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风动幡动心动章

作者:癸变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流浪仙人最新章节!

    第966章风动幡动心动章

    “这种鬼话我已经听过很多次了。”戈尔德传奇主教淡淡答道:“现在就只有让成败来论对错但无论成败任何,你都是不到了。还是忏悔吧”他‘噌’地一下拔出那柄青凛凛的双手刚剑,有些惋惜的说道:“这剑也是好剑,只可惜却藏了太多太多导人入迷途的东西。你死后,它也要在太阳的神圣光与热中化为废铁。那些废铁我会留下,和你的尸首埋葬在一起的。”

    依旧镇定的神圣解放者好奇问道:“尸首?你们这次不用火刑烧我?”便见对方点头道:“火刑是给心灵被罪恶蒙蔽的人用的。你只是迷途之人,不是大恶之辈。我向总会作出了说明,他们同意用斩首替代火刑。给你留下一个稍微好些的名声。”

    神圣解放者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发怒,最后只得自嘲式的答道:“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啦?只不过我这辈子是无法‘报答’你啦。”但对方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抬起了原本属于自己的青色长剑,用非常平静的语气答到:“不需要你报答,这是我的决定,我只是对自己的良心和神的基本正义负责。”锋利的长剑在明亮的阳光下耀耀生辉、刃口流彩,就像戈尔德的坚定目光和口气一样:“其实,你杀的那些王八蛋,我早就想杀了。你,是个好人~~”

    “这是一个目无法纪、最大恶极的人”众人仰望的宽阔行刑台上,一位义愤填膺的金袍牧师正指着那牢牢捆绑的神圣解放者,高声宣布道:“他滥用私刑,未经任何审判就谋杀他人,视律法为无物;他连续杀人,顶风作案,还蛊惑人学习其行为,肆意破坏公序良俗,将社会引入混乱。他甚至妄想刺杀我们敬爱的戈尔德大主教,意图阻断伟大太阳神对我们的庇佑。让那些贪婪的、堕落的家伙继续逍遥法外。这种万恶之辈,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周围收了戈尔德传奇主教恩惠的平民们瞬间就跟着义愤填膺起来,一个个情感激烈的举臂高呼:“绝不能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让正义的火焰烧死他让太阳神的公义永远照耀大地”

    台上的牧师身放金光,释放着广域的‘崇敬术’,激发人们心中的力量:“那么,其他阴谋暗算戈尔德大主教的人呢?其他目无法纪的人呢?其他蛊惑人以身试法的家伙呢?他们应该怎么办?”激烈起来的平民们相互激荡着,发出了怒吼般的咆哮:“烧死他们烧死他们把那些渣子统统烧死让太阳神的公义统治大地”这种声音带着若有若无的魅惑效果激荡到四周,混合在每个人的天然情绪之中,让他们为神效力的立场越发坚定起来:只有伟大的太阳神才是公义的神,阻挡他的敌人理应被彻底清除

    拥挤的人群中,跟着大家一起振臂高呼的东a子暗中思量:来培罗教会是要借此调动平民的声势和心理,一边向法师、官商们施压,一边也为将来翻脸做准备。只可惜台上那家伙不听劝告,还没等我研究完就去送死。真是的~~

    正想着,就到台上的牧师微笑起来,对旁边明光辉辉的传奇主教点了点头,似乎是示意:激励人心的效果达到了,动手吧于是,神圣光明的传奇主教一剑斩下——嚓~~一剑划过神圣解放者的头颈,好大的头颅带着喷溅而出的新鲜热血滚落尘埃。

    一切都结束了,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结束了~~有时候英雄的结束就是如此的简单~~

    在周围的人群的高呼‘胜利~~’的迷乱叫喊声、相互催眠声中东a子一行人却是各有感慨。乐琳首先长叹道:“没想到他这么一个好人,却落得如此下场,为普通人铲奸除恶,最后却被当作十恶不赦的人。唉~~没作为的人高高在上,有作为的人却要替人挨刀。真是不公平”

    旁边的格林姆则随口答道:“是他自己不地方,硬要赖在人家的地盘上撒野,自己本事不够又想侥幸刺杀高人,结果反被人家逮着了。根本就是咎由自取早几天跟着咱们混,就没事了。”

    这态度顿时有些激怒乐琳:“你这家伙就是满脑子想当富人,心里一点儿良心都没有将来也是被义士斩杀的料”对面的格林当即冷笑道:“好啊,我是哪个义士来杀我。是你吗?有种的你来啊。”这边的乐琳又气又不敢动手,破口大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家伙~~”~~~吧啦吧啦吧啦~~~两人就这么吵成一团。引得周围民众都吃惊的望过来,实在是影响不好。

    于是旁边的拉芬纳和子爵夫人就悄悄凑到东a子身边要其上前劝说。却见东a子忽然抬头指着旁边的楼房上方说道:“,在动。”原来是一只旗帜在随风飘动。于是这边的乐琳说道:“嗯,旗帜在动。”这下可让旁边的格林姆抓到把柄了,立刻不屑的哼笑道:“有肉无脑明明是风在动风动带着旗帜动”

