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问还有几人在?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李闲刷刷两刀将两支羽箭劈开,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奄奄一息的贺若重山。他心情很沉重,紧赶慢赶,还是晚了。

    “谁还能动!带他走!”

    李闲喊了一声,随即将背后的硬弓摘了下来。还活着的两个马贼互相看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他们两个架起贺若重山向后面退去,然后将他放在一匹战马上。两个人分别上马,拉着那匹载着贺若重山的马往泽外方向走。

    “想跑!”

    张金称眼神yin寒,指着前面喊道:“谁先杀了他们,谁就是七当家!”

    几轮羽箭she杀了数百名同伴,张金称的亲兵们已经杀出了戾气,听到大当家这句话之后,他们嗷嗷的叫了起来纷纷抽出横刀往前冲去。

    百步外,李闲端坐在大黑马上,缓缓的搭上一支破甲锥,硬弓拉开,如满月,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百步外那个站在人群中显得很瘦小的锦衣男子。

    “死!”

    李闲猛的发出一声暴喝,随即松开了弓弦。

    那支破甲锥嗖的一声疾飞而出,在半空中画出一道漂亮的轨迹如雷如电般直奔张金称而去。李闲的喊声如一声炸雷,惊破漫天乌云。那箭太快,快到张金称只来得及微微闪身,而站在他身边的亲兵才举起盾准备挡在前面那箭已经一闪即逝,快到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变得僵硬,快到连时间似乎都停止了下来。

    噗!

    破甲锥正中张金称的胸口,巨大的力度下,张金称瘦削的身躯猛地向后一仰栽倒了下去,随即被冲上来保护他的人群淹没。这么远的距离一箭命中,几乎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除了洛傅和朝求歌之外,那些巨野泽的草寇谁也不曾见过如此出神入化的箭法!那箭仿似从天际而来,根本不属于人世间。

    场面一刹那间安静下来,似乎全都被这一箭所石化。

    “走!”

    李闲调转马头,洛傅和朝求歌两个人紧随其后。这时,那两个护着贺若重山离开的马贼才跑出去十几米远,由此可见李闲这一箭的速度有多快。而李闲拨转马头跑出去三四步后,那些吓傻了的巨野泽反贼才醒悟过来。

    “杀了那个骑黑马的家伙!”

    “他杀了大当家!”

    “给大当家报仇!”

    就在众匪徒冲上去准备替张金称报仇的时候,三当家郑坤却冷笑起来。他站在原地根本就没有动,只是看着人群密集处寻找着张金称的影子。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和悲伤,甚至还带着几分快意!

    他之所以这样,因为他知道刚才张金称为什么下令放箭!

    被she杀的那些乱兵,有一大半是他的人!包括他麾下那些忠心耿耿的亲兵在内,至少有四百人是他山字营的兵!张金称对他早有意见,这一年来不断的打压着他。郑坤心里很明白,还不是因为自己在巨野泽中人缘好危及到了张金称的地位?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他已经几次劝说张金称称王却反而被张金称斥骂。他知道以张金称那种yin森的xing子,早晚会有对自己下手的那天。可是他没想到,张金称居然用这样的方法把自己数百名亲信屠杀殆尽!

    而且他还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没错,是他的人溃败了,而溃败的士兵如果冲击本阵的话说不定自相残杀下巨野泽会爆发出有史以来最大一次危机。所以,张金称有足够的理由下令杀人。谁都不会说张金称做错了,就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张金称打的什么算盘,但还是没有人敢站在他这边,尤其是,他的亲信已经都死了。

    虽然他麾下山字营还有一千多战兵,但那些人根本就不会跟着自己造张金称的反!

    他想过很多次离开巨野泽自立门户,但方圆几百里内没有比巨野泽更好的地方安身,而且就连知世郎王薄,已经举了旗号收拢孙安祖残部的窦建德都不敢轻易与张金称为敌!自己手下只有几百忠心的手下,他就算走又能走到什么地方去?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反了的话,那些平ri里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没有几个敢站在自己这边。

    所以,当那个骑黑马的人一箭将张金称she翻在地的时候,郑坤非但没有什么焦急,反而心中充满了快意!

    张金称,你个王八蛋,死吧!

    郑坤在心里开心的大喊,仿似那一箭是自己亲自she出去的一样。

    “可惜……”

    李闲在调转马头的时候轻声叹了口气。

    那一箭没有命中要害。

    但他却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再发第二箭了,涌上来的巨野泽匪众已经堵死了线路,而另一则包抄过来的人也快将出泽的路堵住,再不走的话,他也要陷在这里。

    巨野泽的五当家楚云亲自带着几百人冲了过去,从一侧迂回想将李闲他们的后路堵住。他一边跑一边下令手下放箭,很快,那两个带着贺若重山往外冲的马贼就被she落马下。其中一人肩膀上挨了一箭,他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抓着载着贺若重山那匹战马的缰绳,奋力的往外跑。

    噗!

    又一支羽箭飞来,she在他的咽喉上。箭簇从他的脖子里穿透了过去,一股血箭猛的喷了出来。

    在临死前,他拼尽最后的力气狠狠在那匹战马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那马一声悲鸣,撒开四蹄冲了出去。

    “放箭!快放箭!”

