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归程路(七)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队伍离开萨水之后已经向前北走了九天,因为要躲避高句丽人的大队人马,还要攻打沿路的堡寨获取粮食,队伍行进的速度其实并不快。而事实上,李闲也不想这么快带人马返回大隋。

    虽然经过一连串的整肃,现在这支队伍已经对他惟命是从。连续九天李闲都在对士兵们不停的灌输着一个意识,那就是他们已经不再是大隋的府兵了。但李闲知道,如果真的要这支队伍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还需要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李闲已经派人早早的去安排了。

    他要让这支队伍彻底对大隋死心,彻底忘记他们是大隋的士兵。

    独孤真并没有表现出异样举动,李闲确定他没有和薛万彻说什么。薛万彻这个人说简单其实一点儿也不简单,这个人在军事上的才能一点都不弱,而且只要他肯静下心来思考问题,悟xing也不比独孤真差多少。独孤真能想到的事,他早晚也会想到。

    行进的第九天,队伍在一座大山下安营休整。

    李闲没有什么事便去看雄阔海练兵,那一千jing锐步兵李闲十分看重。虽然他更喜欢骑兵冲杀的痛快,但毫无疑问,将来的战场上还是以步兵为主要战力。而且,雄阔海这个人远比薛万彻等人单纯,他是寒门出身,按理说积累军功此人早就能升为校尉,甚至从五品的别将也不为过,但就因为他不是世家子弟,所以已经在旅率的位子上呆了很久。

    对于大隋,他心中有怨气。

    尤其是宇文述丢弃了二十几万大军,八个大将军带着亲兵逃命的事让他更是对大隋死了心,所以李闲将他争取过来并不难。事实上,这样的人只要你对他好,他便会加倍的对你好。

    这座山并不是很高,但方圆极为广阔。沿着山势有几个高句丽人的小村寨,李闲的队伍到了之后已经梳理过一遍,本来高句丽百姓就都已经躲进了大城里避难,这山村里更是不见人烟。山中藏住两万多人的队伍并不难,连ri来的行军厮杀,队伍也确实该休整两天了。

    在山脚下的一块空地上,雄阔海正带着他手下的士兵们训练。

    正在训练的并不如何复杂,只是队列训练。大隋府兵有一整套的练兵方式,步兵的阵型就有二十几种。李闲希望雄阔海练出一支重甲步兵来,一千套步兵重甲现在就穿在那些士兵身上。大隋的三十万jing锐大军败了,辎重丢了一路。李闲就好像一个拾荒者一样,看见什么捡什么,宁滥勿缺。

    一千副重甲,相对于大隋府兵来说并不难凑齐。而雄阔海也已经将这一千人的兵器全都换做了陌刀,正如他手中的杀人利器一样。

    见李闲到来,雄阔海下令士兵们继续cao练,他大步迎了上来。

    “将军”

    雄阔海叫道。

    李闲笑着摆了摆手道:“没什么事,只是过来看看你练兵。”

    雄阔海居然难得的脸一红,笑了笑说道:“没带过这么多兵,也不知道能不能练好他们。我就怕对不起将军你的信任,人交给我了,却练不出一身杀敌的本事来。”

    李闲笑着说道:“你的本事我知道,这些人交给你才算对了路子。将来我给你的人还会多,最起码我要让你带出一支五千人的重甲步兵来。现在练兵,也是练你自己,将来手下多了你也不会头疼。若是能有五千jing兵开路,再加上四千骑兵,杀回辽水去高句丽人根本挡不住!”

    雄阔海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将军……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你,一直没机会单独和您说说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

    李闲指了指不远处的树下,那里有块颇为平整的大石。雄阔海会意,跟在李闲后面走了过去。在大石头上坐下来,李闲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雄阔海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将军,咱们如果能回到大隋,难道……还回去给那些家伙当兵?”

    李闲微微愕然,他没有想到倒是雄阔海先提了出来。

    “我不姓燕”

    李闲想了想说道:“我也不叫燕云。”

    这突兀的话让雄阔海一愣,随即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李闲问道:“那您……”

    “我姓李,叫李闲。”

    “当然,我也就不是什么商户家的子弟,家中也没有万贯巨富。我本是燕山上一个马贼,一个本来大隋朝廷就容不下我的马贼。朝廷的人马在燕山上杀了我数百个兄弟,其中有从小将我照顾大的兄长。而大隋的兵对我们下手的时候,我们正在和突厥人厮杀!”

    李闲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错愕的雄阔海,笑了笑问道:“有些不可思议?”

