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负心汉 奇女子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求收藏)

    破了肚皮的鱼儿肯定不漂亮,但足够肥,就在岸边架起一小堆篝火烤鱼吃的李闲和欧思青青,喝一口从渔村中沽来的新酒,吃一口烤得金黄酥脆的湖鱼,满嘴流香。或许是因为自幼奔波的缘故,李闲涉猎钓鱼的本事都很强,但他最得意的却是烤肉。无论是飞禽走兽还是鲜鱼,他都能将其变成可口的佳肴美味。

    新酒入口不够醇和棉柔略显辛辣,但配上鲜嫩-爽-滑的烤鱼却是恰到好处。

    所以,即便是欧思青青也吃得小腹微隆,颇显急切的吃完了第一条烤鱼之后看眼巴巴的看着李闲,似乎有些埋怨他烤鱼的速度慢了些。小巧的嘴巴抿着,嘴角上烤鱼的残渍挂在哪里,就好像一只馋嘴小猫的胡须一样。也只有她这样的xing格,才会和李闲约定吃到老玩到老的誓言。

    李闲饮一口新酒,看着欧思青青略显急切的样子笑道:“哪有你这般吃东西的,美味如同美酒,要品才能尽解其中滋味。”

    欧思青青盯着李闲手里的第二条烤鱼,眼睛一眨不眨的说道:“在你手里烤着的鱼不是我的,就算你递给我我也抓在了手里那鱼还不是我的,只有吃到肚子里才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李闲愕然道:“哪个要抢你的烤鱼?上一条我可是连鱼尾巴都没吃上一点。烤好了鱼帮你吹凉了些递给你,然后我舔了舔手指上的味道你就埋怨了好几句。”

    欧思青青认真道:“你说这鱼是为我烤的,鱼便是我的,就连味道自然也是我的,就算是你手指上的味道也是我的,只有我舔的道理,你自己不许舔。”

    李闲下意识的伸出手指去道:“那好,你舔就是了。”

    欧思青青上去一口咬着李闲的手指,只是牙齿却不舍得用力,俯身咬着李闲手指的欧思青青眼睛向上看着李闲的脸,这一刻李闲忽然发现欧思青青的眼神居然妩媚到了极致,紧接着手指尖上传来的感觉清晰的告诉自己,这小妮子的柔软小舌真的在他指尖上缠绕了片刻。

    李闲心里腾的一下子跳出来一股火,赶紧将手指从欧思青青的小巧嘴巴里抽了出来。

    欧思青青得意的看着李闲,脸上的表情是我就咬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樱唇一闭贝齿轻咬的感觉让李闲心猿意马,他赶紧将注意力放在那条烤鱼身上,翻来覆去的烤着它,似乎是在发泄着什么。

    欧思青青可怜的发出一声悲呼:“你把鱼尾烤糊了!”

    恰在这时,李闲忽然微微斜了一下视线,因为藏身在远处戒备的密谍发出了示jing,学做鸟儿叫,一声长一声短,意思是有人接近但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李闲微微侧头往那个方向看了看,只见远处一男一女每人牵了一匹高头大马缓步而行,看样子是在欣赏微山湖的迷人景se。在他们两个身后不远处,有几十个带刀的护卫跟着。看样子,应当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子女出来游玩的。

    李闲并不在意,将些许烤焦的鱼尾用匕首割掉,然后将散发着扑鼻香气的鱼放在自己嘴前吹着,而之前显得有些心急的欧思青青此时反而安静下来,托着下颌看李闲为自己将那尾烤鱼吹凉,微微眯着眼睛的样子似乎是极享受这个过程。

    “这里的湖鱼多刺,小心别卡了喉咙。”

    李闲将烤鱼递给欧思青青,后者一脸幸福的将鱼儿接过来。也不知道她是幸福于终于等到了第二条鱼烤好,还是幸福于有个人愿意为自己烤鱼而且耐心的将鱼儿吹凉。

    “好香的烤鱼!”

    恰在此时,那边过来的男女沿着湖边漫步已经走到李闲他们不远处,穿一身淡粉se长裙的女子抽了抽鼻子,随即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这女子看起来二十岁不到的年纪,身材极美,因为夏季衣衫很薄的缘故,隔着长裙依稀还能看出她那两条腿十分的修长,这两条腿是她身上最惹人注目的地方,相比之下,颇为俏丽的容颜倒是容易被人忽略。

    她驻足湖边,嗅了嗅鼻子然后好奇的看向李闲这边。

    她身边那个身材欣长一身锦衣的男子也是二十岁左右年纪,面貌俊朗,眉宇间带着一股淡淡的傲气,以至于看人的时候下颌也是微微昂起的,看向李闲的时候眼神带着些不善,倒是看欧思青青的时候显然惊讶了一下。

    “宁儿!”

    那男子微微皱眉道:“别又多事。”

    被唤为宁儿的女子回身看了他一眼道:“我赞一声好香的烤鱼,却是多了什么事?”

    那男子脸se一变,换了一副温软语气说道:“岳父大人召咱们回家探亲,路上行程已经耽搁了,你又说喜欢这微山湖的景se又流连了半ri,咱们也该赶路了。”

    那女子皱眉道:“你若是心急,你可先走。”

    说完,她招了招手唤过来一名佩刀的侍女,将战马交给侍女之后朝李闲他们这边走了过来,那男子叹了口气,吩咐了手下护卫戒备然后亦步亦趋的在她身后跟着。穿淡粉se长裙的女子行走间被风一吹,那一身妖娆的身材更是表露无遗。

    李闲抬起头看了那两个人一眼,视线没有丝毫停留随即开始烤第三条鱼。

    “这位小兄弟,好手艺!”

