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谣言止于凶者(三)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好,要不要叫刘黑闼先带人把后山清理一下?”

    纪皓天问道。

    李闲笑了笑道:“不用,这些有畜生祸害菜园。”

    他说的诚恳,就好像真的打算在后山开一块园子似的。

    “大当家,有件事……”

    纪皓天犹豫了一下,一副yu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事?你说。”

    李闲点了点头道。

    纪皓天沉吟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措辞后说道:“大当家,前两天牛秀带着我的亲兵队到山下抬了不少马粪上来,这事您知道吧。”

    “嗯,知道。”

    “那,大当家,昨天夜里,还是牛秀带了他自己的亲兵往后山抬了十几口大木箱,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难道就是刘黑闼说的什么什么菜籽?”

    李闲笑了笑道:“肯定不是。”

    “那是什么?”

    “一会儿去后山看看你就知道了,也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

    李闲故作高深,转身离去。

    李闲走了之后,纪皓天连忙将忠于自己的亲兵召集起来,他不敢否定李闲是不是想在后山对他怎么样,但他也不能不去。李闲在后山神神秘秘的开什么菜园子,纪皓天知道他或许仅仅是想勾起自己的好奇心引自己去而已。说不得李闲真的存了什么歹毒心思,在后山跟自己来个了断。但,只要李闲敢动手,他恰好能将计就计。他将亲兵们都召集起来,然后吩咐自己的亲兵队正带了十几个人先到后山去查看,以防中了李闲的埋伏。

    他在长袍里面加了一层链甲,又特意在心口位置上藏了一个银盘当护心镜用。怀揣了一柄利刃,收拾好了一身东西后带着大概七八十名忠于他的亲兵往后山走去。同时,他还派人去找刘黑闼和牛秀,让他们两个人集合队伍到后山狩猎。

    纪皓天安排妥当之后,感觉李闲已经没有什么可乘之机这才放心。只是到了后山之后他却傻了,因为他所安排的一切都是针对李闲要对他下手而准备的。可到了后山一看,竟然只有李闲自己独自一人的站在那里,只带了一柄硬弓,还有他的黑刀,除此之外什么都东西都没带,他手下的那些亲信一个人都没跟着,更别说他的亲兵队。

    “大当家,你不是说咱俩各自带着亲兵的吗?”

    纪皓天诧异了一下,问李闲道。

    李闲笑着摆了摆手道:“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可是想了想带得人多了也没什么用处。既然你带了人来,我也就不带了。反正后山上也没有什么凶猛的野物,人太多反而没有什么涉猎的乐趣了。走走走,刚才我还看见一只野鹿逃了,咱们追过去。”

    他笑呵呵的样子分外的随和,看起来人畜无害。

    纪皓天有些疑惑的扫了扫四周,先派过来的亲兵队正悄悄对他点了点头,示意这里很安全,没有埋伏。

    纪皓天不露痕迹的点了点头,随即笑着对李闲说道:“既然大当家今ri来了涉猎的兴致,那我就陪大当家玩玩。只是大当家可千万别笑话我she艺低劣,说实话,大当家she艺神乎其技,跟大当家比起来我这箭法简直就不入流。”

    李闲哈哈笑道:“我不过是个武夫,而且从小便被人追杀,所以对自己的要求有时候过于严格了些,she艺,刀法不过都是保命的手段,不值一提。”

    “哦?”

    纪皓天跟在李闲身后一边走一边问道:“大当家从小被追杀?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李闲道:“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罢。”

    纪皓天见李闲不肯说,心中更是疑惑。他本以为李闲是幽州罗艺麾下的亲信将领,甚至有可能是罗艺的儿子。可听李闲今天这话语中的意思,好像有点他从小就被仇敌追杀不得不浪迹天涯的意思。如果真的是罗艺的儿子,怎么可能被人追杀?

    “大当家这不说,倒是勾起我的好奇了。哈哈,我这人就是好奇心重,大当家要不就多多少少告诉我些?”

    李闲也大笑起来道:“好奇,人都有好奇,只是有时候好奇心太重,反而会引来灾祸。”

    说完,他若有深意的看了纪皓天一眼。

    纪皓天被他这眼神吓了一跳,下意识摸了摸腰畔的横刀。李闲的视线带着点戏谑扫过他的刀子,笑容中透着的不屑深深的刺伤了纪皓天的自尊。这一刻,也不知道怎么了,心xing颇佳的纪皓天竟然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怒意和对李闲的反感,几乎忍不住就要将横刀抽出来劈砍。

    李闲的眼神太伤人。

    刺痛了纪皓天某处最脆弱的神经。那眼神,就好像如果李闲想,杀他,随时都能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少当家,你什么意思?”

    纪皓天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李闲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信口一说罢了。”

    “对了”

    李闲止住脚步,回头直视着纪皓天的眼睛问道:“你好像对后山的菜园子格外感兴趣?这几天你已经好几次偷偷溜到后山查看什么了,不就是一块破园子吗,呵呵,想看,大大方方到后山看就是了。”

    被李闲突然点出这件事,纪皓天的脸se猛的一变。

    “只是好奇,大当家你既然是要种菜,逆了时节也就罢了,挖那么大那么深的坑干嘛?”

