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草原上很乱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喂!”

    走出去十几步远,李闲又听到了那声味道独特的喂。

    但他没打算停下来,李闲总结的前世对付非主流女孩的手段只有一种,那就是你不要理她,比干了她还要有效果。李闲没心情停下来,就算she不到飞龙也要she只比较肥硕的猎物回去好糊弄独孤锐志,哪怕就是一只笨兔子也好,不然今天晚上独孤锐志肯定不会再讲如何下毒。

    “汉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白衣少女抹了一把眼泪,抓起地上的鞭子小跑着追了上来。她虽然跑的并不快,但在雪地上内曲着腿小跑的样子却可爱而漂亮。

    “汉人,我叫欧思青青,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她锲而不舍的追在李闲后面。

    李闲顿住脚,转身冷冰冰的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那少女被李闲语气中的寒冷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停住脚,大眼睛忽闪着,睫毛很长很翘,只是两个眼窝里的泪水又开始打转了。李闲对女孩子哭起来没有什么免疫力,所以才会干脆选择撤离。此时见那少女强忍着泪水不落下来的样子,比刚才梨花带雨还要楚楚可怜,李闲只得无奈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同样的话,一字不差,只是语气已经温柔了许多。

    “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小灰。”

    “小灰?什么东西?灰太狼的儿子?”

    “不是不是!”

    自称为欧思青青的少女急着解释道:“不是狼的孩子,是一只这么大…….”

    她用手比划了一下,然后继续解释:“特别白,皮毛好像你们汉人的缎子一样光滑的雪貂。”

    李闲想起之前准备she猎的那只雪貂,点了点头道:“看到了。”

    “在哪儿?”

    欧思青青眼神一亮。

    李闲摇了摇头:“不知道,我看到那只雪貂的时候刚好你也来了,我就爬上了树,然后我跳下来,没注意它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噢……”

    欧思青青噢了一声,垂下脸,看得出来很失望。

    “小灰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怕它自己跑丢了,万一遇到熊怎么办,万一遇到蛇怎么办。”

    她喋喋不休。

    李闲悲伤的叹道:“现在是冬天!”

    欧思青青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对啊,我怎么忘了冬天是看不到熊和蛇的。可是……要是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坏人若是用弓箭she了它抓回去炖肉吃,若是抓了它拿去卖皮毛,那可怎么办啊。”

    从笑到忧伤,她的转变果然如翻书一样。

    李闲心说我就是你说的坏人,你再晚来五分钟我保证你那个小灰今晚就成了独孤哥碗里的肉,可他对这少女确实发不出什么脾气,只好无奈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听到李闲这样说,欧思青青立刻接过去话头:“你帮我找小灰好不好?”

    看到李闲的脸se,她垂下漂亮的小脑袋解释:“我第一次离开部落,第一次出来这么远,第一次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跟耶耶生气,自己跑出来,答朗大哥他们带人出来找我,我藏在雪堆后面没让他们看到,可是我没抱住小灰,它自己跳下来跑掉了。我就追小灰啊,追来追去追到这里……”

    她抬起头无辜的看着李闲:“关键是……我不认识回去的路。”

    李闲终于明白了,面前站着的这个绝对不是什么白兔jing:“你白痴啊!不认识路一个人跑出来这么远!”

    欧思青青忽闪着睫毛,眼泪又开始充盈起来。

    “别哭了!”

    李闲很不负责任的甩手:“带你找那什么小灰我肯定不干,如果四处乱跑的话说不定我也会把自己丢了。你想回去也很简单,顺着你来时的脚印返回去不就得了?”

    “脚印没了…….”

    “才下过雪,怎么会没有脚印!”

    “答朗哥哥带着人找我,我一开始又不想让他们找到,我就把脚印用树枝扫掉了,然后我在树上跳啊跳的,所以就把他们甩掉了。可是……你知道的,这山上的树都差不多一个样子,我跳着跳着也就忘了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你知道的,我爬树很快。”

    李闲听这欧思青青一遍一遍的说你知道的,痛苦的一拍额头说道:“我知道什么啊?我现在连你名字都没记住!”

    “我爬树快……你知道的。”

    “我不!”

    李闲喊了两个字,叹了口气:“这个可以知道。”

    或许是因为从另一个时代而来,李闲对这种有事没事就离家出走的少女没什么好印象。可他也知道,欧思青青不是那种非主流。非主流可以靠一盒避-孕套走遍全天下吃喝不愁,而欧思青青则是那种离开了家人的看护其实在社会上寸步难行的天然白。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前者看起来很白纯其实很白痴,后者看起来很白痴其实很纯白。

    “你为什么自己跑出来?”

