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小心些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铁浮屠排行第三十七的洛傅将肩膀上的野猪甩在地上,指着野猪上插着的那只破甲锥瞪了李闲一眼:“若不是我反应快,你这一箭已经要了我的命!”

    李闲使劲揉了揉眼睛,盯着洛傅那张熟悉的脸问:“你是人是鬼?”[..]

    正说着,从树梢上飞身而下一个红衣倩影,那熟悉的摇曳身姿让李闲的视线都为止定格,再然后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他看着那红衣女子,再次揉了揉眼:“你又是人是鬼?”

    从树梢上下来的正是红佛张婉承,她瞪着眼一把将已经个子比她高出小半个头的李闲拉过来,胳膊夹着李闲的脖子,右手使劲在李闲的头发上揉啊揉啊……

    “你个小王八蛋,你说我是人是鬼?你说我是人是鬼!”

    李闲的脸贴在红佛饱满的胸脯上,被虐得很幸福。他ri思夜想的想回燕山看大家一眼,整天心神不宁的胡思乱想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感觉有多难受。当洛傅和红佛骤然出现他面前的时候,他确实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的头皮都被红佛揉的有些发疼,一头顺直的长发更是被揉的凄凄惨惨戚戚。可他却高兴的想要叫出来,想要跳起来。

    “姑nainai千辛万苦带着小狄来找你,你问我是人是鬼?”

    红佛松开李闲的脖子,瞪着李闲恶狠狠的问。

    李闲挠了挠着自己的脑袋一本正经的纠正道:“是姑姑,不是姑nainai。”

    红佛被他的样子逗得扑哧一声笑了笑出来:“一年多没见面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李闲很认真的拍马屁道:“姑姑的小擒拿手段太厉害,就算我长进再大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姑姑的魔掌?”

    他笑着,笑得那么畅然。

    “小狄也来了?”

    他转头问洛傅:“三十七哥,我阿爷呢?我阿爷来了没?”

    洛傅笑着说道:“大哥没来,就是担心你所以让我们过来看看。小狄那丫头想你想的总是哭,所以大哥让我们把小狄也带上。本来十天前就该到了这里,但半路上遇到奚人和契丹人开战,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子。又不知道你到底在什么地方,正巧见这座山是个落脚的好地方,所以打算休息两天再慢慢找你,谁想居然碰上了。”

    李闲听说张仲坚没来心里有些失望,但很快又释然。听说张仲坚没有什么危险,他脸上的表情好像更轻松了几分。只是没人注意到,他的眼神中有一丝不安一闪而过。

    “小狄呢?”

    李闲问。

    红佛正在和达溪长儒说话,回头对李闲说道:“雀儿带着小狄在后面呢,我和你三十七哥出来打几个野物要回去的,没想到能遇到你。”

    李闲迫不及待的问道:“小鸟哥和小狄在哪儿,我去接她们!”

    “那边有个山洞,雀儿腿上受了伤不方便出来,你去接也好。”

    红佛说道。

    “小鸟哥受伤了?”

    李闲脸se变了一下问道。

    洛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什么大碍,奚人的箭软的厉害只划破了个口子,放心,他没事。”

    李闲拉着洛傅的手说道:“三十七哥,带我去找他们。”

    “安之!”

    欧思青青从后面叫了一声:“我陪你一起去。”

    她小跑着追上去,从后面很自然的拉住了李闲的手。红佛怔怔的看着她,下意识的问达溪长儒:“那小丫头是谁?”

    达溪长儒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想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解释,只好摊了摊手说道:“简单来说,是安之的朋友。”

    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的红佛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你还是不简单的说说吧。安之那个小王八蛋要是敢负了我家小狄,我就去打断了他的腿!平生最恨男人喜新厌旧忘恩负义,我倒是要看看他怎么就那么大胆子!”

    “呃……”

    达溪长儒拉了红佛一把说道:“这个解释起来挺复杂的,你先别急。”

    他让血骑兵收拾猎物先回营地,自己陪着红佛去接张小狄他们两个。一边走一边将李闲和欧思青青相遇的事简单说了一遍。他不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但平平淡淡的说起来反而更真实令人心有所感。

    红佛一边听一边点头,当听到李闲在青牛湖跟欧思青青说再不相见的时候她气得脸se顿时变了:“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一会儿我就打断了他的腿!”

    达溪长儒揉了揉发紧的眉头,忍不住问:“你到底是哪头的?”

    红佛愣了一下:“老娘站在所有女人这边,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达溪长儒怔住,随即叹道:“你不要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好不好?”

    红佛哼了一声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达溪长儒哑然,果断不再开口。

    红佛也陷入了沉默,眉头皱得很漂亮。她走在达溪长儒前面忽然站住,就像是解决了一个什么重大难题似的轻声欢呼了一声:“小狄是正妻,这是姑nainai我定好的谁也别想改。就让那个青青姑娘做小吧,也可以做平妻。”

    达溪长儒很认真的说道:“我终于知道,安之为什么说你是天下最可怕的人了。”

    红佛正要发威,忽然看见远处李闲一只手拉着笑得很灿烂走路蹦蹦跳跳的张小狄,一只手扶着同样笑得很灿烂走路一瘸一拐的陈雀儿走了过来。而那个叫欧思青青的漂亮丫头,拉着小狄的另一只手,不时替她拨开前面的树枝。红佛看着欧思青青,看着她护着小狄的头不被树枝刮到。

    “唉……”

    她叹了口气,没来由心里一酸。

    “安之哥哥。”

    张小狄仰着jing致的小脸叫。

    “怎么了?”

