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归程路(四)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按照现在的粮食数量,队伍走不到马訾水就会全都饿趴下。燕将军,你看是不是想个什么办法?”

    独孤真走在李闲后面低声道。

    之前李闲的话让他隐隐猜到了什么,李闲的话表面上听起来不过是有些激愤的情绪在内,但出身世家见多了yin谋诡计的独孤真还是立刻从中闻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在他看来,燕云的那些话绝对是别有用心的。是在把士兵们的思想往一个令人震惊的方向带,而且现在看来,因为之前燕云来回厮杀解救了士兵们的事实,现在绝大部分认都对他心存感激,甚至惟命是从。

    独孤真也就是在那一刻知道,燕云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想把这两万多人的队伍带回大隋那么简单。即便是,那么回去之后这支队伍的身份只怕也早已经不再是大隋的府兵。从这里走回辽水不是三五天的事,在这归程路上燕云说不定就已经将这两万多人带着走向另一条不归路。

    当然,独孤真认为的不归路,是因为他坚信大隋是绝对不会动摇的。大隋立国才三十年,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就算偶尔有一两次惨败也不会动摇国之根本。燕云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知道,但是他确信,燕云如果真的是想做那样的大事,将来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本来他已经对寒门出身的燕云颇为欣赏了,觉得这个少年郎身上有着一股令人折服的热血澎湃的气质。而现在,敏锐的嗅到了一丝危险的独孤真,其实在这一刻对燕云反而更敬佩了起来。

    开始他以为燕云带着人回去救陷在南岸的大隋府兵,是因为年轻气盛因为热血。这样的人敢冒死杀回去令人尊敬,但不得不说仅仅是因为这样就杀回去的人多多少少带着些傻气,最起码不成熟。

    但,如果是因为有大图谋才杀回去救人的呢?

    想到这里独孤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忽然觉得这高句丽的鬼天气更令人厌恶了。才八月底,大隋江南还在闷热着,这里竟然已经这么冷了。这种冷是从心里到外面的冷,瞬间,他的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昨天仔细看了看手里的地图,一路上回去有不少高句丽人的村寨城堡,见一个抢一个,坚持到马訾水应该问题不大。现在整个高句丽的人马都集中在一起追杀大隋的溃兵,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咱们顺便敲掉一个比较大的防守空虚的城池那粮食就无忧了。高句丽的秋粮基本上都收进了各城城主手里,随便打下一座城池来,也够咱们的队伍吃到过了辽水的。”

    李闲回头看着独孤真说道。

    是啊!

    独孤真心里猛的一惊,骤然想起一件事。

    他手里还有一份地图!

    整个大隋都找不出一份高句丽的详细地图来,大军远征使用的地图上,过了马訾水都是一片空白,甚至连山川河流都没有标注出来。上千里的地方,地图上连一条线都没有!这样的地图,已经是大隋能找到的最详细的高句丽地图。别说宇文述,就算是皇帝陛下手里的地图也是这个样子的。可是燕云手里有更加详细的!

    为什么他手里会有一份这样详尽的地图?不但能找到另外一条回去的路,而且路线上沿途有多少村子堡寨都标注出来了?这份地图是从哪儿来的?高句丽人的?这不可能!高句丽人作战根本就没有舆图,因为他们是在自己家里打仗,一草一木他们都很熟悉!

    天啊!

    独孤真惊慌的想到,难不成是燕云自己派人手绘出来的地图?

    独孤真被自己这个胆大而且可怕的想法吓了老大一跳,他惊悚的不由自主的接着往下面想到,如果地图是燕云很久之前就派人潜入高句丽打探后手绘出来的,那说不定大军远征之前他手里就已经有这份地图了!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拿出来!

    如此推测的话,也就是说……

    独孤真脸se瞬间变得很难看。

    也就是说,从辽水畔燕云抢夺麦铁杖的尸体,然后故意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名字开始,到进入大隋的军营,做了一个六品的护粮兵校尉,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一切,根本就不是巧合,这都是自己面前这个叫燕云的少年的yin谋!是早就设计好的!他甚至……甚至早就料到了大隋会有这次惨败!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能骗过所有人并且自始至终都站在道义的高度上!

    我的天!

    独孤真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切切实实被自己推断出来的“真相”吓着了。他下意识的抬头去看燕云,想看看这个才十五岁的少年怎么就如此可怕。如果事实果真如此的话,那这个少年郎的心机也太深沉了些。

    他到底是谁?

    下一秒,独孤真想到了这个问题,难道他真的叫燕云?

    “续功兄,你怎么了?”

    李闲看着脸se发白的独孤真问道,他停住脚步,看着独孤真的眼睛。

    “啊!”

