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比皇帝的旨意快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感谢月魄,冰晨的捧场,求收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燕山上的那伙马贼已经越来名气越大了。据说也是一伙人数数万的大绺子,大当家好像还是一个曾经当过将军的人物。只是传言大多不可信,绿林道上的豪杰们倒也对传闻不怎么在意。毕竟燕山在大隋的疆域最北面,以前只听说燕山上有一伙马贼,首领叫刘季真,专门跟突厥人作对,也是一伙儿胆大包天的汉子。

    不过那刘季真据说是匈奴后裔,并不是汉人,肯定不是什么大隋府兵的将军出身。

    所以黄河以北的绿林道上对这个消息并没有多少人在意,大家都在盯着两个地方,一个是高鸡泊,一个是巨野泽。

    高鸡泊的大当家高士达被公推为河北绿林道的盟主,上次他召集绿林上各路大当家到高鸡泊会盟,只有巨野泽的大当家张金称没有去。众人估计着,早晚高士达会找张金称的麻烦。

    不过话说回来,张金称手下也有数万人马,他不给高士达面子,一是怕去了高鸡泊被高士达设计弄死,毕竟绿林道上的所谓豪杰们在酒席上杀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比如张金称,还不是在酒桌上趁机杀了孙安祖吞了他的队伍?第二,张金称在巨野泽,人马数万,易守难攻,他还真不怕高士达领兵来攻打。

    绿林上的风风雨雨,很快就被飞虎密谍收集起来,然后传递回燕山上。

    清河郡故城县的县城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新开了一家马车行。专门为走南闯北的商人们运送货物,虽然才开张不久,但好像生意还不错。

    掌柜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憨厚的汉子,说一口任丘地面上的方言。据说是因为家乡遭了贼乱,只好带着一家老小南下求个平安。到了清河郡的时候因为家眷疲乏不想再走了,于是就在这故城县城内买了个宅子,又买下一个临街的铺子开了这家马车行。掌柜的看起来年纪三十余岁,姓崔,据说还能和博陵崔氏扯上关系。

    这崔掌柜倒是个会做人的,到了故城后先是给县令李建送去了五百贯肉好的礼钱,理由听说是李县令的一个小妾过生ri。然后在故城县最大的酒楼仙人居宴请了故城县的捕头,班头,和他们手下一众弟子帮闲,每人一份厚厚的大礼包。

    没多久,这崔掌柜就和故城县的捕头刘安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然,前提条件是他给足了好处。

    本来还有几个本地的泼皮无赖欺生,找上门来要酒水钱。才闹起来就被刘安带着十几个徒弟帮闲一顿乱打,还被拘进了县衙大牢里吃苦。于是故城县就开始传了出来,这崔掌柜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

    这ri,崔掌柜似乎是又接到了一个大单,正在门前忙活着让人将货物装在马车上准备起运。雇主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黑脸汉子,看样子应该是个做大生意的人,也不知道他拉的什么货物,竟然满满当当的装了三辆大马车。

    正忙活着,故城县的捕头刘安带着十几个徒弟帮闲转悠了过来。崔掌柜眼尖,离着老远就看见刘安的影子,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上去笑呵呵的打了招呼。

    刘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崔掌柜好生意啊,今天这是又接了什么货?”

    崔掌柜陪着笑脸说道:“是往塞北走的行商,拉的都是茶砖,蜀锦之类的货物。”

    刘安今天却好像很不给崔掌柜面子,冷哼了一声道:“茶砖?我看八成是拉的是私盐吧!崔掌柜,刚才有人到县衙告你,说你贩卖私盐,这事可是大罪啊。要是被我坐实了罪名,不止要下你进大牢,你这马车行的东西一律充公!”

    崔掌柜脸se一变,连忙解释道:“怎么可能?捕头,您知道我虽是初来乍到,可一直是安分守己的做生意。”

    “安分守己?”

    刘安冷笑道:“只怕也禁不住我查!崔掌柜,如果今天让我查出了私盐,那就休怪刘某不讲情面了,国法面前,谁都一样!”

    崔掌柜一听,就知道肯定出了问题。

    他刚要说话,那四十多岁的黑脸行商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已经跑过来陪着笑脸说道:“捕头大人,您看我们都是小本生意,怎么可能干那杀头的勾当?您可以查查啊,我们都是正经行商。”

    一边说,他一边不露声se的将一袋碎银子塞进刘安手里。崔掌柜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拉了刘安的手说道:“外面天寒地冻的,快,咱们到屋里说话。”

    刘安悄悄掂量了一下那袋子钱的分量,从手感他就知道不是铜钱。顺势将袋子塞进衣服里,刘安笑了笑道:“这也是衙门里有人去告你,我不查一下不行啊。”

    众人进了门,崔掌柜请刘安坐了上座。吩咐人上茶,然后他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一包银钱,大概有三十贯肉好,笑呵呵的说道:“昨ri老家来了朋友,特意给我带了些土特产,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捕头大人也拿回家尝尝鲜。”

    刘安是什么人,自然明白崔掌柜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他示意一个徒弟接过去,笑着摆手道:“你们几个去好好查查,看看马车上装得是什么货物,不可冤枉了崔老板!当然,也不能敷衍了事。”

    他几个徒弟也都是心思七窍玲珑的人物,知道这是师父要放人一马的信号。他们几个出门去假惺惺的围着马车转了一圈,回来禀报说没有私盐,都是蜀锦和茶砖一类的货物。刘安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我就说嘛,崔掌柜是个本分人,不可能做犯法的事。”

    说完,他起身准备告辞,因为收了好处,他临出门的时候低声对崔掌柜说道:“崔掌柜,这趟生意是去塞外吧,那到了塞外就多停留几ri,别急着回来。”

    “捕头大人……我指着这马车行吃饭的,再说,马车也出不了塞啊,都是到了渔阳郡再换马匹驮载的,不回来怎么成?”

