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追不上的人和追得上的人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刘士龙拉了乙支文德的手,从大帐中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对乙支文德说道:“将军回去之后,还需对高句丽王表述我大隋皇帝陛下的仁德,我大军临行之际,陛下便叮嘱本官若是高句丽王有称臣之心,便不可逼迫进击,军事进止本官身为监军还是能做得了主的,只是将军回去之后切不可多做耽搁,不然本官就算有心帮你,在宇文述大将军那里我也不好说话。”

    乙支文德表情诚挚的说道:“刘大人今ri相助之情,我必铭记于心。大人放心,我心中早就向往大隋,多次劝说我王对大隋皇帝陛下称臣,大隋皇帝陛下乃天下共主,是圣可汗,人人敬仰,这次回去之后必定劝得我王对大隋称臣,两国一衣带水,本就不应刀兵相向。”[..com]

    乙支文德的话听起来真诚无比,只是正常人都应该知道他不过是在敷衍罢了,偏偏大隋的尚书右丞刘士龙刘大人听了欣喜异常,还觉得自己即将完成陛下的交代,回去之后同僚面前也有了吹嘘的资本,将来史书上也必然有他刘某人浓重的一笔。

    于仲文拦不住刘士龙,急急忙忙的去找宇文述商议。可是到了宇文述的大帐外宇文述的亲兵告知他,大将军去了前面查看伤者去了。于仲文又追到了安置伤兵的地方,找了许久才找到正与荆元恒等人说话的宇文述。

    “不好了!不好了!”

    于仲文远远的就喊了起来,宇文述等人回头看见是于仲文,听到好了好了的喊声,还以为他已经将乙支文德扣了下来,众人相视大笑,宇文述指着远处一路小跑而来的于仲文说道:“身为大将军,看看他,成什么样子。”

    荆元恒道:“扣下了乙支文德,换做是我也会如此轻狂吧,哈哈。”

    “不对!”

    左武卫大将军王仁恭皱了皱眉,侧耳听了听随即脸se一变:“他喊的是不好了!”

    “不好了?”

    宇文述一怔,心中立刻升起一股不详的感觉,他快步迎着于仲文走了过去,遥遥大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于仲文跑得太急,气喘吁吁的说不出来话,等到了宇文述身前弯下腰大口的喘气,咳嗽了几声才一边喘息一边说道:“不好了,乙支文德跑了!”

    宇文述大怒道:“让你扣下他!你这国贼,为什么偏偏要放走了乙支文德!”

    他一把抓着于仲文的前襟,因为用力关节处都微微泛白。

    于仲文急切辩解道:“并不是我放走了他!”

    宇文述怒道:“数十万大军之中,若不是你放他走,难不成他还能肋生双翅自己飞走不成?于仲文!回军之ri,陛下面前我看你如何解释!”

    于仲文被他拉扯的急了,却偏偏心虚解释不清,越是这样宇文述越是生气,恨不得一老拳将他打翻在地。

    荆元恒和王仁恭两个人听说走了乙支文德,也是觉得头脑里轰得一下震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愣了片刻方才醒悟过来,荆元恒连忙上前拉开宇文述。急切的问于仲文道:“走了多久?还追不追的回?”

    于仲文喘了口气道:“不关我事,是刘士龙听信了乙支文德的谎话,放他回去与高元商议称臣之事。我阻拦,刘士龙以招降使和监军的身份压我,他拉了乙支文德的手亲自护送出营去了,我便急急来寻你们,何故冤枉我?”

    众人皆是一愣,宇文述随即破口大骂:“刘士龙这匹夫!匹夫误国啊!”

    王仁恭还冷静些,他急急回头召唤自己的亲兵道:“速速往营外去追,见了高句丽人立刻拿下,就算是追到平壤城下也要追上他们!”

    他手下数十名亲兵立刻领命,急匆匆往营门外跑去。宇文述和荆元恒等人也立刻派亲兵一同去追,只是耽搁了这么久,那乙支文德早就在刘士龙的护送下出了隋军大营了。

    ……

    ……

    出了大营之后,乙支文德对刘士龙深深施了一礼道:“今ri多谢刘大人相助,最迟明ri此间,便陪同我王前来大营,请大人放心,我乃诚实君子,定不负大人重托。”

    他的汉语说的不伦不类,还厚着脸皮说自己是君子,只是此时刘士龙完全沉浸在即将立下不世功劳的喜悦中,哪里还在乎乙支文德的汉语说的怎么样。不过此时他也还没有完全糊涂,还不忘追着嘱咐了一句:“将军速去速回,且不可自误!”

    他这威胁,对于乙支文德来说毫无意义。

    乙支文德出了大营之后,他带来的数百名亲兵便将他接了过去,翻身上马之后,乙支文德低声下令道:“速速回营!凡有人追来,尽皆杀之!”

    他坐在马背上对刘士龙抱了抱拳,刚要说句道别的话忽然看到隋军大营中一阵混乱,似乎有不少人急匆匆的往营门这边冲了过来。乙支文德脸se一变,知道是于仲文带了兵来追,话也不说了,立刻拨马便走。几百名高句丽轻骑护在他的左右,打马呼啸而去。王仁恭带着人最先追到营门,看着远处还没有消散的尘烟懊恼的骂了一句,他转身问刘士龙:“为何放走了乙支文德!”

