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另一半远征的路刚刚开始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高句丽宝山王高金代表高元与宇文述谈判,本来宇文述的态度还很强硬,必须由高句丽王高元亲自来谈才行,但监军刘士龙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很严肃的指责了宇文述这样没有大国风范的做法是不对的,既然高丽人已经拿出了诚意来谈,作为天下第一大国的远征军元帅,不能丢了泱泱大国的脸面更不能丢了仁义陛下的脸面。

    刘士龙道:“军事上的事,本官自知是个门外汉所以很少说什么,但招降上的事,就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犯糊涂而听之任之。高丽人狡诈xing子粗野,现在趁着大军将其打的没了戾气若是不尽快收服,只怕耽搁的久了又起反复。高金乃是高元的亲弟弟,高元派他来已经足以彰显其诚意了,若是再这么拖延下去还不是对咱们不利?”

    宇文述冷声道:“监军也知道现在咱们的境地很不利?当ri若不是监军大人仁厚放走了乙支文德,如今大军已经返回快度过马訾水了!”

    刘士龙正se道:“陛下说过,高丽人若降,不可慢待,本官做事向来以忠君为本,一切都是依照陛下吩咐做的。宇文将军也不必如此言语尖酸刻薄,等回了辽东之后陛下面前我自然会有解释。只不过,若是你今ri再推诿不答应高金的求和,本官立刻就写一份奏折派人千里加急赶回去呈递陛下面前,告你一个欺君误国之罪!”

    宇文述怒道:“监军大人若是要告,难道陛下面前,我还怕了你不成?”

    右祤卫大将军于仲文连忙拦在宇文述面前道:“明明是高句丽人要求和,怎么咱们这边反倒没一个高兴的?这次能大军兵临平壤城下,逼着高元称臣,回去之后元帅和监军居功至伟,最主要的,是陛下高兴…….”

    他若有深意的看了刘士龙一眼,后者知道于仲文是在告诉自己,别闹的太厉害,毕竟他这个监军是皇帝给他将功赎罪的。

    虽然明白,但于仲文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

    明明他也是个戴罪之身!

    刘士龙愤愤的想到,宇文述统帅全军攻打辽东城数月不下,明明他也是个戴罪之身,我身为监军,身为招降使,何必要看他的脸se行事?若是这趟差事没做好,陛下面前还不是一样的不好交代?看看这满屋子的人那个嘴脸,好像我才是罪人一样。

    “招降之事,本官是受陛下之命,所以寸步不让!”

    刘士龙咬了咬牙说道:“今ri若是你再不接受高金的求和条件,休怪本官行使监军之权!”

    宇文述一愣,怒道:“高句丽人是傻子?他们提出来的条件那也是称臣?高金只怕早已经看出我军中缺粮,所以现在是他在故意拖延时间试探咱们的反应!若是高金才提出条件来,你立刻就答应下来岂不让高丽人从中猜到我军虚实?现在这种情况,就是硬着头皮也要撑下去!”

    刘士龙冷哼一声道:“宇文将军,军务上的事本官不参与,也不管你怎么想办法解决,我身为招降使,就得为陛下负责!”

    于仲文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宇文述道:“元帅……以我之见……咱们确实熬不住了,士兵们已经从今ri开始,无论有无作战每个人都只有半碗稀粥果腹,再不回师,只怕军心不稳……”

    宇文述瞪着他,本想说当ri若不是你无能,难道大军会有今ri之困局?放走了乙支文德,如今这两个人倒是站在一起说话了。宇文述生气归生气,他也知道其实于仲文所说其实也有道理,自己担心的是怕高句丽人发现大军无粮的真相招来无尽的攻击,于仲文担心的是越拖下去对局面越不利。宇文述想了想,不得不叹了口气道:“那好,明ri监军大人便去受降好了,大军明ri下午即可开拔返回。记住……”

    宇文述看着于仲文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放高金回去!”

    于仲文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倒是刘士龙以为宇文述还在讽刺自己放走了乙支文德,气得一甩袖子走了。

    次ri,刘士龙以招降使的身份接受了高金递交的国书,高金代表高丽王高元承认高句丽为大隋的属国,高元对大隋皇帝陛下称臣,但国书中没有提及任何具体条款,甚至连每年交给大隋多少岁贡都没有明确的写下来。对于此次大隋远征,其中提到的由高句丽赔偿所消耗的粮草补给这一条虽然倒是写上了,但毫无疑问的是,隋军现在已经等不及高句丽将“赔偿”拼凑出来了。隋军现在处在一个残酷而且尴尬的境地,无粮,却不敢催着高丽人支付粮草赔偿,因为那样会露出马脚。又不敢撤退的太急,还要摆出一副缓缓而退的架势来,这其中的苦楚只有隋人自己知道。

