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你可是燕云?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求收藏)

    从三月末到七月初,李闲在辽东城外这三个月终于看得有些乏味了。这段ri子以来,根据他掌握的东西来分析,战斗力强悍的大隋军队至少已经不下十次将辽东城夷为平地了,可惜,时至今ri辽东城依然还是高丽人的辽东城。

    隋军第四次攻上辽东城之后,李闲和陈雀儿打了个赌。

    李闲赌隋军这次一定不会再给高丽人机会,虽然他明明知道自己会输。之所以会有这个赌局,李闲只是想,万一历史出现偏差呢?

    其实,他只是心中有些期许罢了。

    可惜,他注定会失望。

    乙支文青第四次竖起白旗之后,一连好多天大隋军营中都没有举动,李闲已经隐隐猜到了是因为什么。不进攻,不受降,除了等着大隋皇帝陛下自己拿主意,还能是什么呢?李闲输了,从赌的那天他其实就知道自己输了的。

    陈雀儿大度的摆了摆手道:“输了就输了,赌注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李闲极认真的说道:“愿赌服输,这个赌品我还是有的。既然说了,输了的人给赢了的洗十次马,那我便给你洗十次吧。”

    陈雀儿嘿嘿笑道:“那怎么好意思……”

    李闲白了他一眼道:“你这表情真假啊。”

    陈雀儿嗯了一声,换了一副面孔道:“记得是十次哦”

    李闲笑了笑,心中颇有些不舒服。

    他不舒服,不是因为输给了陈雀儿,而是因为辽东城下枉死的那一万多士兵。他心疼,真的心疼。虽然他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隋人,可在对外战争的时候,他的心中还是期盼着大隋能一鼓作气将高句丽灭国,虽然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眼看着已经围攻了三个月,辽东城依然矗立不倒,别说大隋的将士们,就算他也是憋着一口气心里堵得难受。

    这段ri子看大隋的攻势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激情,甚至已经看得索然无味。李闲索xing骑上大黑马,牵着陈雀儿的博塔乌往辽水方向疾驰。在纵马狂奔中,他郁闷的心情才稍稍缓解了几分。

    在辽水边下了马,李闲拍了拍大黑马的屁股道:“先滚去一边自己找吃的,等我歇歇再伺候你!”

    大黑马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也不走远,就在李闲不远处低头吃草,而陈雀儿的特勒骠老老实实的跟在大黑马后面,原本趾高气昂的它在大黑马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

    李闲在河堤的斜坡上躺下来,拔了一根毛毛草叼在嘴里。

    他这两天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该回去了。燕山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有达溪长儒来练兵,时隔半年,只怕那些燕山贼们早已经今非昔比脱胎换骨了吧。他本想继续看下去的,可是现在已经看的没了兴致,反而开始想张仲坚他们了。他最初是想当一个见证人,从头至尾见证大隋第一次征伐辽东的无功而返。见证大隋最jing锐的三十万府兵是如何埋骨他乡的,见证这一段有些离奇但真切伤人的历史。

    长达几个月的攻城战已经令人乏味,而且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刺激可言。隋军的战术在几个月内已经用尽,高丽人却只用一个办法就将隋军拒之门外。诈降这种事,竟然都能连续四次成功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而这个奇迹的造就者其实并不是沾沾自喜的乙支文青,也不是临走前给乙支文青留下这个办法的乙支文德,甚至也不是一而再再而三阻拦隋军破城的刘士龙,归根结底,这个奇迹的创造者还是大业皇帝杨广。

    若不是他为了面子说什么高丽若降不得纵兵,刘士龙也没有胆子一次一次拦在宇文述面前。

    宇文述是谁?是杨广最信任的人!

    宇文家如今已经是当今天下当之无愧的第一军中世家,刘士龙若不是有杨广之前的话撑腰,他就算身为尚书右丞也万万不会和宇文述结怨,当然,他之所以这样做还是想抢功劳。如果辽东城是被打下来的,和他这个受降使可以说没有一点关系。功劳都是宇文述等人的,他连一杯羹都分不到。可若是自己派人受降的,那他的功劳犹在宇文述之上!

    拿下高句丽第一座城池,这功劳可不小。

    而且,相对于功劳赏赐之类的事,刘士龙看重的更是名声,如果真的被他招降了乙支文青,那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件名垂青史的大事。想想看,若干年后的史书上有他今时今ri所作所为的浓重一笔,那将是一件多令人开心的事?当然,因为在大隋征辽过程中一直扮演着一个不光彩的角se,他确实在史书上留下了很重的一笔。

    文人重名,比武将还要重视!

    一个文官,收服了辽东城,这必将是被世人传颂讴歌千古留名的大事!

