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谣言止于凶者(一)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李闲从巨野泽一共带出来一千二百一十二个人,算算看,刚好一个满员的折冲府稍微多些。不过李闲倒是不想按照大隋的军队编制来安排,他将这一千二百人分成两个小旗,每个小旗五百战兵,其余的人都是挑选出来的身体素质比较差些的人,归为辎重后勤。每百人设一名统带,小旗的指挥为都统。毫无例外的,也是让纪皓天疑惑不解的是,李闲手下的十七个人竟然真的没有一个人任军官。

    所有的军官都是在那些士兵中选出来的,李闲除了挑选了五十人的亲兵队之外看样子竟然真的是对这一千二百人一点图谋都没有。[..]

    因为山下还有五百幽州jing锐轻骑,纪皓天不敢招惹所以对李闲的安排表示赞同,甚至还再三要求让洛傅等人担任军官,李闲只是轻笑着摇头不置可否。纪皓天现在已经有八成确信李闲就是幽州罗艺麾下的某个将领,可这样年轻就能让一个别将对他恭敬谦卑,纪皓天实在想不出李闲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有些时候,纪皓天甚至怀疑李闲是罗艺的儿子。

    这样想当然也是有依据的,据说罗艺有一子名为罗成。面容俊美,槊法超群,十三岁就已经在幽州军中几乎找不出对手来。据传闻,此子无论是个人武艺还是兵法韬略都深得罗艺真传,而且,在军中颇有威望。而纪皓天之所以怀疑而不是确定,是因为李闲用的是一柄长的有些离谱,锋利的有些离谱的黑se直刀而不是马槊。

    不过,为了隐藏身份舍弃惯用兵器倒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虎贲将军罗艺本身就是刀法大家,其子善用刀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

    正是因为这样的怀疑,纪皓天对李闲越发的忌惮起来。本来他还打算李闲等人离开燕山的时候派人截杀,可现在既然李闲有可能是罗艺的儿子罗成,纪皓天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胡乱造次。

    每ri表面上,纪皓天只是盯着营寨的建设而很少关注校场练兵。但事实上,他一直在留心那个陆别将的练兵方法。只一ri,他便确定陆十三的练兵手段真的是大隋府兵才惯用的方式。孙安祖此人出身军武,而且还曾经做到了府兵的别将官职,对府兵的练兵之道深得其jing髓,纪皓天又是靠着一些手段取得了孙安祖的信任,所以孙安祖的本事倒是被他学来七八成。

    每ri李闲用心观察学习的时候,纪皓天其实也在学习印证。

    两个人其实在某种xing格上十分接近,都有一种令人不解的偏执。

    李闲在看陆十三和铁獠狼练兵的时候,自然不会将贺若弼的笔记拿出来看。他这段ri子每晚都秉烛夜读,那笔记其实他差不多倒是能背下来了。笔记毕竟是死的,写的再如何jing辟也是纸面上的东西。而陆十三和铁獠狼都是久经战阵的人,虽然指挥方式上略有不同,但都带着浓重的大隋正规军队的印记。

    李闲每ri学习,获益匪浅。

    现在的燕山马贼都是孙安祖的手下,而孙安祖练兵就颇为严厉远比一般草寇jing锐些。所以,士兵们cao练的时候倒是也不会显得特别生涩。在巨野泽的时候,张金称其实是有心将孙安祖手下跟了他的那两千多人编程一个亲兵营的,因为这些人远比他手下那些喽啰善战,可他又害怕用这些人做亲兵不安全,所以还是将这些人打散了混进各营加以监视。

    现在,李闲有机会将这一千二百人训练出来成为自己手下的第一支军队,不得不说他比张金称要有福气。

    “安之,为什么要叫小旗?”

