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至于么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天地一样大?脸放在哪儿?”

    “都天地一样大了,还要脸做什么?”

    达溪长儒难得的说了句笑话。

    李闲靠在床榻上傻笑,身体上感觉着被子带给他的温暖也越来越清晰起来。

    “师父,万一叶大家不答应怎么办?”

    “你应该这样想……”

    达溪长儒站起来,打算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笑了笑说道:“万一叶大家答应了,你岂不是太走运了。”

    李闲点了点头:“如果将结果成败寄托在运气上的话,那么……我倒是有点信心了。”

    “躺一会儿,别赖在床上装死,一会儿跟我出去到林子里走一圈,这样的天气,随便走走都能捡到些被风吹傻了的狍子,今天晚上好好炖一锅吃,明天一早太阳露出来咱们就出发。”

    “如果风不停呢?”

    “那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傻袍子真的抓到了不少,傻兔子也抓到了不少,所以当天晚上血骑所有人都美美的吃了一顿,喝了烫嘴的肉汤之后又美美的睡了一大觉。

    当月亮还挂在树梢上的时候风就停了,才刮了一天半夜,说起来这在草原上简直算不上一场像样的风,猛烈但不持久,比起隆冬时候一刮就是几天几夜的白毛风根本就不算什么。因为风吹过的缘故,所以一大早天空就显得干净而透亮,看着蔚蓝蔚蓝的天那种透彻让人忍不住想要大声喊几句才痛快。

    让独孤锐志和东方烈火两个人留守营地,达溪长儒和李闲带上二十名血骑兵收拾好装备,一大早就离开了营地朝着西北方向出发,五十几里的路程,轻装而行以血骑的速度用不了半ri就能到达。

    一路上李闲难得的没有嬉笑,安静的就连大黑马都有些不适应。达溪长儒知道李闲心里有些担心,说实在的,他自己心里也没有什么底气。毕竟那个叫叶怀袖的女子太特立独行了些,往往认为可能的事在她那里就绝无可能,而往往认为不可能的事她偏偏要做出来试试。

    比如根据江湖间的传闻,当初她父亲叶无风是说什么也不肯让她继承手艺的,叶无风总觉得一个女孩子家站在火炉边锻造兵器是很难接受的事。就算这天下第一的手艺失传,他也不愿意女儿抛头露面干在他眼里并不算高雅艺术的粗鄙事。

    但叶怀袖偏偏就不肯听话,不但没有将叶家名号坠了,反而让叶家草庐的声誉达到了一个巅峰,以至于名传塞北。

    而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窈窕女子在火炉边轻衣薄衫,挥臂间香汗淋漓曲线毕露的样子总是能给人无尽的遐想,至于是不是这样,那便谁都没有见过了。叶大家铸造锻打兵器的时候外人不得观看,可越是这样神秘就越是容易让人幻想。想象一下,叶怀袖那般水一般的女子打铁,其情景该是多么的令人血脉喷张。

    而叶怀袖这个女人为什么从江南到了北方,又出塞进入草原是个迷。她一个女子和幽州罗艺,阿史那去鹄这样的大人物有着密切的关系更是让人想不明白其中关键。所以,她的神秘感越大,人们对她越是好奇。

    如果知道叶大家在渔阳郡一座破旧的青楼中做了三年招牌,只怕也不知道会有多少江湖豪杰一怒将那座怡红院拆了,也不知道那个怡红院背后的老板被揪出来之后是被打成残废阉成太监又或是直接来三百泡sao黄尿活生生浇死。白衣叶怀袖,红衣张婉承,在中原这两个女子论名气后者强于前者,论号召力,前者无疑有着巨大的优势。

    就因为这个女子太独特,而达溪长儒从根本上算不得江湖豪客,他跟叶怀袖的那次见面也纯属意外甚至还带着点尴尬,现在贸然求上去,其实他比李闲还紧张些。

    只是,一块如此好的陨铁若是没由这天下最出se的人物来锻打,岂不是太暴殄天物?

    如果说弱洛水这个极小的弧度转弯处有什么特别的话,也只能说那座勉强算是座高坡的所谓小山。而从一年前这个高坡渐渐的不再平凡无奇,除了高坡下搭建起来一小片木制建筑之外,不得不说的就是有人在高坡下大石上凿刻的七个大字三个小字。而让这个高坡渐渐声名远播的就是这块大石头和在石头上刻字的人。

    此处名为玄武峰

    叶怀袖

    不伦不类,不去管苍劲如龙如松的字体,光看这七个字表达的意思肯定会被文学大家诟病。此处名为玄武峰,先不说前四个字根本就是多余,就是玄武峰这三个字就够让人笑掉大牙了。

    走不了百步就能顺着缓坡到达顶端,除了刻字的地方之外连块像样的石头都没有的地方居然也敢称为峰?

    而且,据说那块石头还是此间主人花钱请了草原牧民从三里外运来的。

    可是,事实上自从这块石头立在这里开始,每一个到来后见到字体的人都会或真或假的赞一句:“好一手刚劲笔体!好一座玄武峰!”

