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如墨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三百章如墨

    “师父……”

    张小狄从后面拉了一下许智藏,将他从李闲的军帐中又拉了出来。许智藏就知道这小丫头心急,笑了笑于是跟着张小狄在外面找个树荫坐下休息。李闲醒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军帐,所以张小狄还不知道李闲到底中了什么毒,而独孤锐志和师父又是用了什么药帮李闲把毒解了。

    看着张小狄脸上的担心,许智藏笑了笑说道:“放心吧,你安之哥哥身体里的毒暂时没有大碍。”

    “暂时?”

    张小狄敏锐的抓住了这两个字,非但没有放心反而更加的焦急:“暂时是什么意思?师父,安之哥哥到底中的是什么毒,他自己吃的解药又是什么?有没有作用?怎么你们才来安之哥哥就醒了过来?”

    “我听你阿爷说,你怀疑安之中的是金狼花的毒?”

    许智藏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着问道。

    张小狄点了点头道:“嗯,只是我不敢确定,而且也不知道什么药可以解了金狼花的毒。”

    “你看的不错。”

    许智藏笑着说道:“正是金狼花的慢xing之毒。”

    “解了?”

    张小狄急切问道。

    许智藏缓缓摇了摇头道:“还没有,只是用药将毒xing控制住,然后再辅以蒸法驱毒,最少需要十天的时间才能将那毒xing尽去。不过还好,安之应该是在中了朱顶红的同时便察觉出自己体内还有别的毒,于是第一时间吃了两颗药丸。一颗是专门解朱顶红之毒的,另一颗……”

    他顿了一下,然后表情钦佩的叹道:“是迷药。”

    “安之一定是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体内的毒xing有些怪异,于是服下了解朱顶红之毒的药丸,然后服下了一颗迷药让自己进入了昏迷状态。”

    “师父……您是说,安之哥哥昏迷是他自己故意造成的。”

    许智藏点了点头道:“他虽然能察觉到自己体内还有毒,但那个时候他没时间来确定自己中的毒到底是什么了。所以他吃了他自己特制的迷药,让自己处于一种假死的状态,因为在这种状态下,他体内毒xing的扩散是最慢的。他知道自己没时间解毒,但他却知道如何等到我们来为他解毒。”

    “其实金狼花的毒和朱顶红混合在一起,就会变成一种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剧毒,即便知道是这两种毒xing,光是配制解药就是一个极其繁杂漫长的过程,就更别说用来去寻找各种药材的时间,有几种药材只生长在塞北草原苦寒之地,便是去寻找那几种药材来回往返又岂是三五个月的事?”

    张小狄脸se猛的一变,颤声问道:“师父……您的意思是不是说……这剧毒其实无药可解?”

    “有!”

    许智藏笑了笑道:“李闲的毒虽然缓和发作但绝对不会撑过一年,甚至连半个月也撑不过,而没有一年的时间休想将那些药材备齐。可是他运气好的离谱,不得不不让人感叹命运就是这么巧合。既然你能推测出那是金狼花之毒,那么你肯定也知道,金狼花粉末加上朱顶红是什么毒。”

    “是朱颜红!”

    小狄也是急的糊涂了,被许智藏一提醒这才想起来:“天下间只有一个人知道配置朱颜红的方法,天下间也只有这个人身上就随身带着朱颜红的解药。”

    许智藏哈哈大笑道:“只怕下毒的人也不知道会有这种巧合,更不知道独孤锐志竟然老早就已经给李闲准备好了解药……哈哈,只怕独孤锐志配置出朱颜红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解药会第一个给李闲用上。”

    张小狄想了想问道:“可是,师父你刚才还说,安之哥哥的毒不是那么容易解的?”

    “对啊!”

    许智藏点头道:“确实麻烦,因为李闲体内的毒,不是真的朱颜红,如果是朱颜红的成药那自然好办的多了,可是这两种毒是在李闲体内混合的,所以就有些麻烦了。先服下朱颜红的解药,然后还要用蒸法,将他体内的残毒蒸出来。”

    “也就是说,安之哥哥不会有事?”