    刘安神神秘秘的说道:“你怎么这么糊涂?!我让你别急着回来你就别急着回来!朝廷已经下令了,征收民间的骡马大车,往辽西运送粮食!礼部尚书杨玄感大人已经到了黎阳,已经开始往外调拨黎阳仓的粮食了!”

    “啊?!”

    崔掌柜一愣,随即连忙感谢道:“多谢捕头大人提醒!”

    刘安道:“你自己小心些,私自放了你的马车离去,若是县令大人知道了,有我的好果子吃!”

    “我明白,我明白!”

    待送走了刘安,崔掌柜立刻关上门,对那黑脸的中年汉子说道:“这消息必须快点送回山上去,看来朝廷再次征辽已经不会太远了。也要让将军早作打算。”

    崔掌柜正是陈雀儿,而那黑脸汉子正是牛进达。

    “放心,我这就走!”

    “对了,咱们混进高鸡泊的兄弟昨ri得来的消息,高士达打算出兵攻打张金称了!”

    牛进达道:“我记得了,事不宜迟,我这就走!”

    ……

    ……

    李闲记得大隋第一次征辽东的大概情况,但对于第二次征辽东他基本上没有什么印象了,唯一记得的,大隋之乱,也正是从第二次征辽才大规模爆发。杨玄感在黎阳造反,导致了第二次征辽再次无功而返。

    对于自己不再熟悉的事,李闲必须加大力度去谋取信息。腊月中旬,第二批飞虎密谍也派了出去,监视着北方几个重镇。

    整整一个月,李闲过得看起来都很闲。

    没事就带着锐金营的骑兵出北长城祸害一下草原人,这一个月来他们抢来的牛羊马匹着实的不少。最起码,过年的时候足够三万人连着吃几ri的牛羊肉。被祸害的不轻,奚人的一些小部族只好往北迁移。奚人部落的大埃斤埃力佛没办法,只好请突厥王庭保护。阿史那去鹄派了五个千人队来围剿所谓的马贼,可李闲带着人马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倒是让突厥狼骑损失了不少。

    这一ri正和欧思青青小狄三个人站在山顶看落ri,就听见身后有人喊他。

    “将军!陈都尉有消息送来了!”

    李闲回头看了看,正是东方烈火和一身风尘仆仆的牛进达。

    “怎么了?”

    李闲迎过去问道。

    “将军……大隋朝廷要第二次东征了!”

    牛进达气喘吁吁的说道。

    李闲一怔,倒是没有太大的惊讶,不过他却能理解牛进达等人的惊讶是为什么,距离上次东征这才多久,大业皇帝就想第二次御驾亲征了!李闲感兴趣的不是大隋的第二次征辽,而是这次征辽的具体时间和大隋各路大军的动向。

    “礼部尚书杨玄感已经到了黎阳督粮,朝廷大军估计也马上就要开拔了!”

    这确实是个重要的消息,李闲知道第二次征辽结束的很快,本来势如破竹的隋军已经快要打到平壤了,但因为杨玄感造反而不得不撤回来。从大军开拔到大军回撤,基本上没用几个月的时间。燕山寨的队伍要想抢一块地盘,就必须在这几个月内完成。等到征辽大军撤回来的时候,机会就会变得很小。

    “对了,将军,陈都尉打探来了消息,高士达因为不满张金称对他不尊,打算率领高鸡泊的人马讨伐。”

    “哦?”

    李闲眼神一亮,这才是个好消息。

    ……

    ……

    大隋大业九年正月初二,大业皇帝杨广下旨让各地粮仓继续往辽西运粮,以黎阳仓为重。正月初三,下令募集骁果从军报国,皆往涿郡集结。正月二十三,大赦天下,允许死囚上战场杀敌立功赎罪。正月二十四,以皇孙杨侑为监国,坐镇长安,又调卫文升为刑部尚书,辅佐杨侑处理朝政。正月二十五,杨广下令已经回家过年的府兵士兵归队,各路大军陆续开拔,齐聚涿郡。

    所谓的骁果,其实就是花钱雇用来的百姓。因为去年的时候三十万jing锐的府兵都葬送在高句丽,这第二次征辽大隋朝廷调集兵马就显得捉襟见肘起来。杨广突发奇想,下旨以金银招募愿意为国效力的勇士从军,不论出身,只要是想建功立业在马背上取功名的民间青壮,皆可往涿郡集结。

    以往大隋的军兵,皆出自良家子第。可是这次,盗贼,匪徒,流民,但凡身体还过得去的,只要想立功就可以从军。由此可见,第二次征辽,大隋的府兵已经大不如前了。

    而正月二十五,杨广的銮驾在天子六军的拱卫下启程的时候,李闲率领着全部燕山寨的队伍,已经昼伏夜行的到了清河郡。即便有人发现了他们,李闲也并不担心,燕山寨的士兵们可是正正经经的大隋府兵装备,从燕山一路下来,他们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而他下山的时候大业皇帝的旨意还没下来,谁知道一支三万人的府兵调动是怎么回事?

    于是,就在各路大军刚刚开拔奔赴涿郡的时候,李闲已经快到故城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