    终于,到今天为止,隋军远征以一个不算太难看的方式结束了。无论如何,围困平壤城逼着高元签订城下之盟是事实。当然,这种结束,是在宇文述他们带着遗憾的想法中提前确定的,事实上,隋军远征,远没有结束。

    刘士龙和高金签订了国书之后,他拉着高金的手笑着说道:“以后你我便为同僚,都是陛下的臣子,以往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高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正如刘大人所说,ri后你我还要多多亲近。”

    他对刘士龙施礼道:“既然已经结束,那么我便要赶回平壤城给我王报喜了,另外,也准备一下,将粮草补给从城中运到大营中来。”

    于仲文道:“宝山王既然要回去,那我便亲自送你出营。”

    高金显然怔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将军要亲自送我?”

    于仲文笑道:“怎么,宝山王不愿意?”

    高金连忙摇了摇头道:“我还以为大将军是在与我开玩笑。”

    于仲文刚要说话,却听刘士龙冷笑道:“于大将军自然是和你在开玩笑的,今ri宝山王既然来了,还是别急着回去了。至于向高丽王报喜,随便派个人去就行了。倒是我大隋皇帝陛下交代过,一定要带着高丽的求和使臣回辽东城。既然陛下有此旨意,宝山王,我看你还是留在大营里随我一道去面圣吧!”

    于仲文和高金同时一愣。

    “你什么意思?”

    “刘大人什么意思?”

    两个人几乎同时问道。

    刘士龙冷笑道:“什么意思?今ri你进了我这大营就休想再出去了,来人,请宝山王到军帐中休息,告诉宝山王的随从让他去跟高丽王说,就说宝山王要随大军一道回辽东城觐见大隋皇帝陛下!”

    “不可!”

    于仲文拦在刘士龙面前道:“监军,不可如此!”

    “为何?”

    刘士龙眯着眼睛看着于仲文,嘴角勾了勾得意的笑了笑问道。

    只是,他不等于仲文解释就更得意的说道:“你当本监军真的不懂军事吗?就算本监军不懂,但吃一堑长一智,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再放高句丽的人离去。宇文述不是想以此在陛下面前告我吗,今次我扣下高金,看他在陛下面前还有何话说!”

    刘士龙的亲兵冲进来,不由分说将高金押了下去。于仲文苦劝,刘士龙只是不听。于仲文又连忙派人去请宇文述,并且下令扣住高金的随从先不要放回去。谁知刘士龙笃定的以为于仲文和宇文述是要联手害他,下令亲兵将于仲文堵在大帐里不放出去,却将高金的随从驱赶出了营地。

    宇文述得知的时候,高金的随从已经急匆匆的进了平壤城了,没过多久,又从平壤城南门出去,进了乙支文德的大营。

    “匹夫!”

    当宇文述知道刘士龙的作为后暴怒而起,指着刘士龙的鼻子破口大骂:“匹夫误国!”

    刘士龙怒道:“宇文述,你如此羞辱本官,难道以为本官看不出你的居心吗!”

    若不是众将拉着,宇文述真想一刀砍了刘士龙。只是就算杀了他,也于事无补了。暴怒之下的宇文述却没有完全糊涂,立刻下令大军开拔!以建制最完整的左骁卫为前队,以粮草相对最充裕的左屯卫断后,大军连夜开拔,一刻都没有耽误。

    ……

    ……

    “你说什么?”

    躺在床榻上养伤的乙支文德猛的坐起来,看着宝山王高金的随从大声喝问道:“你再说一遍?”

    那随从道:“大……大将军,宝山王被隋人扣下了,说是要让宝山王随军返回,去见隋国的皇帝。”

    “哈哈!”

    听到那随从的话,乙支文德非但没有担心高金的安全,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隋人完了!”

    那随从不解道:“大将军何出此言?”

    乙支文德的心情极好,所以耐心的对自己面前这个小人物解释道:“隋军既然已经受降,他们便是胜利之师了,你觉得,若是他们有足够的信心返回辽东城,他们还有必要扣住你们宝山王做人质吗?隋军已经完了,这次他们算是真的完了!”

    那随从不笨,立刻明白了乙支文德的意思。

    是啊,隋军不是强大的不可战胜吗,为什么急匆匆的撤走还要扣住宝山王做人质?

    正因为他不笨,所以硬生生的忍住心中的疑惑,他没有问乙支文德,那宝山王怎么办?其实,从乙支文德脸上那种狂喜他就猜得出来,宝山王……已经无关紧要了。

    当ri,高句丽王高元便撕了高金与刘士龙签订的协约,宣布高金叛国,与隋人勾结试图谋逆,任命乙支文德为大元帅,总督辽东人马,与隋人决一死战。

    远征……另一半的路才刚刚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