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工具与主宰章

作者:癸变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流浪仙人最新章节!

    第9章工具与主宰章

    当东合子找到乐琳时,她正在高大城主府旁边的僻静小院子里漫无目的的用剑戳地、发呆。神情寥落的着那溅起又落下、溅起又落下的无聊尘土,仿佛她的什么东西也正在被缓缓埋葬。直到东合子的声音把她叫醒:“又在想什么?那些人出走的事情?”

    乐琳回头淡淡的‘嗯’了一声:“我很想帮他们,但谁知道却是这个结局。这是我第一次带领这么多人,却失败了~~唉~~”对面的东合子只是淡淡的问道:“那么,你为什么失败?”

    乐琳略有些气馁道:“可能是我能力不足吧。”对面的东合子却说道:“太泛泛而谈了,这样就没什么意义。到底是什么能力不足?战斗力不足?友谊不足?组织能力不足?还是什么不足?”

    乐琳一边叹气一边摸着脑袋思索:“我也不知道啊~~好像都不是这些事儿吧~~可能~~呵呵呵呵~~可能是我没钱吧。没法武装他们,也没法给他们信心。毕竟我不是城主~”对面的东合子乐了:“你是城主就一定能解决问题?就能引领他们推翻邪鬼兽国王?”

    乐琳转头盯着他答道:“应该可以,如果我有您那种能力的话”却见对面的东合子笑了:“好吧,那你就带领他们勇往直前,拼死推翻国王,然后伤亡惨重之下再被灰矮人和卓尔们全歼?”

    乐琳顿时语塞,有些不自在的尴尬了一会儿才低着头闷闷不乐道:“好吧,是我太乐观了。”对面的东合子却来劲了:“那么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乐观?是接受了别人的错误的讯息?还是你心中那个执着的梦想?”

    乐琳又心情郁结的用剑戳着地面,溅起百无聊赖的尘土:“是我心中的梦想吧。我不太喜欢去想那些糟糕的东西~~”对面的东合子便答道:“所以啊,你的梦想就是你行动的工具,一个很有用的工具。而现在这个工具开始干扰你了,你能放下它吗?”

    乐琳闷声道:“这梦想~~就是我的支柱,我不会放弃它的”对面的东合子却说道:“我没有要你‘放弃’它呀。我是说,你能不能在思考某些问题的时候暂时放下它?不是要你‘抛弃’。”

    乐琳还没会意过来:“放下?一定要放下?”东合子答道:“当然刚才的事儿你真的想不清楚吗?我一说你不就想清楚了吗?你其实早就可以想清楚,但就像你自己说得那样。就是因为这种思想的支配,所以才不愿意去想,因为不愿意想就把你给阻住了。既然它这个工具在此事情上已经开始坑你了,那么你能暂时丢下这个工具去思考吗?”

    乐琳顿觉古怪不止:“这~~这样行吗?这~~这也能放?”对面的东合子淡笑道:“你的理想就是知道你行动的工具,就是成就你生命光彩的工具。只不过你现在是本能的把它当做了你的主宰,所以明知在这个地方不适合了,却还是放不下。其实理想如此、**如此、情感如此、思辨如此。都只是成就生命的工具罢了,但人却本能的本末倒置,潜意识的把它们当作了自己的主宰。如果你有朝一日能把这个关系真正的倒过来,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乐琳无奈的笑了笑:“好办什么?就算我想通了,我还是不能武装他们,还是没法给他们信心~~唉~~又有什么用呢?”对面的东合子淡淡的答道:“不有很大的用处啊。我问你,现在你在这里唉声叹气、心情郁闷就能武装他们了?就能给他们信心了?”

    乐琳愕然:“当然~~不能~~”对面东合子立刻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唉声叹气、心情郁闷’这个工具也于事无补啊不但于事无补,而且还在耽搁你的时间,消磨你的意志,让你连总结教训的心思都没有。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把这个工具也放下呢?”

    乐琳顿时傻了:“这~~这~~这么可能放下啊?这么郁闷的事情~~”却立刻被东合子打断道:“乐琳事情本身离郁闷离非郁闷,离亦郁闷亦非郁闷,离非郁闷非非郁闷。只不过你现在正在用‘郁闷’的模式去对应此事,所以就觉得‘此事郁闷’。其实完全不然啊。”

    乐琳越听越糊涂:“怎么会~~难道‘失败’这种事情不郁闷吗?要是不郁闷的话,那为什么所有人失败后都会郁闷?”却见东合子指着远处的荒野道:“你还记得前些日子在荒野上到的蛇吗?当时两条公蛇为争一条母蛇而相互交缠,用身体去压制对方,你见其中一条力量较小,被对方压制后就郁闷而走。便说:此蛇太没志气,完全没有拼命的勇气,就算输了也不能如此白白的走掉,至少要咬一口再走。后来我说了什么来着?”

