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两不相欠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掷刀!

    李闲根本就没有一丝犹豫,将右手的黑se直刀掷了出去!那刀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黑se的流光,速度快得肉眼近乎跟不上!仅仅是一个恍惚,李闲那柄长得有些离谱锋利的有些离谱的黑se直刀奔雷般刺在那白衣人的胸口上。黑刀轻而易举的将白衣人的胸膛贯穿,巨大的力度撞击下那白衣人身子被打的弯曲着向后倒飞了出去。黑刀从前胸切入,又从后背上穿了出来,刀锋将后背切开之前将脊椎骨斩断,那人一时间还没死挣扎着想站起来,只是才一动,失去了支撑的上半身软软的垂了下来。断了的脊椎骨从刀口中露出来一截,白森森的挂着血,看起来分外的血腥。

    李闲掷刀的同时,四五名she空了弩匣的白衣人抽出背后的横刀冲了过来。李闲本想捡起地上那斥候首领的佩刀,可那些白衣人显然不给他这个机会。两个人几乎同时将横刀掷了出来,试图将李闲钉死在地上。这与李闲钉死那白衣人的想法如出一辙,而且彼此做出来都是那么干脆利落。

    李闲是一个从六岁就开始杀人的妖孽,是一个从襁褓中就被追杀的异类,他有层出不穷的杀人手段,而他最擅长的却不是杀人,而是保命。

    看似迅疾无比的横刀,在李闲眼里其实要比其他人看到的要慢上几分。他甚至能看清那横刀在半空中的运行轨迹还有角度上的些许偏离,这归功于达溪长儒这两年来近乎于魔鬼般的训练和他自己妖孽一样的修炼。眼力,对于一个追求箭术极致的人来说至关重要。而反应,对于一名追求刀术极致的人来说同样至关重要。而这两点,李闲全都具备。

    他侧身闪开一柄横刀,用匕首将另一柄横刀轻巧的一磕挡开飞向一边。那横刀呜呜的旋转着飞出去,咄的一声钉在一棵大树上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看似轻松自如,一闪一挡,这两下普通至极,简单至极的动作其实是李闲这些年苦练的极致发挥,十几米的距离横刀从出手到飞至李闲身前的时间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在几秒钟内李闲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和最正确的动作。

    有最正确的判断这只是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另外一个,则是最正确的行动。

    磕飞了横刀之后,一名距离最近的白衣人已经到了李闲两米外,他猛的跃起凌空一刀斩向李闲的头颅,刀势竟然带着几分风雷之声。

    李闲不退反进,向前跨出一步后肩膀向上一扛。

    卡着那人的腋下,横刀顿时失去了力度。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李闲甚至还有心情对那白衣人微微笑了笑。只是他自认为和善可爱的笑容在那白衣人眼里,却变得分外的yin森恐怖。

    匕首没入那白衣人的咽喉,然后横着一切。

    锋利无匹的匕首切开颈骨和喉管几乎没有受到什么阻碍,一划而出,硕大的头颅在脖子上歪了一下,随即缓缓的掉落了下去。

    下一秒,一股浓稠的血液喷泉一样从他的颈腔中喷了出来,不身临其境不亲眼所见根本就无法想象这种场景,没了头颅的身子竟然还缓缓的往前走了一步,脖子里喷出来的血在阳光照she下形成了一道诡异的彩虹。

    一名白衣人不可思议的顿住脚步,看着前一秒还生龙活虎的袍泽这一秒已经变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

    他是一个杀人如麻的真正的士兵,因为身手矫健行事冷静而被调入这支只有八百人不到的斥候队伍。而这次来追杀阿史那朵朵的五十名士兵,则是这八百人的队伍中的jing锐!他们有一个外人并不知道的名字,叫狩猎者。

    本以为追杀两个少女的行动会一如既往的顺利,因为任何猎物在他们眼里最终都会变成尸体。

    从狩猎者成立至今,还从来没有一个目标活着逃脱。

    从第一次执行任务的紧张和兴奋到现在杀人的平静,他经历过许多次杀伐。本以为已经杀人如麻的自己,当第一次面对袍泽接二连三战死的情况他还是不由自主的从心里冒出来几分恐惧。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多久没有恐惧死亡了,而他也明白,当自己恐惧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他看到了袍泽瞬间没了脑袋,然后看到了那凄美如烟花绚烂的血雾。

    紧接着,血雾忽然散开,一个白影撞开了血雾撞断了血虹如从地狱中钻出来的夜叉般骤然出现,夜叉的手里有一柄寒光闪烁的匕首。

    下一秒,匕首刺进了这名白衣斥候的心口中。

    当匕首刺进自己心口的时候,白衣斥候的恐惧忽然一扫而空。他甚至理智清晰的想到了自己接受训练时候校尉说过的话。

    “当匕首刺进敌人心脏的时候不要立刻拔出来,为了确保一击毙敌,匕首刺中之后要在敌人身体内旋转扭动,这样才会彻底的杀死敌人!”

