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并非阳光大道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雷阵阵破破晓,打赏地动山摇,砸得我幸福而眩晕,真心感谢法号星空的打赏,感谢萧玄武师兄的支持!)

    “你叫李闲?”

    “你叫答郎长虹?”

    李闲对答郎长虹的回答是个反问,而后者则皱起了眉头。

    “你很不礼貌,汉人的少年郎。”

    答郎长虹的汉语虽然说的不算流利,不过最起码听起来没有什么障碍。李闲也没有想到汉语竟然已经普及到了这个地步,今天遇到的几个草原人貌似都会说几句。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草原人之所以很多人都会说几句汉语,是因为大隋对与草原人的贸易基本上是不禁止的,汉人的行商来往于草原人的各个部落和中原大地,草原人需要汉人的茶叶,布帛,瓷器,汉人则需要皮子和牲口。

    汉人的行商都会说几句草原话,草原人自然也就能说几句汉语。

    就连草原最深处的室韦人都与汉人打交道,辽河,西拉木伦河流域的奚人,契丹人,和奚人就更别说了。

    “我不礼貌?”

    李闲看了看答郎长虹,伸手比划了一下他的身高后由衷的赞叹道:“你几乎已经顶上两个我了,说话的时候,你的手却还按着刀柄,难道这就礼貌了?”

    他轻轻笑了笑:“怪不得人都说块头和胆子是呈反比的。”

    答郎长虹不知道什么叫反比,但他知道李闲肯定不是在赞美他。

    不过李闲前面的话他还是听懂了,所以他的手缓缓的离开了刀柄。只是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丢人的事,虽然在他看来这个少年绝对挡不住自己一拳。

    “这是我的习惯,当发现或许有危险存在的时候,我的手习惯放在刀柄上,无论面对的是一只狼还是一条狗。”

    答郎长虹说道。

    李闲从树杈上跃下来,负着两只手走到答郎长虹身前,抬起下颌眯着眼睛看着答郎长虹的眼睛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咱俩的看法略有不同。”

    他眼神玩味,嘴角勾起一抹弧线,直视着答郎长虹的眼睛而眼神却飘到了九霄云外:“我从来不会把畜生放在眼里,除了剥皮吃肉的时候,一般对付畜生我从来懒得用兵器。”

    答郎长虹的肩膀动了一下,脚下踩着的雪也变得深陷了几分。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动手。

    而李闲却根本选择无视,他竟然大模大样的从答郎长虹身边走过去,将手里的靴子对欧思青青比划了一下:“还要不?”

    欧思青青是个单纯到白痴的少女,所以她虽然闻到了李闲和答郎长虹之间的火药味却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她是那种前一秒钟还会因为踩死了一只蚂蚱伤感,下一秒就去开心的祸害蝴蝶的天然白,所以即便她心里明明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可是看到李闲干净漂亮的笑脸之后她立刻就忘记了烦恼。

    她喜欢笑,也喜欢别人对自己笑。

    “要!”

    她接过李闲递过来的靴子,俯下身子就要将李闲的靴子脱下来。

    李闲睁大了眼睛,随即扑哧一声笑出来:“那个大个子就是你答朗大哥?他之前说的话大多都是在放屁,不过有一句倒是说对了。你还真是个小白痴啊…….”

    李闲指了指欧思青青的脚:“你脱了靴子给我,你穿什么?”

    “我?”

    欧思青青愣了一下:“我先穿自己的好了。”

    她的脸红了一下,带着点小可爱。

    “留着当纪念品吧。”

    李闲笑了笑,转身走向远处:“其实我不过是刚好遇到小灰所以顺路给你送回来罢了,既然你那答朗大哥在我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他动作迅速的从一具奚人的尸体上扒下来一双靴子,从尸体上割下来两块稍微柔软些的毡布裹在脚上,然后将明显大两号的靴子船上。感受着脚上的温暖,李闲回头对欧思青青喊道:“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自我感觉这话倍儿潇洒,李闲一弯腰往前跑了出去。

    他必须要跑起来让已经冰冷的脚血液流通起来,不然的话真成了傅红雪他也不觉得是什么好玩的事。

    奚人的骑兵被山林中的多处浓烟搞的有些迷糊,但用不了多久就会找过来。要是趁着现在不跑那就真的是白痴一个了,李闲可不觉得雪地厮杀是件多美好的事。一口气跑出去三四里就遇到朝求歌带着三十名血骑找过来,他简略的解释了一下然后跟朝求歌两人一骑返回了营地。

    知道有奚人骑兵就在附近追杀契丹何大何部的埃斤摩会之后,达溪长儒和东方烈火带着十几个血骑出去转了一圈,一个时辰之后抓了两个奚人骑兵后返回了营地,随即下令加强戒备。

    将两个奚人的骑兵分开来审问之后,得来的消息证实了李闲的猜测。

    奚人之所以离开自己的草场向北迁徙,确实很大隋没有什么关系。三个月前,突厥始毕可汗的族弟阿史那去鹄率领一万突厥狼骑突然南下,宣布突厥王庭要占用奚人的草场。然后划出另外一块草场归奚人所有,但那块草场却是属于契丹何大何部族的。突厥王庭这样做的用意不言而喻,简单来分析就能看出其一石二鸟的居心。

    李闲分析

    一:

