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一声叹息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求收藏)

    其实李闲还真怕无栾羞答答说出不信这两个字来,事实上就算再给李闲三个胆子他也没勇气在大街上搞行为艺术。当然,无栾肯定不会那么说,她在短暂的恐惧之后也渐渐的平静下来,只是看着李闲冷笑不止。她松开握着李闲脚腕的手,平躺在地上微微喘息。眼神平静而冰凉的看着李闲,似乎是在嘲笑着李闲的大言不惭。李闲的威胁,好像只吓住了她那么一瞬。

    李闲对这种眼神很反感,反感的想狠狠的抽无栾三个响亮的大耳光。

    那眼神,那冷笑,就好像她是及其正义而李闲就是犯有反人类罪的魔鬼一样。这种冷笑绝对能让人兽xing大发,如同被军统特务严刑拷打下的女大学生那样带着十分的不屑。她好像要表达的一个意思就是,就算你cao了我,我也看不起你。而还有一种意思,李闲不想承认却分明从无栾的眼神中看了个一清二楚,她,好像并不在乎什么名节。李闲想不通,为什么这样年纪的少女为什么眼神中那么深的风尘。

    而李闲对这种笑容的厌恶感来源于无栾并不是什么正义的一方,而是一个不知好歹不懂世故的白痴。

    白痴有很多种,李闲一直说欧思青青是个白痴,但那个时候白痴这两个字没有什么贬义,相反,是白痴的可爱,可爱的白痴。

    无栾在李闲眼里也很白痴,并且一点也不可爱,是可恨。

    “事不过三,今天不杀你还是因为你是个女人,但再有下一次的话我肯定不会心慈手软。事实上我对于杀女人确实有点心理障碍,不过希望你千万不要以为我下不去手。”

    李闲抬起脚,看着无栾的眼睛冷笑道:“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真以为自己是个圣女?其实……你现在的样子更像是个等男人的婊子。”

    李闲似乎因为有些恶毒的话而感觉到一丝轻松,所以看无栾的眼神逐渐平和下来:“你自己想想吧,你杀我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希望你一直能理直气壮下去,不然就更加的让人看不起。”

    他背起包裹,看了一眼吓傻了的卖胭脂的小贩,看了一眼沾染了一抹嫣红的肉包子,摇头叹气,也不知道是惋惜胭脂糟蹋了包子,还是包子糟蹋了胭脂。他摸出一把肉好掂量了一下,有些歉意的对卖胭脂的小贩道:“要不我陪给你钱?”

    那小贩傻乎乎的看了李闲一眼,随即啊的大叫了一声转身就跑。

    “杀人啦!”

    那小贩一边跑一边大叫。

    李闲怔住,心说你那只眼看到杀人了?

    他将肉好放在摊子上,拿起染了红的包子和那盒打开的胭脂转身离开。在无栾恶毒的视线中坦然前行,顺手将包子甩给一条流浪狗,将胭脂送给了一个卖卤鸡蛋的满脸雀斑的中年大婶。在大婶惊愕的目光中,他又很自然的拿起一颗卤蛋边低着头很认真的剥去那一层硬皮,渐行渐远。

    肉包子既然不能吃了,自然要用来打狗。而胭脂,送给女人才对,但李闲天生是个不肯吃亏的人,所以又拿了人家一颗鸡蛋。

    鸡蛋味道不错

    李闲笑了笑,感觉了一下肩膀上盔甲的重量,心里没来由的开心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天,天空显得那么蔚蓝。看地,就连地上的垃圾也不觉得有什么恶心,看人,每一个都显得那么和蔼可亲。看了看自己的手,白皙修长,而且干净。

    从将军府出来之后,李闲变得轻松起来。

    而与无栾交手打了那女人一顿之后,将与罗艺对峙时候憋下来的杀意宣泄了出去。所以李闲心里开始舒畅起来,看什么都变得顺眼了些。

    他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一眼无栾,而是尽情的感受着心里那份宁静。当他走到客栈门口,看到洛傅等人站成一排等着他,他笑了笑,说了两个字:“抱歉。”

    “刚巧发现罗艺的妻子是我七大姑的表姨的舅母的表妹的干娘的妹妹,她与我一见如故非抓着我唠嗑不知不觉就进了将军府。罗艺一看家里来了近亲,所以热烈的款待了我。三十七哥,你们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发誓……我上面所说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李闲挠了挠头发,忽闪出几个很无辜的眼神。

    洛傅一言不发,只是看着李闲。

    李闲脸皮难得的一红,讪讪的笑了笑道:“其实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次和燕山上不同。我没打算一个人去找罗艺拼命,事实上,我不认为他的命比我的值钱。三十七哥,你知道的,没有七成以上的把握无论什么事我都不会去做。“

    洛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安之,你这样做,其实是在伤我们的心。”

    李闲歉然道:“我知道,只是不想……”

    “没什么想不想的!”

