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无住之力

作者:癸变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流浪仙人最新章节!

    一…双方交流一阵后都觉得比较满意。那绿法绿瞳的法师便礼的邀请东邻子去他的“大实验室,一。然后就拿出一张精细制作的魔法卷轴打开了一扇光华淡绿的优雅传送丹,那一层奇妙的空间圆幕中扑面而来一阵阵特殊的生命气息!

    来对方没有骗自己!假身“东徘子,便和深蓝行者一起跨入了传送门之内。当他们踏出传送门时,周围是一个巨大而完全封闭的魔法大殿,墙壁上、巨柱上全都篆刻着高约一人的粗大魔法符号,正在一闪一闪的炫耀着自身的强大能力。而且这些墙壁、粗柱并非普通正方形或圆形的排列,而是呈现出复杂的几何图形,令人疑惑:是否整个大殿就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细之下果然发现地面前被一些深深的工整沟誓利分开来,形成略似魔法阵的复杂分区构造。而沟餐之内更有气味独特的蓝绿的液体缓缓流转着,宛如一条条或圆或直、或三角或五角的复杂渠道相互交织在一起,的散发出难以言语的元素特性!

    而立在他们面前的则是一堵高约四层楼的硕大花岗岩拱门,上面古朴深奥的魔法图案宛如一副副对称的大型精密机械在散发着难以琢磨的法术能量。而它深嵌在工整威产的厚厚壁垒上,宛如通向另一个世界的巨人之门!不禁令人心生一丝畏惧。

    那绿发绿眼的大帅哥很有承貌的对东徘子施礼道:“抱歉,启动这个传送门才能进入我的实验室。不过至少二十分钟呢,希望您不要介意。”东邻子淡淡的说道:“大家都是搞研究的,这个自然明白。

    当这位身穿高贵法袍、性情和蔼的大帅哥开始吟唱着从未听过的古怪咒语,将拱门上一个个精密机械的对称魔法阵一一启动时,旁边的

    “东邻子。则开始与贫民窟中的正身东邻子发起微秒联系。

    静坐行杰的正身东邻子便当即招出一个小型气元素。飞出户外急急的向那个方向微秒联系点飞去。穿过一幢幢富贵高大的房屋、越过一条条商铺林立、彩灯如虹的绚丽大街后,它来到了一个庞大如高高让。岗、辉煌如远古巨人宫殿的华丽雄壮建筑群前面,那巍然立于天地之间的浩大的气势仿佛实质般里面压来!

    那正是一艾色尔德力达公爵城堡!

    接下来的两天里“清正廉洁。的钦差大臣果然是“雷厉风行”以非常公正的态度,非常像是的证据、非常凌厉的审问,非常高效的办案速度,连续审判了几个富商和一些低等官吏,更扬言要将“打击**进行到底!”更组织手下到外地去搜寻大将军极其部署门的证据,听说还获得了很多地方贵族的响应,相关的证据如雪片般纷纷飞来。形势似乎对大将军非常不利。

    “所守卫长又乘着夜色溜到了贫民窟的东邻子小破屋中,有些疑惑的说道:“好像这次是玩儿真的了!或许我们真的错怪了钦差大人?”但对面的东邻子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或许是,或许不是。恩正你继续发你的财就走了。没别的事儿了

    守卫长欲言又止。最后只得说道:“如果我要离开这里。到外地定居的话,应该到哪里去?坎瑞迈阿帝国?”对面的东邻子不得不勉强的有给他好了一次脉,探了一片内外五杰后才说道:“去东南或者西北,越远越好。至于那个什么坎瑞迈阿帝国在哪里?。

    守卫长答道:“在穹鸿海中,大约在正东的位置。那是个好地方啊。据说地大物博。物产极为丰富,被人形容为仅次于神国的国度啊!那里所有人都过着平和而富足的生活,连刷盘子的都过着子爵般的生活,自信、安详而又有尊严。上至执政官、下至寻常百姓都是平等的,没有战乱、没有饥荒、没有尔虞我诈,公义就像阳光一样撒满了整个国度。

