,来不及站起来横刀一扫斩断了几条人腿,然后抓住一根长矛往怀里一带将那士兵拉过来,一刀将其头颅卸了下去。

    脖子里的血液喷溅中,披头散发的单雄信如一个人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