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交锋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六章交锋

    王启年在营门口大发神威,骂的单雄信七窍九孔似乎都在往外喷着火,可是单雄信空负一身武力却偏偏施展不出来,骂,他是万万骂不过王启年的,打,王启年是万万不会出去和他打的。一个使劲叫着有本事你出来,一个针锋相对道有本事你进来。只是喊来喊去连他们两个都觉得无趣,一个骑在战马上呼呼生气,一个回头招呼士兵们赶紧取水来给自己润润喉咙。

    让进来的人明知道外面的进不来,让出来的也明知道里面的不出来。

    就这么对骂了两个多时辰,待单雄信恼火的回到阵中摔了头盔的时候,西面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也就是正是八月间白,这个时候太阳也早就沉进地平线下面睡大觉去了。

    虽然即将ri落,但天se已然明亮的很。瓦岗寨的人马在烈ri下考晒了半ri一个个如同脱了水的青菜般蔫了下去,有很多士兵已经站得腿发酸脚发麻,毅力大些的以手中长矛支着身子还在坚持站着,毅力一般者已经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连骂娘的力气都舍不得使了。单雄信倒是还显得jing力旺盛,可是这jing力挥发不出去他憋得更加难受。

    见瓦岗寨叫阵的骑兵退去,燕云寨中士兵们顿时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众人将王启年如英雄一般接回大营里面,被人举着往前传递一直到李闲军帐的时候王启年居然脚都没有沾地。这等礼遇让王启年大为满足,他骄傲的如同一直斗胜了的公鸡般昂首挺胸,只是没人注意到他笑容背后的那一丝隐藏极好的忧虑和不安,一直到进了李闲军帐里面,王启年的脸se才变得肃然沉重,尤其是看到坐在大帐中主事的竟然是达溪长儒的时候,王启年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推测。

    “将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王启年对达溪长儒施礼后直接问了出来,脸上哪里还有之前骂赢了瓦岗寨叫阵人马时候的那种得意?

    达溪长儒摆了摆手示意王启年先不要说话,他高坐在李闲的位置上问铁獠狼道:“如今营外瓦岗寨人马士气如何?”

    铁獠狼抱拳道:“回将军,属下刚才亲自去看了,瓦岗寨的人马在外面晒了半ri骂了半ri已经疲乏,大部分士兵坐在地上休息,阵型混乱,属下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退去。”

    达溪长儒冷笑道:“哪里是那么容易想退回去便退回去的?”

    他站起来扫视了帐中人一遍沉声道:“瓦岗寨在外面气势汹汹的骂了半ri,士兵们都憋足了一口气准备出去厮杀,你们也想出去厮杀,我也想!现在正是好时机,雄阔海,你亲自带领三千步兵,出营门后猛攻瓦岗寨左翼,只求牵扯其左翼兵力,不可深入!”

    他此时气质凛然一变,在铁獠狼等人眼中,达溪长儒似乎又一下子回到了过去,成为了那个令外族闻风丧胆的大总管!

    “喏!”

    雄阔海抱拳应了一声。

    “骆傅,你带三千步兵,攻瓦岗寨人马右翼,如雄阔海一样只佯攻不可深入,你们二人但见瓦岗寨中军乱起,便立刻挥军发力猛攻,压制住瓦岗寨两翼不能回撤救援其中军!且记住,只要瓦岗寨中军不溃,你二人就不可收兵!”

    “喏!”

    “裴行俨!”

    达溪长儒大声叫道。

    “末将在!”

    一身铁甲的裴行俨上前一步抱拳应道:“请将军吩咐!”

    达溪长儒道:“李将军重信重义,答应救出你的父亲便救了出来,其间无论付出多少心思多少努力也从未想过敷衍你,而现如今也到了你帮李将军的时候,我若是命你为先锋,领jing骑一千猛攻瓦岗寨中军你可敢否?”

    “将军待我以国士,我当以国士报之!”

    裴行俨大声说道。

    “好!”

    达溪长儒肃然道:“我只给你一千jing骑,是因为你虽然为先锋却也是一支佯攻之兵,待你冲杀瓦岗寨中军之际,我会亲自率领三千jing骑支援你,一举将瓦岗寨中军打乱!而且,我已经派人到雷泽城内和东方烈火越好,一旦咱们这边出兵他立刻率领城中人马袭扰瓦岗寨的后队!”

    说完之后达溪长儒昂首问道:“你们可有必胜之信心!”

    “破敌!”

    众将齐声高呼一声。

    待布置完毕将领们都出去准备的时候,达溪长儒看了王启年一眼,眼神中都是欣赏和欣慰:“当ri留下你的时候,众人皆说你无用,唯独将军说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是个怀才不遇的可怜人,只要给你机会你定然能大放异彩,看来将军没有看错你。不瞒你说,将军确实受了些伤不宜亲自出征,不然又岂会容瓦岗寨那些跳梁小丑作祟?”

    “将军他……无碍?”

