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彻底些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你不是才到郓城的?!”

    裴世生惊讶问道。

    书房中,只有他和那个自称叫做李飘然的燕云寨来人他们两个,但那些富户的代表们却并没有离开,他们还在客厅中等待答复,这答复,自然是裴世生的答复。李飘然原来早就已经进了郓城,这段ri子以来一直和那些富户们私底下见面商议着一件大事。如今除了裴世生之外,基本上郓城内数得着的富家大户都已经同意了这件事。

    之所以裴世生一点消息没得到,这些人第一次如此守口如瓶,就连吴省之和张三恒都一点风声没有听到,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都怕死,李飘然说过,无论这件事他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只要不说出去他们就不会有事,但只要让他知道有人将这件事泄露出去,那么便杀尽他满门一个不留。这不是简单的威胁,因为这些人的家都已经被监视起来。

    谁也不敢拿自己的xing命开玩笑,更何况吴省之这个人也没有交下什么朋友,他也不是值得大家拼死去告密的那种人,再加上巨野泽燕云寨的人就在各家外面盯着,谁敢胡言乱语?

    “我已经进城两个多月了,而我的人年前十月份的时候就进了城,比朝廷派了右候卫将军冯孝慈来的还要早一些。事实上,我们山寨的人马第一次围困郓城之前,城中便有不少我们的人了。如果不是将军仁义,当ri破城何须动用抛石车?埋伏在城中的人顷刻间便能夺下城门,区区几千郡兵我们还真不放在眼里。”

    李飘然微笑着说道:“裴兄,你也是识时务知大体的人,将军既然看重你,你就要有自知之明。”

    “你应该知道,我如此好心不嫌麻烦来找你商议这件事,绝不是因为我们燕云寨打不下郓城,而是将军实在不想造成无谓的死伤,一旦攻城,吴省之若是逼着你们和百姓都上城防御,城破之时难免杀一个血流成河,到时候,不管是百姓还是你们这些富户大家之人,只怕都会死伤不少。”

    李飘然喝了一口茶,脸上依然是一副温和的笑容:“将军军令之下,燕云寨大军面前的莫说是一座小小的郓城,便是一座大山也定然夷为平地。”

    “只是这样一来,郓城便会变作一座死城,我家将军也不愿意做这样有违道义之事,所以今ri我出现在你府里跟你平心静气的交谈。你以为,我今ri是贸然登门毫无准备?你以为今ri郡守府里,我羞辱吴省之只是图一时痛快?”

    “实话说了吧,就算你不答应,我自然会再找另一人替代你,明ri吴省之张三恒之流依然没有什么好下场,而你,非但错过一次机会,或许还会有杀身之祸。”

    裴世生皱眉道:“只是这特太匪夷所思了些,你让我如何信你?”

    “哈哈!”

    李飘然站起来说道:“我家将军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既然我来找你,将军那里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除了信我你还有别的选择吗?白天的时候我的人看似都出了城,实则那不过是瞒过吴省之和张三恒的小手段而已,如今城内我们燕云寨的人马不下千人,只要我一声令下,吴省之必然人头落地。”

    “你容我再想想!”

    裴世生来回踱步,皱眉深思。

    “要做,便不能拖延!”

    过了好一会儿,裴世生忽然咬着牙道:“今晚便取了吴省之和张三恒的xing命!”

    李飘然哈哈大笑,拍了拍裴世生的肩膀道:“你倒也是个果决之人,放心吧,我家将军之所图绝非一城一地,如今大隋将亡,ri后将军必然能成其大事。到时候你也是从起兵之初便追随将军的人,还能没有一个好前程?”

    “哪里想的到那么远。”

    裴世生叹道:“我只想活着。”

    李飘然笑道:“放心,你不但会活着,还会活的非常好,我燕云寨的人马今夜就会到郓城外面,只待你我将大事做成迎接将军进城,你这功劳便跑不了了。”

    “可是,吴省之和张三恒的家里护卫太多,而且今天你去了吴省之家里之后,张三恒便调了不少郡兵进府,你怎么下手。”

    “所以我才会来找你。”

    李飘然笑道:“你可以进吴省之的家里,因为你是郓城最有钱的人。”

    “我之所以白ri去吴省之家里,就是为了今晚让吴省之有所jing惕,就当是山寨考验你吧,若是做成了这件事,你便是我的兄弟,山寨上有你一个位置。”

    裴世生叹道:“何故如此逼我?”

    ……

    ……

    回到自己府里之后,张三恒在侍女的伺候下洗了澡,看着丫鬟那娇小的身姿,他今ri却说什么也提不起兴致来。洗完澡之后便上了床,只是躺了很久也没能睡着。他叹了口气,起身寻了一壶酒借酒消愁。明ri燕云寨的人马就要杀到,可这次却没有地方筹措钱粮去了。本来今ri他是想出了办法的,可吴省之那个白痴居然讲什么仁义道德,一点也不果决,这让他失望透顶。

    今ri在吴省之书房里商议的时候,吴省之发愁那些富户大家之人不愿意再捐钱粮出来,毕竟上次燕云寨来勒索到现在才过去半年不到,那些人上次出了那么大一笔财富,这次怎么可能再轻易出钱。

    张三恒道其实想让他们那些人出钱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郡守大人有没有这个魄力了。吴省之便问他有何办法,张三恒冷笑了两声对吴省之道:“给他们那些人安一个勾结匪寇试图谋逆的大罪,今夜我便带着人马血洗了城中富户,何愁凑不出几十万贯钱财?或许光搜刮净了裴世生一家便够了。”

    吴省之大惊失se道:“怎么做如此狠毒之事?”

