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爽不爽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笨手笨脚的李闲艰难的帮叶怀袖穿着衣服却头疼于如何区分长裙的内外面也头疼于亵衣上的衣带太难系了些,再次累出一头汗水的他自嘲的叹道:“下次一定在身上带一柄剪刀。”叶怀袖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腰畔那个鹿皮囊里难道没有?我还真没见过你有不准备的东西!”某人恬不知耻的说道:“今天太仓促没有预计到,下次我一定注意多谢你的提醒。”贝齿咬着红唇叶怀袖狠狠的在李闲胸膛上捶打了几下,只是她再狠可惜身上没有力气捶打看起来毫无威力。李闲这次没有躲闪,任由她发泄一般的捶打然后俯身在她耳朵上吻了一下。

    叶怀袖怔住,看了李闲一眼后忽然脸se变得严肃起来。她自己一件一件将衣服穿好然后用手理了理凌乱的发丝,某人从鹿皮囊取出一只木梳递给她然后歉然的笑了笑。叶怀袖愣了一下,将木梳接过来开始梳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态度上发生了转变,变得有些冷冰冰的不近人情。

    当她将自己的衣衫和仪容整理好之后,却没有将那只木梳还给李闲。

    “今天的事,我不会记着,希望你也不要记着。”

    她坐回位子上淡淡说道,没有看李闲,视线飘忽在不可知之地。

    “我敢保证你忘不了,正如我知道自己也忘不了一样。人的记忆不会因为你不想就记不住,所以我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

    李闲凑过去,想将她肩头上掉下来的一根发丝捏起。叶怀袖却缩了缩身子避开,语气平淡到有些让人不解:“那就假装忘记,如果你跟任何人提起炫耀,我便死!”

    终于知道她为什么有所转变,李闲苦笑一声。

    “我还没有变态到将自己女人的样子说给别人听的地步,尤其是那种事,这是私事。我的女人就是我的,所以没有什么扯淡的分享,连说都不行。”

    他就好像一头骄傲的狼王,宣布着自己的领地不容侵犯。

    “你的女人?”

    叶怀袖诧异的看着他,随即冷笑道:“你我都不是傻子,所以知道刚才的事……不过是一种巧合,你和我之间好像只有利用的关系,你利用我帮你掌握飞虎密谍是因为我脑子里有很多值得你利用的事,而我利用你是因为你能暂时给我一个安稳的住所,至于以后你能不能给我,我还没有考虑道。就这么简单,所以千万不要有什么负责的念头,很无趣。”

    “巧合?”

    李闲瞪着叶怀袖怒问道:“你说刚才咱俩……是巧合?”

    “不是吗?”

    叶怀袖故意板着脸,但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凄婉:“不过是在那个时候恰好发生,你可以归结于世间,地点,人物,甚至于天气,但不可否认是个巧合。”

    “那好!”

    李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用自己的方式霸气的告诉叶怀袖,她错了。

    “那我就再巧合一次,以后天天巧合!”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她只是在失去了很多东西后还在可怜的奋力的维护者自己的自尊?她只是想做一个du li的叶怀袖,做一个自强的叶怀袖,她只不过是想让她自己输了之后还保存着一丝骄傲罢了。而这骄傲,让人心疼。

    ……

    ……

    “叶大家怎么不下车吃饭?”

    铁獠狼问李闲,因为整个下午一直到太阳落山李闲一直在叶怀袖的马车上没有下来,他和骆傅雄阔海三个人走在后面,所以还不曾听说叶大家和将军切磋武艺的事。他问的坦荡其实没有一点别的意思,可是李闲却下意识的脸红了一下后略微有些慌张的解释道:“下午的时候她说肚子疼,我给她用了一些药已经睡下了,一会儿让嘉儿将饭菜给她送到马车上就是了,咱们先吃。”

    “肚子疼?”

    雄阔海问道:“莫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句话问的也坦荡,可是某人想起第二次的时候因为她实在熬不住轻声哀求,某人苦求了半天她终于答应以樱唇代替,确实最后淬不及防吞了下些许“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某人的脸又红了一下,以至于他将头低了下去借着查看篝火来掩饰慌张。

    “没事,我已经给她用了些药,睡一觉就好了。”

    他一边拨弄着篝火一边语气有些尴尬的说道。

    “要是真的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不能轻视,我小时候有一次喝了脏水后肚子疼了好多天,后来也是吃了些郎中开的药便不疼了,谁知到过了一段ri子有一次偷喝父亲的酒喝醉了居然吐出来好大好长的一条虫子!”