    刘士龙捋了捋稀疏的胡须,昂然道:“此乃招降大事,凭什么告诉你知道?”

    王仁恭气得大声喊道:“你这国贼,放走了乙支文德,还拿什么要挟高句丽人送粮食过来?你你你,你气死我了!”

    听到粮食两个字,刘士龙恍然大悟,立刻醒悟过来也是吓得变了脸se。

    “我……我……怎么忘了粮食?那,那怎么办?”

    他惊慌失措的问道。

    王仁恭也不理他一摆手道:“来人,去寻马,跟我追上去!”

    他手下亲兵连忙又去牵马,此时乙支文德已经去的远了。

    二三里外,乙支文德一边纵马一边放声狂笑:“哈哈,那些隋人都是白痴,大大的白痴!高元是个白痴,没想到隋人比他还要白痴无数倍!”

    正狂笑间,忽然一支破甲锥冷不丁的从斜刺里飞了过来,噗得一声正中他的胸口。这一箭力度奇大,竟然将乙支文德从马背上撞得翻落了下去。数百名高句丽士兵立刻勒住战马,纷纷下马去救乙支文德。有人将其扶起,发现这一箭竟然将乙支文德撞得昏了过去。只是乙支文德穿了三层皮甲,最里面在胸前还藏了一块薄铁板。这一箭she穿了三层皮甲,又she穿了薄铁板依然刺进了乙支文德的肉里,只是有如此多的保护,那箭却并不深入。

    就在高句丽的士兵们忙着救乙支文德的时候,从侧翼斜刺里杀出一队骑兵直奔他们这边而来。看那队骑兵人数并不多,堪堪不足二十骑,但人强马健,如蛟龙出海,如猛虎下山,卷动一股尘烟风一样掠了过来。

    “大隋骑兵!”

    一个高句丽士兵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声,立刻将高句丽人吓得变了脸se,乙支文德带来的人马尚且还在三四里外等候,此时他身边只有数百人而已。若是被大隋的骑兵追上,依然是死路一条。

    恰在此时,乙支文德悠悠转醒,正听到那士兵高呼大隋骑兵四个字,吓得他噌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拉过一匹战马便跳了上去。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乙支文德大声命令道,顾不得胸口上还摇摇摆摆的插着一只羽箭,拍马向前冲了出去,只是他这一跑出了高句丽士兵的保护圈,七八十步外最前面那黑甲大隋骑兵拉弓又是一箭she了过来,那箭如一道流星般直直的飞了过去,噗的一声正中乙支文德的后背。中了箭的乙支文德再次从马背上跌落了下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又被自己的坐骑慌乱中一脚踩在他的小腿上,咔嚓一声,竟是硬生生被那战马将小腿踩短。

    远处追来那十几骑人马,正是李闲!

    先后两箭皆是李闲而发,第一箭于一百二十步外she出,jing准的找到了乙支文德的胸膛,若不是李闲诚心留他xing命押回大营,这一箭稍稍放高一些即可要了他的命。只是李闲没想到这乙支文德竟然如此小心,不但穿了三层皮甲,还在里面藏了一块薄铁板。第一箭只是震得乙支文德昏了过去,却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当乙支文德落马的时候,李闲已经一箭将离着最近的那名高句丽骑兵she翻了下去,他本以为乙支文德再也爬不起来,谁想到只过了片刻,乙支文德竟然快速的爬上一匹战马甩开众护卫独自奔了出去。距离七十步左右,李闲如何还能放他走了?

    第二箭she中乙支文德的后背,三层厚实的皮甲硬生生将羽箭阻挡了下来,只是没了薄铁板的阻拦,这一箭比之前一箭深入了不少。

    “保护将军!”

    数百高句丽骑兵分出百余人冲向乙支文德,剩余的二百余骑调转过来迎向李闲他们。

    “别恋战,杀穿过去!擒乙支文德!”

    李闲大声喊了一句,率先将面甲拉了下来。

    特地携带了连弩,李闲将硬弓挎在背后,两手平端连弩瞄准迎过来的高句丽骑兵,三十步距离外,手指扣动了机括。

    突突突的声音不绝于耳,十八只连弩在这个距离发威那些高句丽骑兵根本毫无办法,只片刻,上百支弩箭便从弩匣中she了出去,最前面迎过来的三十四名高句丽骑兵被she翻了下去。没有时间将连弩挂好,李闲随手将连弩丢了出去从后背上将黑se直刀抽了出来。在落ri的余晖下,那黑刀抽出的一瞬间,带出一种幽暗的慑人魂魄般的se彩。

    下一秒,这幽暗se彩中添了一抹血红!

    黑刀切开了一名高句丽骑兵的脖子,就好像切开一张白纸般轻而易举。下一秒,黑刀旋过,一条握着环首刀的手臂飞上了半空。那黑甲的少年,如战神临尘般,杀入敌阵!十八骑,风卷残云,势不可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