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你耍我 我便耍你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求收藏,红票也求)

    回到客栈后收拾了一下东西,众人立刻离开一分钟都没有多做停留。除了剩余的房钱没有找回乐坏了客栈老板之外,也幽怨了那个每天在后窗凭栏而望期待着李闲能上楼来寻她欢乐一番的青楼女子。意外的发现李闲有每ri清早练功的习惯之后,她竟然能忍着困乏每ri早起趴在窗边深情凝望。只是穿了秋水,也没能换来那少年一夜垂怜。

    第二ri清早没见到李闲练功她便心中有了些许的不安,连忙派了丫鬟出去打探消息才知道那独院里的住客已经在昨ri傍晚就走了。数年前被洛傅和陈雀儿数过那个什么的女子微微怔住,随即一声长叹:“去你娘的吧,白白浪费了老娘每天在窗口做了那么多勾人动作,耽误老娘几晚好睡!”

    而那客栈的老板虽然不似她这样小家子气,却也因为那足以顶上十贯肉好的富裕银子而偷笑了好几天。

    李闲等人小心为上,不知道罗艺会不会有什么小人的举动所以立刻出了城。在城外的小村子南三里铺会和了朝求歌等人,众人又是连夜赶出去五十几里才找了个地方停下来休息。

    后半夜也没人能睡得着,众人聚在一起商议下一步的动作。

    “既然不是罗艺将咱们铁浮屠的行踪泄露了出去,那是谁?”

    伏虎奴猛的站起来,难掩激动的问道。

    李闲抬起头看了伏虎奴一眼,然后视线在铁浮屠众人的脸庞上扫过。他知道自己如果说出那个名字会引起多大的反响,因为就连他这样两世修炼出的心xing也是在一脚踹飞了无栾,然后恶狠狠的不顾斯文羞辱了她之后才将那愤怒宣泄了出去。但是,他却压不住心里那种想杀人的火热。而这个人,如果杀了,只怕会伤了另一个人的心。伤心的人在李闲的生命中同张仲坚等人一样,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李闲不忍去伤害她。

    红佛,教会了李闲诸多小手段的那个看似开朗实则命运凄苦的女子。

    “是李药师。”

    李闲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他知道必须要让那个人给铁浮屠和血骑一百四十三条生命付出代价。

    出乎李闲的预料,铁浮屠的每一个人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都沉默了下来。洛傅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迅疾的吐了出来,似乎是想将憋闷感驱除。而包括xing子火爆的伏虎奴在内,铁浮屠众人的脸se都变得很难看却没一个人骂娘。陈雀儿一言不发,一口气将酒袋子里的烈酒一饮而尽,烧得嘴唇都呼呼发热。伏虎奴一拳砸在身边的一棵老树上,震落了一地的翠绿树叶。

    “可信?”

    洛傅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问了两个字。

    虽然大家都知道李闲绝不可能在这件事上说谎,但每个人都看向李闲希望这又是他的一个恶作剧而已。

    李闲重重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罗艺没理由骗我,而且,他还将他派去跟踪咱们铁浮屠的手下叫来任由我询问。那人说李药师曾经几次上山单独见过我姑姑,阿爷和你们应该都不知道。你们都了解我红佛姑姑,如果她还有什么弱点的话就是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了。”

    铁獠狼看了看众人的脸se,想了想对李闲说道:“虽然我不是很清楚那个人和铁浮屠的兄弟们是什么关系,但我知道,我死了九十多个兄弟,铁浮屠死了五十多个兄弟。李药师,少将军,你说的可是那个名闻天下的才子李靖?”

    李闲点了点头道:“他还是我阿爷的结义兄弟,还与我姑姑有婚约。”

    “那么……”

    铁獠狼缓缓而坚定的说道:“他更该死!”

    众人都是愕然,抬头看向铁獠狼。

    铁獠狼一字一句道:“他是张大当家的结义兄弟,出卖兄弟者,该死。他是红佛姑娘的未婚丈夫,出卖妻子者,该杀。”

    李闲沉默。

    又不知过了多久,李闲叹了口气道:“现在那个人估计早已经逃了,虽然不知道朝廷许了他什么好处,但他绝对不会还在燕山上等死,如果能找到他,那就杀!”

    “如果红佛姑姑怪我,大不了我陪她一条命罢了。”

    李闲抬起头,目光坚定。

    “那好!”

    伏虎奴握紧拳头道:“如果红佛姑娘怪罪咱们,大不了咱们一起偿命便是。”

    早晨的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负责戒备的人忽然发出了jing告。才刚刚睡下的众人纷纷起身上马,却见从幽州方向卷来一股烟尘遥遥看去如一条狂蟒迅疾而来。远处戒备的兄弟已经驰马奔了回来,众人汇合在一处做好准备。

    但见烟尘飞扬处,大隋的火红se战旗迎风招展。众人看清那来的队伍之后,每个人脸上都生出几分凝重。从幽州方向来的队伍人数并不多,只百人左右,却是百名披挂了全副铁甲的虎贲jing骑!

