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虚伪的道理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求收藏)

    锐金营进入巨野泽之后,用了五天的时间将山寨和水泊边上那些匪众家眷居住的地方清理了一遍,有些藏起来的人也被搜了出来直接轰出了山寨之外。男女老幼近三万人被驱赶着离开这里,对于他们来说,还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落脚。

    李闲在下令做这些事的时候没有一点同情心,不管是那些百姓或哀求或哭泣都打动不了他的铁石心肠。有几个泼皮趁机挑拨试图让百姓冲击锐金营的骑兵,被手疾眼快的飞虎密谍冲进人群揪出来当场剁了脑袋。雷厉风行的手段震慑出了所有人,即便他们再不愿意也只能离开这个他们生活了两三年的地方。

    或许他们都将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或许不久后他们就会找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做贼,又或许,他们会回到家乡开始新的生活。但这一切都和李闲没有关系了,因为这些人绝对不能留下,对于巨野泽的地形来说,这些人远比燕山寨的人要熟悉。留下他们,只能是祸端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好像定时炸弹一样将好不容易得来的胜利炸一个灰飞烟灭。

    没能一举击杀张金称,所以李闲不得不加倍小心。

    这五天中,锐金营的士兵将水泊中的所有渔船都收集起来一把火烧了。这也是为了防止张金称的人马归来后从水路进来,为了以防万一,锐金营的近五千人马倒是有四千余人驻扎在水泊边上,ri夜巡逻。

    这也是为什么李闲要将会造船的工匠留下的缘故,船在巨野泽是必需品,没有船庞大的水泊就变得毫无意义。船可以烧,但工匠必须留下。

    距离大隋这座大厦倾倒还有数年的时间,这几年李家军就要在巨野泽生活。无论是渔船还是战船,都必须具备。暂时的销毁是为了暂时的稳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最终留下来的工匠大概有三百余人,这些人都被李闲下令严密的控制起来。在解决掉张金称之前,对这三百多人的防范也不能掉以轻心。要立威,也要施以恩义。这三百多人中有家眷的,他们的父母妻儿也被破例留下,但不可以出巨野泽一步,否者立斩不赦。这些百姓绝大部分都是被张金称从各地掳来的,其实对于谁做巨野泽的大当家他们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李闲的小心翼翼看起来略微有些过头,却也是必须施行的手段。

    这些百姓的家园基本上都被张金称的人马夷为平地了,无奈之下才跟着张金称回到了巨野泽,他们只是为了活下去,其实对于张金称并没有什么拥护之心。谁是巨野泽的主人他们其实不在乎,在乎的是,他们能不能活下去。

    乱世既是如此,最底层的百姓才是最苦楚的人。

    又五ri,达溪长儒率领李家军步兵两万余人赶来,至此,大军全部进入巨野泽中。重新整顿山寨,修建水寨,然后加派人手昼夜巡视不停。最开始的这段ri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掉以轻心。

    接下来,李闲要做的,就是为巨野泽的稳固着想了。

    张金称占着巨野泽的时候,为了保证巨野泽中数万人的生存必须出去打家劫舍,无数个村子被匪众夷为平地。李家军现在的粮草虽然还短时间内不是问题,可李闲不能不算计。出去劫掠百姓?那抢来的东西能维持多久?

    李闲在等,等一个发大财的机会。

    ……

    ……

    漫步于水泊之边,看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巨大湖泊,正如站在大海边极目远眺一样,能让人心胸都变得开阔起来。虽然为了稳妥起见所有的渔船都被付之一炬,不能泛舟湖波之上算是一件遗憾事,但仅仅是站在岸边看湖光山se,也是很令人愉悦的一件事。

    “可惜了,如果有船就好了,可以到湖里去看看。”

    欧思青青站在李闲身边,有些怅然的说道。

    李闲笑了笑道:“船是有的,有几艘比较大的战船我让人拖到了岸上,并没有焚毁,不过咱们才到巨野泽,还是稳妥一些的好,要泛舟湖上以后有的是机会。待我解决了张金称之后,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我知道。”

    欧思青青笑了笑道:“我只是觉得,那些船烧了可惜。”

    李闲拉起她的手叹道:“傻丫头……你的心思又怎么可能瞒得住我?我知道你不是心疼那些渔船,你是心疼那些被我赶出巨野泽的百姓吧?”

