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射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山林中狂奔的少年郎,如一只已经成年的猎豹一样敏捷。他背负着一大团衣服,在山林间腾动穿行挥汗如雨。他的眼神明亮而清澈,就好像倒影在一池清湖中的那轮皎洁明月。从进入山林之后他一直没有停下脚步,不时撕下一条衣衫挂在树梢或是丢在草丛。

    这片山林太密,以至于高飞于天的雄鹰都看不到了这少年的身影。

    一直在树林中奔行了半个时辰,李闲确定已经离开张仲坚等人藏身的地方足够远了之后,缓缓的停下脚步。他将那一大团衣服放在地上,蹲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他将衣服散开然后拿起其中一件手脚麻利的爬上了一棵大树。将那件衣服在树叶间挂好,确定不会被人轻易发现后他又顺着树干滑了下来。就这样,将十几件衣服分别挂在大树上,李闲已经累得手脚发酸。若不是在草原上这两年高强度的修炼,只怕他的体力是支撑不了这么久的。

    他跌坐在地上,靠着一棵大树坐着,解下来水壶狠狠的喝了几口,擦了擦嘴角上的水迹和额头上的汗水,他咧开嘴笑了笑。

    他看了看藏好的衣服,确定不会被人轻易发现之后这才站起来。将水袋子系好,紧了紧后背上的黑se直刀和箭壶,将硬弓握在手里。

    眼神飘向逃来的方向,李闲的嘴角勾起一抹yin冷的笑意。

    他微微弯下腰,然后双脚猛地踏地向前冲了出去,竟然沿着来时的方向一路返回!

    一路奔驰,他取出一支羽箭,在快速奔跑中将硬弓拉开,嗖的一声将一只爬在树梢上的松鼠钉死,然后快速的冲过去将羽箭收回来,将松鼠的尸体丢进一处草丛中。一路上,他不断的发箭,she杀动物,然后将尸体丢进茂密的草丛中。

    沿着原来的路线一直跑,直到出现在树林外之后才转变了方向。他一口气跑到那个铁浮屠马贼说的山洞所在,钻进去之后迅速的将全身上下所有的衣服脱下来。用山洞里的湿润泥土将双脚涂抹了一遍,低头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疏漏,就这样赤身**,将箭壶和黑刀和鹿皮囊绑在身上,握紧了硬弓后又钻了出来。

    出了山洞之后李闲没有继续奔跑,而是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山风拂过,很快他身上的汗水就被吹干。李闲低头看了看胯-下那已经傲人的东西,随即发出一声由衷的感慨:“风吹鸡-鸡果然好凉爽。

    他缓步走向一侧的山崖,深深吸了口气后开始攀爬。就好像一只巨大的壁虎一样,攀着突起的岩石爬上了十几米高。这片断崖并不高,十几米之上便又是一个缓坡。上去之后李闲又爬上一棵大树,将自己藏身在密集的枝叶中便一动不动。

    就这样趴在树上等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从前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响动。

    李闲调整好自己的呼吸,缓缓的抽出几只破甲锥放在身边的树杈上,然后将硬弓握在手里,静静的等待着那些龙庭卫出现。

    没过多久,数不清的身穿蓝se锦衣劲装的士兵便出现在李闲的视线中。而最让李闲瞩目的,则是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个劲装女子和她手里牵着的那条狗。李闲没来由的想起塞北弱洛水畔叶怀袖草庐外的篱笆,正如他那次在草庐外篱笆下没来由的想起女人和狗一样。想了想,原来自己是看过这样名字的一部老电视剧。

    李闲笑了笑,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有些退化了。

    那只巨大的獒犬似乎很兴奋,一路不断的咆哮着往前冲。而李闲的视线却集中在那个女子身上,至于那条狗他却根本无视。不过之所以被那个女子吸引了视线,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那条狗。说起来有些矛盾,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只牛犊一样大的獒犬拼命想往前冲的力度有多大?可那个女人牵着狗却走得很稳定。她的身子一直没有晃动,就算那獒犬向前冲的再急,也被她牢牢的拉着。

    这个女子,很不简单。

    能控制住这样一只巨大的獒犬而显得轻松自如,就算是一般的壮汉都无法做到。李闲自信现在的自己也能做到这样,但毕竟自己是个纯爷们。前世的时候李闲对于武侠小说和电影中的内功持怀疑态度,但到了这个时代后却不得不承认虽然不像电影电视剧中表现的那么离谱,但内劲还是真实存在的。比如张仲坚的拳,能将一百多斤的人打出去四五米远,甚至能一拳将一匹奔马轰飞。

    而李闲自己现在就已经感觉到了内劲的存在,他能在两年前就拉开两石的硬弓,绝不仅仅是因为与生俱来的神力,还有后天的修炼。不过张仲坚曾经说过,李闲的身体条件十分出众,若不是在襁褓中受了寒气,只怕能将他的拳法发挥出更强的威力。

