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遮了篱笆 红了脸颊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正在整顿骑兵准备出征的李闲得知叶怀袖找上门来的时候,忽然生出了几分心虚,这心虚来的突然而猛烈,就连牛进达等人都看出了他的变化。他们自然是听说过叶怀袖这个名字的,所以看李闲的时候眼神带着些许的艳羡。当然,眼神中还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意味,那意味让李闲觉得很郁闷。

    这没来由的心虚很恼人,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piao-客正在酒楼吹嘘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吹嘘中的那个青楼女子忽然找上门来要账一样。可李闲分明没有piao过,这感觉来的如此强烈,是因为他欠了人情,欠了那个叫叶怀袖的女人一份人情,而且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机会去还账。

    在众人幸灾乐祸还带着鼓励以及艳羡的复杂目光中,李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整理了下衣衫往外走去。只走了四五步忽然顿住,小跑着回到自己的房间前扯过一块帆布遮挡住了某些东西。

    当李闲迎出去的时候,叶怀袖已经进了山寨。在通往山寨的一条幽静小路上,叶怀袖安安静静的坐在凉亭里,眼睛微微眯着,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心事。这亭子建在绿木掩映之间,遮挡住了火辣辣的阳光,亭子边还有一片小池塘,正是莲花开得欢快的时节所以景se很美。可叶怀袖没有去看亭子旁边漂亮的山石,也没有看池子里盛开的白莲花。

    有些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在树林中欢快的叫着,将知了恼人的声音压了下去。这叫声悦耳动听,就好像在欢迎着远方来客。

    有人给叶怀袖上了茶,茶就放在她面前的石桌上。茶香婷婷袅袅,叶怀袖却一口都没有喝。

    李闲举步走到凉亭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身熟悉的紫衣。他不知道为什么叶怀袖喜欢穿紫se的衣服,但毫无疑问的是,穿紫衣的叶怀袖很美。岁月没有在叶怀袖jing致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长途跋涉虽然辛苦但也不能撼动她容颜的美丽。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她的脸颊带着微微的红晕。额头上有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可这些都让她的样子看起来更有韵味。

    李闲走到凉亭外的时候顿住脚步,他没有走进那个亭子。因为他忽然发现,绿木成林,莲花绽放,山石凉亭,再加上一个紫衣叶怀袖,这就是一片完美的风景,就好像是一副已经收笔的画卷,若是自己走进去,只怕会破坏了这种美这种宁静。叶怀袖在画卷中风景里,李闲在画卷外看风景看美人。

    “你在外面站着不言不语,是与我没有话说,还是……不敢说话?”

    叶怀袖忽然睁开眼,抬起头看着李闲微笑着说道。

    李闲挠了挠头发,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只是怕自己走近你身边后,会坏了风景。”

    叶怀袖微微一怔随即莞尔一笑,她理了理额前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发丝:“这么久没见,你这张嘴巴还是甜的有些虚情假意。”

    李闲讪讪的笑了笑,在叶怀袖面前的石桌对面坐下来。有士兵端上来香茶,放在李闲面前后随即退了下去。只是走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将视线在叶怀袖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然后步伐明显变得有些慌乱。

    “你这里不太好。”

    叶怀袖看着李闲认真的说了一句。

    “哪里不太好?”

    李闲认真的问了一句,他知道叶怀袖是个几乎无所不知的奇女子,又见叶怀袖说的认真,所以他第一反应是叶怀袖看出了这山寨布防有什么漏洞。又或是,有什么地方让叶怀袖觉得不满意。巨野泽是李闲未来几年立足的地方,所以他对于这寨子防御上的事格外上心。李闲曾经在塞北草庐中和叶怀袖探讨过兵法战阵,知道这个女人看过的兵书最起码比自己多一马车。

    “太肃杀了些,少了几分儿女情长。”

    叶怀袖抿着嘴笑,看着李闲愕然的表情有些得意。

    李闲无言以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叶怀袖眯着眼睛瞪了他一眼道:“刚才还以为你没有什么变化,现在才看出来你倒是越来越无趣了。好吧,去了儿女情长那四个字,改成烟火气。”

    “烟火气?”

