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是你?是你!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李闲伸手从背后将那张开皇九年jing工打造的硬弓取了下来,然后从箭壶中抽出一支远大于普通羽箭的破甲锥搭在弓上,可是这个动作僵硬了一会儿之后,李闲还是将破甲锥又放了回去。

    达溪长儒和李闲同时勒住战马,顺着羽箭she来的方向看去。

    从一棵矮树后面转出来一个持弓的影子,眼神凶狠的盯着他们两个人。

    当看清那she箭之人的样子后,李闲和达溪长儒同时惊讶了一下。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几分赞许,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被人偷袭险些丢了xing命,李闲的视线中反而没有什么怒意。

    其实如果非要找个李闲不动怒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听到了一声怒斥。

    那she箭之人距离他们并不远,也就三十米左右的样子。而若不是因为弓弦响之前那人的怒斥,李闲的反应或许还要慢上一分。虽然是下了杀手,但那人先骂人后开弓显然是留了些许余地。虽然即便慢上一分李闲也不会被she落马下,但终归还是要狼狈一些。他不怒,是因为到了人家地盘上还在肆无忌惮的讽刺着此间主人,也难怪人家会用羽箭来招待客人。

    他只是没想到,离着草庐还有几百米的样子竟然就有人站在这里当门童了。

    也不是门童,因为那人是个女的。

    不但是个女的,还是个一身劲装娇小可人的美丽小女子。

    她个子不高,按李闲大概一米七多些的身高来说,她最多也就是才到李闲的耳际。也不胖,一身深蓝se劲装勾勒出了美好的身材。她年龄也不大,看样子也就比李闲大上两三岁而已。

    十五六岁的少女,一箭惊人。

    “这位姐姐,为何偷袭我?”

    李闲在马背上抱了抱拳,一本正经的问。

    他才不信逆着风那少女能听到三十几米外他和达溪长儒的交谈,最多也就是听到了他自认为豪放不羁的笑声罢了。

    “擅闯草庐,大声喧哗,当she!”

    那少女竖着弯眉斥道,一脸的本应如此。

    李闲本来是不生气的,可听到那少女的解释反而心中点燃几分火气。

    “那你怎么不在远处立一块陌生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天大地大,天下人都走得过得看得停留得,你说擅闯就擅闯,你可有此间地契么?!”

    李闲不等那少女大话,很不礼貌的抬起手遥遥指着那少女的鼻子问:“还当she?你再she一下我看看?”

    那少女懒得和李闲说话,抬手就又是一箭she了过来。当真是一个干脆利落,果断是一个泼辣凶狠。

    李闲有了防备倒也不会再被逼的秀一下腰身如何柔软,他很自信的微微闪身然后抄手将那支羽箭接住。因为带了鹿皮手套,所以倒也不必担心擦破了手。

    “女人就是女人,箭都这么绵软无力!”

    李闲皱眉冷笑,取下硬弓,也不看他怎么瞄准,随手一箭朝着那女子she了出去!

    “不可!”

    达溪长儒喝了一声,却已经晚了。

    那箭如流星,快的根本来不及有什么反应。三十几米的距离,以李闲手里两石的硬弓拉开满月一般she出去,莫说那少女,就算换了达溪长儒也不一定轻易闪得开!

    “你敢!”

    与达溪长儒几乎同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也在不远处响起。听声音也是女人,或许是因为激动气愤和惊讶慌乱下,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

    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出呼喊,同样都是简短的两个字。只是相比于李闲拉弓she箭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两个人的喊声都稍微的慢了一些。第二个字才出口,李闲的箭已经到了那深蓝se劲装的少女身前。

    持弓的少女甚至没来得及闭眼,那箭已然到了。

    一缕青丝飘落,洋洋洒洒。

    那羽箭在少女身后的草地上噗的一声扎了进去,箭羽还在嗡嗡的颤抖着。

    青丝落,伊人惊得白了脸se。

    一个穿着鹅黄se衣服的女子迅速的到了那持弓少女身边,见她无恙随即抬起头狠狠的瞪着李闲。

    李闲缓缓的将弓放下,看着那鹅黄se衣服的女子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就敢了,你能怎样?”

    “是你?!”

    “是你?!”

    后来的也是一个少女,看年纪稍微比持弓的少女略大一两岁。在看清彼此的面容后,李闲和她几乎同时说出了相同的两个字。

    “姐姐,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李闲收起硬弓,很腼腆的笑了笑说道。之前一秒钟还挂在他脸上微微的怒气已经荡然无存,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绿se环保笑容。

    那少女正是在渔阳郡给李闲送伞的小丫鬟,李闲依稀记得她的名字。

    “嘉儿姐姐,别来无恙?”

    “怎么是你这无赖少年郎,你来这里做什么!赶紧离去,不然休怪我动手伤了你。”

    嘉儿倒是没被李闲的笑容迷惑,瞪了李闲一眼后她拍了拍那劲装少女的肩膀问道:“无栾,你没事吧?”

    “我……没事。”

    被称为无栾的少女垂着头看着地上被羽箭切落的头发怔怔出神,也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在想别的事情。

    “你先回去,这里有我。”

    嘉儿低声对无栾说道。

    “哦……”

    无栾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小巧jing致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浮现出一种浓浓的疑惑神se。她缓缓的转过身,似乎是在纠结着什么事情似的。

    “离开吧,你不应该来这里!”

