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去找他吧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收藏了么?)

    “我耶耶真的没有受伤?那我娘呢?看到我娘了吗?”

    欧思青青坐在树下板凳上,仰着小脸问李闲。虽然她的箭伤并不严重,但因为之前中了毒的缘故所以脸se看起来格外的白。或许是因为得知自己父母没有什么事所以有些兴奋激动,两颊上有淡淡的红韵所以看起来带着点病态的美。[..]

    李闲点了点头很严肃的说道:“说起来若不是你爹那么能打我都回不来了呢,他先是抓住了苏啜新弥然后一刀剁了脑袋,然后又抓住阿史那去鹄一脚踹得飞出去很远也不知道肋骨断了几根。然后他冲在最前面杀开一条血路带着我往回冲,他一路上杀了至少一百名霫人武士!”

    李闲伸出两个手指比划着:“最少一百!”

    欧思青青因为兴奋和紧张所以没注意到李闲因为心虚而出错的手指,她攥着拳头问:“那他有没有受伤?我娘亲呢?你还没说我娘亲!”

    李闲甩了甩头发说道:“你爹那么厉害自然是不会受伤的,那些霫人谁能近得了他的身前?那一柄弯刀简直出神入化,一路上我只跟着跑就成了完全没用我出手!再说你娘亲,更厉害了,站在外围连珠箭杀人策应你爹撤退,箭法简直神乎其神啊。我就没有见过箭法那么好的女人,噢不,男人也没有谁比的上她。”

    李闲说的很激动,jing彩处还比划两下以表示当时的场面有多热闹刺激。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欧思青青的脸se却渐渐的变了,红晕消失,脸se白的吓人。她的笑容缓缓的凝固在脸上,眼神黯然。

    “李闲……”

    欧思青青轻声叫道。

    李闲嗯了一声打住演讲问道:“什么事?”

    “何必骗我?”

    欧思青青抬起头,眼泪在眼眶中转着。

    “我没骗你啊!”

    李闲挠了挠头发:“我对天发誓,一个字都没有假的。”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欧思青青站起来忽然向前一扑抱住李闲:“你是怕我担心对吗?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样,你身上为什么这么多伤?为什么你的胳膊还在流血?你看你腿上的血,已经把裤子湿透了。明明是你救出的我耶耶和娘亲,为什么不肯说实话?”

    她连续的问句将李闲问楞,而少女的泪水则顺着他的衣领流进了脖子里。很清凉,清凉的让人怦然心动。

    <带着淡淡香味的身体。

    她伏在他肩膀啜泣,她的肩膀则微微颤抖着。

    李闲傻乎乎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紧张得甚至忘记了自己之前讲过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慢半拍的有些难为情的说道:“我这个人一向很低调,嗯…….低调。”

    欧思青青慢慢的离开李闲的肩膀,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达溪叔叔已经告诉我了,我耶耶受了些小伤,娘亲和答朗大哥保护着耶耶回青牛湖了。达溪叔叔说那天晚上你一个人冲进霫人的营地里救人,若不是他们赶去的及时你就回不来了。李闲,之前是我错怪你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李闲看着那张jing致的梨花带雨的脸,下意识的出于本能的伸出手将她脸上的泪水抹去。

    “我没事,我怎么会那么白痴自己冲进去救人?别听我师父胡说,也就是你这个小白痴才信他的话。”

    “我是白痴!”

    欧思青青微微侧头感受着李闲手掌心的温度:“相信你再不相见的谎话,我是个白痴,不信你会把我耶耶和娘亲救回来,我是个白痴。我什么都做不好还误会你,你在青牛湖说的话也是骗我的对不对?你只是想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坏人对不对?”

    她用微热的小脸摩挲着李闲的手掌就好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猫一样:“我以后会变得聪明一些的,我保证尽力,不再让你生气好不好?”

    李闲的心忽然被一种莫名的情愫占据,占得满满的。

    他张着嘴,过了很久才喃喃的说了两个字:“笨蛋”

    “疼吗?”

    欧思青青轻轻捧起李闲的胳膊,看着绷带上渗透出来的血迹问。

    李闲将胳膊缓缓的抽回来,有些口吃的说道:“不疼,就跟蚂蚁咬了一口似的,再说有小毒哥在,再大的伤也没什么的。”

    “等我伤好一点,你带我回青牛湖好不好?”

    欧思青青没看到李闲眼睛一闪即逝的慌乱,她垂着头,似乎醒悟了之前那一抱有些冲动,所以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几分。只是草原女子xing子直爽,心里倒是没有那么多什么规矩礼制的束缚。

    李闲想了想说道:“青牛湖你暂时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

    欧思青青问。

    李闲道:“虽然明知道你会担心,但我还是要将实话告诉你。现在你的部族遇到了危机,奚人的进攻越来越猛烈,你们部族的军队已经在不断的撤退了。你爹正在等待时机反攻奚人,如果你这个时候回去非但帮不了忙,还会成为他们的负累。你娘亲既然让你在这里静养你就要乖乖听话,他们两个就能安心与敌人作战保护家园。所以呢,我都不心疼粮食,你就踏踏实实在这里好吃懒做吧。”

    出乎预料的,听到李闲的话欧思青青没有闹也没有激动,她小心翼翼的将眸子里的担忧隐藏起来,露出一个笑脸。

    “嗯!我听你的。”

    她极认真的说道:“我以前太傻,明知道你都是为我好却偏偏怀疑你,以后再也不会了。我知道你说的是对的,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李闲微微怔住,心里不觉有些歉然。

    两个身上都有伤的人坐在树下矮凳上一时间陷入沉默,有些恼人的莫名情愫在两个人之间流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闲率先打破了尴尬随意找了个话题。

    “那是什么花?”