    王启年试探着问了一句。

    达溪长儒摇了摇头道:“短ri内,无法亲自出征。我不瞒你,也希望你不要胡乱说出去。”

    “自然不会!”

    王启年肃然道:“只是整整一天将军都没有露面,咱们燕云寨的士兵们就算不会想到什么,但难保瓦岗寨那边不会推测出来什么端倪。依我看……”

    王启年往前走了几步,贴近达溪长儒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达溪长儒眼前一亮随即赞许道:“你果然如将军所说,心思灵敏,智谋过人!”

    ……

    ……

    翟让看着手下中首领叹了口气道:“本来有件事我答应了懋功不要说出来,待事成之后再告诉你们,只是今天整整一ri没见到燕云寨那李闲露面,也没见懋功露面,我推测事情已经有了变故,所以倒是不得不说出来了。”

    众人见大当家提到军师皆站直了身子,打起了jing神侧耳倾听。

    翟让清了清嗓子说道:“前两ri晚上时候懋功独自来找我,他说燕云寨李闲那厮为了击败咱们瓦岗寨,所以想出了无耻的离间之计。为的就是让我瓦岗寨中兄弟们不再互相信任,那燕云寨便有了可趁之机。懋功说自他和咬金兄弟从东平郡归来之后,便有人揣测他收了李闲那厮的好处,可是懋功却无法辩驳,虽然我劝过他清者自清不必太过计较,但懋功说为了咱们瓦岗寨着想还是要将这件事解释清楚。”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淡淡的看了单雄信一眼,单雄信的脸立刻便有些发红。

    “只是光凭一张嘴解释,懋功怕无法取信于人。于是他便想出了一个计策,假意去投降燕云寨,然后里应外合,将燕云寨的人马杀一个片甲不留。”

    单雄信听到这句话心中冷笑,心说翟守义你现在倒是说的好听,前几ri你心中的怀疑比我还要重几分,如今倒是装的道貌岸然!

    翟让原本字礼成,后来行走江湖多仗义之名,于是他便把自己的表字改为守义,倒也是被不少人赞美过。

    翟让不知道单雄信心里想的什么,依然自顾自说道:“昨夜懋功出走投靠燕云寨,并不是他真心投降而是定下的计策。他临走之前曾经说过,若是今ri咱们率军进攻他若是成功的话必然出现在咱们面前,这样是告诉咱们他已经打入了燕云寨里面。可是今ri整整一天,懋功都没有出现。”

    “我忍不住便将这件事和你们单二哥还有伯当兄弟说了,你们单二哥担心是懋功出了什么危险,劝我将此事与大家说明,集思广益,咱们也想出个法子来将懋功救出来才是大事。我也担心是不是懋功一时心急刺杀了那李闲,不然为什么那燕云寨的大当家也一直没有露面?”

    他看着单雄信微笑道:“你们单二哥虽然xing情是急了些,可也是为了咱们瓦岗寨好。懋功是深知这一点的,所以他才会想出这个法子来击败燕云寨。”

    单雄信见翟让给自己面子,虽然心中对翟让颇不满意却还是抱拳道:“以后我一定会沉稳些,再也不能将兄弟们置于险地。”

    程知节冷笑一声,表情愤懑不屑。

    他心说若不是你和大哥当ri不信我和懋功,懋功会想出这等危险的法子来证明清白?如今倒是来做好人,早些干嘛去了?!便是谢英登也觉得今ri翟让和单雄信都显得太过做作了些,一点真情实意都没有。大哥翟让,明知道懋功有心为自己证明清白,却还是怀疑,今ri若不是王伯当劝他,他和单雄信还推测说上了徐世绩当,徐世绩这是借机真的投靠燕云寨李闲去了。

    “大哥就说怎么办吧!”

    李密临走前留在瓦岗寨的心腹张亮抱拳道:“我们都听大哥的吩咐,只要能救出军师,我便是豁出去这条xing命也在所不辞!”

    众人听他这么说都心中感慨,人家李密的人才来没多久都如此仗义,倒是瓦岗寨中原来的兄弟们勾心斗角,一个个不肯相信彼此!偏是谢英登和王伯当这两个心思剔透之人,一眼便看出张亮这是在借机收买人心。

    张亮是个黑瘦汉子,一双眼睛倒是格外的大且明亮。

    “我虽然进咱们瓦岗寨的时间最短,但向来敬重军师,如今军师落难,我愿请命率一支人马攻打燕云寨!”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翟让摆了摆手道:“咱们得先想出个万全的法子才行,不然若是贸然进攻再伤了懋功的xing命就坏了。”

    翟让说完这句话之后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有人说话,一个个都视线都盯在自己脸上。他见手下众人都等着他拿主意,忽然心中生出一股悲伤来。

    要是懋功在就好了,密公要是在就更好了,一定能想出个好办法来,怎么会有现在这种尴尬局面?

    正想着,忽然听见外面有人急切的喊道:“报!燕云寨人马来袭!”

    众人一惊,翟让也是脸se大变,他连忙快步往帐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喊道:“快快快,你们都回去约束部下,准备迎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