    李闲不解。

    叶怀袖微微点了点头道:“从进了你这山寨,我没看到一个女人。从这里能看到水泊边的渔村,进进出出的也都是士兵,挺好的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只有军武肃杀之气,却没有人间烟火气。”

    李闲摇头叹道:“这里只是一个兵营,仅仅是一个兵营。”

    叶怀袖笑了笑道:“果然无趣了很多,我说之前的话不是对你提什么建议,也不是再讨论军事,可你总以为我在给你出什么主意,仅仅是两句闲谈的话,你却郑重的思索然后认真的对答,没意思。”

    不等李闲说话,叶怀袖的眼睛瞄了一下李闲微微攥紧的拳头,还有端坐不动的身形,轻启朱唇笑得有些得意:“你怕我?为何如此局促?”

    李闲苦笑道:“因为我欠了你人情,而且还没有办法还给你。”

    他说的很真诚,真诚到让叶怀袖微微动容。

    “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还我人情?”

    她问。

    李闲认真道:“离开草庐的时候你说过的。”

    这次轮到叶怀袖一怔:“我倒是忘记了……难得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

    李闲被叶怀袖的视线看得更加局促,他搓了搓手指,想来想去还是岔开话题道:“叶大家远来劳顿,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我已经让人打扫出来房间,不巧的是我刚好要带兵出泽去,待我回来后再给叶大家赔罪。”

    他觉得自己终于想起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了。

    “你要逃?”

    叶怀袖微微眯着眼看着李闲的眼睛问。

    “逃……怎么会,确实是有重要的军务。”

    “真的?”

    “真的!”

    “可以告诉我吗?”

    “呃……”

    李闲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杨玄感在黎阳反了,我觉得这是个机会,若是能趁着杨玄感大军南下打下黎阳的话,以后寨子里便不会再为粮草而发愁。若是叶大家再晚来一个时辰,我已经带人马出泽去了。”

    叶怀袖皱眉道:“兵将出征,你心中可有破敌之策?”

    李闲叹了口气道:“昨晚与手下将领商议了许久,只是定下诱敌出城的策略。具体这一战如何打,还要到了黎阳城外再看情况而定。”

    涉及到了具体军务,李闲没有实话实说。以他的个xing,若是没有具体的策略,没有完全的准备,没有七成以上的胜算他又怎么会草率出征?

    叶怀袖叹了口气,起身,微微弯腰施礼:“就此告辞。”

    李闲连忙站起来,拦在叶怀袖面前急切道:“叶大家何必急着走?我此去最迟半月便能返回,还请叶大家暂住一段时ri,待我回来后再尽地主之谊。”

    叶怀袖不理会李闲径直往前走了几步,眼看着就要撞在李闲身上。李闲咬了咬牙没有闪开,硬着头皮拦在前面。叶怀袖一直走到距离李闲咫尺之遥才驻足,两个人的身形之间也只是勉强能塞进去一只苹果。她仰着头看着李闲的脸,两个人呼吸可闻。李闲能闻到叶怀袖身上淡淡的却能钻进脑子里的体-香,神情恍惚了一下。

    如此近的距离,让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可不可以不走?”

    李闲抬起手挠了挠头发说道。

    叶怀袖却没有回答,脸上有些许诧异。她突然之间才发现,李闲竟然已经长得如此高大了。当年在渔阳郡初遇的时候,虽然那个时候的李闲在同龄人中就已经极高,但也只是勉强和叶怀袖等齐,似乎只是睡了一觉做了一个悠长的梦,再一醒来,他竟然已经超过了她将近一个脑袋。

    或许是因为李闲的身材太魁梧,或许是因为凉亭太狭小,叶怀袖没有继续往前走,她也没有回答李闲的话,而是轻叹道:“原来……你已经这么高了。”

    是啊,他已经是一方大豪了。

    叶怀袖忽然想起,两个人在渔阳郡初遇的时候自己曾经送给李闲的话。

    “一个男人,终究还是要看他ri后的前程有多大,才是真的大。”

    想起这句话,叶怀袖脸上微微发烫,竟然有些失神。

    “你既然视我为外人,不愿意与我说实话,为什么我还要留下?这天下虽然很大,如今也乱得实在有些不像话,可我又不是没有地方可去。就算回不了江南,我还去不了塞北吗?何必在这里听你假惺惺的话,受你的气?我现在便回塞北草庐,永不南下!”