    张三恒冷笑道:“狠毒?吴大人,如今这天下什么样子你也看到了,到处都是匪患,咱们做这官也是胆战心惊没一ri安宁。依我看来还不如痛快一些,你我斩尽城中富户,先把燕云寨的人马打发走了,然后倾尽家财到都城去找门路,我与宇文大将军颇有些关系,只要你我舍得花钱,调入都城做官还不是宇文大将军一句话的事?”

    “还是不行!”

    吴省之担忧道:“若是传进朝廷,让陛下知道了你我岂不在劫难逃?”

    “陛下?”

    张三恒叹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陛下如今根本不理朝政!如今把持着朝政的是裴矩和虞世基两位大人,所有的奏折都是他们二人过目,挑出来重要的再交给陛下,可即便如此陛下也懒得过目。难道你忘了?咱们去年可是为裴矩大人做过事的。若是再送一份厚礼,裴矩大人还能亏待你我?更何况,还有宇文述大将军!”

    “我还是觉得不妥。”

    吴省之脸se苍白道:“毕竟那不是杀一两人的事,真要动手的话,那可是几百上千条人命,想想都害怕。”

    “吴大人若是不敢,只要你点头,这事我去做!”

    张三恒道:“保证万无一失。”

    可惜,吴省之还是不敢答应。

    所以回到家之后张三恒很郁闷,他已经六十岁了,这辈子能做到一郡郡丞也就已经到了头,绝无再往上升的可能,所以他并不怕什么。真要是屠尽那些富户,所得钱财那将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只要将这比财富送到宇文述大将军那里,难道还愁买不来一个后半生太平?

    他一边喝酒,一边骂吴省之是个胆小鬼。

    正骂着,忽然管家急匆匆的到了他寝室外面叫门道:“大人,郡守吴大人派人来请你赶去议事。”

    “什么事?我已经睡下了,就不能明天再说?你去与来人说,明ri一早我便赶去府君大人的府上。”

    “吴大人派来的人不肯走啊,他说务必请大人过去,好像是,城中的富户们凑齐了一大笔银子,正在府君大人府上等候。”

    “啊?”

    张三恒愣了一下,想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那些家伙,这次怎么这么主动?

    他觉得其中有什么问题,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人居然胆大包天!

    被打扰起来的吴省之一开始也很生气,这么晚了那些家伙不睡觉却跑到自己府里来,简直一点规矩都没有,若不是今晚他烦躁还没有睡下,换做平ri里此时他早已经搂着美妾香甜入眠了。只是一听到下人禀报说裴世生等人带了很多人,抬着不少大箱子前来,说是为明ri应付燕云寨贼人凑出来的钱财之后,吴省之立刻就来了jing神。

    幸亏没听张三恒的主意!

    吴省之一边往外走一边心想,我就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就算要杀人也不能这样毒辣把所有富户都杀了吧,那些个富户一个个贪生怕死的,怎么可能不出钱?

    他到了前院的时候,立刻就被眼前的场面震撼了。

    城中数得上的富户基本上都到了,带着足有四五百人,赶着马车,还有抬着箱子的,足足有数百口大箱子。光是看着就让人心中难以平静,这么多箱子,那得是多少钱财啊。他举步走出去的时候,裴世生等人连忙迎过去。

    “你们这是?”

    吴省之指了指那些大箱子问道。

    裴世生叹道:“大人,回去之后我们便商议了一下,燕云寨的贼人这样一次次的前来也不是办法,与其这样还不如一次喂饱他们。我们商议之后决定全都拿出自己家产的一半捐出来,只求能满足了燕云寨贼人的胃口,以后不要再来了。”

    张三恒走之前吴省之他们便得到了消息,城中富户门齐聚裴世生的宅子,也不知道在商议什么事,原来是在打算这个。

    “请吴大人将郡丞大人也请来,这么多钱财,还需郡丞大人派兵守护的好。”

    裴世生连忙点头道:“言之有理,我这便派人去请张大人。”

    他回身吩咐管家亲自去请张三恒,待管家走之后吴省之看着那些大箱子心中感叹,禁不住走过去查看,他走到一口大箱子前面停下来,忍不住伸手将箱子打开。就在他想象着箱子里是满满的白灿灿的银子或是黄灿灿的肉好的时候,一柄横刀从箱子里探了出来,一刀直接捅进了他的脖子里。

    这一刀就如同信号,裴世生一挥手,他带来的家丁护院立刻就抽出藏在箱子里的兵器,冲进吴省之的府里见人就杀。其他富户手下家丁和护卫们也如狼似虎一样冲进去,前后也就半个多时辰的功夫,吴省之府里数十口家人,还有近二百人的护卫郡兵全部被斩杀干净。尤其是那一百多名郡兵,大部分都还在梦乡中就被砍了脑袋。

    李飘然看着满院的狼藉叹道:“你还真下得去手。”

    裴世生一脚将吴省之的尸体踹开,看着李飘然认真道:“你逼我杀人,却又说我心狠,将军若是真的让我做这郓城的父母官,我又怎么敢给自己留下仇人?既然要杀,那就杀的彻底些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