    那女子走到李闲不远处笑盈盈的说道。

    李闲嗯了一声道:“多谢夸奖。”

    那女子微笑道:“我最不喜的就是虚伪吹捧,所以你也不用道谢。我说你这鱼烤的好,不是客气话,而是闻到这鱼香我的肚子便忍不住叫了起来。”

    李闲指了指篝火对面道:“想吃鱼,还要再等一会儿。”

    那女子竟然丝毫也不客气,就在李闲对面的青石上坐了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李闲烤鱼,李闲烤的专注认真,她也看的专注认真。倒是站在他身边的男子皱了皱眉,似乎对李闲没有什么好感。

    “这位小兄弟,我妻子闻了你这烤鱼的鱼香便被引动了食yu,这样吧,我这里随身带了二十年的花雕老酒,换你手里的烤鱼如何?”

    他语气虽然和善,只是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三分傲慢。从他一身锦衣就知道是个有功名的人,再加上年纪轻轻就有数十鲜衣怒马的仆从,可以轻易推断出应该是哪个世家大户出身之人。这种世家子弟的嘴脸往往都是这样,表面上看起来很和善可亲,但他们骨子里的傲意着实令人讨厌。倒是那女子,亲切自然,率xing而为,看起来比她相公要顺眼的多了。

    那男子说完之后,便微笑着等待李闲的回答。一壶二十年花雕老酒远比一条烤鱼值钱多了,在他看来这是对方占了便宜。

    “不换。”

    李闲连头都没抬回答了连个字。

    “不换?”

    那男子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那么这样,我用十两银子买你手里的烤鱼。”

    “不卖。”

    李闲依然没有抬头视线一直注视在烤鱼上,随着翻转,他将自己配置的调料一点一点用小刷子刷在鱼身上。那男子尴尬的站在那里,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本想发怒,可看了妻子的脸se颇有不悦也没敢发作。

    “这位小兄弟……”

    他想将钱加到二十两,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就被李闲打断。

    “咱们不是兄弟,而且,我也不小。”

    李闲淡淡道:“你若是想吃,就找个地方坐下来静等,若是不想吃也请不要打扰我烤鱼,至于老酒与钱,你觉得换我鱼是我占了便宜而你吃了亏,那么你便错了。”

    至于哪里错了,他却不再说了。锦衣男子脸se变得颇为难看,之前的傲慢之气被李闲几句话打击的居然萎靡了下去。忍了几忍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挨着那穿淡粉se长裙的女子身边坐下来。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妻子朝那面貌俊美清秀的少年叫小兄弟就没问题,换做了自己就被人讥讽?

    见手中烤鱼火候已经差不多,李闲看了那女子一眼问道:“你吃?”

    那女子点头微笑道:“我吃!”

    她也不客气,接过烤鱼略微吹了吹便吃,因为心急而烫了舌头,张着小嘴哈了哈气,手还在嘴前扇着风。

    “何必心急?”

    李闲笑问道。

    那女子极认真的回答道:“吃进我肚子里才踏实一些,怕你后悔请我吃鱼。”

    李闲愕然,心说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他继续烤鱼,那女子一边吃鱼一边问他刷在鱼身上的那些调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吃起来鱼会如此鲜美可口。李闲并没有藏私,一件一件说起来十分详细。那女子一边听一边点头,显然打算记在心里。他们两个说话,就好像久违的老友一般自然。倒是那男子被晾在一边有些尴尬,咳嗽了几声可是那女子完全不理会。

    “这位……这位兄弟,我是临汾人姓柴名绍,请问你怎么称呼?”

    他自报家门的时候眉头很自然的挑了挑,然后等待着李闲的回答。李闲自然是听说过柴绍这个名字的,就算他没有前世的知识今生也听过柴绍的才名。李密,柴绍,韩世萼这几个人的名字极为响亮,乃是大隋年青一代的代表人物。而柴绍显然也知道自己的名气,所以自报家门之后便看着李闲的反应。只是令他失望的是,李闲依然连头都没抬,似乎柴绍这两个字的远没有他手中烤鱼有意义。

    “萍水相逢,何必问清姓名?”

    李闲饮了一口新酒,没去接柴绍递给他的陈年花雕。

    “说的好!”

    那女子伸手将柴绍手里的老酒接过来饮了一大口赞道:“好一句萍水相逢!”

    她接酒饮酒,恰到好处的将柴绍的尴尬掩饰了过去,柴绍感激的看了一眼妻子,只是眼神中一丝yin冷却一闪即逝。那女子虽然没有刻意看他,却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心思一般,对他轻轻摇了摇头,柴绍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小妹妹,你生的好美。”

    那女子见气氛有些僵硬,随即真诚的赞美了一句。欧思青青只顾着低头吃鱼,听那女子对自己说话,这才抬起头认真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认真的说道:“姐姐也很美。”

    那女子笑了笑也不再说话,将一整条烤鱼吃完后又一口气将那一壶老酒喝了个干净,起身对李闲抱了抱拳道:“多谢!告辞!”女子抱拳,竟然带着几分飒爽。

    李闲点头道:“告辞”

    那女子干脆的转身就走,柴绍起身相随竟没有和李闲说话。这样**份礼仪的事,他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做。只是明明觉得这样应该能让那清俊少年很没面子,可是柴绍走出去几步之后才恍然,没面子的依然是自己。他懊恼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忍住教训那无礼少年一顿的冲动。

    “他们是什么人?”

    欧思青青看了一眼那夫妻二人的背影问道。

    李闲仰头喝了一口新酒,脑子里浮现出当年在渔阳郡时候,看到的那个清水芙蓉一般的少女身影,随即幽然一叹:“一个负心汉,一个奇女子。”

    第二百一十章负心汉奇女子

    第二百一十章负心汉奇女子,到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