    想到这段话的同时,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

    一个虽然满身血污脸上也带着血迹的漂亮少年偏偏看起来很干净,而他同样沾满了血的修长而稳定的同样看起来并不肮脏的手里握着一柄匕首,那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然后迅速的转动了几下。

    白衣斥候愣住,随即笑了笑。

    临死前他想说的并不是什么扯淡的好刀法,而是这样死果然很干脆,校尉教的,是对的。

    他在倒地前,就已经死的很透彻。

    李闲将匕首抽出来,磕开一柄横切过来的刀子,顺势一脚踹在那白衣人的小腹上,这一脚力度之大爆发力之强,竟然直接将那人小腹中的各种内脏在身体里震成了血糊糊,碎裂开来的绝不仅仅是几根肠子那么简单。

    佝偻着好像虾米一样,那白衣人闷哼了一声后向后倒飞了出去。

    李闲闪身避开左侧切过来的横刀,再用匕首磕开右侧劈砍下来的刀子,抽空对那个挥刀的白衣人说了一句:“自己人!能不能别逼我赶尽杀绝?”

    那白衣人愣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声怒吼:“cao-你祖宗!”

    李闲皱眉,一边格挡一边很认真的问了一句:“你确定知道我祖宗是谁?”

    当然没有回答,因为匕首已经切开了那人的喉管。血瀑布一样涌出来,喷了李闲一身。他换上的白衣如今已经被血涂抹的分外鲜艳,远远的看起来,就好像一片白皑皑的雪地上有一丛腊ri梅花盛开的图案。

    那人捂着自己的脖子倒了下去,嗓子里发出咯咯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可闻。血从的手指缝隙里不断的冒出来,他拼命吸进嘴里的空气又从断裂的喉管中喷了出来,以至于,涌出来的血冒出一个又一个血泡。

    因为连弩都已经she空了弩匣,所以白衣人索xing不再刻意隐藏身形,剩余的十几个人抽出兵器涌向李闲,此时此刻,李闲在他们心目中就是头号敌人。任务似乎都变得不再重要了,杀死那个杀死了他们不少袍泽的少年才是他们必须完成的事。他们是骄傲的狩猎者,在燕山上雪地密林中,他们却成了那少年狩猎的对象。杀死那少年,不仅仅是因为袍泽战死的悲愤还有他们不能接受的屈辱。

    虽然,在李闲看来这种屈辱不值一文。

    他们不知道,那个少年已经在过去十四年的被追杀中悄然间转化成了一个狩猎者,比他们都要合格的狩猎者。

    从四岁开始,李闲就没有让自己的生活松懈下来一天。

    从六岁开始,杀人已经不再是一件很艰难恐怖的事。

    而从襁褓中开始,李闲就知道,杀戮将伴随自己一生。

    当猎物变得强大起来,猎人和猎物之间的关系或许在不经意间已经发生了转换。

    对于杀人,李闲没有什么心理障碍。当然,他也不嗜杀。在他看来,杀人就是和吃饭喝水拉屎撒尿一样平常的事,他不抗拒,是因为有时候杀人就像有了尿就要撒出去一样,尿液蓄满了就要排出去,敌人来了自然就要杀了。话虽然有些粗糙,但道理就是这个道理,平凡而并不壮阔。而他不嗜杀,同样是这个道理,没有人会撒尿上瘾,没有尿也要没事每天掏出来硬挤三千三百三十三次。

    当洛傅等人加入战团之后,李闲有些紧张的局面彻底改观。七八个血骑和铁浮屠的悍勇之士,论杀人技巧绝对要强于那些白衣斥候。全天下最强悍的马贼铁浮屠,全天下最jing锐的骑兵血骑,能活下来的十八个人,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残余的十几个斥候虽然人数上还占优势,但这种优势在绝对的单兵战斗力面前脆弱的好像一层被风吹了二十年的窗户纸,不捅,都是破的。

    当众人将十几个斥候砍翻在地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发出胜利的欢呼。血骑的人和铁浮屠的人都一样,杀人对他们来说也同样是家常便饭。相反,他们对这些斥候有着绝对的尊敬,以为……直到战至最后一个人也没人退后一步。

    “可惜了。”

    李闲叹了口气,缓步走过去将黑刀捡了起来,扫了一眼遍地的死尸,发出一声充满了遗憾的叹息。

    洛傅点了点头道:“确实可惜了,他们不应该死在这里。”

    东方烈火嗯了一声,将一个白衣斥候的眼睛抹的闭上:“杀他们,我没有一点痛快的感觉。”

    李闲点了点头道:“他们只怕也一样,会遗憾死在这里。”

    李闲指了指长城的方向:“他们应该死在那里的。”

    正说着,忽然突起变故!

    一个白影猛的从树杈上跃了下来,一刀刺向还在昏迷中的阿史那朵朵!

    李闲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挡在阿史那朵朵身前。他的刀光骤然间泼了出去,刷的一声将那白衣人的胸膛剖开。而那人居然嘿嘿笑了笑,并没有继续针对阿史那朵朵而是主动硬挨了一刀,随即双臂抱住了李闲。

    就在这同时,另一道白影从地上猛的跳起来一刀刺向李闲的咽喉!他们等待着,观察着,知道李闲肯定有软甲护体,所以选择了最脆弱的咽喉!

    噗!横刀轻而易举的刺穿了身体,血,缓缓的流了下来。

    李闲瞬间睁大了眼睛,紧接着,一声不甘而愤怒的咆哮在密林中炸响。

    啊!

    如猛虎怒咆,震碎了整个世界。

    跃起来替李闲挡了一刀的,是无栾。

    少女的心口被横刀刺穿,刀冷冽,心冷冽。

    她缓缓的倒了下去,回眸凝望,看向李闲的眼神中透着倔强的自豪和释然,她张开嘴,血如泉涌。

    “两不相欠”

    最后的声音,留在人世间,雪山上,密林中,横刀下,悠悠回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