    雄阔海点了点头,诚实道:“属下确实……没想到。”

    “我来辽东,其实是找机会刺杀大隋皇帝杨广的。没想到恰好遇到麦铁杖老将军战死,于是索xing将老将军的尸体抢了回来。之所以那天沿河向北而去,是因为怕被大隋的人马围杀。没想到的是,辽东大军中竟然没有人认出我,杨广还派人找到我,让我进入大隋军中效力。实话实说,我进隋军还是为了找机会刺杀皇帝。”

    “但后来与高句丽人开战,我知道那个时候就算有机会也不能杀了他。那样的话,几百万大军就会瞬间崩溃,我不想做汉人的罪人,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几百万大隋的士兵葬身在异国他乡。”

    “再后来,我随军远征,当时还在想,杀高句丽人,远比杀那个皇帝来得痛快。虽然那个皇帝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几百条人命的血债在我肩膀上扛着。但到了辽东战场上,我却没有办法下手。之后一路与高句丽厮杀,我却发现那些大隋的大将军们一个个的如此yin险,几次想置我于死地。”

    “因为我追杀乙支文德的事,辛世雄,王仁恭设计害我。若不是薛世雄将军搭救,只怕我早就死在了平壤城下。从那一刻我发现,原来,终究我和大隋朝廷的人不是一路的。”

    李闲叹了口气道:“我没死,也不想看着大家战死在萨水。我拦住宇文述跟他要一万兵马涉水回去救陷在南岸的弟兄们,宇文述一个人都没有给我!所谓的高官,所谓的大将军,还不如我们马贼讲义气!”

    雄阔海怒道:“宇文述那老贼!将军你拦在他马前的时候,属下看到了,所以才会跟着将军杀回南岸去,那么多弟兄陷在南岸,那老贼竟然不闻不问只顾自己逃命!”

    李闲问道:“你不介意我是马贼出身?”

    雄阔海肃然道:“好男儿大丈夫不论出身,将军救了这么多兄弟回来,属下敬佩将军!”

    李闲笑了笑道:“多谢。”

    雄阔海道:“将军,这些弟兄们带回去,您打算怎么办?”

    李闲摇了摇头道:“还不知道,他们毕竟都是大隋的府兵,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我是马贼出身的话,只怕立刻就会弃我而去,甚至将我绑了送去朝廷请功也说不定。能把他们都带回家,我心足矣。只要弟兄们在回家之前不反目成仇,也就别无所求了。等过了辽水之后,我便回燕山去。”

    雄阔海急切道:“不可!”

    他看了看左右低声道:“将军,虽然属下是个粗人但也看的出来,大隋的天下就要乱了!咱们出征之前,黄河以北已经有多少活不下去的百姓举旗造反?高士达,张金称,孙安祖,王薄,都是聚众数万人,这次大军征伐辽东,数十万府兵都战死了,大隋的根本已经动摇!那些草寇尚且打算打出一片天下来,将军为何不早做图谋?若是将军手中有这两万多人的jing兵,占据一地轻而易举!”

    李闲一怔,他没想到雄阔海居然有这个心思。

    “谈何容易!”

    李闲叹道。

    雄阔海见李闲好像对造反起义的事并不上心,急切劝道:“将军,以您的本事,若是肯图谋大事的话何愁不成?张金称高士达那样的人都能聚众举旗,将军为何不可?再说,若是将军能啸聚一方,将来手下雄兵十万,难道还愁报不了仇吗?如今正是机会,只要将军带着队伍回去,谁能是对手?”

    李闲表现出被雄阔海说动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毕竟这些兵都是大隋府兵,让他们造反,何其之难!”

    雄阔海嘿嘿笑了笑低声道:“何难之有?”

    他压低声音道:“只要让士兵们背上一个罪名,他们想不反也不成了!”

    ……

    ……

    独孤真饮了一口从高句丽堡寨中抢来的劣酒,辛辣入口,顿时嗓子里好像烧起来一股火似的。因为前几ri在那堡寨里jian-yin了一个高句丽女子,此时饮了酒,胸腹中的燥热感再次猛烈起来。只是可惜,大军行进不可能带着一个女子走,所以那女子被他亲手扭断了脖子。现在想起来,独孤真倒是有些后悔了。

    当初在大隋的时候,什么样的女子他不能得到?

    辽东之战已经历时八个月,前几ri那颇有姿se的高句丽女子,还是这八个月他中第一次碰女人!一想到这里他就有些烦躁,起身走出帐篷打算透透气。出门走了一段,忽然看到燕云和雄阔海正在一颗大树下低声说着什么。他眉头一皱,心里忽然生出一股不安来。

    他本来是想找燕云,打算自己带一支兵马上山寻一个高句丽人的寨子,看看能不能抢到几个女人回来,此时见了燕云和雄阔海低语心中顿时一紧。在他看来,虽然燕云这段ri子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但他知道,离着大隋越近其实自己越危险,燕云是早晚会对自己下手的。当然,如果自己肯和他同流合污的话,燕云说不定会重用自己。

    可独孤真实在想不到,叛逆大隋能有什么活路。

    他停住脚步,见燕云和雄阔海没有注意到自己,咬了咬牙转身走向薛万彻的营帐。

    燕云还没有下手,但我却不能不想办法下手了!

    独孤真告诉自己,只怕到了辽水,燕云第一个宰的就是自己,先下手为强,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只是不知道,薛万彻会不会答应。

    他一边走一边盘算着该怎么和薛万彻说,忽然听到前面有人说话道:“续功!我正要去找你!”

    他一抬头,就看见薛万彻脸se凝重的看着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