    张小狄兴奋的跳起来,却被许智藏堵住嘴:“嘘……你安之哥哥不让我和独孤锐志将他没有危险的事说出去,看来他还有别的想法。不过据我估计,不外乎是想将给他下毒的人查出来。所以你不要表现的太开心了,你总不想坏了他的大事吧。”

    “喔!”

    张小狄使劲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

    ……

    李闲被两个亲兵抬着走进军帐,对军帐中众人抱了抱拳说道:“你们让我觉得自己都是个多余的人了,没有我,照样能把瓦岗寨的人打的落花流水。干的漂亮,非常漂亮,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说声谢谢,你们也不要推辞,让来让去的显得矫情了。”

    众人抱拳道:“属下分内之事!”

    李闲摆了摆手笑道:“都说不准你们推让了,来人,取酒来,我要给大家庆功!”

    独孤锐志连忙说道:“将军,你现在的身体不宜饮酒,我看还是以茶代酒的好。大家都不是外人,倒是也没必要你非得陪着我们一起喝。”

    李闲苦笑一声道:“一口都不能喝?”

    独孤锐志点头道:“一口都不能喝。”

    李闲摊了摊手对众人笑道:“你们看到了,不是我不想陪你们而是现在身不由己。”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对了,我听叶大档头说她让密谍将不少人都扣下了,这件事做的不对,刚才我已经骂了她,咱们都是自家兄弟,燕云寨中没有人想害我这一点毋庸置疑,我若是连兄弟们都信不过,还能信得过谁?来人,将叶大档头扣下的人都放出来,一同饮酒。以后这件事谁也不要再怀疑自己人,至于到底是谁想让我死,我想叶大档头最终也会查一个水落石出。”

    雄阔海抱拳道:“其实叶大档头这样做也不算过分,毕竟当时情况紧急,非常时期行非常手段,无可厚非!”

    李闲摆了摆手道:“她错了就是错了,你们不怪她,她也是错了。她将牛进达刘黑闼他们扣了一ri半夜,我便也把她关在监牢中一ri半夜。但是有一件事你们要记住,不可因为这件事而记恨她,以后和飞虎五部也不要有什么隔阂。”

    铁獠狼道:“将军放心,我们都明白。”

    不多时,被叶怀袖扣下的众人被放了出来,听说李闲已经醒过来了,原本有些郁闷委屈的心情被激动取代,众人快步冲进大帐中,见到坐在主帅位置上的确实便是将军,众人纷纷行礼问候。尤其是众人都知道的最憨厚的汉子刘黑闼,更是激动的哭了出来。一边哽咽一边大骂下毒的人无耻,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哭的眼泪哗啦倒是让人唏嘘不止。

    李闲劝了刘黑闼很久他才止住眼泪,刘黑闼发毒誓要将那下毒之人揪出来碎尸万段。

    李闲安抚了众人几句,然后派人取来酒庆功。每个人都连干三碗,然后众人相视哈哈大笑,都说此酒一来庆祝今ri打赢了瓦岗寨,二来,庆祝将军康复。便是连徐世绩都被放了出来,虽然众人对他还是颇有敌意,但李闲以茶代酒连敬徐世绩三杯,然后宣布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懋功兄,你走吧。”

    徐世绩一怔,诧异的看着李闲。

    李闲笑了笑道:“你若是真心实意来我燕云寨,莫说你刺了我一刀,便是刺我三刀只要我不死,我也不会怪你。可你不是出于真心,还只是抱着帮瓦岗寨之心而来,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留你,可是让我杀你,我又下不得手……所以只好放你回去。”

    他看着徐世绩认真道:“只一件事懋功兄切记,我燕云寨的人从来不会对任何人妥协低头,莫说瓦岗寨,便是朝廷大军来了也休想让燕云寨的人服软。懋功兄回去之后还是好好劝劝翟让吧,这一战再打下去,对你们瓦岗寨无一丝好处,而且我也不忍心看着手下兄弟们战死沙场,所以,你回去之后若是能劝得翟让退兵回你们的东郡去,我对懋功兄说一声谢谢。若是你劝不动的话,说不得我还得为懋功兄准备一块墓碑。”

    “将军!”

