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回信只一言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七章回信只一言

    看着缓缓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叶怀袖,阿史那朵朵的脸se骤然变得痛苦起来。她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搀扶她,可终究还是忍住倔强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转身不去看她。只是,眼泪却不争气的顺着脸颊不断的一颗一颗滑落。

    “怀苏……”

    叶怀袖凄然笑了笑,看着阿史那朵朵的背影轻声道:“以前的事我知道你忘不掉,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错误。其实我知道自从你离开幽州的那天起,你我姐妹之间的情分或许就断了。你在燕山上的时候,其实我也在,你离开的那天,我一直跟着你……当时我想,或许你回到草原上去更好,最起码,阿史那咄吉世比我对你好。”

    “我不是跟你解释,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在幽州的时候我拒绝了罗艺的话,或许你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错在我,不该带你去幽州。”

    阿史那朵朵的肩膀抽动了一下,但是她说话的声音依然很冷:“别告诉我,之前你不知道罗艺打算逼婚的。”

    “我不知道。”

    叶怀袖抬起头真诚道:“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后来我查过,是阿史那去鹄暗中和罗艺联系的,连阿史那咄吉世他都瞒着。我到了幽州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我知道你不信我,可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怀苏,我不会拿你一生的幸福做赌注。我一直跟着你回到草原上,我怕阿史那去鹄再害你,所以留下十二月女卫,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你会回中原的。”

    “你已经毁了我的幸福。”

    阿史那朵朵颤声道。

    叶怀袖的肩膀颤抖着,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我想通的太晚了……怀苏,你来找我,真的只想知道在幽州为什么我没有救你?”

    阿史那朵朵缓缓摇了摇头:“我已经知道了,谢谢你,没有想用我换突厥和罗艺的支持。”

    听到谢谢这两个字,叶怀袖的心里冰冷一片。

    阿史那朵朵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史那朵朵忽然叹了口气问道:“如果,我真的死在了幽州,你会伤心吗?”

    叶怀袖对着阿史那朵朵的背影缓缓的真诚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中,没有等到回答的阿史那朵朵身子变得逐渐僵硬,她苦笑了一声,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怀苏,能不能告诉我,怎样你心里才能快活一些?从草原南下的那天开始我就在想一件事,如果……如果能让你觉得快活,便是你要我去死我也愿意。现在,如果你觉得我死你会好受些,我愿意……其实我已经很知足,南下之后还能拥有一段最淳朴平常但快乐的ri子,对于我这一生来说,或许已经足够了。”

    叶怀袖缓缓的坐直了身子,摸到了袖口上封着的那颗小小药丸。

    阿史那朵朵忽然转身,看向叶怀袖。她的脸上都是泪水,颤抖着问:“你真的,觉得现在的ri子开心快活?”

    叶怀袖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悄悄将那颗药丸握在手心里。

    “怀苏,不要再回草原了。”

    叶怀袖凄然笑了笑:“回叶家草庐吧,我把覆雨葬在草庐,如果你愿意,我让翻云和一月他们都跟着你回去。”

    “不!”

    阿史那朵朵忽然跪下来,跪在叶怀袖身前嚎啕大哭:“我不要你死!既然你已经寻找到了快乐,我还有什么要求呢?姐姐……我真怕你还是原来的你。”

    她扑倒在叶怀袖怀里,哭的如同一个迷路后很久才找到家人的孩子。

    “姐姐……我不想你像以前那样活着,你答应我,好吗?”

    她搬开叶怀袖的手指,将那颗药丸丢的远远的,很远很远。

    那道月亮门旁边的树后,李闲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细密汗珠松了一口气,他回身对叶翻云笑了笑,然后缓步走向外面。叶翻云看着李闲离去的背影,忽然心中生出一股很奇怪的感觉。他再看向叶怀袖和阿史那朵朵,然后长叹了一口气喃喃道:“为什么……我觉着以后还会有麻烦?”

    ……

    阿史那朵朵是纯xing善良的,或许她从来都没有去怪过叶怀袖在她肩膀上用药物烙印出的那个金se狼头,或许她知道在幽州的时候叶怀袖绝不会害自己,或许她的愤怒不满和委屈都来源于……她对叶怀袖的心疼。

    有人说过,姐妹之间的感情往往会好过兄弟。也有人说过,那是因为没有反目成仇的诱因。

    阿史那朵朵有恨叶怀袖的理由,也有一辈子不原谅她的权利,甚至,如果叶怀袖真的因为歉疚而自杀的话,她有资格不哭而是展颜欢笑。可是她不是那样的人,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最了解她姐姐叶怀袖的苦,不是李闲,不是答朗长虹,而是她,阿史那朵朵。

    从六岁开始,她就成了草原上人人敬仰的圣女。

    从六岁开始,她就知道姐姐是个为爱而痴狂的女人,虽然那个时候的阿史那朵朵还不懂什么叫爱情,更不懂姐姐做那么多事的目的是什么。当她一天一天长大之后她才醒悟,原来姐姐深深的陷入了泥潭中难以自拔。那个男人,根本不值得她姐姐为之付出。在凉亭中相拥而泣的阿史那朵朵和叶怀袖,或许一次就将这么多年所有的泪水都挥洒出来。

    “姐姐,你是从什么时候想通的?”