    这其中有多少马屁的味道不言而喻,有多少为了一睹某人姿se站在石头边幻想着垂青而垂涎于石也不可查。有多少人故作高深莫测盯着字体研究假惺惺感叹着此字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又有多少人对感叹的人白眼唾沫加去你-妈的表示不屑。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这刻字的女人实在太美了些。或许人美反倒是其次,美在其名在外。大家都知道叶家有女名怀袖都知道此女很美很美,而一百个知道她的人心中就有一百种美丽的幻想,究竟有多美,其实没多少人知道。

    草原人粗鄙不懂得什么礼仪教化,有漂亮妞儿看上了能抢就抢过来才是硬道理。可从叶怀袖到了这里之后非但没有人捣乱,甚至就连在草原上横行无忌的突厥红披风也不敢随意靠近玄武峰。

    所谓的突厥红披风,指的就是jing锐的突厥狼骑。

    狼骑装扮是整齐的黑se皮甲大红se的披风,成千上万的狼骑在草原上风一样掠过就好像一大片红云卷过一样。狼骑是突厥王庭权威的象征,普通的牧民只要远远的见了红披风过来就要让路甚至躬身施礼。狼骑的战力也是毋庸置疑的,比如现在契丹人和奚人之间的战争,双方投入的兵力已经超过五万,可哪怕是三千红披风杀过来这五万人立刻就会溃不成军。当然,其中最大的缘故是因为突厥人在草原上的绝对统治地位,第二才是狼骑强悍的战斗力。

    曾经有一个小部族的首领意外发现了这里,然后带了几十个人想要将叶怀袖抢回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之后又仓惶狼狈的逃回了部族。第二天晚上,五个突厥狼骑的百人队就将那个小部族屠了个干干净净,全族上下近千人口一个都没能活下来。那个小部族的首领更是被剜心鞭尸,被活生生打成了一滩肉泥。

    再后来,就有消息传出来。

    突厥王庭的一位大人物也在玄武峰隐居,就和叶怀袖住在一起。

    这个人到底是谁,是男是女,却无从辩证。

    有人说突厥始毕可汗的族弟特勤阿史那去鹄就是叶怀袖的入幕之宾,他带领一万狼骑驱赶走了奚人之后就只身到了玄武峰和叶怀袖双宿双栖。也有人说是突厥王庭最被始毕可汗看重的一位子女在这里,跟随叶怀袖学习。当然不是学习打铁,相对于叶怀袖的才名来说打造兵器天下第一的名号反而不怎么响亮。

    她是书法大家

    她是剑法大家

    据说,她还是兵法大家。

    传言中的叶怀袖,完美如谪仙般无所不会无所不知。

    所以,根据传闻,李闲和达溪长儒一行人并没有贸然的靠近玄武峰怀袖草庐。如果突厥狼骑灭族的传闻是真的,那么极有可能真的有一位突厥王庭的大人物在草庐中做客,也就是说,有一支不少于五百人的突厥狼骑就驻扎在玄武峰不远处。

    血骑虽然战力无双,但以二十人挑战五百狼骑也说不上有什么胜算。

    达溪长儒将血骑的二十名骑兵留在玄武峰十里外的地方隐蔽,他和李闲两个人先去草庐见叶怀袖。

    至于陨铁,达溪长儒是想留在血骑那里的,但李闲却坚持带着。

    达溪长儒搞不懂李闲的想法,却敌不过他的执拗。两个人一人一骑,带了一匹好马拖着陨铁,观察后确定四周没人监视随即往草庐的方向飞驰了过去。

    将陨铁带着而不是确定稳妥后再让人送过来,这样其实很冒险。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谨慎的李闲非要带上,这明显和他的xing格不符。

    一路上很安静,连一只独狼都不曾发现。

    远远的看到高坡下那一片木屋,在草原上颇带着点寂寥清净的味道。

    “世外高人都喜欢玩隐居这个调调?”

    李闲笑着问道。

    达溪长儒道:“她可不算什么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世外高人,她是个江湖人,一直都在,而且,她来塞北草原,据我所知应该也不是来避世的。”

    “师父,好像您对叶怀袖很关注啊?”

    李闲嬉皮笑脸的问道。

    达溪长儒瞪了他一眼说道:“若不是因为你,我关注她做什么?”

    李闲笑了笑:“她为什么要来草原?”

    “据说……”

    达溪长儒嘴角挑了挑,表情有些耐人寻味:“据说是来找男人的……她的男人。”

    李闲一怔,随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原来无论名气多大,本事多大的女人也都离不开男人啊!”

    他笑得正得意,忽然笑声猛的一僵。

    李闲猛的大仰身贴在马背上,一支羽箭在他的面门上空不远处嗖的一声飞了过去。那羽箭来势极快,突兀至极!若是李闲反应稍微慢上一秒钟的话,这一箭说不得已经she穿了他的脸孔。好在李闲已经对弓箭几乎有了本能的反应,若是换了达溪长儒也未见得比他闪的更快了。

    “啐!”

    李闲贴在马背上低低骂了一句:“不过是说了句想男人么,至于she我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