    铁獠狼打断李闲的话:“少将军,从草原上跟你回来,咱们就已经是一个人了。如果你强行分什么你我的话,真的只会让我们心寒。”

    李闲郑重的点头:“我已经明白了,下不为例。”

    “咱们还是先回客栈收拾一下,既然你已经问过了罗艺,想来也不会是他,幽州不是咱们久留之地。我信不过罗蛮子,无论他给你什么承诺你也不要相信。”

    ……

    ……

    将军府

    叶怀袖媚眼如丝的看着躺在自己身边微微喘息的罗艺,她俯下身子将胸前一对饱满贴在罗艺的胸膛上缓缓摇动,然后身子水蛇一样滑下去,探出丁香小蛇在罗艺的胸膛上轻轻舔过,留下一条一条亮晶晶的水迹。当那水迹延伸到某处的时候,朱唇轻启含了进去。罗艺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绷紧。

    她臻首上下起伏,过了好一会儿才喘息着抬起头,微微眯着眼,舌头在红唇上舔了舔:“有件事,我不明白。”

    她再次伏在罗艺的胸膛上,喃喃着问道:“为什么不杀了他?”

    “谁?”

    罗艺下意识的问道。他还停留在之前的余韵中,所以头脑反应稍微慢了半拍。叶怀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等着罗艺的下文。几秒钟之后,罗艺终于想到了叶怀袖口中所说的他是谁。

    “为什么要杀了他?”

    罗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叶怀袖的纤细手指在罗艺的胸脯上轻轻划着圈子,笑了笑道:“杀了他献给皇帝陛下,难道不好吗?”

    罗艺沉思了一会儿,缓缓道:“杀了他献给皇帝陛下,那皇帝能给我什么好处?我的事,你还是尽量不要插手的好。我自然有我的打算,至于你是怎么打算的,我管不着,我也绝对不会去管。我欠你一份情,能帮你的就不会推诿。但有一件事你要记住……”

    他伸手在叶怀袖的头发上揉了揉道:“别试图左右我的决定。”

    他一字一句极认真的说道:“我保证你做不到,所以你连试都不要试。阿史那去鹄许了你什么我不知道,但别把我和他相提并论。”

    叶怀袖微微一怔,随即轻笑道:“我早就知道罗艺是个薄情冷血的负心汉,怎么还是心存侥幸?”

    罗艺笑了笑,似乎对负心汉这三个字并不反感。

    “天要黑了,世道要乱了,或许你图谋的事真有几分成算也说不定,但不要指望我能全力满足你。其实,在我看来,一个女人家还是老老实实找个人嫁了的好,相夫教子,平平安安比什么都靠谱。”

    叶怀袖叹了口气:“残花败柳,谁还肯明媒正娶?”

    罗艺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刻意没有去看对方,因为他们都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眼神中的失望。过了许久,罗艺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道:“若是累了,就留在幽州。”

    叶怀袖摇了摇头:“还是不必了,这里……不是家。”

    ……

    ……

    大街上,嘉儿将无栾扶了起来,帮她将身上的灰尘掸了掸,责备而又关切的说道:“为什么这么执着?说起来,他和你之间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死结,是你自己钻了牛角尖,无栾,听我一句劝,过几天咱们回塞北就不回来了,忘了那段过往吧。”

    无栾苦笑,伸手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我每天晚上一闭上眼,就能看到驾车的马夫对我伸出的血手。他很猥琐而且肮脏,我很瞧不起他所以平ri里冷言冷语的惯了。我本以为他会弃了我和小姐自己去逃命的,可他没有。”

    无栾顿了顿,在心口上指了指:“他挡在我面前,那柄汉人的直刀就从他这个位置刺穿。”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里……也很疼。”

    嘉儿叹了口气:“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有些事,终究还是淡忘的好,何必让自己过得这么苦?”

    无栾忍着小腹上的疼,将长剑捡起来。

    “他说我是个婊子。”

    无栾眼神看向远方,似乎在寻找着那个少年的背影:“我是个婊子,这些年在草原上,我都不记得自己钻了几个男人的帐篷了。但无论谁抱着我,我都……觉得还是那么冷。只有那个人的热血,才能让我的心回暖,结束我这些年每天晚上的噩梦,我一定,一定要杀了他。”

    嘉儿怔住,一声叹息。

    为什么,人生诸多凄苦事,却极难见到几人真心欢笑,无忧无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