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需要人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高鸡泊现在被窦建德占了,大当家手下的兄弟有两三千人都投奔了他。咱们大当家举旗的时候,就是窦建德倾尽家产帮忙的。这个人据说极为义气,现在贺若大哥身受重伤,要不……”

    带着人杀出巨野泽的那人走到李闲身前,试探着问了一句。[..]

    李闲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贺若重山道:“这是你们的事,我不认识你,也谈不上什么一见如故,贺若大哥现在急需救治,如果高鸡泊有良医,你们带着他去就是了。”

    他态度有些生冷,脸上也没有什么热情。

    对于这个最后时刻杀出来的人,表面上看起来李闲应该感激他才对,但李闲对这个人却没什么好感,总觉得此人心机太深沉了些。若是在张金称的人没有大规模的聚集过来之前,他只需带着二三百人,足以将贺若重山救出去。但是显然,这个人没有那个打算。若不是李闲最后一箭she翻了张金称,只怕这个人还要潜伏下去不会站出来。

    没错,他是为了给孙安祖报仇才这样做的。

    但李闲真的对这种冷静到不近人情的人没有什么好感,虽然,在很多时候李闲也希望自己是个这样的人。从还在襁褓中开始,他见过了太多的生死离别和yin谋诡计,有时候李闲真想做一个六亲不认的冷血人,只要能保证自己不死就行。可是,他真的做不到。

    因为他知道,真的能做到冷血的话,就必须将自己的心封死,除了自己之外再也不能放进去任何一个人。如果谁真的做到了这一点,那么无疑,他将强大无匹。

    李闲面前的这个人,虽然做不到那种绝对的冷静,但远比一般人要沉得住气。这样的人,进一步则是枭雄,退一步,则是败类。

    “我叫纪皓天,孙大当家手下排行第九。你可以叫我纪小九,看样子我年长你几岁,如果不介意你也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一声小九哥。”

    他歉然的看了李闲一眼道:“我不认识贺若重山。”

    李闲一怔,忽然醒悟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纪皓天在李闲身边的草地上坐下来,叹了口气道:“我进高鸡泊晚,贺若大哥这一年多一直在塞北,我没见过他。说实话,我甚至不知道有贺若重山这么个人。从跟了孙大当家之后,我一直研习兵法很少出门也很少接触到别人。贺若大哥他们进巨野泽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自己人来了……”

    他抬起头看了李闲一眼,苦涩一笑。

    “要不是之后我听到他们喊杀张金称,生同生,死同死,我也不知道他们原来都是孙大当家手下的兄弟。”

    他的表情很真诚,话里没有什么虚伪。

    “无论如何,谢谢你,我筹谋了很久,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我替高鸡泊的兄弟们谢谢你,你杀了张金称,替大当家的报了仇。”

    他看着李闲说道:“知道刚才我为什么问你咱们怎么走吗?”

    李闲摇了摇头。

    纪皓天极认真的说道:“当初我们兄弟发过誓言,无论谁替孙大当家报了仇,我们就奉他为大当家,就是孙大当家的接班人!你杀了张金称,从今天开始,这千把号兄弟的命就都交给你了。”

    见李闲的表情变化,纪皓天道:“别推辞,这是兄弟们的血誓,你推不掉!”

    李闲缓缓摇了摇头道:“我推的掉。”

    他挨着纪皓天坐下来,看着不远处担架上躺着的贺若重山道:“我那一箭,应该没能杀得了张金称。偏了一些,没she中要害。所以,你们未来的路还得你们自己做主,至于是不是去高鸡泊投奔窦建德,我无权过问。另外,我劝你早下决断,虽然我给贺若大哥上了药,但他伤得实在太重,失血太多,如果再耽搁……我怕他没几天好活了。”

    出乎李闲的预料,纪皓天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和失望。他只是点了点头,声音压得很低:“我知道”

    李闲诧异的看了纪皓天一眼,不明白既然纪皓天知道张金称没死,为什么还要说上面那些话。而且,张金称没死,或许除了张金称自己之外当时也就李闲最清楚,那箭出手之后,李闲一直盯着。纪皓天说他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张金称习惯在衣袍下面穿两层链甲!”

    似乎是看出了李闲的诧异,纪皓天解释道:“那一箭没she张金称的咽喉,我就知道他死不了。张金称为人狡猾yin险的狠,不信任任何人,他只信得过自己。当然,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纪皓天由衷的赞许道:“一百步的距离,正中胸膛,很厉害!”

    李闲摇了摇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明知道张金称没死,偏偏还要装作以为他死了?”