    东邻子都懒得听了:“唉可能那里的月亮比这里圆些吧,不过那是人家的月亮。与你何干?你呀,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东南或者西北,越远越好,最好直接去南大陆或者北大陆算了。我这里几天很忙,你还是先回去和家?人商量商量吧。有要紧的事情再来找我。吃晚饭的时间到了。要不一起吃个晚饭?。

    吃晚饭的时候格林妖却显得很积极,不停的说这几天来的炼蒸过程,还说了一大堆困扰。最后叹道:“真是越练越烦了。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搞不定,比如说一静下来,开始还没什么。到了后来就开始一个劲儿的想东想西。明明知道不对也控制不了,越压制越焦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旁边的东邻子倒是微笑道:“这说明你开始发现问题了,总比在那皂混混沉沉,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要强。其实很简单哪。那都是因为你经过十几年的生活,已经形成了非常顽固而高效的心念地图,你也不断的受用了十几年。都已经成了一种本能了。而这些东西全都是精神外守。不是说你专注的对象是外在的东西,而是说你不断接受变化的心念地图,导致身心的状态就是“应付事情。的状态,那种“应付的状态,就是“外守。了。如今的关键是放下那种“应付的状态。不过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其实却很难呐。要真的放下就要学会不接受心念地图,要不接受心念地图就婴正沪进入“万法如幻,的领自己的实际验证去证明幼命或者说是真实生活。以真正的事实为基础才能进入不受用心念地图,不受用心念地图才能让身心不进入“应付的状态”此时才是真正的“精神内守”见周围的人已经吃着吃着开始打瞌睡了,只好无奈的淡淡说道:“此事说来就话长了,反正你现在就专心练你的“心注一境。吧,练熟了之后那种“不受用,的能力就会出来那么一丁点儿,那时再谈也不迟。

    因为修行不是学知识,而是开发能力。并非什么奇妙的特异功能,而是任何生命都具有的根本“无住之力

    比他更无奈的格林姆只得岔开话题:“其实我现在已经有另一个能力了,只不过那个东西怪怪的,实在不好说好像是个“隐形仆役”但是这次的有些异常,它不是被我召唤出来的,而是而是好像鬼魂一样附在我身上!这种感觉太怪了,有时候想想就觉得毛骨纵然。”

    东邻子顿时来了兴趣,暗运雷法手中射出一道电光击在他身上。雷电呲呲乱响的内外仔细巡查了良久,才收手抹着下巴,认真的思索道:“是有点儿怪。按照波动判断应当和“隐形仆役,非常类似,但不完全是,而结合方式的确有点儿想鬼魂”

    对面的格林姆浑身一个冷颤的说道:“您没吓我吧是什么鬼魂?”东邻子便沉思道:“硬要说的话,就是你自己的奥术精魂在巡林客体质的协助下,与自身营魄紧密结合而成的“鬼魂。这种玩意儿倒是很想书本上记载的“契灵师”只不过“契灵师。的“契灵。来自于外在的强大虚体生灵,而你身上的这个。则是奥术力量、自然力量和你自身炼蒸术三者结合后的产物,也就是说,你的“契灵,其实就是你自己!只不过表现形势略似附身的“隐形仆役。吧。”

    格林姆心中稍定。契灵师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施法者,他们的力量既不来自于魔奥术,也不来自于神灵或大自然的神术,而是来自于某种特别而强大的虚体存在,也就是契灵!一般说来契灵大多不是啥好东西。或者是受了诅咒的英雄之魂、或者是失落神灵的一丁点儿碎片,又或者是某种法师失败的产物,形成原因各式各样、能力与形态各形各色,大多偏向于邪恶和混乱。当契灵师与他们签订了灵魂契约后便能获得某些能力提升乃至自己的外形都会变得凶猛狰狞,或是头生粗角或是身披鳞片、或是手生利爪或是面如咧齿恶兽。这些能力并不算强,但契灵们却有一个非常非常特殊的能力被他们附体后,赐予契灵师的能力都属于“天然能力”也就是说无法被反魔场等效果消解掉!说起来就和东邻子的超自然力紧密结合炼杰术类似了,也是让超自然力模拟出了类似“天然能力。的效果。