    从思绪中惊吓出来的独孤真下意识的低呼了一声,随即讪讪的笑了笑道:“可能一天一夜连续厮杀然后一刻不停的撤退有些乏了,从昨ri到现在一会儿眼都没合,有点迷糊。抱歉啊安之,刚才一时间竟然走神了。”

    独孤真歉然的笑了笑说道。

    他后怕于自己刚才的失神,因为他忽然想到,如果燕云真的是个心机如此深沉的人,那他是不是已经猜到自己猜到了真相?只是他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心xing还是让他迅速镇定下来,脸上的表情也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无论如何,他刚才的解释也不算虚假,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还要不断的厮杀逃命是个人就会疲劳。有些走神,这是难免的事。

    “那就抓紧时间眯一会儿,咱们现在还不安稳,虽然我派人故作疑兵让乙支文德以为咱们是顺着原路回去的,但毕竟现在离着高句丽的队伍还够远。休息一会儿,咱们还得接着赶路。”

    李闲笑了笑说道。

    独孤真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去那边靠着睡一会儿。”

    独孤真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说道。

    李闲嗯了一声道:“出发的时候,我会派人叫醒你。”

    独孤真笑了笑,说了声抱歉然后走向那边。他尽力压制着自己的心跳,尽力让自己走的很慢很平稳,尽力让自己的肩膀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虽然,他的手心里这一刻已经满是汗水了。

    “续功兄。”

    才走出七八步,独孤真听到燕云在后面忽然叫了自己一声。

    “啊?”

    他情不自禁的微微颤抖了一下,回身挤出一个笑脸问道:“安之,还有什么事?”

    李闲灿烂的笑了笑,看起来就好像初雪过后从东方露出头的太阳一样温暖。其中不夹杂一点yin霾,也没有一点污垢。但不知道为什么,那笑容却让独孤真觉得特别可怕。

    “你还没吃饭,还是先垫补一点,不然大军开拔就没时间吃了。”

    “噢!”

    独孤真咧开嘴笑了笑:“好,我一会儿就去吃。”

    李闲嗯了一声淡淡道:“我派人给你送过来。”

    说完之后,李闲很自然的转身离开,似乎根本就没有一点异样。独孤真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后背上的汗已经湿透了内衣。只是,他没有看到李闲在转身的时候,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也没有看到,李闲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独孤真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靠着那块大石头坐了下来,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瞬间抽空了似的,竟然连手都懒得抬起来。靠在大石头上,冷硬的石头让后背上的汗水很快变得更凉,衣服黏在身体上的感觉让他很不自在。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独孤真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是个如此胆小的人。

    我是怕死吗?

    他在心里问自己。

    答案是否定的,自己并不怕死。如果怕死的话,他就不会跟着燕云从萨水北边杀回去。当时自己为什么下那个决定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一趟走下来确实说得上波澜壮阔,甚至匪夷所思。不是怕死,之所以吓成这样,其实不过是因为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大yin谋吧。又或者,是发现了一个让他从心里感觉到恐惧的人。

    不行!

    独孤真猛然想到,自己必须赶紧去找薛万彻!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肯定是不会发现燕云其实是个叛逆!

    他刚要挣扎着站起来,忽然看到李闲微笑着提着两袋子干粮走了过来,他的步伐那么从容,那么稳定。

    独孤真只好将起身的动作装作痛苦的伸了个拦腰,然后对李闲苦笑着说道:“浑身都酸麻酸麻的,根本睡不着啊。”

    李闲挨着独孤真坐下来,将其中一小袋子干粮递给独孤真然后向后靠着石头使劲伸了个懒腰,这一下伸展的力度极大,全身上下的肌肉全都绷了起来。极舒服的一个懒腰,颈椎骨的关节咔咔的响了一连串。整整一ri一夜的疲劳似乎都被这个动作带走了,李闲禁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将小袋子里的干粮倒出来在手心里一些,然后填进嘴里咀嚼。炒熟的干粮很硬,嚼起来很艰难。但是那种干燥的浓烈香味却让人忍不住一口一口吞下去,人在饥饿的时候,哪怕是这样又硬又干的东西,吃进嘴里也如同在享受天下间最丰盛的美食。

    李闲不说话,独孤真也找不到话题,两个人都沉默的吃着东西,然后在噎着的时候几乎同时将水袋子拿了起来。

    一样的动作让两个人相视一笑。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闲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啊,我可还不想死。”

    独孤真莫名其妙的回答了一句。

    “谁都不想死,所以大家才会拼了命的往前跑。只是,有人跑对了方向,有人跑错了。”

    李闲痛快的喝了一大块水,然后很认真的将水袋子系好。

    “往前再走,二百里内都没有水源,所以水也要省着喝。”

    他微笑着说道。

    独孤真一怔,随即苦笑道:“我还有半袋子水”

    然后他拎着剩余的小半袋子干粮晃了晃说:“还有这么多粮食。”

    李闲站起来,缓步往前走了出去。他没有再说一句话,但独孤真却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似的。眼神复杂的看着李闲的背影喃喃道:“想放我走?我才不会走,走了才是傻瓜。”

    既然不打算走,那么前面二百里之内有没有水源,有没有村子堡寨能寻到粮食就一点也不重要了,独孤真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休息,放弃了去寻找薛万彻的想法。

    李闲走出去几十米远后站住,回头看着闭上眼的独孤真,忽然笑了笑。

    也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啊。

    他在心中赞叹了一句。

    ps:第二更,继续码字,大概十点半左右第三更。求个收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