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下江南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这第四更是补上昨天欠下的,再次道歉,求收藏。)

    徐瞎子心里明镜一般,知道是肩膀上的伤势引起了那校尉的怀疑。若是搜查起来,众人的包裹里都有兵器,尤其是大隋军队的制式横刀,这在民间绝对禁止的东西。而且那校尉已然起了疑心,再解释只怕也解释不清了。

    徐瞎子一咬牙,从马鞍旁的包裹里将横刀抽了出来,顺势一刀劈翻了一名官差,众人见他动手,立刻抽出兵器对那些守渡桥的官军下了手。这一下淬不及防,十几个守在渡桥上的官军连还手的都没来得及就被砍翻在地。徐瞎子一刀一个连着剁了三名官差,挥手招呼了一声:“往前冲,过渡桥!”

    众人发一声喊,纷纷向前,守在渡桥边上足有四五十个衙役和官军士兵,只是突然之间被人突袭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徐瞎子等人夺了路就上马往前冲,那校尉一边大喊一边从后面追。

    “弓箭手!she死他们!”

    河边休息的几十名官军立刻冲到渡桥边开弓放箭,连续两轮箭雨之后,徐瞎子的手下被she落了六七个,其余众人催马冲出了羽箭的she程之内。落马未死的瓦岗寨士兵见徐瞎子勒住战马打算回来就他们,其中一人大喊道:“徐大哥快走!莫要回头!”

    说完,他捡起地上的横刀抹了自己的脖子。剩下的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大笑了几声道:“咱们今生情同手足,下辈子但愿还能相聚再做兄弟!”

    说完,他从腰畔抽出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口中。

    “来世再做兄弟!”

    剩下的三个人齐声道。

    其中一个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忍不住哭了起来,看着死去的几个人喃喃道:“刘大哥,楚大哥,孙大哥,你们怎么也不知道等等俺……帮帮俺?俺……害怕啊!”

    他身边的是一个看起来有四十几岁的壮硕汉子,他后背上和大腿上都中了箭,血流出来不少已经染红了衣服。他抬手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笑道:“小虎子,别怕,还有你赵大哥在!”

    他从腰畔将匕首抽出来,在那少年心口比划了一下说道:“放心,刀子刺进这里,用不了多大会儿就会死的,不疼!”

    “嗯!不疼!”

    小虎子流着泪道:“我知道赵大哥最照顾我!”

    姓赵的汉子眼圈一红,抹了把眼泪道:“小虎子,下辈子记得托生在一个好人家,最好托生在世家大户中,一出生就有个好前程,不愁吃喝不愁娶不着娇滴滴的媳妇,只是记住,不要……再做贼。”

    噗!

    匕首刺进小虎子的心脏,因为恐惧和疼痛少年的脸有些扭曲变形。他低头看了看那完全没入自己心口的匕首,又颤抖着抬起头看向姓赵的汉子。少年极艰难的咧嘴笑了笑:“赵大哥……多谢!其实……真的疼。”

    姓赵的汉子流着泪将匕首在那少年的心脏里拧了两下,随即抽出匕首看着软倒下去的尸体喃喃道:“小虎子,别怕,赵大哥马上就能追上你的,咱们在黄泉路上一块走,谁也不会丢下谁。”

    噗,匕首没入他自己的咽喉,贯颈而出。

    “不!”

    已经冲到桥对面的徐瞎子惨呼一声,从马背上跃了下来缓缓跪倒在地上。其他人也跳下战马,跪在徐瞎子身后重重的磕了几个头,其中一人抹了把眼泪拉着徐瞎子的手说道:“徐大哥,咱们走吧!兄弟们的仇,咱们早晚都会报!”

    “对!咱们一定要回来报仇!”

    徐瞎子郑重的磕了几个头,然后起身跳上战马挥鞭打了下去。

    “咱们走!”

    官军们上马yu追,奈何本就不宽的渡桥被那些死了的瓦岗寨士兵尸体和战马拦住,他们清理开之后再想去追,徐瞎子已经带着人消失在官道视线尽头。一个官军士兵愤恨的一脚踩在小虎子的脸上用力碾了碾,恶狠狠的骂道:“一群贼!妈的,天生就是贱命!”

    “都丢进河里去!”

    那收了钱的校尉从后面追上来,看了看死去的人之后冷着脸下令道:“今天的事谁也不准说出去,不然老子要是倒霉,拉上你们一块死!”

    ……

    ……

    距离渡口几百米外的一片茂密草丛中,刘黑闼悄悄将头缩回去低声对后面的叶怀袖道:“二档头,看来咱们要绕路走了。守渡口的不但有附近县城的衙役,有郡兵,还有龙庭卫的人,咱们硬闯肯定过不去。”

    叶怀袖点了点头道:“顺着河道往西走,能找到船就好。”

    刘黑闼一边往后退一边叹气:“瓦岗寨的那些汉子倒也令人钦佩,都是好样的!”