    索xing,纪皓天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他悄悄握紧了横刀的刀柄,随时准备下令杀人。虽然山下还有五百骑兵,但既然李闲不是罗艺的儿子他忌讳也就少了一大半。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到了后山之后,纪皓天的心跳越来越快,有一种杀人的冲动越来越浓烈。他几乎按耐不住,甚至想立刻将李闲一刀砍死。不仅仅是李闲,就连紧紧跟在他身后的亲兵,他都越看越不顺眼。

    李闲往前凑了凑,几乎是贴着纪皓天的耳朵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那坑不是用来种菜的,而是用来……埋死人的。”

    纪皓天一怔,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手握刀柄,狠狠的盯着李闲。

    李闲哈哈大笑道:“一个玩笑,二当家至于这么紧张吗?”

    没人看见,在靠近纪皓天的时候他将一个小纸包里的粉末洒在对方身上。在之前去纪皓天房间的时候,这种粉末李闲已经在他的书桌上悄悄洒了一些。

    此时,众人恰好走到那几个深坑边上,李闲笑呵呵的指了指那几个深坑道:“二当家,怎么样,这坑莫说种菜种树,棺材都能埋得下了吧。哈哈,这里面填了马粪,埋上土明年开chun准能种出一茬好菜,萝卜什么的,个个都人头那么大!”

    他比划了下,眼神中的戏谑更浓了几分。

    “欺人太甚!”

    纪皓天突然怒吼了一声,刷的抽出横刀:“李闲!你一再逼我,今ri我要个你做个了断!”

    喊完,他一刀劈向李闲的面门。

    李闲向后一闪,大声问道:“二当家!你这是要做什么!”

    纪皓天双目赤红,也不说话,只是一刀一刀的劈向李闲,李闲左躲右闪险象环生,却一直没有还手。纪皓天的亲兵队正见事态不好,连忙冲上去从后面抱住纪皓天:“二当家!二当家!你这是要干嘛,是要和大当家比试一下吗?”

    他大声的喊道,想提醒纪皓天不要冲动。只是他才喊了几句,后面的话就吞进了肚子里再也说不出来。

    纪皓天反手一刀捅进那亲兵队正的肚子里,随即挣开那亲兵的双臂,回身一刀将一颗硕大的人头砍掉。血雾中,那人死不瞑目。

    “我要杀了你!大当家的位子是我的!我的!”

    纪皓天一刀快似一刀,状若疯魔。

    “二当家!”

    “二当家!你要干什么!”

    后面传来一阵呼喊,却是牛秀和刘黑闼带着数百人已经到了后山。众人骤然发现二当家纪皓天竟然一刀一刀的劈砍,好像是要杀死大当家李闲!牛秀和刘黑闼大声呼喊,许多士兵们也纷纷喊叫让纪皓天停下来。

    这时,牛秀冷不丁的喊了一句:“纪皓天!大当家对咱们有恩,你这人怎么恩将仇报!上次你让我在此处挖坑引大当家来杀了他,我就不忍心下手,你这贼子,狼心狗肺!早早的让人在此处挖了深坑,还派人埋伏,你太狠毒了!”

    他这一声,将众燕山贼的愤怒彻底点燃。

    “保护大当家!”

    刘黑闼和洛傅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大喊一声率先冲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杀了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一群悍匪就这么气势汹汹的冲了过去。

    纪皓天的亲兵奋力的阻拦,但终究人数上太少了些,很快就被愤怒的燕山贼打翻在地,而此时,那纪皓天竟然还在一刀一刀的砍向李闲。李闲嘴角挑了挑,只是躲闪却并未拔刀。纪皓天那赤红se的眸子看起来分外狰狞,可是在李闲看来,却没有丝毫的威胁可言。纪皓天的刀法说不上烂,但对于李闲来说远构不成威胁。只是,李闲一味的躲闪看起来倒真有几分险象环生的意思。

    “大当家!拔刀!”

    刘黑闼大声喊道。

    数不清的燕山贼涌上去试图制住纪皓天,却被他用刀接连砍伤了好几个。这时,人群中又有人喊了一句:“杀了他!这样狼心狗肺之徒,大家不必跟他讲什么道义!”

    这句话就好像一针催化剂,彻底将人们的愤怒催发到了极点。

    嘭,一只老拳狠狠的砸在纪皓天的鼻子上,打人的燕山贼怒目相向。

    嘭!不知道第二拳从什么地方而来,直接打碎了纪皓天的鼻梁骨。紧接着,数不清的拳头暴风骤雨般砸了过来,撕扯中,纪皓天的长袍被扯得支离破碎露出里面的链甲,又一柄短刀从怀中掉了出来,这让众燕山贼更加愤怒。

    “他是故意引大当家来的!”

    “身穿链甲,怀揣利刃,没安好心!”

    “打死这个王八蛋!”

    链甲可挡刀枪羽箭,却挡不住暴怒人群的拳头和脚。

    其实,从李闲知道纪皓天不过是想利用自己,甚至想杀了自己立威开始,纪皓天的结局就已经注定。而当他散布谣言的事被李闲得知之后,他具体到怎么死也已经注定。谣言止于凶者,而凶者,是所有燕山贼。

    多年后,当刘黑闼和牛秀谈起此事的时候,牛秀感叹道:“我后来才想通,其实纪皓天从一开始就想害了大王。而咱们大王……何尝不是从一开始就想把那一千二百人的队伍据为己有?”

    刘黑闼笑道:“纪皓天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论机谋……”

    牛秀也笑了笑,屈指算道:“我数数,一个,两个,三个……这些年,莫说纪皓天这样的小人物,大名鼎鼎的家伙被咱们大王玩死的还少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