    欧思青青抿着嘴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李闲拉着她在湖边一座小亭子里坐下来,看着碧波荡漾的湖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百姓们可怜,我知道。但如果不把他们都赶出去的话,一旦张金称带着人马杀回来,难保不会与这些百姓里应外合。虽然这些百姓都是张金称从外面抢来的,强迫着他们在巨野泽定居。我知道他们对张金称不一定拥护,可哪怕有一点点的危险我都不愿意去冒险,毕竟,现在有数万人的生命压在我的肩膀上扛着。”

    “百姓最大的特xing就是忍耐,张金称或许对他们不好,抢了他们的抢粮yin-辱了他们的妻女,可这几年下来,被抢来的女子早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当初强占了她们身子的那些土匪,如今已经变成了她们的丈夫。有了孩子,有了家,她们便认了命。从当初恨那些土匪打家劫舍,到现在每天站在自家院子门口等着自己男人打家劫舍回来团聚,这过程并不慢她们接受的也并不艰难。”

    “现在咱们来了,留下她们看起来是对她们好,其实她们心里对咱们的怨恨远超对张金称的怨恨。或许再过一年,两年,她们也会适应了咱们的到来,重新稳定的生活,但……我没有一两年的时间来安抚她们,因为敌人不可能给我一两年的时间。”

    李闲的话语声音很轻,讲的道理也很奇怪。

    所以欧思青青虽然轻轻的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太明白。

    “我以前跟你说过,要打出一片桃园乐土来,没有战争没有灾难没有悲伤,或许你会觉得我现在做的,就是让百姓悲伤的事,我是个骗子。”

    李闲笑了笑道:“但,要想建立那么一片乐土,前提是什么?”

    他自己回答自己的问题:“是活着。只有我活着,才能去实现我心中的理想。如果……咱们都因为一时心慈手软而死了,你说,那些之前被我赶出巨野泽眼里带着悲伤的百姓们,他们会不会开怀大笑?”

    “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或许我还会做很多看起来很残忍的事,但是青青……你要相信,将来,我一定能完成答应你的事。”

    欧思青青点了点头,脸se微红。

    “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李闲笑了笑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中原江南被三个人占据,他们分别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家,一个叫做魏国,一个叫做蜀国,一个叫吴国。其中建立蜀国的人叫刘备,他在刚刚起兵的时候很弱小,只有几千人马地盘只有一个县。后来他的对手魏国的曹cao带领几十万大军来打他,刘备打不过他只能逃走,但他是个仁义慈善的人,不忍心百姓落入曹cao的手里,于是带着全县的百姓一块跑路。”

    “刘备手下有一个非常有名非常有本事的人,叫诸葛亮。他劝刘备说,主公啊,你这样带着十万百姓拖家带口的撤离,一天连二十里也走不了,如果被曹cao的军队追上就坏了。不如将百姓丢弃,咱们轻装赶路还能甩开追兵。刘备不答应,说我不忍看着百姓因为我而受到牵连,一定要带着百姓一起走。”

    李闲问欧思青青:“你觉得,对百姓来说,是刘备仁义,还是诸葛亮仁义?”

    欧思青青不假思索的说道:“刘备啊,他不忍心百姓受苦受难,宁愿自己被曹cao的追兵追上也不丢弃百姓,自然是刘备仁义。”

    李闲笑了笑,摇了摇头:“事实上,你错了。”

    “就因为刘备带着十万百姓一起逃,每天也走不了多远,虽然诸葛亮用妙计一再阻拦曹cao的追兵,但最终还是被追上了。为了杀死刘备,曹cao的人马奋力的往前追杀,挡在他们面前的无论是刘备的士兵还是百姓都被杀死了,十万百姓被杀了多少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他们没有跟着刘备一起走,曹cao的人马没有必要屠杀百姓。”

    “如果他们留在家里,那个县就变成了曹cao的地盘,他们也就变成了曹cao的百姓,曹cao为什么要杀他们?难道曹cao就不需要百姓吗?如果刘备听从了诸葛亮的建议,只带着自己的军队逃走,他的士兵会因为百姓的拖累而战死吗?那些百姓……会遭到屠杀吗?”

    “所以,看起来仁义的刘备其实就是个白痴,说句比较yin暗的话,谁知道他一意孤行带着十万百姓一起逃走的目的,是不是就是想用百姓为他挡住曹cao的追兵?看起来不仁义的诸葛亮,其实才是真的为百姓着想,因为他知道,无论曹cao这个人多yin险,他的国家也是需要百姓的,没有百姓,能称为一个国家吗?带着百姓一起走,那么百姓就会被屠戮。如果丢下百姓呢,百姓就变成了魏国的百姓,他们要向魏国缴纳税赋,保护他们的人,从刘备的兵变成了曹cao的兵,就这么简单。”

    欧思青青脸se变得有些难看,她想了很长一会儿,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安之。”

    是啊,如果刘备不带着那十万百姓一块走,那么曹cao有必要去杀百姓吗?他要杀的是刘备,不是百姓!

    安之虽然将那些巨野泽的百姓都赶了出去,但真的就是害了他们吗?如果张金称带着几万人打回来,巨野泽里的百姓是帮助张金称还是帮助安之?如果有人偷偷将张金称的人马放进来,安之的士兵和张金称的人马厮杀,到时候巨野泽中,无论谁战胜,会死多少人?那些百姓,会死多少?

    这是欧思青青的感悟,也是李闲给她的感悟。

    事实上,李闲自己心里却根本没有这些烦恼。因为他真真切切的明白一个道理,要想保护百姓,自己还远没有那个资格。能保住自己,保住自己的亲人和手下,这才是现在该考虑的事。

    在你死和我死之间做选择,自然是你死,就这么简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