    一眼看去,那百十人的队伍,竟然有几分千军万马的气势。

    “少将军”

    铁獠狼叫了李闲一声道:“是虎贲骑兵,咱们没有利器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如果现在走对方却追不上咱们。重甲,速度太慢!”

    李闲摆了摆手道:“再等等,他们没发动冲锋!”

    百名虎贲jing骑在离着众人几十米外停住,动作整齐划一。那一百名虎贲重甲骑兵,在朝阳下反she出一种冷深深的金属光泽。他们全身都披挂着铁甲,面罩拉了下来,上面绘着夜叉面容,面se狰狞,獠牙外露。

    为首的骑士打了个手势,随即自己一个人催马上前。

    “敢问,哪位是铁浮屠的少当家?”

    那人将面甲推了上去,抱了抱拳朗声问道。

    李闲示意众人原地停下,他同样独自一人迎了上去。

    “是我,请问这位将军追上我们所为何事?”

    那人三十岁左右年纪,再次对李闲抱拳道:“我乃虎贲大将军麾下果毅校尉陆十三,可不是什么将军。少当家勿怪,只是大将军知道你必然着急离去,所以命我等一早送了些礼物过来,我等到了客栈得知少当家已经离去,只好一路追了上来。大将军军令如山,如果这礼物送不出去,我等也只好自己去领军法了,幸好,还是赶上了。”

    “大将军有礼物送我?”

    李闲皱了下眉头问道。

    陆十三点头道:“大将军说,少当家要寻的那人已经往东都去了。只怕此时已经过了黄河,大将军劝你还是莫要急着赶去。即便去了,只怕也只是劳而无功罢了。大将军说,他送你一件礼物,想来他ri逢战之时铁浮屠的兄弟们用得到。”

    陆十三挥了挥手,有十七名虎贲骑兵从战马上跃了下来,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个包裹。

    “大将军送的,是十七套我们虎贲军的铁甲,还有十七支连弩。”

    他看着李闲说道:“大将军说,没有少当家你的。因为,叶大家送你的铠甲,就连我们大将军都妒忌的很。”

    李闲居然很无赖的摊了摊手道:“那么连弩呢,为什么也没有我的份?”

    陆十三用最诚恳的语气说道:“大将军料来你必然有此一问,他让我问你……你身上还有放连弩的地方吗?”

    李闲怔了好大一会儿,不由得怒道:“送人礼物还这么小气,难道虎贲大将军家里穷的连多一支连弩都没有?”

    陆十三歉然道:“这个……大将军倒是没告诉我该怎么回答。”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大将军还说……”

    李闲粗暴的挥手打断陆十三的话:“麻烦你回去告诉罗大将军!老子收了礼,但不领情!”

    陆十三居然不生气,而是笑了笑道:“大将军说……如果你不领情,那么,就让我把铠甲和连弩再带回去。大将军说,若是我没有亲耳听到你说三句感谢大将军的话,那么就算把铠甲丢进山沟里也不能送你。而且……大将军还说,要你对着幽州方向行一个晚辈之礼。”

    李闲张了张嘴,然后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罗艺,你他妈的……”

    ……

    ……

    幽州

    将军府

    罗艺站在后院的凉亭里看池中新开的莲花,冷不丁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忽然笑了笑。

    那个少年,只怕心里正在骂我吧。

    昨天,他实在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会忍不住和那少年动手切磋起来。他用木刀,李闲也用木刀,只是,还没等他赞叹那少年的刀法时,却被少年郎的诸多小手段逼的将赞美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李闲抖手打过来一颗石子,罗艺挥刀击落。李闲再次打过来一颗石子,罗艺再次挥刀击落,如是者三,李闲却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再一颗拳头大的石子打来,罗艺习惯xing的挥刀击落,但……这次的却不是石子,而是一包面粉。

    几乎被迷住了眼睛的罗艺两刀逼退李闲的强攻,而下一秒李闲的第二包面粉劈头盖脸又打了过来。饶是威名赫赫的虎贲大将军也被逼得手忙脚乱,弄了一脸的白se粉末。可即便如此,李闲还是一点便宜没有占到。

    “你!”

    罗艺以木刀指着李闲瞪圆了眼睛,满怀怒火终究化作三个字脱口而出:“他妈的!”

    ……

    ……

    荷池边,罗艺负手而立,唇边带着微笑,一脸孩子般的得意。

    少年,你耍了一次,我便耍你一次。

    为了那十七套jing制铁甲,李闲不得不遥遥向北施了一个晚辈之礼。只是嘴里却嘀嘀咕咕的说道:“罗艺你个吝啬鬼,老子已经心慈手软没用石灰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