    乐琳愠怒皱眉起来:“明明是旗帜在动难道旗帜没有动吗?”对面的格林姆也火气上冲起来:“明明是风先动,风动带着旗帜动。风不动,旗帜怎会自己动?”这边的乐琳挥手嚷嚷道:“我管你风动不动,反正旗帜确实是在动千真万确”那边的格林姆也毫不示弱的上前一步,唾沫直喷道:“真是鼠目寸光,只得到表面现象。旗帜是被动的,风才是主动的当然是风吹旗帜动,这才更准确”这边的乐琳激动的都要拔剑了:“你故意混淆是非人家又没问:是什么吹动了旗帜。人家只说‘在动’。当然是旗帜在动”~~吧啦吧啦吧啦~~

    二人吵的脸红脖子粗,最后让旁边的东a子评理,东a子呵呵乐着摇头道:“这件事儿啊,其关键点,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仁者心动’——是你们的心,你们的观察模式和思维模式在如何运动啊”

    他指着山头的随风而动的旗帜说道:“那个事儿,只是那个事儿而已。从认识论的角度上讲,那个事儿有无数个相关层面,而的观察模式和思维模式是有限的,更是有偏向性的,我们只能察觉事物的一个或一部分相关层面。每个人运用各自的观察模式和思维模式来观察,就只能察觉一部分相关层面。不可能详尽了解所有层面。你们,从我指着那个情境开始,到你们观察那个情境,然后开始争论。这整个过程其实就是‘一个事物’。那么你们是如何观察这个事物?用什么样的模式去应对这个事物的?乐琳说是幡动,难道有错?没有错,这是此事的一个层面。格林姆说是风动,难道有错?没有错,这是此事的另一个层面。乐琳说,我只说在动,难道有错?没错,这是此事的一个层面;格林姆说,表面是幡动,实则是风吹在先。难道有错?没错,这是此事的又一个层面。任何一个事物都有无量无边个层面,而每个人都只能窥见其中一个或一部分层面。同样,那神圣解放者被杀,从识神的角度来讲这就是一件事物,这个事物就有无量无边个层面。乐琳观察到了公义与不公义这个层面。难道错了?明明没错嘛。格林姆观察到了导致这个事件的某几项原因。难道错了?明明没错。”

    “所以修道的人发现别人察觉到了自己没有察觉到的事物某层面,于是接纳别人的意见,了解别人所说的层面。因此他习惯于用自己的正确去接纳别人的正确,让自己的认识更全面、更完善。所以修道的人习惯于赞赏别人的正确。”

    “而凡俗的人发现自己所察觉的事物某层面是正确的,于是本嫩的用自己的层面去杀死别人所述的层面。因此凡俗的人习惯于用自己的正确去否定别人的正确,所以凡俗的人习惯于诤讼他人,乃至狂言:除我之外都是邪灵。”

    “我这么一讲,如果有人以为赞赏别人、不与别人诤讼就是修道,这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修没修道与是否赞赏别人、诤讼别人没有必然关系。最关键的是——你是否发现别人察觉到了自己没有察觉到的事物某层面,只要他的观察是正确的,接纳他的意见,了解他所说的层面。这个才是关键啊。”

    但很显然乐琳和格林姆都不打算接纳对方,他们一边点头一边相互别过头,继续暗中赌气。于是东a子笑着问旁边其他人:“你们说说,他们二人一边点头一边相互不服气,相互不接纳,是因为什么?”

    仙黛尔立刻答道:“因为格林姆太倔”

    海达尔支支吾吾道:“因为乐琳也正在气头上。”

    拉芬纳结结巴巴说道:“因为~~是二人关系不好。”

    最后,一旁的波努克从牙齿缝儿里挤出几个冷冷的字:“因为‘憎恨’,他们在心底里本能的、潜意识的相互憎恨”

    东a子鼓掌道:“切中要害就是因为‘憎恨’,因为憎恨一个人的某些层面就把这个人的其他层面统统的、绝对性的否定掉。因为憎恨某个层面就本能的、潜意识的妄图灭杀所有层面,这就是修道的大碍啊。唯有超越‘憎恨’对自己的奴役,才能修的离恨天太清道德天尊的法门。”

    格林姆先忍不住了:“有些人要我不恨,干脆杀了我算了我不作那种伪君子”对面的东a子讶然:“我没有要你‘不恨’呐。我没有要你杀死‘憎恨’,我甚至没有要你绝对性的否定‘憎恨’,我只是希望你们能超越‘憎恨’。‘超越’和‘杀死’,二者之间微妙而决然的差异,只有靠自己去摸索了。拿的起、放的下才算是‘超越’,问题是你们拿的起容易,但真的能放下吗?”

    见众人都默然不语,东a子便说了句收场:“这是太清法入门前的一点点小技巧,自己慢慢去体会吧。”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点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