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憾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若干年后,史书上是这样记载李闲在燕山上这次夺权的。

    时隋大业七年十月末,王在燕山聚众以抗暴隋,纪姓山贼yu夺权,王略施小计铲除,致而巩固权位,稳握兵权。又三月,王率十八骑奔赴辽东,一战成名。[]

    无论是燕山上的这次权力争斗还是后来李闲在辽东,史书上的记载都不尽详细,很多事一笔带过。这让很多好奇那段历史的人想尽办法去追寻真相,可惜,很多事都已经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再也寻不到踪迹。不过令人高兴的是,李闲在辽东还是留下了很多传奇事迹,一直被人们心口相传。

    曾有学者感叹,王之一生,就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传奇!

    ……

    ……

    “少当家,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陆十三看着坐在桌案后面垂首看书的李闲,眼神有些炙热:“我总是很好奇,纪皓天这样一个心xing不错的人,为什么在后山会对你突然下杀手?他应该是明知道打不过你的吧,而且牛秀和刘黑闼是他派人找去的,他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

    李闲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陆十三,然后说了极扯淡的四个字:“无可奉告。”

    陆十三一怔,随即有些恼火道:“少当家,你这人怎么如此小气?这些ri子我帮你练兵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就这么件微末小事你也不肯透露些许出来?”

    李闲微微笑了笑,一脸的高深莫测。

    他越是不说,陆十三越是好奇。

    他往前凑了凑,皱着眉头问:“少当家,你就告诉我吧。你手下燕山贼都被你骗了,你却休想骗得了我。若是不告诉我,我今ri便赖在你这屋子里不走了。”

    李闲无奈的放下手中的书册,看着陆十三道:“陆校尉,你怎么也如此三八?”

    “三八?什么是三八?”

    李闲笑了笑道:“没什么,你不走是吧,那我走。”

    他起身,对陆十三抱了抱拳,然后施施然走出了房间。陆十三怔住,随即低低骂了一句:“他娘的…….”

    李闲嘴角带着笑意,缓步走向校场,一路上,过往的燕山贼纷纷对它施礼。李闲不厌其烦的一一点头示意,面带笑容。他走向自己习惯坐着的那块大石头,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起独孤锐志。算算ri子,最多再有十天阿爷他们也就要到燕山了,不知道小狄长高了没有,不知道阿爷还是不是会天天喝醉,不知道师父脸上的刀疤又难看了没有,不知道欧思青青是不是出落的越发水灵了,不知道红佛姑姑是不是还那么邪恶,不知道……自己把那件事说给独孤锐志,他是骄傲于他教出一个使毒的高手,还是骂自己笨蛋呢?

    这是第一次下毒算计一个人,实话实说李闲还真有点紧张。

    他不知道自己配置出来的能让人发狂的药粉会不会有效果,万一真没用的话,那后山上那出戏就不好演了。幸好,好学如好se般的他,还是成功做到了让纪皓天发狂。那药其实李闲早已经配制了出来,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实验一下药xing。所以使用的时候难免有些忐忑,如果他身上不是有一件红佛送的软猬甲的话,他或许真的要改变一下策略。

    可以配出毒药,也能配出解药,这实在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

    这种成就感,竟然和抓住燕山寨的兵权一样大。

    说来说去,李闲上一世的时候可没接触过这类东西。他那个时候是个连吃药都很勉强的家伙,甚至生病输液还晕针,可是到了这一世,他的神经已经被锻炼的强大无匹。上一世杀鸡都不敢的人,已经杀人如麻。

    靠在大石头上,李闲开始考虑接下来自己要走的方向。

    靠着这一千来人的队伍,在燕山上占山为王貌似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呢。大隋将乱,大厦将倾,这里处于大隋边界确实是个避难的好地方。如果李闲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就这么在燕山待下去继承他义父张仲坚的衣钵当一名纵横驰骋的马贼头子,其实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已经到了十月末,距离大隋第一次征伐高句丽的ri子越来越近了。辽东,李闲必须去走一趟,看一看大隋到底是怎么打输了这一战的。从另一个时代而来,既然有机会亲身经历这段历史,解开这个让很多人都不解的谜题,李闲说什么也不会错过。当然,他可没有什么如对陆十三说的那样伟大而纯洁的情cao,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陆十三追过来站在李闲身边。

    “少当家,真的不打算告诉我?”

    陆十三一脸可怜的问道:“我这个人要是有什么事搞不清楚,我睡不着觉!”

