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病发1

作者:杨柳轻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送卿上青云最新章节!

    曦月只觉得脑仁生疼,心情又郁闷,连太极都懒得打了:“爱卿觉得朕是昏君?”

    “老臣不敢。”

    曦月慢条斯理整理着衣袖,说道:“反正人已经死了,要不朕亲自写块匾额,上书:忠君爱国,两袖清风,着人敲锣打鼓送到兴化程知府墓前,如何?”

    石林这下冷汗是真的出来了,他不过是想刁难一下幼帝,顺便讨点好处,没想到眼前的少女狡黠且无赖,连忙说道:“陛下说的是,既然斯人已逝,又确实有罪,就算了。只是下次若有同犯,陛下当先论功再定罪,免得伤了一干老臣的心。”

    曦月心里简直呵呵了,脸上却笑的十分随和:“爱卿说的有理。”

    “老臣还有一事禀奏陛下。老臣长子石季言这几年居于飘摇峰,遍观历代吏法,取其精华,去其糟泊,编纂了一部《宁德律法》,请陛下过目。”

    曦月大喜,昨天晚上阿楚还和她说,现行律法多有不足,当重新修订,今天就有人送来新律法,顿时对这个久未谋面的石世子的好感度上了一个新层次,接过来翻了几页,越看越欢喜,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拿给阿楚看看:“等令郎回京,朕一定厚赏。”

    石林垂下眼睛,遮住眼里的得意骄傲,说道:“犬子一心一意对待陛下,不求陛下赏赐,唯求常伴君侧,望陛下成全。”

    曦月正自高兴,随口说道:“好说好说。”

    石林心花怒放,脸上却不动声色,躬身退了出去。

    曦月又翻了一阵律法,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胡乱应承下的话,再次抚额哀叹,完了完了,阿楚要是知道,肯定更生气了。

    月夜朦胧。微风吹过,将屋檐下玉制的风铃吹的叮咚做响,悦耳动听。

    树影晃动,梢头挂着的红纱灯笼也跟着来回轻摆,让树下青年的面容变的模糊而柔和。

    桌上一壶酒,一只盏。青年白玉般的手指握住壶柄慢慢倾斜,清澈的酒水从壶嘴流出落进酒盏,然后举起一饮而尽。

    莲蕊侍立一旁,几次想说话,又都止住。公子心情不好,她能感觉到。

    良久,青年停止了喝酒的动作,把酒盏倒扣在桌面上,轻缓开口:“莲蕊,你回去,没我吩咐,不许任何人靠近。”

    今晚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他不知道那个奇怪的病症会不会发作,更不愿意发作的时候被人看见。

    莲蕊犹豫片刻,还是福福身离开。

    楚无垢闭上眼睛假寐,脑中突然掠过白日里曦月提起“言哥哥”时,那欢欣雀跃的模样,心如针刺,绞痛不已。他猛的睁开眼,还不等起身,这痛已自心口迅速流窜至四肢百骸,每一寸骨血仿佛都被毒蛇咬噬,似乎下一刻就会疼到骨节寸裂而亡。

    青年颤抖着想要站起来,手指却在攥住石桌一角时,陡得用力掰了下来,坚硬的石头在柔软的手掌里一点点化为齑粉掉落,和着一缕缕艳红,触目惊心。

    头脑里一片模糊,眼前什么都看不分明。楚无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昏过去。

    耳畔响起一声惊呼:“公子,公子!”是莲蕊到底放心不下,去而复返。

    楚无垢死死攥住手掌不碰莲蕊,从喉咙里挤出一个破碎的音调:“滚……”

    快滚,不然我会伤了你!

    莲蕊却不肯离开,嘶哑着嗓子大声唤道:“阿棠,阿澄,快来啊……”

    有迅疾的脚步声纷至杳来,一双有力的手臂将他揽进怀里,冰冷的泪水落在脸上。

    疼痛犹如漆黑的夜,没有尽头,耗干了楚无垢最后一分气力,黑暗绵绵密密拥过来,彻底将他吞噬,在意识丧失前的最后一刻,他艰难的说道:“不要让她……知道……”

    第二天楚无垢清醒已是巳时末。

    莲蕊拢起帘幕,低垂着头,眼眶红肿,声音沙哑:“公子可要水喝?”那模样,明显是哭了很久。

    楚无垢“嗯”一声,想要坐起,竟骨节酸痛的又扑倒回去。莲蕊急急扶他躺进自己怀里,端过茶水喂他,眼泪忍不住又扑簌簌掉下来。楚无垢侧过头去,只当不知道。

    阿棠走进来,才开口唤了一声:“主上……”突然看见莲蕊满面泪痕的样子,便怔住了。

    莲蕊放好楚无垢,说道:“我给统领大人端杯茶来。”转身匆匆而去。

    阿棠心中苦涩难当,继续说道:“霍老来了,正在偏厅歇着,主上现在就传他过来吧。”

    楚无垢不满的看他一眼:“多事!你们几时通知的义父?”

    “主上第二次发病,我们就飞鸽传书告诉霍老了。”

    霍老名叫霍香山,是楚无垢父王楚辞的生前好友,一手医术出神入化,罕有人及。楚无垢这病来势凶猛又古怪非常,却不许请太医来看,阿棠等人无奈之下,只有请霍香山出马。

    只是清河关离京都几千里之遥,霍香山日夜兼程,也走了近一个月。

    楚无垢叹口气:“请义父来吧。”

    阿棠回到偏厅,一名五六十岁风尘仆仆的干瘦老头正在来回踱步。

    阿棠说道:“霍老,主上醒了。”

    霍香山瞪他一眼,有些咬牙切齿:“小畜生,疼死拉倒!这么大的事都敢瞒着老夫!”说完,又磨了磨牙,才往卧房走去。

    阿棠觉得好无辜,疼死也不看病的那个是我家主上好不好,您老干嘛骂我啊!

    卧房里,霍香山冷嗖嗖的打量楚无垢,楚无垢心虚的笑道:“义父,您来了,请坐请坐。莲蕊,看茶,最好的大红袍。”

    霍香山冷笑:“谁是你义父,你也少拍马屁。我问你,你这病有多久了?”

    “也不久,就三个月。”

    “通常什么时候发作?”

    “应该是每月月圆之夜……吧?”

    霍香山大怒:“你问我呢?!”突的又凑近楚无垢:“形虚体弱,面色苍白,两颊潮红,浑身无力。你这厮从小就是硬骨头,被人拿剑穿胸而过都不见你哼一声,我却听说你发作三次,三次都晕过去了?”

    楚无垢讪笑:“那个,不是没有义父您在跟前护着嘛。”

    霍香山嗤的一声:“疼起来的滋味很销魂吧?”伸手在他肩上捏了一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