    他指着草丛中一朵盛开的黄se小花问。

    欧思青青看向李闲手指的地方,随即笑了起来:“是格桑梅朵,草原上最圣洁的花朵。传说中如果有人能找到八个花瓣的格桑梅朵花,就会找到幸福。”

    “格桑梅朵?”

    李闲喃喃的重复了一遍,脑子里却没来由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欧思青青提着裙摆在那朵黄se小花边蹲下来,洁白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点着,片刻之后她忽然欢呼了一声,转头看向李闲一脸的欢喜雀跃。

    “李闲,你看!真的是八个花瓣!”

    李闲愕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慌。

    夕阳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拖出去老长老长,再次陷入沉默中。

    相隔千里外,燕山。

    一脸络腮胡须的张仲坚一拳将最后一个敌人砸塌了胸膛,抬起脚将那具猝然失去生命的尸体踹下山去。他回身看了一眼,见红佛站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边正在看着自己微笑,她抬着手理了理被山风吹拂的有些凌乱的发丝,笑颜如花。

    不远处铁浮屠的马贼们已经在打扫战场,抬起战死兄弟的尸体默默的走向远处。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敌人的尸体,还有残肢断臂和折断的兵器。

    排行三十七的洛傅从地上捡起一柄横刀,将另一柄横刀踢下山涧。

    “大哥,有些怪啊。”

    他看着手里的大隋制式横刀皱了皱眉。

    “这个月已经第四次了,谁在暴露咱们的行踪?”

    张仲坚摇了摇头道:“别乱怀疑,铁浮屠中没有吃里扒外的人,肯定是咱们不小心暴露了,再换个地方就是。”

    洛傅叹了口气道:“大哥,我自然知道咱们兄弟没有那种小人,只是……真他妈的怪了!”

    他狠狠的将横刀刺进树干中,木屑纷飞。

    红佛走到张仲坚身边,看了看地上的那些穿着深蓝se锦服尸体说道:“都是羽林卫的人,这些禁宫侍卫怎么就千里迢迢找到燕山来了?洛傅说的对,肯定是有人泄露了咱们的行踪,不然这些禁宫侍卫就算长了狗鼻子也不可能这么快又找到咱们。”

    壮硕的伏虎奴赤-裸着上身,似乎一点也不惧怕山风的呼啸。他提着一具尸体丢在张仲坚脚下说道:“这个人不是他们一路的,看衣服是幽州的兵。”

    “罗蛮子的斥候?”

    陈雀儿怒道:“他想死了吗!”

    张仲坚摇了摇头,视线看向北方:“也不知道安之怎么样了。”

    陈雀儿想起李闲可恶的样子,脸上的怒容渐渐消失,嘴角上微微翘起,似乎是在追忆着什么:“那个小家伙!嘿!还真他妈的想他了。”

    红佛转过身,偷偷揉了揉发酸的鼻子:“你们收拾一下,我去看看小狄。”

    “姑姑!我没事!”

    明显长高了许多的张小狄在几个铁浮屠马贼的保护下走了过来,她小跑着冲进红佛的怀里:“你没事吧姑姑。”

    红佛笑着摇了摇头,溺爱的揉了揉小狄的脑袋。

    “没吓着吧?”

    她低声问。

    小狄抬起头,很认真的摇了摇头:“小狄不怕的,安之哥哥说过,以后小狄会慢慢学会长大,学会不哭,小狄不哭,就不害怕了。”

    红佛微笑,也将视线投向北方:“是啊,你安之哥哥说的,你都记得。”

    “走啦!”

    张仲坚站在山巅大声喊道:“换个地方筑窝,看看那些禁卫他娘的是不是真的都有一个狗鼻子!”

    陈雀儿大声笑道:“咱有屠龙刀,屠几只狗算得什么?”

    等众人收拾好启程后,张仲坚放慢脚步走在最后与红佛并肩而行:“婉承,你不要跟着队伍了。”

    “为什么?”

    红佛张婉承惊讶问道。

    “带上小狄,我让洛傅和陈雀儿护着你出塞,去找安之。你带小狄离开,我和兄弟们更能放开手脚,厮杀也好,逃命也好,顾虑便少些。咱们一直在燕山中消息闭塞,可从最近这种情况我也猜的出来,那个白痴皇帝肯定是要御驾亲征高句丽了,这些禁卫找上来是在给那个白痴皇帝清除危险。我只是还想不通为什么是罗艺的人盯咱们这么紧,难不成罗蛮子准备动手了?可无论如何,只要小狄和你没事,我若想走,这世间谁能拦得住我?”

    红佛没有拒绝,甚至连犹豫都没有:“好,我明天一早就出发。”

    ……

    李闲揉着右眼,心里又是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右眼跳灾吗?……妈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站在山巅巨石上,遥遥看向南方。

    他本来根本就不信这些东西,可这些天却总是心境难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