    纪皓天笑了笑,低着头拔了一根野草放进嘴里咀嚼:“现在兄弟们人心很乱,必须有人来统领他们,不然散开的话,早晚会成为一方的祸害。他们现在都认为你已经杀了张金称,这很好,随起码让他们有了目标,那就是跟着你这个孙大当家的继承人。如果现在他们知道张金称没死的话,害怕巨野泽中的人报复,他们肯定乱起来。说不定还会有人跑回巨野泽去,跟张金称告密说出咱们的行迹。”

    “纸里包不住火。”

    李闲道。

    纪皓天道:“没关系,以后他们若是知道了张金称没死,你再带他们去杀一次就是了。最主要的是,现在必须让他们以为张金称已经死了。所以,无论是回高鸡泊投奔窦建德,还是远走他乡,必须得有个人站出来领着他们。而你,是唯一的人选。”

    李闲道:“他们听你的。”

    纪皓天摇头道:“他们不听我的,他们只看是谁给孙大当家报了仇。当初我说服他们假意投降张金称的时候,就是告诉他们早晚我会给大当家报仇。窦建德之所以那么快就占了高鸡泊,也是因为他宣誓要给大当家报仇。”

    他解释道:“道理其实很简单,看似在杀出巨野泽的时候他们听我的命令。其实,你应该看出来了,他们执行的并不彻底。那是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其实无论谁站出来他们都会盲目的听从,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想走,大仇已经报了,他们想离开。我只不过是借了那个时间的势而已,现在你要是让我再指挥他们,没几个人听我的。我知道你不信,但这就是事实。”

    “所以,不管你乐意还是不乐意,都必须把这个责任扛起来。”

    李闲皱眉道:“这不是属于我的责任,我之所以来……”

    纪皓天打断他后面的话,指了指贺若重山道:“你来,是为了贺若大哥对吧?如果他现在没有昏迷,一定和我的选择一样。”

    李闲怔住,良久无语。

    纪皓天继续劝说道:“这样吧,如果你实在不想淌这个浑水,可以暂时委屈一下,等过几天找个能安家的地方,你再走。”

    说完之后,纪皓天就不再言语,而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李闲的答案。李闲抬起头再次看向贺若重山,随即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

    “大队人马不能去高鸡泊!”

    李闲忽然开口道。

    纪皓天眼神一亮,随即点头道:“你说了算!”

    李闲嗯了一声道:“我把人给你带到燕山,前阵子朝廷的人刚刚梳理过山上的马贼,现在回去很安全!到了燕山之后,我过一阵子就离开,人还是你的人!”

    “贺若大哥呢?”

    纪皓天道:“要不这样,我派人先去找郎中,然后把贺若大哥送到窦建德那里。就告诉他贺若大哥是带着人给孙大当家报了仇的英雄,窦建德不敢把他怎么样,相反,若是他想收拢人心,就得好好给贺若大哥治伤!咱们现在没有药品,燕山上荒凉,只能耽误了贺若大哥的伤势。”

    李闲点头道:“就这么办吧。”

    纪皓天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对李闲施了一礼:“谢谢你,从我决定给大当家报仇开始,担子就压在我肩膀上,现在担子给了你,我可以轻松了。”

    他转身,走向那些孙安祖的麾下士兵。

    “咱们现在已经有了大当家!他叫李闲,就是他,一箭she杀了狗贼张金称!就在刚才,他已经答应带着大家找一处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纪皓天高声道。

    “好!”

    “嗷!”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

    没有人看到,纪皓天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猾。

    “安之,你答应他了?”

    洛傅等人聚过来围在李闲身边,他们的视线都注视在李闲的脸上。陈雀儿是个急xing子,才蹲下他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李闲点了点头:“答应了,我答应他们,带他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

    “去哪儿?”

    “回燕山!”

    铁獠狼笑了起来,眼神明亮。他看着李闲道:“少将军,这样做就对了。说实话……咱们现在需要人手!血骑和铁浮屠的兄弟们差不多都死了,要想安身立命,必须要聚拢一批人才行。这些家伙虽然都很菜,但只要给我三个月,就能cao练出基本的战术。世道就要乱了,有了这些人,就算咱们只想在燕山上安居不想淌浑水,也稳妥!”

    李闲点了点头,没说话。

    只是,在他心里有一个声音歉然的说道:是啊……我需要人。

    同样没有人看到,他若有若无的看向纪皓天的视线中,有一丝异样的se彩一闪即逝。很快,快得没有人能捕捉那眼神中的含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