    雄阔海一边啃着肉一边认真说道。

    虫子……

    虫子……

    李闲微怒道:“那些村里的郎中开的药比得了我的药吗?”

    雄阔海一怔,不明白为什么将军今天为什么有些恼火,他连忙解释道:“自然是比不了的,我只是随口一说,随口一说。”

    “算了……”

    李闲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挑了几样吃食装进食盒中缓步走向马车:“我还是自己过去看看吧,肚子疼确实不能不当回事。说不定真的有虫子……虫子。”

    “将军怎么心不在焉的?”

    雄阔海看着李闲的背影诧异道:“是不是这次出巨野泽来没能趁机击败右候卫将军有些不痛快?要我说也是,就应该趁着右候卫的人马军心浮动的时候一举将其击溃,不对啊?将军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过屠尽右候卫的人马啊?”

    他恍然道。

    正在这时,从另一边取酒回来的铁獠狼神秘兮兮的凑到雄阔海和骆傅身边,兴奋的低声说道:“嘿!你们听说了吗,今ri下午在马车里叶大家和将军切磋武艺了!可惜,他们两个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才会在车厢中比试,就是不知道谁胜谁负啊。”

    他很惋惜的叹道,似乎如果不知道谁胜谁负就是一件遗憾终身的大事一样。

    “怪不得!”

    雄阔海肃然道:“我想我知道谁胜谁负了。”

    “谁赢了?”

    铁獠狼追问道。

    雄阔海极认真的说道:“将军赢了,叶大家输了。”

    “为什么?”

    “因为叶大家在肚子疼,都没有下车吃饭!”

    “啊?!将军下手可真够狠的!”

    “够黑!”

    ……

    ……

    李闲上了叶怀袖的马车,嘉儿瞪了他一眼随即从马车上下去,这一眼瞪的莫名其妙,而且看得出来嘉儿是真的在生气,李闲看着嘉儿的背影诧异道:“我怎么得罪她了?”

    彻底放开心结的叶怀袖扑哧一声笑了,脸se酡红,娇艳如花。

    当李闲得知唯一知道真相的车夫帮自己扯了一个弥天大谎的时候,他也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嘉儿见你这个样子,一定是以为我把你打了……这个罪过我不知道得背多久,嘉儿或许会恨我一辈子吧?这种事我是万万不会去解释的,被人们知道我打赢了天下无双的叶大家其实也算是一件极光彩的事吧?”

    看着李闲那副得瑟嘴脸,叶怀袖忽然起身在李闲的鼻子上咬了一口。

    李闲骤然遇袭想躲已经晚了,鼻子被咬了一口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也就是叶怀袖不舍没真的用力去咬,若是两个人真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怕此时李闲的鼻子都已经被咬下来了。李闲揉着鼻子懊恼道:“你属狗的?怎么就知道咬人!”

    叶怀袖本想说你不是也咬我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终究没有说出来,毕竟那个无耻的家伙咬过的地方现在还涨着微微有些疼痛。一想到这里她的脸se就越发的红起来,看起来真的就好像一朵盛开了的桃花般娇艳可人。

    “先吃些东西吧。”

    李闲从食盒中捏着一只烤兔腿递给叶怀袖道:“亲手烤的,保证味道鲜美。”

    叶怀袖接过来,咬了一小口后还是忍不住说道:“你先下车去吧……总在我车上,不好。”

    李闲醒悟,连忙起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其实他完全没必要担心什么,叶怀袖也没必要担心什么,钻进叶怀袖马车偷懒这种事李闲已经不是做了一次两次了,燕云寨的人都已经习惯了其实根本无需去掩饰什么。可是这个时候两个人偏偏都很在意,以至于有些杞人忧天般自寻烦恼。

    从叶怀袖的马车上下来,李闲伸了个懒腰。

    他一边往篝火的地方走一边低声自语着什么,谁也不曾听到。而李闲下车之后,叶怀袖小口咬着那只烤得金黄酥脆的兔腿,忽然扑哧一声笑了,想起李闲刚才那略有慌张的表情,她忽然觉得心里很踏实。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踏实,安稳。

    “小家伙……”

    她眯着眼睛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滴眼泪从眼角缓缓的流了下来。

    李闲一边走一边低声自语,他皱着眉头想到结束的时候自己是不是问叶怀袖大不大?大不大?越想越觉得懊恼,这话问的是不是有些太小家子气了?那应该问什么呢?李闲一边走一边冥思苦想……服不服?

    不好不好,还不如大不大。

    爽不爽?

    李闲猛的打了寒颤,心说自己果然很邪恶无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