    李闲笑了笑道:“怪不得罗艺说你不适合放出去做官,就你这个xing子,真要是到了地方上做官,也不知道会有个多凄凉的下场。”

    他眯着眼睛问陆十三:“真想知道?”

    “真想!”

    “那好,我可以告诉你,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

    陆十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有些紧张的看着的李闲。这段ri子以来,他算是知道这个看起来面貌清秀给人感觉很老实的少年到底是个什么人了,敲诈勒索起来简直能逼死人,心黑的跟炭灰似的。

    “你带来了不止五百骑兵是吧?”

    李闲笑呵呵的问,看陆十三,就好像看一只才长肥了的小母鸡。就算不能一口吞了,也要硬生生挤出几个新鲜鸡蛋来。

    “别打我那些兵的主意!”

    陆十三恼火道。

    李闲摆了摆手解释道:“不不不,我怎么敢打幽州大将军麾下jing骑的主意?那些人都是你们大将军的兵,我可不敢要。我的意思是……你看,再过段ri子你也要回幽州去了,咱们这些ri子相处的也很融洽,你就不打算送我点临别礼物?比如……留下五百套护甲装备?”

    “放屁!”

    陆十三终于怒了:“老子宁愿不打听了,也不跟你谈这个。”

    他转身就走。

    李闲从后面扬着下颌喊:“喂,再谈谈呗,能还价啊!四百?三百?二百行不行?”

    陆十三大步而去,连头都没回。

    ……

    ……

    齐郡

    一个身材魁梧健硕面se微黄的汉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笑道:“痛快!士信你这槊法怎么如此刁钻,饶是我小心应对还是难以抵挡,我自愧不如!”

    这人看起来三十几岁年纪,身高当有一米八以上。肩宽而臀窄,虎背猿腰,面se虽然稍稍有些黄,却jing神奕奕。他面容说不上俊美,但眉目清晰堂堂正正颇为硬朗,尤其两道如云剑眉配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让人看了不得不赞一声好一条壮阔雄武的大汉。

    他穿了一身薄皮甲,持一杆长槊坐于黄骠马上,向对面那黑脸少年抱了抱拳。

    罗士信摇了摇头道:“秦大哥,这段ri子你我打了不下十场,若是你发全力的话,也不会是十场平手的局面。秦大哥槊法堂堂正正,比我这野路子练出来的长槊强得太多。若不是秦大哥手下留情,只怕早就被你一槊捅下马去了。”

    他对面那面se稍微有些蜡黄的壮伟男子,竟然就是在齐郡名声赫赫的秦琼秦叔宝!

    秦琼哈哈大笑道:“我年长,气力上占了便宜,若是再过得两年,只怕在士信你槊下难走三五个回合了。”

    罗士信有些心不在焉的笑了笑道:“秦大哥说笑了。”

    秦琼将长槊抛给亲兵,从黄骠马上跃了下来。

    “士信,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他走到罗士信身前问道。

    罗士信一怔,随即叹道:“惦念一个朋友,我来齐郡之前他将要赴一场大危险之事,如今已经过去两月有余,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秦琼道:“既是好友,士信当初为何不出手相助?”

    他面se隐隐有些不快,语气上也些许的变化。

    罗士信长叹一声:“我有志为朝廷效力,所以虽然与那朋友意气相投,奈何他却是个贼,只得分道扬镳。现在每每想起,心里……真他娘的不是滋味!”

    他一拳打在身边的木头柱子上,震得房顶上的尘土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

    秦琼怔住,于是详细的问了一遍。当得知李闲是为了帮朋友报仇而要带人闯巨野泽,以十几人硬汉张金称麾下上万贼寇,秦琼猛的一拍手道:“好一条汉子!若是有机缘,某愿意与这样的好汉子多多亲近一番!”

    说完,他忽然顿住,脸se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士信……”

    “嗯,怎么了,秦大哥?”

    “上午……我才听将军提起过,巨野泽的贼人们,前阵子倾巢而出,张金称亲自出马,攻下了巨野县城,洗劫了全城百姓。”

    “啊?”

    罗士信猛的一僵。

    秦琼缓缓道:“既然张金称还活着……你那朋友……”

    罗士信眼睛骤然变得通红,狠狠一拳再次砸在那柱子上,震得整座房子甚至都有些晃动,他关节处破了皮,血缓缓流下。

    “张金称!某誓杀此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