    乐琳抠着头发想了半天才答道:“您好像说:如果真咬起来,那双方都有毒液,都可以至对方于死地。所以在漫长的历史中,喜欢一输就怒、一怒就咬的蛇,就这么自相残杀而死,延续后代的机会就少了。反倒是那些输了就郁闷,郁闷而自动离去的蛇才有更多的机会找到下一个配偶,才有更大的延续机会。所以久而久之,延续到现在的蛇就都是‘输了就郁闷,郁闷而自动离去’。这就是它们维护种族延续的模式。”东合子便道:“你当时还说:输了就应该不屈不挠现在又说:输了难道不该郁闷?那我问你,‘输了’这事儿,其本身到底是应该不屈不挠,还是应该郁闷?”

    乐琳的脑子有些跟不上节奏了:“应该~~应该情况吧~~”对面的东合子便笑着答道:“那我就直接把答案告诉你,你自己慢慢去体会——‘输了’这事儿,其本身离应当不屈不挠、离应当郁闷;离不应当不屈不挠、离不应当郁闷;不屈不挠也罢、不应当不屈不挠也罢、郁闷也罢、不应当郁闷也罢,都只是我们应对事物的工具而已。毒蛇输了就以‘郁闷’而维护种族的延续,有些人输了则以‘不屈不挠’而翻盘获胜。每种模式都在特定的情况下由其特定的用途,反之也由其缺陷。只是众人却习惯于本末倒置,把工具当作是主宰啊”

    乐琳皱着眉头道:“可我还是觉得~~觉得这事儿真的很郁闷啊”对面的东合子却依旧坚持道:“你忘了刚才我说的话?这事儿本身无所谓郁闷不郁闷,只是你本能的在用‘郁闷’的模式去应对,所以就生了‘郁闷相’,你就以为‘这事儿真的很郁闷’。把事物的‘相’和事物本身混在一起啦就像那条郁闷而走的蛇,它真的不能大怒之下反口咬那得胜者吗?当然可以,只不过它受了遗传影响,一输就郁闷,一郁闷就觉得‘这事儿真的很郁闷’,闷闷不乐之下就心灰意冷,所以自动败退。而这就是它们用来维护种族繁衍的工具吧是你这边,已经被这个工具挡住了自己的思路和心情。难道还要用它吗?”

    这理论好像有点儿道理,可是~~可是怎么就觉得怪怪的呢?开始困惑起来的乐琳还继续听对方唠叨着:“其实再说大一点儿,一切情感、**、观察方式、思维方式、本能冲动等,都只是我们应对万事万物的工具,都是祖先遗留下来的宝贝工具,但是当我们不会善用这些宝贝工具的时候,就把工具当作了主宰,以至于这些工具开始坑我们,我们还不知道。这就是大害呀。修行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乐琳脑子转了好一会儿才稍有觉悟:“好吧,好吧。不管怎么说,我闷在这里发愁去却是不是个事儿,也没啥用处。那我就~~试试放下‘郁闷’吧。唉~~”什么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呐

    于是东合子便言归正传,帮她打叉:“凤血石在本地的消息已经走漏,虽然只有矮人和卓尔们已经知道,并未告诉其他人,甚至把邪鬼兽们也蒙在了鼓里,但这不会持续太长时间。还会不断有人偷入城中,伺机夺走此物。激战是不可避免的你现在能凝聚身上的力能效果了吗?”乐琳起身道:“不行啊,全身力量顶多只能凝聚三成。”

    这效率其实和格林姆《独孤九棒》的发挥效率差不多,换而言之就只是把力量攻击变成力场攻击罢了,虽然有穿透护甲之妙,但其攻击力并不比一个手持大剑、重刀的中等武者强多少。

    “但意外获得了另一个效果”乐琳的心情稍微好了点儿:“我能把这力能效果与‘电暴武器’效果融合,然后附在武器上”她旋即拔出长剑一运真力,银亮的双手大剑上‘蹭~~’地一下染上了一层淡紫的犀利光华,清冽有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