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归程路(八)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续功,你有没有发现最近燕云有什么不妥?”

    薛万彻将独孤真拉到一处僻静的地方低声问道。

    独孤真脸se一变,四下看了看道:“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怎么这么说?”

    薛万彻急切道:“我今天闲来无事,忽然想起那ri燕云斩杀我左祤卫士兵的时候说的那段话,越想越不对劲。这……这分明是有了反心!续功,你心思细密难道没听出来?”

    独孤真叹了口气道:“只有你这才这么迟钝!这么多天了才想起来不妥吗?这事憋在我心里已经好几天了,只是不好乱说而已。毕竟弟兄们都是燕云带着人救回来的,而且……而且宇文元帅确实做的过分了些,我开始还觉得,燕云有些怨气也是理所当然,只是这些ri子他的言行越来越过激,我看八成他是不打算回大隋后再为朝廷效力了。”

    “这怎么办?”

    薛万彻急道:“你我三人都是从血海尸山中杀出来的好兄弟,燕云有这般想法你既然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不行,咱们两个一起去找他。必须好好劝劝他,若是再让他这么走下去,将来能有什么好下场?”

    “劝?”

    独孤真冷笑道:“燕云是个什么xing子你还不知道?他那个人,认定的道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我看,要是咱们真去找他将话挑明了说,咱们这一路厮杀出来的情分才真就断了。搞不好,他立刻就会派人将你我拿下!”

    薛万彻道:“怎么会,燕云重义气,咱们从萨水一路过关斩将的杀回来,燕云不会不念这个情分。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往邪路上走,邪路也就罢了,那分明就是一条死路!不行!你不去我自己去,我一定劝劝他!”

    独孤真一把拉住薛万彻道:“你怎么这么傻?”

    薛万彻皱眉道:“你不去也便罢了,你拉我干什么。我倒是要看看,燕云到底是不是如你所说那样,立刻派人将我绑起来!”

    独孤真咬了咬牙,索xing将自己猜测的事一股脑将了出来。

    “如果他不是早就存了谋逆的心思,怎么可能手里有那份地图?为了这次东征朝廷准备了两年,各军大将军手里的地图可有燕云那份详尽?还有,你想想,最近几天燕云跟士兵们说的那些话,分明就是在挑拨士兵们的反心!我看,他过萨水去救人,也不是什么讲义气,而是早早就算计好了的事。”

    听完了独孤真的话,薛万彻脸se大变。

    “这怎么可能?就算他早就预谋造反,可他能预料到咱们大隋的军队会在萨水战败?你刚才的猜测,都是以燕云早就猜到大军会失败为理由的,我就不信,他能早早的料定大隋的人马在萨水会有这么一次惨败!续功,你也是心思谨慎细密的人,你说说,南下之前你可曾想到过在萨水大军会被高句丽人打的溃不成军吗?”

    独孤真道:“就算大军南下之际猜不到,难道在平壤城下大军已经断粮的时候还猜不到?”

    薛万彻一怔,随即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信。辽水畔抢夺麦铁杖老将军的尸体,你说他是早有预谋。那我问你,当ri除了皇帝陛下朝廷重臣各军大将军,有几个人知道与乙支文德约定赎回麦铁杖老将军尸体的具体时辰?你都不知道,他一个还没从军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再有,在萨水的时候,刘士龙放走了乙支文德这才是导致大军溃败根本!别人都没追出去,偏偏是燕云带着他十七个亲兵追出去抓乙支文德。如果真如你所说,燕云早就盼着大军溃败,乙支文德走了他高兴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去追?为了追上乙支文德,燕云身披数十箭这不假吧,这你有如何解释?”

    “这……”

    独孤真一时语塞,愣了片刻道:“反正他不是如你说的那般讲义气!这个人,心机深沉,绝不是刚刚才有了反心。”

    薛万彻叹道:“续功,我知道你看不起燕云,他出身寒门身份低微,但他的为人令人敬重,这一点薛某看的清清楚楚。就算诚如你所说他早有反心,我也还是要去劝一劝的。”

    独孤真心里一阵叫苦,心说我怎么忘了,这白痴也受过燕云那厮的救命之恩?当ri在萨水北岸乙支文礼偷袭大营,是燕云带着人马将他救出来的,还平白送了他一份斩杀高句丽大将的功劳,我怎么就忘了?

    “也罢!”

    独孤真心思一转道:“我对燕云并无偏见,还不是也怕他走上死路?既然你想去劝他我便与你一道去,只是……”

    “只是什么?”

    薛万彻问道。

    独孤真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燕云真的是决意造反了,若是你我将事情挑明的话他不容你我怎么办?那你我岂不是自投罗网,自己去找死的吗?”

    薛万彻不耐道:“那你说怎么办!”

    独孤真道:“我看这样,你去请燕云,就说我这里打了几只野味,还有几壶从高句丽人的堡寨里搜出来的老酒,我这便回去张罗,你先不要劝他如何如何,只说我要请你们二人吃酒,将他请到我的帐子里来,待酒过三巡咱们再找机会劝他。这样,若是翻脸的话咱们也不至于死无葬身之地。”

    薛万彻想了想这确实是个万全之策,若是真劝不动燕云,大不了一拍两散自己和独孤真带着亲兵立刻就走。

    “那好,我这便去请他。”

    独孤真急忙道:“你先别急着去,先回去安排亲兵,若是真有什么不妥,你我立刻带人抢了战马就走。”

    薛万彻点了点头道:“那好,你先回去安排,我稍后便去请燕云!”