    铁獠狼劝道:“此人不能放走!”

    李闲笑了笑问道:“理由?”

    铁獠狼道:“且不说此人是瓦岗寨翟让的左膀右臂,军武之事全凭此人指挥安排,就只行刺将军这一宗罪,也绝不能饶他。”

    “杀!”

    洛傅也说道:“这人留着毫无用处,放回去反倒成了大害,将军仁义,奈何喂不饱狼子野心!”

    “我现在就杀了你!”

    刘黑闼更是激动的跳起来,抽出横刀便砍向徐世绩!

    ……

    ……

    当的一声,一柄黑刀后发而先至挡在徐世绩身前,将刘黑闼的横刀磕开,这一刀的力度角度都用的极完美巧妙,并没有使几分力气非但将刘黑闼横刀上的力度卸去,还借助惯xing将其横刀挑飞。

    咄的一声,那横刀插在地上还兀自颤抖着。

    刘黑闼一怔,再看时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柄黑刀已经到了李闲的手里,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他何时将黑刀取回去的,何时出的刀。

    李闲接了刘黑闼这一刀脸se变得有些酡红,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独孤锐志连忙过来给他活血推拿,李闲笑了笑感激的看了独孤锐志一眼。

    “黑闼,你这手上的劲还真是够大。”

    李闲看着惊慌的刘黑闼笑道:“险些就被你这一刀得手了,你且先回去好生坐着,听我把话说完。就算我现在身子虚可脑子并不糊涂,我还是燕云寨的将军,你只要还是燕云寨的人,就要服从命令。”

    刘黑闼愤慨说道:“我真不明白,将军如此实心实意对此人,可此人却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各为其主也就罢了,战场上厮杀无论谁赢谁败那凭的都是真本事,假意投降再突然偷袭,这算的哪门子好汉!将军!你让我杀了他,没了他瓦岗寨不足为虑!”

    “你说的对。”

    李闲笑了笑说道:“没了他,瓦岗寨确实不足为虑。只是……我为什么要让瓦岗寨没了?”

    刘黑闼一怔问道:“将军今ri怎么尽说胡话,瓦岗寨的人打到咱们东平郡来,现在有机会将其一举击败,何必还要给敌人留客气?”

    李闲微微皱眉道:“退下,此事稍后我自然会跟你们解释。”

    刘黑闼还想说什么,牛进达拉了他一把说道:“不许使将军生气!”

    刘黑闼愣了一下,随即返回自己位子上坐下来,只是看向徐世绩的时候,还是充满了敌意。牛进达拉了他一下低声道:“你今ri怎么这么冲动?将军身子才好一些,你怎么只顾着自己痛快,难道不怕将军身子被你气坏了?”

    刘黑闼哼了一声道:“我就是想杀了徐世绩那厮,为将军挨了的那一刀报仇。”

    “懋功兄!”

    李闲抱了抱拳道:“乱世方始,就算瓦岗寨众人志雄高远,可是现在还不是你我杀一个你死我活的时候。无论是我胜,你胜,又或是两败俱伤,其结果都是只有一个,那便是不管是瓦岗寨还是燕云寨,最终都会因为元气大伤而被别的绿林队伍吞并。东郡不再是你瓦岗寨的东郡,东平郡也不再是我燕云寨的东平郡,懋功兄深明事理,自然知道现在这局面。”

    徐世绩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我双方互相敌视却也是互为屏障,谁倒了,对另一个其实没多大好处。”

    李闲笑道:“既然你明白我也就不多说了,来人……送徐军师回去!”

    刘黑闼突然又冲过来大怒道:“这小人绝不能放走,我要亲手杀了他!”

    李闲激动的喊道:“住手!莫非我现在的命令做不得数了吗!”

    他因为情绪激动起来,忍不住咳嗽了几声,颤抖着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擦拭嘴角,手帕放下时,众人都是大惊失se,只见洁白的手帕上竟然有不少血迹,而且……那血竟然还是漆黑的颜se!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