    叶怀袖轻声道:“以兵看将,这些人都是极重义气的人,所以也就能猜到瓦岗寨的几位当家肯定也是如此,瓦岗寨……确实不可小觑。”

    刘黑闼点头道:“我也曾听说,瓦岗寨的大当家翟让是个极讲义气的人,早年间在江湖上行走救了不少人的xing命,而且施恩不图报,是个响当当的汉子。我曾听将军说过,好像贺若重山当年也受过翟让的恩惠,此人在瓦岗才一举旗就有无数好汉前去投靠,由此可见其人在绿林道上的名望着实不小。当地的百姓更是纷纷响应,黄河岸边的渔夫和苦力竟是在十几ri内就铸起了一座土寨,官府屡屡派兵去剿都被打的大败而回。”

    叶怀袖微微颔首,眸子里闪过一丝担忧。

    “咱们走吧。”

    她低声道。

    刘黑闼和嘉儿点了点头,随即悄悄往后退去。朱一石却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道:“你们再不告诉我去什么地方,我就不走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大声呼喊?只要官军冲过来,咱们谁都走不了。”

    刘黑闼怒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你走不走?”

    “不走!”

    朱一石也上了脾气:“不告诉我妻子和儿女现在何处,我就偏不走了!”

    刘黑闼上前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怒道:“我们辛辛苦苦将你救了出来,你这人到现在一个谢字都没有也就罢了,怎么还拖后腿?”

    朱一石道:“不告诉我要去什么地方,不告诉我妻儿所在,我就不走!当然,就算你们救了我,若是想让我从贼的话我也不干!我家时代清白,早年间就为大隋立下无数功劳,平南陈,征高丽,我朱家造的大船都用在了实处,我绝不会做反贼!”

    刘黑闼还要再说,叶怀袖却摆了摆手淡淡道:“好啊,你便自己留在这里吧。你愿意喊随便喊,看看官府的人会拿你如何?看看官府的人,会不会帮你找到妻儿?看看你是否还能回得去朱家!”

    “你!”

    朱一石张了张嘴,叶怀袖却真的不再理会他径直走了。

    刘黑闼笑了笑道:“请便,我们将你从江都救出来也算仁至义尽,就此别过!”

    说完他也走了,嘉儿经过朱一石身边顿住脚步,朱一石知道嘉儿脾气最好,刚要求她两句,却听到嘉儿一声长叹后说了两个字。

    “白痴”

    朱一石一怔,脸se顿时变得凄苦起来。他赌气坐在那里,却看到叶怀袖等人真的不理会自己往远处走了,连头都没回。朱一石心里一慌,赶紧起身小跑着追了上去。他跑的急了脚下一绊还摔了个跟头,趴在地上抬起头看却见叶怀袖等人根本就置之不理。

    “你们刚才还说什么瓦岗寨的人讲义气,你们却如此没义气怎么好意思和人家相比!救了人哪有这么不负责任的,救人就要救到底啊!”

    ……

    ……

    巨野泽

    李闲站在水泊边看着新近收进泽里的五千新兵训练,陈雀儿这段ri子苦读贺若弼的行军笔记,将水军的训练方法已经基本掌握,一开始他并没有要求新兵们上船演练船队战术,而是将五千人分成百人的小队,让他们在水泊浅水处练习水中搏杀和游泳潜水。

    如今水泊中也有数百条船只,虽然不是正规战船,但用来运兵却也合适。一些熟悉水xing的士兵正cao船在水面上来回滑过,陈雀儿让他们熟悉各船之间旗号的命令。在岸边,数千名士兵正在搭建水寨,已经初具规模。

    再远处,大约有千余名工匠正在建造船厂。

    陈雀儿走到李闲身边道:“士兵们已经练习了多ri,差不多都已经练出了一身浮水的本事。只是这船确实差了些,我问过那些工匠,这些运粮的船只改起来虽然不麻烦,但若是装上床子弩,只怕承受不住。”

    陈雀儿指了指船厂那边说道:“那些是咱们从黄河两岸“请”来的工匠,其中也有在大隋的船厂做过工的,还有几个有真本事的。只是让他们造能装百余名士兵的“黄龙”快船能行,却造不出能装千余人的“五牙”大船。”

    他笑了笑道:“庆幸的是,咱们泽里的树木造船没问题,不用再下江南运木材!”

    “没有大船终究是不行的。”

    李闲点了点头道:“也不知道叶大家那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如果真能将朱家的人请来,有他们指点的话,这么多工匠一年之内给你造出几艘五牙大船应当是没有问题。黄河两岸,再加上水泊边上会造船的工匠不少,我都没想到短短的时ri内能找来这么多人。”

    陈雀儿道:“就算请不来朱家的人,能将造船的样图偷来也行啊。”

    他算了算ri子说道:“叶大家走了也有些ri子了,不知道事情办得顺利不顺利。”

    李闲看着漫无边际的水泊,默然了一会儿道:“你好好训练水军,我要亲自走一趟江南!”

    第二百零八章下江南

    第二百零八章下江南,到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