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就是我啊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求收藏)

    被免去所有官职的宇文述重新启用,依然总领军事。大业九年正月,第二次征辽就在百姓的一片怨声载道中开始了。杨广的御辇是在正月二十五离开的长安,一路兴师动众的再次前往怀远镇。

    虽然算起来才时隔不过半年,但杨广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在辽水畔偶遇的那个少年郎。他现在已经越来越懒得动脑子了,呈递上来的奏折基本上懒得再看。偶尔想起来也是看不了几份就感觉很疲劳烦躁,索xing全都丢在一边不予理会。

    这次北上天子六军拱卫着御辇只走了两天陆路,便换乘龙舟沿河北上。

    各军府兵纷纷开拔,杨广要求各路大军在三月前务必赶到怀远镇汇合,路途远一些的队伍需要星夜兼程的赶路,至于粮草辎重倒是最不用担心的事。大隋富甲天下,各地的粮仓存粮足够整个大隋百姓吃上很多年的。事实上,一直到大唐后期,大隋建造的粮仓里还有粮食没有吃完。

    各路人马急着赶路,而李闲的燕山寨人马在信都郡和清河郡的交界处停了下来,大军停下来的地方距离故城县不足三十里。

    “将军,咱们这样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

    铁獠狼跟着李闲在营地中巡视,一边走一边低声问道。

    “儿戏?”

    李闲轻笑道:“大隋朝廷已经乱到了一定地步,各路大军往北赶路,咱们就在这里停几ri谁知道咱们是那支府兵队伍?打着大隋的旗号呢,放心吧,没人会怀疑。”

    “我是担心,咱们的队伍在此地驻扎,若是高鸡泊里高士达窦建德那些匪众得到了信,不敢再出来怎么办?”

    李闲点了点头道:“我就是要高士达不敢出来,一会儿你带着骑兵跟我进故城县县城,我去会会故城县令。陈雀儿之前说那个李县令着实不是好东西,顺便问清楚些高鸡泊的情况。”

    “不打高鸡泊?”

    铁獠狼诧异道。

    李闲嗯了一声道:“不打。”

    铁獠狼一头雾水,实在猜不透将军的心思。大军出发的时候,本来定下的策略就是趁着高士达倾巢而出的机会攻下高鸡泊,然后以这几百里泽地为根据地,再图其他地方。只是现在看来,将军似乎对高鸡泊并不满意了。

    李闲确实对高鸡泊不满意,从陈雀儿派来迎接大军的飞虎密谍那里,李闲已经将高鸡泊的地形问的清清楚楚,这里虽然也算易守难攻,可还是不够险要。正是中原腹地,若是没有一块稳妥的根据地是绝对站不住脚的。没到清河郡之前,对地形李闲并不十分清楚,印象中高鸡泊应该是个挺合适栖身的地方,可是到了清河郡之后李闲看了看,这里地势太平了,不是理想所在。

    进了信都郡陈雀儿手下密谍接着他的时候,李闲就开始考虑换一个地方。

    这几ri之所以没有对铁獠狼等人说清楚,是因为他直到昨夜才想到了一个办法。这办法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妙计,但李闲觉得应该有八成的机会能成功。另一个他去过的地方才是最适合大军暂时驻扎的宝地,只要成功了,那远比高鸡泊要稳固。

    他笑了笑对铁獠狼说道:“把大家都叫来,跟你们说一下我的打算。”

    铁獠狼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小半个时辰之后,在李闲的大帐中,众人听李闲将他的打算说完之后陷入沉默,李闲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等着众人说出自己的意见。过了一会儿,达溪长儒缓缓舒了口气道:“安之,你这计策也太大胆了些,不过我看到是有八成胜算。”

    张仲坚也道:“确实冒险了些,不过俗话说富贵险中求。高鸡泊确实不是个稳固的地方,还不如在燕山上放心。若是此计成了,那里倒确实远比高鸡泊要稳固的多。”

    “只是这留下的人要是个胆大心细之人才行,一要应付高士达等人的试探,还要应付故城县令,非心思缜密之人不可担当。安之,你可有领兵的人选了?”

    达溪长儒道。

    李闲笑了笑,看着达溪长儒笑而不语。

    达溪长儒一愣,随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你不会是想让我来做这件事吧?”

    李闲点了点头,极认真的说道:“师父,大军中虽然将才不少,但却没一个人在统帅全局上及得上师父您。若是有您坐镇的话,大事成矣!”

    他想了想说道:“这次征战,首重突袭。所以师父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只带锐金营人马前去,只要对手上了当的话,拿下他并不是难事。师父统领四营兵马驻守此地,谅那高士达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打两万多府兵的主意。只要时机成熟,我率锐金营一战而毕全功,到时候师父你再率领大军与我汇合。”

    “只带锐金营?是不是太少了些?依我看最少也要再带上雄阔海的厚土营。”

    达溪长儒问道。

    李闲摇了摇头:“此战旨在突袭,锐金营轻骑速度快,步兵根本就跟不上轻骑的速度,更何况雄阔海的厚土营还有一千重甲步兵,若是此计真能成功的话,以锐金营的战力足以应付。若是不成,我率军返回速度也快些,咱们再图高鸡泊。”

    李闲说完之后扫视了众人一眼,轻声问道:“你们可有什么异议?”