    乙支文德四次投降,他也两次写好请功表章,可惜……注定了这表章根本就呈递不上去。

    可以说,乙支文青能守住辽东城,并不是高丽人真的像他们自己吹嘘的那样,防御天下第一。若不是大业皇帝为了彰显自己的仁德,十个辽东城都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李闲躺在斜坡上,看着辽水,怔怔出神。

    三百万人东征,多耽误一天就会有多大的损失?算上马匹牛骡,一天消耗的粮草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李闲看来,杨广就是一个身家万贯的财主,他自以为就算消耗的再多对于整个大隋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他有这个自信,光怀远镇一地的存粮就有万万斤,算上其他两个地方,这次调集的粮草足够大军吃上三年!

    可他没有三年的时间来攻打高丽,辽东苦寒,赶上天气冷的早,这里九月就会飞雪!三百万人啊,竟然足足围攻了三个月没有拿下一座辽东城!

    越想越郁闷,身为一个汉人,李闲就算明知道杨广才是自己最大的那个敌人,还是忍不住觉得可惜可悲可叹。

    躺了一会儿,他将嘴里的毛毛草啐掉,起身准备洗马,站起来却发现远处顺着河堤有一行人牵着马步行而来。

    他jing觉的仔细看了看,然后朝着大黑马走了过去。

    远处来人不下三四十个,随着渐渐走近,那些人虽然都穿了长衫但李闲看得出来,他们中除了一个已经发福略微腆着肚子的中年人之外,其他人都有武艺在身。就算是那个看起来步伐有些虚浮的中年男人,从他走路的姿态也能看出,此人早年间必然也是武艺不俗的,看他身穿锦衣缓步而行顾盼间颇有威势,脚步的虚浮,或许是因为近些年已经懒得再动刀动枪的缘故。

    李闲本来转身yu走,没想到那些人看到他之后,竟然有十几人跃上马背疾驰而来,将他围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为何在这里?”

    一个鲜衣怒马的年轻男人拦在李闲身前,坐在高大的战马上微微俯身问道。虽然他说话的语气颇为平和,但其中的傲意和对李闲的jing惕却并不打算掩饰。这人看样子也就二十五六岁年纪,身材欣长,脸se略微白了些,看起来皮肤好的堪比处子。一袭长衫,模样很是儒雅不凡,不过李闲看得出来,此人一定是个高手。先不说他骤起骤停轻松自然的御马技巧,只说他虎口处厚厚的一层老茧便出卖了他的身份。

    “我?路人而已,长途跋涉有些乏了,所以打算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李闲答道。

    “长途跋涉?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

    那年轻男人追问道,同时仔细打量了一下李闲的衣服和他身边的两匹神骏战马。

    此人脸se平静,只是一双眸子显得分外明亮,盯在李闲身上,李闲忽然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错觉。这人战马一侧挂了件长长的东西,用布包了,李闲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杆长槊。马槊造价昂贵且难练,可不是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书生该拿的东西。

    “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李闲说了一句和尚才会说且自以为包含哲理的废话。

    那年轻男子一怔,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看你衣衫干净,鞋子上倒是有两三片草叶,不过料来也是刚刚才踩上去粘在鞋上的,你的马看起来很神骏,而且并不肮脏疲劳,你说你从远方长途跋涉而来,很显然,你说了谎。”

    他看着李闲说道。

    李闲轻笑道:“我这个人喜欢干净,每ri都要更衣洗马。”

    那年轻男子讥讽道:“你当我是三岁孩子?每ri更衣洗马,那么……你的包裹呢?”

    他指了指李闲手里的黑刀,再指了指大黑马身上挂着的硬弓和箭壶:“不觉得自己这谎话说的,也太可笑了些吗?”

    李闲刚要说话,却听已经走到不远处的那中年锦衣男子道:“仁人,别吓着了他。”

    难年轻男子指着李闲道:“东主,这人手上虎口处厚厚的一层老茧,有刀有箭,没看错的话他的马其中一匹还是契丹名种博塔乌,如此可疑,属下也是不得不小心些。”

    那中年男子一边说话,一边走了过来:“你们有几十个人,他只有一个人,难道你们还怕他不成?”

    年轻男子苦笑,心说我怕得什么,还不是怕你遇到什么危险?好端端的非要玩什么失踪,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居然被你挑了当贴身护卫。这趟差事做好了,回去之后只怕父亲也会一顿臭骂,若是被那些文官们知道了,自己的罪过就更大了。

    “咦?”

    那中年男人走到李闲身前三米左右,忽然发出了一声诧异。

    “黑刀,黑马……只缺一套黑甲……莫非是那人?”

    中年男人忽然笑了起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李闲的模样。他看得很仔细,就好像李闲身上有几朵jing致漂亮的花儿一样。

    “果然英雄出少年,燕云……你可是叫这个名字?”

    听到燕云两个字,李闲的瞳孔猛的一缩,黑刀就在他手里,大黑马距离他不足一米,不知道为什么,李闲忽然生出一股砍那中年男人一刀然后骑上马就跑的冲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