    铁獠狼不解的问道。

    李闲笑了笑道:“按照大隋的正规军队编制,行军的时候每一百人要举一面战旗。敌人观察的时候,往往数数旗子就能知道军队的实际人数。当然,也可以多打旗帜迷惑敌人,但敌人偷偷的来观察也是防不住的,本来这样做是为了便于指挥,但也有弊端。”

    “你想想看,一千二百人的队伍只打三两面旗子,会不会让人疑惑不定?”

    铁獠狼点头,却对这样的解释不怎么认同。

    李闲当然不会告诉他,小旗其实是明朝时候基本的军事单位。李闲仅仅是喜欢这个名字罢了,至于借口什么的真心扯淡。当然,明朝的时候一个小旗才十个人,一个百户下辖两个总旗,十个小旗,共计一百一十二人。千户,则下辖一千一百一十二人。李闲不喜欢千户百户的称呼,但他喜欢明朝,所以干脆去了千户百户,直接将小旗升为五百人的编制。

    新提拔起来的两个小旗都统,一个叫牛秀,一个叫刘黑闼。

    说起来,李闲对这个叫刘黑闼的人还确实有些成见。他不知道这个黑塔一样的汉子是不是就是传说中设计杀死了罗士信,而且占据河北半壁江山的那个生猛人物,但就因为历史上罗士信是死于此人之手,李闲对他就有点不待见。

    当然,他不会因为这个扯淡的理由就不用此人。

    事实上,整个燕山贼一千二百人中,刘黑闼的勇武当为翘楚。而且这个人对兵法上的领悟也远超其他人,无论陆十三和铁獠狼讲的什么,几乎一点就透。这让李闲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所以才会将其直接提拔为掌管五百人的都统。燕山贼千二百人的首领现在名义上自然是大当家李闲,但李闲当着全山寨的人面说过将来是要还给纪皓天的。仅仅是这份气度,就让中山贼折服。

    而牛秀这个人个人勇武则一般,并不如何出彩。身材相比于魁梧的刘黑闼来说也单薄了许多,但此人的心思十分灵活细密。陆十三和铁獠狼讲解战术的时候,他往往能举一反三甚至看出这战术中的瑕疵。这一点对于一个为将者来说也很重要,甚至有时候比个人勇武更重要。

    当然,李闲对于牛秀这个人也是很感兴趣的,不下于刘黑闼。

    当在选拔军官的比试中,这两个人脱颖而出的时候李闲着实惊讶了一番。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这一千二百山贼中竟然有这么两个在历史上声名显赫的人物。

    所以,当听到这两个名字之后,李闲毫不犹豫的将最重要的两个官职交给了他们,并且对其礼遇有加。

    刘黑闼,出身贫寒所以没有表字。牛秀,字进达,曾经也是官宦人家子弟,只是后来家境衰败后远走投亲,却误打误撞跟了孙安祖。

    李闲知道,无论是刘黑闼还是牛进达,他们两个人如果按照历史轨迹绝对不会出现在此时的燕山,刘黑闼若是说和孙安祖有什么牵连还有情可原,毕竟他和孙安祖窦建德都是同乡,但牛秀此人绝不会出现在孙安祖军中才对。李闲虽然仅仅是粗知历史,却也知道牛进达应该追随的是李密。

    但李闲才不会在乎这些,从天而降两员虎将,他高兴还来不及,而且,就因为这两个人,李闲对这一千二百人的占有yu更加的浓烈起来。

    刘黑闼和牛秀本来在孙安祖军中不如何被看重,被李闲一跃提拔为都统自然十分感激。他们两个人都是有真本事的人,所以对于能发现自己本事的人往往心存感念。

    李闲虽然年纪不大,但气度不凡。

    任命牛秀和刘黑闼为都统,李闲根本不管别人如何否定。就连纪皓天都表示此二人威望不足难以服众,李闲还是不理会。

    任命二人的那ri,李闲一手一个拉着牛秀和刘黑闼说道:“休要管旁人如何说,我现在还是燕山寨的大当家,我说你二人行,你们就行。好好的协助陆十三练兵,练出些样子来给他们看看,堵他们的臭嘴!”