    众人抱拳道:“全凭将军吩咐!”

    ……

    ……

    故城县令李建有些紧张的站在城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幕僚和捕头刘安,只见他们几个人冻得直哆嗦,脸上也是一片惶恐之se。李建压制了一下心中的不安,掏出一块手帕将冻得流出来的鼻涕擦了擦。

    他已经带着县衙里的人和故城县的乡绅富户在城门外站了半个时辰了,还不见那位大人物到来禁不住有些懊恼。回身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马车,他真想钻进去避避风。又坚持了一会儿,实在冷得受不了。李建回身吩咐道:“刘安,派几个人顺着官道去看看,怎么还没来?”

    刘安连忙答应了一声,派了几个徒弟骑马顺着官道往前去查看。

    李建极力往远处看了看,不见有什么动静随即小跑着过去钻进了马车,挨着马车中的火盆坐下,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今天一早,就有一个府兵校尉到了故城县衙。说府兵鹰扬郎将薛世雄将军奉旨来铲除高鸡泊的反贼,要进城来拜访县令大人。这可把李建吓了一跳,他不过是个小县的县令,从七品的小官。而鹰扬郎将却是正四品的将军,级别上相差太过悬殊了。而且人家还是实权派,手握数万府兵,他如何能不紧张?

    那校尉只说将军稍后便到,李建连忙召集了县城内的乡绅,然后带着县衙众人急急的到了城门口迎接,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可把他冻得够呛。坐在马车里,李建低低的骂了两句,吸溜了一下又流出来的鼻涕。

    还没暖和过来,就听见捕头刘安在外面急急的叫道:“大人,来了!”

    屁股还没坐热乎的李建连忙下了马车,整理了一下衣服站在路边等候。他抬眼往前看去,只见远处卷过来一片海浪般的尘烟。看那架势,就好像从地平线上涌过来一阵沙尘暴一般。紧接着,闷雷般轰隆隆的马蹄踏地之声遥遥传了过来,那声音就好像连绵不绝的敲打在人心上的战鼓,震得心脏都不舒服。随着那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李建甚至错觉地面都随之晃动了起来。

    终于,他看清了来的队伍。那是数不清的大隋骑兵!

    土黄se的号衣,列红se的大隋战旗,很容易就能分辨出这是一支jing锐的府兵队伍。李建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骑兵,看起来就好像能将整个故城县城都吞噬进去的波涛一样令人心惊胆战。骑兵汹涌而来,那样子仿似能碾碎他们面前的任何阻碍。

    “咳咳!”

    李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低头看了看,才换上的簇新官府已经蒙上了厚厚的一层尘土。

    门旗开处,先是两列骑着高头大马的jing甲亲兵出阵分开左右,然后是几个身穿别将校尉甲胄的往两边一闪,一个骑着一匹雄峻异常的大黑马的黑甲将军出现在李建面前。李建本想看清那人面貌,一打量吓得哆嗦了一下。那人青面獠牙好不狰狞,正如地狱钻出来的恶鬼一般。

    那黑甲将军将面甲推上去,在马背上笑吟吟的对李建说道:“有劳县君等候。”

    一名校尉模样的骑士对李建说道:“这是我们薛将军!”

    李建连忙行了一礼道:“下官李建率故城同僚及乡绅见过薛将军。”

    李闲从大黑马上一跃而下,也不见外,一把拉着李建的手就往城里走:“哈哈,让县君久等,失礼失礼啊!本将奉陛下旨意前来剿灭高鸡泊反贼,以后还要仰仗县君相助啊。”

    李闲手上的力气极大,攥着李建的手腕都生疼。只是碍于颜面,李建又不好说什么,只能陪着笑脸说了几句寒暄的话。李闲一边往城里面走,一边回身吩咐道:“进城不得sao扰百姓,若有犯军法着,斩!”

    这一声斩吓了李建老大一跳,心说这武夫就是不可理喻,一点礼貌都没有,当真可气。

    “喏!”

    众将抱拳听令,应答之声地动山摇,李建等人又被吓了一次,脸se极不好看的,士兵们列队跟在李闲身后缓缓入城。

    “将军,下官已经在仙人居摆好了酒席为将军接风,还请将军移步。”

    李建笑着说道。

    李闲笑了笑道:“那好,既然已经到了故城,那薛某便客随主便!”

    李建一听这薛将军没有拒绝,心里松了一口气,可他还没来得及踏实下来,就听那薛将军忽然口气不善的问道。

    “县君,我有一表亲兄长在你这故城县城中做些小本生意,前ri听说经常受到些泼皮无赖的恐吓勒索,使了不少钱也无济于事,他很是苦恼所以求到了我这里,不知,可是确有此事?”

    李建吓了一跳,连忙回身问刘安道:“可有此事?!”

    刘安吓得脸se雪白,颤抖着问道:“不知……不知将军那表亲姓名是?”

    李闲回头看了一眼,随即有一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汉子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正是陈雀儿,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就是我啊。”

    噗通一声,那刘安,竟然吓得昏死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