    ……

    ……

    独孤真回到自己的军帐之后,一屁股坐下浑身都好像被抽光了力气一般。薛万彻已经回去自己营地安排,可到了这会儿独孤真的心还在嘭嘭嘭的乱跳。他的脸se很不好看,或许是因为害怕,或许是因为激动,脸se苍白中还带着一点病态的酡红。

    “燕云!不要怪我心狠,是你自己走上绝路的。”

    独孤真喃喃道。

    他伸手从旁边将酒囊拿起来,狠狠的灌了一大口让心情略微的平静下来一些。他才不是要劝燕云,而是要借薛万彻请燕云来吃酒这个机会杀掉燕云。只有除了他,独孤真才会觉得真正安全。逃?别逗了,没有地图,没有向导,没有粮食,能逃到什么地方去?燕云手下有那么多兵马,逃,只怕出不去三十里就会被大队人马追杀乱箭she成刺猬!

    既然机会自己找上门,那怎么能放过?

    独孤真想起刚才看到燕云和雄阔海低声交谈的样子,心里愤恨的想到,一定是那个家伙已经在拉拢人心了。雄阔海是一员虎将,手下那一千人的重甲步兵燕云不可能不抓牢。如此看来,燕云已经在不紧不慢的准备动手。只怕到不了辽水,所有人马的将校都会换成他的亲信!

    到时候,自己就算想动手也没了机会,只能眼睁睁的任人宰割!

    “嘿嘿!”

    独孤真冷笑着想到,自己杀回萨水还不是疯狂的投机?自己在家族中虽然名气不小但却因为不是嫡子,根本就不被家族重视,不然以自己的才干怎么可能才是个从五品的小小别将?本打算全军皆溃,唯独自己能带回去一支人马,真成功的话纵然皇帝不好大加封赏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会提高不少。自己本来就是不被重视的人,若是能拼一把拼出一个好前程,那便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现在更好的机会来了,只要能借机杀掉燕云,然后再…...除掉薛万彻,造一个两人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假象,这两万多人的队伍还不是自己顺利接管吗?只要安排的妥当,谁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就算燕云的亲信怀疑,但燕云一死他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独孤真兴奋的想到,若是真能带着这两万多人的队伍回去,那在陛下面前,自己无疑将大出风头!

    九个大将军都败了,几十万大军都被他们丢弃了,若是我带着人马安然返回的话,哈哈!就算因为远征军战败暂时没有封赏,ri后追加起来封侯拜将还会远吗?

    “来人!”

    独孤真叫道。

    几个亲兵从军帐外进来垂首道:“将军有何吩咐?”

    独孤真将他们叫到近前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几个亲兵显然愣了一下,但看到独孤真的脸se,立刻点了点头出去安排。不多时,五十名亲兵便集结起来,独孤真的亲兵旅率低声吩咐了几句,脸se凝重。五十个亲兵得令之后迅速的在独孤真的大帐外找地方埋伏了起来,钢刀出鞘,只等着独孤真下令。

    待亲兵们藏好之后,独孤真还是不放心,他将自己的亲兵旅率叫过来又吩咐了一遍。

    “待会儿我会借口方便从军帐中出来,你们只要看我一出来,立刻冲进去杀人。燕云和薛万彻试图谋反,不必留情!若是此事成了,我便保你为五品别将!”

    那亲兵旅率感激道:“多谢将军提拔!”

    独孤真摆了摆手道:“去吧,机灵点!”

    ……

    ……

    李闲一边走一边对薛万彻笑道:“怎么独孤今ri这么好兴致,要请你我喝酒?而且还能让你亲自跑一趟叫我,真是稀奇。”

    薛万彻脸se微微一变,笑了笑道:“我怎么知道,他刚才匆匆去寻我,说是打了几只野味,还有几壶老酒,说难得今ri清闲不必急着赶路,索xing你我三人便大醉一场。说完他便回去准备了,我只好去请你,反正是吃他的酒,不吃白不吃。”

    李闲哈哈笑道:“也对,不吃白不吃。”

    停顿了一下,李闲忽然貌似不经意的问道:“只怕这酒……不是白吃的吧?”

    薛万彻扭过头看向别处,掩饰住脸上的尴尬:“不白吃还能怎么样?难不成你我还要给他酒钱?”

    李闲微微一笑:“只是不知道,这酒钱是便宜还是昂贵。你我加在一起,恐怕也便宜不到哪儿去。”

    薛万彻笑道:“喝了酒边走,他还能拿刀拦着咱们不成?”

    李闲点头道:“就算拿刀,他也打不过你我。”

    “哈哈!”

    薛万彻笑道:“两个他,也不是薛某的对手!”

    听到两个人的说笑声,独孤真从军帐中微笑着迎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在说什么笑话?怎么如此开心。”

    李闲笑道:“关于你的笑话。”

    “我的笑话?”

    独孤真眼睛里闪过一丝yin冷却依然微笑着说道:“我看起来,像是个笑话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