    这段话让牛秀和刘黑闼两个人很感动。

    燕山贼每ri上午干活搭建营寨,下午cao练,有陆十三和铁獠狼训练,再有牛秀和刘黑闼二人辅助,才短短十余ri光景士兵们已经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看了半ri练兵,李闲收获颇多,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才坐下,牛秀和刘黑闼两个人联袂走了进来。

    “见过大当家!”

    二人抱拳道。

    李闲笑了笑道:“都是自家兄弟,哪里来的那么多规矩!坐下说话,不然滚蛋。”

    牛秀出身大家,这些年却也沾染了一身的匪气,而刘黑闼更是直来直去的汉子,所以两个人反而喜欢李闲这种说话的腔调。对于那个张嘴闭嘴之乎者也的纪皓天,两个人倒是都有些反感。

    摸准了二人脾气的李闲,自然不会自持什么身份装学问人。

    “大当家,先赏口酒喝,嗓子干得冒烟了。”

    刘黑闼可怜兮兮的说道。

    李闲从桌案上将酒袋子甩过去道:“给我留一口,不然撤了你的都统!”

    刘黑闼嘿嘿笑了笑,扒开塞子一大口就灌了进去。

    李闲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笑了笑问道:“才从校场回来,找我有事?”

    牛秀眼神扫了扫门外,yu言又止。

    刘黑闼却没他那么多顾忌,将酒袋子往桌案上一放:“大当家,我就是看不惯!”

    牛秀站起来,走到门口盯着外面。

    刘黑闼不忿道:“你这酸书生,怕得什么?咱们燕山寨还是大当家说了算的,怕他个鸟?”

    李闲眼神一变,隐隐猜到了什么。

    牛秀道:“就你这蛮人莽夫,说话这么大声,难道想宣扬给全山寨的人知道?”

    刘黑闼道:“我这不是还没说嘛!”

    李闲皱眉道:“到底什么事?”

    刘黑闼看了牛秀一眼道:“这酸书生说话太罗嗦,还是我来说吧。大当家,你还是不要走了。这寨子里,我只认你一个人是大当家,至于其他人爱谁谁,去他娘的,老子看着就是不顺眼!大当家几次说要让出这位子,那人表面上推辞实则想坐难道我看不出来?弟兄们都说大当家你是朝廷里的人,不是跟咱们一路的,所以终归要走,很多人说了,大当家的心不在咱们寨子里。人心不稳啊大当家!”

    牛秀转头轻声问道:“大当家,我只问一句。”

    李闲道:“说。”

    “你到底是不是朝廷的人?是不是幽州罗艺的……儿子?”

    李闲肃然道:“不是,我从小被朝廷追杀,怎么可能是朝廷的人?看到外面那些坟包了吗?里面埋着的就有我当初从燕山逃走时候为了保护我而被朝廷杀死的一百多位兄长,至于罗艺的儿子……这就纯粹扯淡了。我姓李,名闲,字安之,跟姓罗的没关系。另外……你问的是两句。”

    牛秀一怔,随即苦笑,他对大当家这种xing情有时候也颇多无奈。

    刘黑闼诧异道:“那陆将军他?”

    李闲笑了笑道:“他是罗艺的人,这不假。”

    “那他?”

    “我和罗艺之间有交易,这交易是什么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俩。总之,罗艺暂时是友非敌,但难保ri后不会刀兵相向。只能说,罗艺现在帮我,是因为他想利用我。等离开燕山寨之前,我会告诉你们是怎么回事。”

    牛秀长出了一口气道:“这便成了!大当家,既然你不是朝廷中人,你便莫走了吧!”

    刘黑闼道:“大当家,你都不知道,那个家伙这些ri子,整天散播谣言,说若是大当家你再不离开燕山,山下的骑兵就要杀上来了。他还说,你是罗艺的儿子,之所以跑来这里是因为和罗艺赌气,罗艺已经派了大军前来要你回去,你若不回,便屠了咱们燕山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