    阿史那朵朵擦了擦叶怀袖脸上的泪水抽泣着问道。

    “或许……是不久之前。”

    叶怀袖凄然笑了笑道:“或许,很久之前其实我就已经明白,只不过依然在自欺欺人罢了。”

    “我能感觉到一点点。”

    阿史那朵朵认真的说道:“好像,从前几年你在草原上开草庐的时候,你就已经在改变了。那个时候你脸上的笑容就比以往要多一些,我最喜欢那个时候在草庐中和你在一起的ri子。”

    叶怀袖帮阿史那朵朵将额前的凌乱的发丝理顺:“其实我一直都明白自己错了,可就是不甘心。后来我又去了一次青牛湖见过答朗长虹,不知道为什么,那次我看到他的时候除了厌恶再也没有别的感觉。”

    “我也厌恶自己。”

    叶怀袖看着阿史那朵朵说道:“每天都在厌恶自己。”

    阿史那朵朵摇了摇头:“姐姐不是说过,你找到了快乐吗?”

    叶怀袖心疼的看着妹妹说道:“快乐……我不知道能有多久,不过,这段ri子倒是真的心里很宁静。”

    阿史那朵朵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我能不能还叫朵朵?”

    “叶朵朵?”

    叶怀袖喃喃着,随即笑了起来:“挺好听的名字。”

    ……

    ……

    “朵朵,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和安之没有见过几面,难道你……真的喜欢他?”

    “安之?”

    阿史那朵朵这才醒悟,好像叶怀袖之前提起李闲的时候也叫的是安之这两个字,她脸se变化了一下,然后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怎么会?我不过说的气话。我跟他一共也没见过几面,怎么可能喜欢上他?”

    叶怀袖怔了怔,却缓缓的摇了摇头:“对女人来说,他是个好人。可是朵朵……我……我是他的女人。”

    她抬起头看着阿史那朵朵认真的说道:“虽然我知道,他不会明媒正娶。只是……朵朵,咱们姐妹,不能喜欢上同一个男人。如果,你真的喜欢他,那么明天一早我就回江南的叶家草庐去。”

    阿史那朵朵摇了摇头笑道:“我饿了,吃饱肚子,我还要赶路。”

    她站起来,拉着叶怀袖的手说道:“去尝尝李将军的手艺!”

    正在她们两个说话的时候,铁獠狼亲自带着一个人急匆匆的找到了刚刚返回柳华巷的李闲。当看到铁獠狼带来的人的时候,李闲微微眯起眼睛。他实在没有想到,来的居然会是突厥人。

    “可汗说,只要将军你协助起兵,愿意与将军平分中原大地!”

    突厥使者微笑着说道。

    李闲笑了笑问道:“这句话,你对中原绿林道上多少人说过了?”

    那突厥使者说道:“只对将军你一个人说,特勤已经知道圣女来投奔李将军您了,我们的人一路保护圣女南下,既然圣女倾心于李将军您,特勤说愿意说服可汗将圣女许配给将军,两家结好,共夺天下。”

    李闲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接过突厥使者递过来的书信,那是阿史那去鹄亲笔所写,一手汉字倒是颇为工整。

    他看完了阿史那去鹄的亲笔信随即笑了笑,提起笔在那封信的最后回复了一句话,然后将信纸交给那突厥人说道:“回去告诉阿史那去鹄,我的意思都在这封信中。”

    突厥使者虽然会说汉语却不识得汉字,他这样的人阿史那去鹄派进中原的不下百人。所以尽管他看了看信纸上的那句话,但并不理解其中含义还以为李闲答应了这件事。他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揣起信就此离去。一个月之后,这封信辗转到了阿史那去鹄的手里。当他看到李闲写下那一句话的时候,气的一脚将面前的桌案踹飞了出去,然后将书信撕了个粉身碎骨。阿史那去鹄通读汉史,如何会不知道李闲以狂草书法写下这句话的出处?

    “内外六夷,敢言兵仗者,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