    大隋即将征伐辽东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从过了年开始从黎阳仓,兴洛仓等粮仓调集的粮草就开始陆续往怀远镇运,唐公李渊就在怀远镇都粮。左屯卫大将军辛世雄带着人本部人马也已经先期到了辽河西岸驻守,算算ri子,李闲已经到了草原一年,现在是大隋大业七年,大隋八年三月的时候隋军开始渡河,距离现在还有一年一个月的时间。这么大张旗鼓的准备,高句丽人若是再做不出反应就纯属傻-逼了。大隋兵力全部集中在辽西一带,突厥人将奚人驱赶走的目的也就昭然若揭。无非是想占便宜,趁乱南下。

    二,奚人这些年发展的势头很猛,奚人五部的总兵力加在一起最多能拼凑出七八万人,虽然相对于突厥王庭的强大实力来说这算不了什么,可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世绝对不会允许奚人越来越强大。驱赶奚人向北迁徙,契丹人和霫人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属于他们的草场被奚人分去,只要打起来,三方都会被削弱,这是始毕可汗想要看到的结局。

    当然,就算得出这样的结论李闲也不会说出来。毕竟他得出的结论依据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他脑子里本就有的知识,比如他确切的知道隋炀帝第一次征伐辽东的ri期,知道隋军是在大业八年三月十四强渡辽河的。后世的时候关于对隋炀帝这个人争论很大,各论坛几乎都有争辩的帖子,所以李闲记得很清楚这个ri子,只是如果他现在说出去,只怕解释不清。

    但他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隐隐间担心着张仲坚。

    铁浮屠的人就在燕山里藏着,距离奚人部落没有多远。突厥狼骑南下,不知道会不会威胁到铁浮屠。

    应该不会吧。

    李闲安慰自己。

    铁浮屠一共才六十来个人,就算再jing锐也不会主动去找一万突厥狼骑的晦气。

    阿爷是个烂酒鬼,但绝对不是个傻子。

    达溪长儒问清楚之后让血骑的人把那两个奚人拉出去砍了,他脸上的落寞很浓烈。问完了话之后,他就站在营地里那棵高大的松树下发呆。

    “师父,在担心什么?”

    李闲挨着达溪长儒站着,抬着头问。

    “天要黑了,世道要乱了。”

    达溪长儒叹了口气,落寞的说道:“这次大隋征伐辽东,有败无胜,也不知道有多少儿郎会葬身他乡,陛下他上个月号召天下良家子第自行到涿郡投军,而定下的征伐辽东的ri期却是明年这个时候,这么大张旗鼓,高句丽人难道不会做出防备?各地粮仓发往辽东的粮食都聚集在怀远三镇,靠辛世雄一个人防守三处,就不怕被高丽人一把火烧了吗?”

    “若是伐高句丽隋军战败……天下只怕大乱。”

    李闲从达溪长儒的话里能听出来,虽然他已经说过很多次自己不再是大隋的军人了,但心里其实一直放不下大隋。

    “师父…….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

    李闲说了一句本蹩脚的谎话。

    “法师十二年前就说过,大隋的天下最多还有十几年安稳太平。现在看来…….真的被她说中了。”

    “未必啊,大隋武力当世无敌,二十年来已经没有遇到过对手了。”

    李闲劝慰道。

    达溪长儒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只是有些感怀罢了。从离开弘化的那天开始,其实我已经算不上是个隋人了。你回去准备一下,等奚人离开之后我要带你去青牛湖。趁着契丹人和奚人开战,一定要把那块陨铁找回来。”

    “青牛湖离这里多远?”

    “不到三百里。”

    “就咱们两个去?”

    “带上小朝吧,他马上马下的功夫仅次于铁獠狼,但铁獠狼还要坐镇营地。”

    “师父,突厥狼骑南下,我阿爷就在燕山中,会不会有危险?”

    达溪长儒听李闲问出这句话后微微一怔,随即笑了笑道:“放心吧,当年白道川一战突厥人被打怕了。就算大隋兵力全在辽东,突厥人也不敢轻易的越过北长城。阿史那咄吉世不是个笨蛋,他应该知道现在他还惹不起大隋。”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就算阿史那去鹄是个疯子,他也不敢真的去撩拨幽州罗艺!一万狼骑南下,不够看的。”

    李闲吐出一口浊气:“是啊,幽州罗艺,五千jing甲,长城有隙,虎贲无双。”

    达溪长儒拍了拍李闲的肩膀:“世道要乱了,咱们的时间也不多了。你要好好修炼,乱世以武立本,你是法师看重的人,不会有错,所以你自己也要努力,不能好像扶不起的阿斗那样丢了人。”

    李闲摇了摇头,苦笑:“我能不玩吗?”

    “玩?”

    达溪长儒愣了一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天下大计,黎民苍生,你怎么能说是玩?”

    李闲被达溪长儒郑重的样子吓了一跳,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关键是,为什么偏偏是我?”

    达溪长儒看着李闲,忽然想到将那么大的一个包袱负在这样一个还不满十三岁的孩子身上,是不是有些太残忍?法师十几年前的预言,已经让他失去了太多东西。他看起来大大咧咧胡闹快乐的背后,会是一颗多苦楚的心?

    达溪长儒站在李闲身边,指着远处的山峦说道:“只有站在高处的人才能看到最美丽的风景,从十二年前张仲坚背着你从长安城杀出一条血路逃出来开始,你已经开始往山巅上攀爬了,现在,就要看你自己爬的够不够快。”

    李闲没接话,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可恶可敬的老巫婆,看似给他指出来一条光明大道,其实……那是一条铺满了荆棘的坎坷之途。

    一个不小心,就会摔死,摔的体无完肤,骨断筋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