    李闲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叶怀袖竟然会这么激动。印象中的叶怀袖可是个比男人还要强大的女子,无论任何事似乎都影响不了她的心绪,可是为什么……现在的她竟然红了眼睛,竟然……落了泪?

    若是欧思青青哭了,李闲可以直接伸出手去为她将泪水擦去然后轻声劝慰。若是小狄哭了,李闲有一千种办法让她破涕为笑。可是,叶怀袖红了眼睛,李闲束手无策!

    “我……哪里假惺惺了。”

    李闲吞吞吐吐的说道。

    “你欺负我!”

    叶怀袖忽然放大声音说道,那样子哪里还像是那个云淡风轻的叶怀袖?她怒视着李闲,胸脯上下起伏,表情委屈,眼圈发红,看起来真的就好像是李闲对她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似的。站在亭子外面不远处的护卫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随即知趣的走远。这让李闲更加的尴尬,他有些慌张的说道:“我欺负你?你不欺负我就阿弥陀佛了。”

    看他样子可怜,叶怀袖声音放缓道:“我从塞北到了燕山,知道你南下,便一路追来,在黄河北边被反贼追得落荒而逃,潜进山里足足躲了一个月才敢再出来,去了高鸡泊寻不到你,只好继续南下,千里迢迢的到了巨野泽,你却这么对我!”

    李闲脸上变se道:“这么急着寻我,是遇到什么解不开的难题?”

    叶怀袖狠狠的瞪了李闲一眼道:“解不开的难题?我不会去求罗艺?不会去求阿史那去鹄?为什么非要吃苦受罪的来寻你?”

    李闲心中一慌,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你闪开。”

    叶怀袖理了理额前的发丝,深深吸了口气神情逐渐变得平静下来。没错,她是叶怀袖,可她终究还是个女人。这一路上千辛万苦,风餐露宿,被草寇追,被难民围堵,担惊受怕了几个月。所以她才会变得不像是叶怀袖,而是个普通小女子一般发泄了心中委屈不满。可发泄了之后她便变回了那个叶怀袖,冷冷清清古井不波的叶怀袖。

    “我要回塞北,请李将军让开。”

    “你不能走!”

    李闲大声道:“你受了那些委屈,我一件一件帮你讨回来就是!黄河北面是谁拦了你?王薄?孙宣雅?郝建德?还是高鸡泊的高士达窦建德?你只管说,我去杀了他们。踏平他们的寨子!”

    叶怀袖怔住,确切的说是傻了。

    “你说什么?”

    “我知道你是恼我没对你如实说”

    李闲挠了挠头发道:“只是军机上的事,我小心惯了。此次出征尤其重要,所以才会有所隐瞒。你能不能不生气?大隋的天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你一个女子就算身边有几个护卫,千里迢迢你怎么回塞北?安心在这里休养,等我出征回来好不好?”

    “好!”

    出乎李闲的预料,叶怀袖居然没有反对!

    她微笑着点头道:“带我去你准备的房间,我要洗个澡然后睡一觉。当然,你不能走,等我睡醒了,我随你一道去黎阳。虽然我是个女子,但也能给你出些主意。”

    她举步走出凉亭,很自然的绕过拦在面前的李闲。刚才她过不去,而现在,却过去的轻而易举。

    她嘴角的笑容带着些许得意,而她没看到的是,李闲的嘴角上,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也挂着得意的笑。走到李闲的房间前面的时候,叶怀袖被那一快大帆布吸引住了视线。不等李闲阻拦,她伸手将那帆布扯开。

    一道低矮篱笆墙,篱笆下有十几支发了芽长了叶的蔷薇。

    某人脸一红,如同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某人也是脸一红,如桃花盛开,红韵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