    楚云一边大喊一边往前冲,他手下的亲兵开始瞄准那匹战马放箭,几十支羽箭飞过去,至少有三四支命中。有一支箭还she穿了战马的脖子,那马啾啾的叫了几声向前扑倒了下去。扑通一声,贺若重山狠狠的摔在地上。

    李闲的眼神骤然一凛,他连续she了五箭,将冲在最前面的五个喽啰she翻,一边发箭一边朝着贺若重山冲了过去。洛傅和朝求歌在他身侧保护,用横刀将she来的羽箭纷纷拨落。只是,聚集过来的叛贼已经越来越多,一开始还只有千余人,到了现在竟然有不下五千人涌了出来。出泽的路逐渐被堵死,前面黑压压的都是人。

    眼看着那首领模样的叛贼已经冲到了贺若重山身边,李闲猛的爆发出一声怒喝:“挡我者死!”

    他连续三箭she了出去,将护在楚云身边的亲兵she死,硬生生的将楚云向后逼退了四五步,而他则催动大黑马往贺若重山那边冲。洛傅和朝求歌一手持刀替李闲挡箭,另一只手端着连弩不停的扣动机括清理前面挡着的乱匪。

    可巨野泽的匪众实在太多了,多到堵住他们三个人几乎没有什么困难。

    楚云在十几个亲兵的保护下终于到了贺若重山的身边,他一脚将趴在地上的贺若重山踢得翻过来面孔朝上。楚云看着这个明显已经奄奄一息的家伙,想到之前自己最好的朋友王老七就是被这人一刀削掉了脑袋,他心中就有一股火腾的升起来。

    “杀我兄弟!”

    楚云狠狠的骂道:“你他妈的去死吧!”

    而此时,神智已经不清的贺若重山还在喃喃的低语着:“生同生……死同……死。杀张金称,杀……报仇。”

    “去死!”

    楚云猛的举起横刀,对准贺若重山的头颅就要刺下去。

    噗!

    一柄短刀从楚云的背后刺入,那刀刚好刺穿了他的身躯。刀尖在心口上钻了出来,一滴殷红的血从刀尖缓缓的滴了下去。举着横刀的楚云表情僵硬住,不可思议的低头看了看。只是,他才低下头,那刀尖就迅速的消失不见了。很快,刀尖再次出现。站在他身后的那人一刀一刀的捅在他的后背上,每一刀都是前后通透。也不知道他身后那人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下手竟然这么狠。

    楚云艰难的转过头,看到那人面孔的时候忽然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随即从嘴里喷出一大口血,身子一软到了下去。

    杀了楚云的那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倒下去的尸体,弯腰将重伤的贺若重山抱了起来。

    “我投靠过来,就是为了有朝一ri能给大当家报仇!”

    那人抱着贺若重山,一字一句的说道:“咱们跟随大当家的时候都发过誓言,生同生,死同死。我没忘,大当家死了,我没死,不是我贪生,而是因为如果不杀了张金称我没脸下去见大当家!兄弟,你比我强!我早该像你这样的,就算杀不了张金称,也不能让人瞧不起孙安祖手下的兄弟!”

    他站直了身子,猛的一声大喊:“老子问一句,高鸡泊的兄弟们还有几个!”

    一声高呼之后,就听见四面八方竟然同时都有回应传来!

    “我在!”

    “我在!”

    “我在!”

    看样子,从侧面密密麻麻聚集过来的人群竟然有一大半发出了呼喊。

    “杀出去!带咱们的兄弟们走!咱们已经给大当家的丢了脸,今天咱们就让巨野泽里这群混蛋们看看,咱们孙家军是不是孬种!”

    抱着贺若重山的那汉子一声大吼,随即一指前路:“杀出去!”

    竟然有上千人挥舞兵器突然对身边的巨野泽喽啰们下手,顷刻间就将巨野泽的人干掉了七八百人。围追过来的攻势猛然间一窒,已经渐渐成形的包围圈轰然崩碎!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投靠了张金称的孙安祖的手下会突然发难!他们本来都已经被张金称打散分开安置在各营,没想到今天他们在这样一个场合下聚集在了一起。

    “兄弟!多谢你仗义相救,敢问尊姓大名!”

    抱着贺若重山的jing壮汉子抬头问已经冲到近前的李闲。

    李闲道:“没时间扯这个,带你的人,分成两队,一队开路一队断后,把能she箭的都安排在后面!“

    那人微微一怔,随即点头道:“好!”

    李闲伸手将贺若重山接过来,对那人道:“别恋战!”

    那人嗯了一声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开始调度人马,看他的样子似乎在孙安祖的手下中颇有威望,那些士兵们好像都认识他。在他的指挥下逐渐列阵,分成两部分朝泽外杀去。孙安祖本就是大隋府兵将校出身,兵法上颇有造诣。这个人算是孙安祖的关门弟子,虽然没有师徒之名,却尽得孙安祖在兵法上的真传。他屈身巨野泽,本就是为了寻找机会替孙安祖报仇。今ri贺若重山等人突然杀来,倒是让他也有些措手不及。联络人手耽误了很长时间,人马都被张金称分散,他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殊为不易了。

    千余人的队伍在他的指挥下,虽然略显慌乱但也勉强整顿了阵型。那些巨野泽的喽啰们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打的懵了,竟然阻挡不住。

    冲出巨野泽之后,大队人马不敢耽搁加速离开。

    而张金称生死不明,巨野泽中竟然没有人敢追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