    那只巨大的獒犬一路闻着往前冲,渐渐的追向那片树林。从那些龙庭卫走的路径来看,完全重复的是张仲坚他们之前奔行的路线。由此可见那只獒犬,也是不能小觑的。李闲几乎忍不住一箭将那畜生she死,他怕那畜生的嗅觉太灵敏找到张仲坚等人藏身的草丛,却最终还是忍下来趴伏在树上一动不动。

    数百名龙庭卫跟在那女子的身后,到了树林边上之后那女子眉头皱了皱,随即停下脚步,那獒犬伏低头颅闻了闻,随即抬起头看向张仲坚等人藏身的草丛,疑惑的看了一眼后再次闻了闻,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的往树林中冲。

    那女子指了指树林,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因为距离太远李闲听不到,但能看清那些龙庭卫迅速的分成几十人为一队,平端着连弩进入了树林。也不知道闻到了什么味道,那大獒犬忽然更加兴奋起来,拼了命的往前面一处草丛中蹿。

    凰鸾眉角挑了挑,松开了拉着铁链的手。

    大獒犬嗷呜的叫了一声,朝着草丛扑了过去。

    数十名龙庭卫立刻端起连弩,呈弧形朝着那处草丛缓步围了过去。草丛中晃动了一会儿,那大獒犬叼着一只野兔摇头晃脑的跳了出来。它跑到凰鸾的身边,抬着头邀功似的呜呜的叫着。

    凰鸾皱眉,一脚踹在那獒犬的脖子上。大獒犬被踹得滚了出去,恐惧的嗷嗷的低鸣着似乎很惧怕凰鸾。

    凰鸾指了密林深处道:“追上去,他们肯定是进了林子。用猎物的血来迷惑獒犬,让咱们找不对方向。但黑鹰还在林子上盘旋,他们肯定没出去。”

    獒犬见凰鸾不再动手,立刻冲出去往前跑。

    凰鸾带着数百名龙庭卫分散开追在獒犬的后面,当獒犬第二次从草丛中叼出一只猎物的时候凰鸾反而不再生气,而是微微笑了笑,眼神中竟然带着几分欣赏。

    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他们终于追到了李闲藏衣服的地方。大獒犬停在一棵树下,闻了闻之后忽然剧烈的咆哮起来。

    “弩!”

    凰鸾高呼了一个字,指向树梢。

    数百名龙庭卫立刻将连弩抬高瞄准了过去,当风吹动树叶,一片一角露出之后,凰鸾猛的往那里一指:“she!”

    密密麻麻的弩箭几乎同时倾泻-了出去,弩箭打在树干上噼噼啪啪的响着。最少二百支弩箭飞过去之后,凰鸾看到的是一地的残枝落叶和一团掉下来几乎被she烂了的衣服。

    大獒犬不断的冲到某一棵树下咆哮,而龙庭卫则立刻将弩箭倾泻向那个地方。

    李闲等龙庭卫全部进入了树林之后缓缓的松了口气,将破甲锥重新放回箭壶里,然后又等了几分钟之后确定后面再没有人追上来,他才从树杈上跳了下去。光着脚,**着身子,他认准了龙庭卫来的方向之后,竟然逆着方向冲了出去。看样子,他竟然是要回到那片与突厥狼骑恶战的树林!

    少年郎风一样在树林中穿行,然后猎豹一样跃过一块突起的石头。也不管碎石硌疼了脚,不管树杈刮破了皮肤。他身子微微前倾,奔跑的速度快得令人瞠目结舌。

    只用了半个多时辰,中途只略微休息了一次,李闲便回到了那片和突厥人交战的树林中。进入树林之后他的动作放缓了下来,动作缓慢的往树林外移动。他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全神贯注的感觉着四周的环境。他向前走了二百多米之后,忽然停住脚步缓缓的藏身在一棵大树后面。

    在一百多米外,有一个龙庭卫站在那里jing戒。

    李闲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确定那个龙庭卫没有发现自己之后,悄无声息的潜行了过去,走到那人身后几米远,李闲缓缓的将硬弓放在地上,从鹿皮囊中将那柄锋利的匕首摸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龙庭卫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猛的回头!

    足有三米的距离!

    李闲竟然猛的双脚踏地炮弹一样跃了起来,他的身体在半空中掠过,如同一只振翅的雄鹰一般,顷刻间就到了那龙庭卫的身前!

    噗!

    匕首没入那龙庭卫的咽喉,李闲捂着那人的嘴巴缓缓的将其放倒。

    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血,他走回去将硬弓捡了起来。

    在草丛中潜行,缓缓的接近树林的边上。

    绕过两名jing戒的龙庭卫,李闲悄悄的藏身在一块大石后面。

    七十步左右,树林外的那块巨石上,文刖站在那里似乎是在欣赏着风景,他负手而立,似乎是在享受着已经变得清凉的山风。

    李闲缓缓的搭上一支破甲锥,拉开弓弦。

    他眯着眼睛瞄准了文刖的咽喉,随即猛的松开了手指!

    于此同时,山洞中,凰鸾捡起李闲的衣服看了看,眼神逐渐变得yin沉。

    “回去!”

    她冷声下令,面如寒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