    李闲从怀里掏出来一块洁白的手巾递过去,那手巾干净的令人气愤。和他身上的衣服简直不属于同一个世界,如果说他身上的衣服是来自地狱,那么这快手巾就来自天堂。正如,他的头发干净清爽的好像女子,而他的脚却很少认真去洗一洗。

    很令人诧异的是,欧思青青并没有拒绝,她很自然的接过手巾擦了擦眼泪,然后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当确定手巾上淡淡的草药味道自己很喜欢之后,欧思青青用力的擦了擦鼻子。漂亮女孩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她用你干净的手巾擦鼻涕你也不会觉得那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李闲自然不会小气那一块手巾,他皱起眉头是因为欧思青青擦完了鼻涕之后很自然的将那手巾丢在了雪地上。

    这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

    并且,她肯定分辨不出这手巾的材质!

    契丹人本来对布匹上区分的就很模糊,相对于轻柔华丽的绸缎,他们更喜欢厚实的蜀锦。他们区分衣料的贵重是看是否耐穿,而不是是否轻薄。李闲递给欧思青青的是一块緤布,比葛布柔软,吸水xing好。虽然并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东西,但毫无疑问,契丹人肯定没见过!

    这是一个所谓的契丹贵族,但显然没见过世面。

    李闲从欧思青青这个动作就能猜出来很多事。

    将欧思青青丢在地上的緤布手巾捡起来,李闲叠好放进腰畔的鹿皮囊里:“用完了你应该还给我,而不是随手丢了。我虽然不嫌弃你擦了鼻子,但我也要拿回去洗一洗。”

    李闲抬起头恨认真的说道:“我只有这么一块手巾。”

    欧思青青张了张嘴巴,显然被李闲的举动弄得手足无措了。她没有想到李闲还会将那块擦鼻子很柔软的布块捡起来,因为在她看来那块布太小了,不如蜀锦漂亮也不厚实,丢了没什么可惜的。

    “对不起…….”

    欧思青青红着脸说话,就好像一个砸碎了母亲最心爱瓷瓶的孩子。

    “没事”

    李闲摆摆手:“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跑出来。”

    “还不是因为那些该死的奚人!”

    欧思青青顿时又变成了一个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仇恨的正义女神:“那些该死的奚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往北迁徙,抢了我们何大何部一大片草场。我们何大何部虽然有一万名能上马打仗的勇士,可是奚人大埃斤埃力弗这次带来了不下五万人!我们和奚人打了好几次,虽然杀了很多奚人强盗,可是我们人少还是打不过他们。”

    欧思青青挥舞了一下小拳头,愤怒的说道:“耶耶联络其它部族联盟抵抗奚人北上,可是其它部族的埃斤不愿意和奚人开战,耶耶没办法,只好北上来想找霫人苏啜部族商议,共同出兵将奚人赶回去。”(注1)

    虽然她说的有些凌乱,但李闲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怪不得刚才说欧思青青是霫人她那么生气,原来她听成了奚人!

    奚和霫发音是一样的!

    李闲明白过来之后,有种恍然大悟的透彻。

    奚人北上了?

    听欧思青青说完,他的第二个反应是大隋要对辽东动武了!该来的还是来了,三次征伐辽东几乎是大隋灭亡的直接诱因,看来历史的轨迹还是不可阻止。苏啜才刚刚当上霫人部落的大埃斤,前些ri子听说霫人部落打的血流成河死了不少人。欧思青青的父亲这个时候来求他,只怕也很难带着好消息回去。

    何大何部?

    难道她父亲是摩会?

    李闲脑子里想到了贞观年间契丹人首领摩会带着部族投靠大唐的事,他只是隐约记得摩会出自何大何部大贺氏,却不知道摩会降唐的时候多大年纪了。如果真的是他,看欧思青青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她父亲也就三十多岁最多了。

    奚人的地盘距离辽东太近了,大隋若是出兵辽东肯定会驱赶奚人部落。奚人没地方可去,自然要北上去抢契丹人或者霫人的草场。而契丹人现在很乱,各部族之间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为了争当部族联盟首领,几个规模比较大如何大何,悉万丹等更是打的热火朝天,这个时候奚人北上契丹人肯定抵挡不住。一个为了争夺主导权而打的乱七八糟一点也不团结的民族,肯定挡不住另一个为了生存下去而不得不迁徙所以抱成了一团齐心协力的民族。而且,契丹人的实力和奚人是相差无几的,可是一个团结,一个不团结,胜负已经十分明了了。

    契丹人本来是分作十部的,正是在不断的争夺主导权的战争中有几个部族被灭杀了,到了唐朝又重新划分为八部。只是唐朝时期的契丹八部和契丹古八部有着很大的区别。

    不对!

    李闲忽然想到一件事,大隋应该没有这样做,大业皇帝杨广一直标称自己是仁义皇帝,他对外族可是出了名的善良。想想看前两年他宣布的那个凡外族人来大隋可以白吃白喝白拿不必付钱的混账命令,就能看出他是一个多虚荣的人。

    是突厥人!

    李闲长长的突出一口浊气,看来大隋征伐高句丽,突厥人也坐不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