    嘉儿抬起头,看着李闲说道。

    达溪长儒催马拦在李闲前面,然后从马背上跃了下来。他很客气的对嘉儿拱了拱手说道:“麻烦你帮忙传禀一声,就说弘化达溪长儒求见叶大家。”

    “您就是弘化一战逼退四十万狼骑的达溪长儒将军?!”

    嘉儿愣了一下,随即连忙还了一个礼后惊讶的问道。

    “我与叶大家有过一面之缘,倒是未曾见过小娘子你。之前我徒弟无礼之处,还请小娘子多多海涵。”(注1)

    李闲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出声反驳。

    嘉儿冒着不礼貌的嫌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几眼达溪长儒,视线尤其在他脸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上停留了一会儿。直到达溪长儒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嘉儿才俏脸一红将目光收回来。

    “是我无礼了,将军莫怪!”

    她再次施礼:“早知道是将军远来,说什么也不会让无栾乱来的。将军且在这里稍后片刻,我这便去告知我家小姐。”

    达溪长儒道:“你且去,我就在这里等候。”

    嘉儿连忙说道:“此间风大,将军还是到草堂中休息片刻,我稍后便回。”

    达溪长儒道:“不可坏了规矩,我还是在此等候。”

    嘉儿也不再劝,转身快步往那片木建小屋的方向走去。她的步伐轻盈而不虚浮,显然也是习过武艺。李闲一年半之前还是看不出这些门道的,现在却在不知不觉中看人举手投足就能知道是否习武。有句他知道别人还不知道的诗勉强符合他此时的情况: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他自己看不到自己的长进和变化,但这种长进却是真真切切的。

    李闲之所以想起这两句诗,是因为他看着嘉儿和无栾两个少女转身时候的侧影而发的感慨罢了。其实,他看着两个娇美少女的侧身想起的是前两句……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也不知道那叫无栾的少女想着什么心事,走的极是缓慢。嘉儿都已经超过了她,她还走出去连十步都没有。

    李闲的眼睛盯着无栾劲装纤腰下的翘臀,砸吧砸吧嘴低声对达溪长儒说道:“那么细的腰身,她怎么能拉得开弓,难道就不怕扭断了么?”

    达溪长儒道:“切不可小看了女子,你姑姑红佛的手段难道你都忘了?就拿草原上的女子来说,xing如烈火,弯弓搭箭也不是什么难事!”

    接下来达溪长儒的一句话让李闲傻了足足一分钟。

    “不过那叫无栾的小娘子,这腰肢扭的却是漂亮的很。”

    “师父……您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李闲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达溪长儒的话,叫无栾的少女忽然回头看了这边一眼。只是离得稍微远了些,看不清她到底是在看达溪长儒还是在盯着李闲。不过能依稀分辨的是,她脸上疑惑的神se越来越浓烈了。回头看了一眼,她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又停下来,再次转身将视线投了过来。

    这次李闲看清了,她正是盯着自己的脸似乎看得很入神。

    “是我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飘逸爽朗了吗?”

    李闲从马背上跳下来,挨着达溪长儒站住低声说道:“师父,她已经看我看到流连忘返了,我估计再看片刻,她就会到茶不思饭不想辗转反侧昼夜无眠的地步!”

    他笑了笑,故意笑得很恶心。

    达溪长儒低声道:“闭嘴!到了这里还不知道安分些,惹恼了草庐中的人,小心叶大家不给你锻造兵器!”

    李闲破罐子破摔道:“她不给打造那就算了呗,咱们回去师父你和我联手自己打造就是。打不成长刀,还打不成短刀?打不成短刀,还打不成匕首?打不成匕首,还打不成绣花针吗?”

    正说着,从远处草庐方向嘉儿已经快步走了回来。风吹起她的衣服,虽然还是薄棉服,可依然能勾勒出她颇为诱人的身段。鹅黄se的衣衫和才露出地面的新绿很相配,就好像一只草尖飞舞的蝴蝶般令人赏心悦目。

    “让将军久候了,我家小姐说请将军到草堂相见。”

    离着还很远,嘉儿笑盈盈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李闲嘟嘴低声道:“师父啊,看来美女果然还是崇拜英雄的,您看那小妮子看着您的眼神都闪光呢,就跟见了老鼠的猫儿似的。”

    达溪长儒刚要说话,忽然听见不远处的少女无栾惊呼了一声。

    “啊!”

    她怔怔的看着李闲,随即脸se由疑惑瞬间变成了愤怒。

    “是你!”

    还是这两个字,但李闲这次真的不解了。

    无栾猛的将手里的弯弓举起,然后毫不犹豫的从背后箭壶中抽出三支羽箭,拉开弓弦,竟是要三珠齐发,好似不杀了李闲她决不罢休一般。

    (注1:本来在前面最初章节就该解释一下的,但是因为粗心忘记了。隋唐时期,称呼女子为娘子,称呼少女为小娘子,称呼男子为郎,称呼少年为郎君。小姐这样的称呼是在元朝之后才渐渐兴起的,元朝之前小姐这个称谓和现在的意思基本上一样……但出于阅读习惯,本书还是选择了不太尊重历史,就还是以小姐来称呼吧。毕竟真的要完全尊重史实,这书也就没办法写下去了,无伤大雅的地方还请大家不要见怪,拱手拱手。)

    ps:今天不用去医院,我打算闭关一天,争取多码些出来备着,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四天都是要去医院的,尽力保证每天不少于两更吧。求几个红票,让将明的脸面好看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