    “没事,我就想叫你。”

    十岁的小狄笑容灿烂。

    .......

    ……

    “三十七哥,小鸟哥,跟我说实话,阿爷是不是遇到危险了?”

    趁着红佛带小狄去睡觉的机会,李闲走进洛傅和陈雀儿的房间很严肃的问道。听到这句话,陈雀儿和洛傅都怔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开口道:“没有!”

    洛傅解释道:“就是小狄天天念叨你,大哥受不了被她天天烦,就让我们带着小狄来寻你。真的没事,你不知道大哥我们在燕山中过的多快活。除了没有女人,燕山中什么都不缺!”

    陈雀儿也道:“就是天天闲的没事可做,功夫都撂下了,不然我也不会被那些奚人she了一箭。”

    李闲叹了口气,看着陈雀儿的眼睛说道:“小鸟哥,我不是个白痴!”

    他站起来,负手看向南方:“从燕山来这里千里迢迢,阿爷会放心小狄?再说,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草原这么大,如果不是运气好咱们能相遇?别把我当成孩子以为好哄骗,告诉我实情!”

    “真的没事。”

    陈雀儿脸se有些难看的说道。

    “小鸟哥!求你!”

    李闲近乎哀求道。

    “我来说吧!”

    洛傅站起来,拍了拍李闲的肩膀:“我知道瞒不过你的,来的时候我就说过,没几个人能骗得了安之。”

    后一句话,他是对陈雀儿说的。

    “确实遇上了点小麻烦。”

    洛傅整理了一下措辞说道:“前一段ri子朝廷派出不少禁卫追杀咱们,但都被咱们给宰了。大哥怀疑是幽州罗蛮子派了人一直盯着咱们铁浮屠的行迹,所以朝廷里的禁卫才会找到燕山。大哥就是担心小狄和你姑姑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才让我们到草原上找你。”

    他吸了口气,认真说道:“不过你放心,没有小狄这个牵挂,大哥他们在茫茫燕山中就是如鱼得水,那些禁卫不熟悉地形来多少咱们杀多少。临出发的时候大哥说过,让你别担心。只要铁浮屠想走,这天下间没人能拦得住。你也别想着回去找大哥他们,燕山那么大,为了甩开朝廷禁卫,大哥他们的行迹一定很隐秘。大哥说,让你安心在这里练功,明年他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你。”

    “三十七哥!”

    李闲嗓音沙哑的说道:“如果阿爷被朝廷追的紧,他不可能在约好的地方等我!”

    他挺直了胸脯,看向远处:“燕山是很大,却大不过草原。你们能遇到我,我就不能寻到阿爷?朝廷追杀铁浮屠,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我?我在这里做缩头乌龟,阿爷他们在燕山每ri厮杀……三十七哥,我能坐得住?”

    “坐不住也得坐!”

    洛傅严肃的说道:“大哥是不会答应你回去的。”

    李闲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极认真的说道:“三十七哥,我什么时候听话乖巧过?”

    他缓步走向屋子外,一边走一边说道:“现在你和小鸟哥要考虑的,是说个什么样的谎话让姑姑和小狄留下来,而不是劝我留下来。我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而是很认真的告诉你们我的决定。回去是必须要回去的,但小狄和姑姑必须留下。”

    他顿住,回头笑了笑:“我和阿爷想的一样,这一点你们不反对吧。”

    洛傅和陈雀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李闲笑了笑道:“那就没问题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李闲将用的上的东西都收拾了一下,看着那满满两个大包裹他叹了口气,随即再次整理。将大部分东西都丢在一边,他只留下了必须要带的东西。黑刀,弯弓,匕首,装满了两个箭壶的破甲锥,腕弩,还有一小瓶毒药贴身藏了。

    毒药是独孤锐志jing心制作的一步死,毒xing很烈,只有小小的一瓶,刚好能毒死一个人的剂量。

    第一次给自己准备这种终极的礼物,李闲其实心里很别扭。

    他不是个随随便便就敢玩自杀的白痴,也不是无视生死看淡前程的圣人,更不是什么万军中往来冲杀如入无人之境的猛人,当然更不是手提刀一口凤歌笑孔丘的狂人,他只是个怕死也怕疼的普通人。之所以备下一小瓶毒药,他只是想在自己不得不死的时候能自己做主怎么死。

    正在整理的时候,达溪长儒走进他的房间。

    看着李闲收拾东西,他在椅子上坐下来沉默了很长一会儿。

    “今夜你带上血骑全部人马,送欧思青青回家。”

    达溪长儒突兀的说了一句。

    李闲一愣,不解的看向达溪长儒。

    达溪长儒笑了笑,有些得意:“我和你姑姑是这么说的。”

    他站起来,帮李闲将黑刀绑在背上。

    “铁獠狼和小朝跟你回去,我和独孤还有东方留下。你姑姑和小狄总要有人照顾,放心我们,你们出发后明天一早我们也出发,我几年前在额古纳河边上也建了个营地,那里没人知道。”

    他笑着,有些悲伤。

    李闲使劲点头:“等我,我会回来接你们。”

    达溪长儒嗯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后声音有些许颤抖的说道:“安之……小心些。”

    李闲点头,整理好后去和红佛辞行。红佛笑着说路上照顾好人家姑娘,早去早回。李闲点头说放心吧,有姑姑你在我怎么敢慢待了女人?

    看着李闲带着一百零四名血骑兵离开营地,红佛站在门口树下怔怔出神。

    “我骗不了你,你又何尝能骗得了我?”

    红佛抹去眼角的泪水,喃喃道:“安之……小心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