    格林姆顿时好奇心大起:“契灵师?可是我并未和任何鬼魂签订契约啊。”对面的东邻子答道:“或许你是和自己的奥术精魂,签订了契约?嗯估计就是这样,这自然契灵其实应该算是奥术精魂,的显化,就像风暴撒满的精魂显化后,撒满就可以拥有直接攻击和防御虚体生灵的能力。只不过你这自然契灵在作用方式上与自然力量相近,可以力量的源泉却是奥术魔难道是把魔当作了另一种形式的“自然,?有可能啊,你的《九耀灵照经》是混合了奥术与神术的!理论上只要你不否定自然。那这个无形的契约就一直存在。能给提供一些加持效果。对了,你的力气是不是变大了?而且也扛打击能力也应当增强了一点儿吧。”然后试了试他的了几下身躯,最后得出了一个让格林姆半是高兴、半是无奈的结论:“你的力量增加了将近一倍!而且身上好似穿了双层皮甲一样。如果继续练习。并且加强与大自然的交流,这个。“自然契灵。应当还能不断成长!”

    格林姆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为什么我练出来的那些玩意儿鸡肋的东西?我我是法师啊,要那么大力气干嘛?能不能改改它?弄出点儿有用的本事来?”旁边的东徘子只得一边摸着下巴沉思一边围着格林姆打转探察。半晌才估计道:“既然这东西和附体的“隐形仆役”而“隐形仆役,又是悬浮移动的,那么你应当也可以悬浮了吧。你按我说得方法试试。”

    然后格林姆按照他的方法略一调整,果真可以缓缓的悬浮在空中甚至左右移动了!就好似一个无形的“隐形仆役,在托着他慢速飞行一样。格林姆高兴的哈哈笑了半晌才猛然发现一个。问题:“飞不快啊!这速度连我走路都不如!”下面的东台子叹气道:“有的飞就不错了,别挑三拣四的。再说只要你认真强化这个“契灵”他就能不断的增长变强,等他强悍了,你自然就飞快了。”

    格林姆将下地面。半是无奈半是企盼说道:“那您这段时间就多教教我吧,能凭自己的力量飞行,一直我的梦想啊!”

    或者说,是成为正式法师的梦想飞行术是三阶奥术,到三阶者才算正式法师!

    明踢着螳馨儿来到第二人民医院的手术室前,当他听歼心智儿与其母亲的对话时,他的身子僵了一下。

    没有想到在这个场合里边遇到了这次“万宇。给他这个。“邪黑降临。任务的主角,盲女吴灵。

    听到两人的对话,李明放缓脚步慢慢向几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当身后道不癫疾步跑来的声音传到时,陪在蓝馨儿母亲身旁的盲女吴灵也将头向他所在的方向扭了过来。

    道不癫到已经哭成泪人的蓝馨儿母女两人,不禁也把步子放缓下来,轻轻向这边走来。当他到蓝馨儿母女两人身旁还有一个同样眼睛不能视物的年轻女孩时,道不癫也向一旁的李明了一眼。

    两人眼睛都不到东西的人遇在一起。

    “阿姨。叔叔的情况还好吧?”

    轻轻走到仍在低声哭泣的蓝馨儿身旁,李明开口朝她母亲所在的位置轻声问道。

    听到李明的声音,蓝馨儿的母亲擦了把眼角的泪水,勉强平抚下自己的情绪抬头了李明一眼。

    当她到李明手里拿着一根竹杖,眼睛不到东西时,她也有些诧异的扭头了蓝馨儿一眼,而后又了身旁孤儿院的女老师吴灵一眼。

    “医生还在里边抢救呢,这都快两个小时了,还没有一点动静,真是能愁死人啊。”说着说着,蓝馨儿的母亲的声音又有些哽咽。

    “妈。这是我的朋友吴名,吴先生。那边的道老先生是一位很厉害的老中医。我在路上正好遇着他们,就一起过来了。”听到李明走了过来,蓝馨儿赶忙把眼角的泪水擦拭一下。而后向母亲介绍着李明两人。

    因为怕母亲担心自己的事情,蓝馨儿在说话间,也并没有透露出自己在车站出事的事情来。

    一旁的李明和道不癫两人听到蓝馨儿的介绍,也都向蓝馨儿的母亲打着招呼。

    “吴先生。道老先生,这是我妈妈。旁边那位是孤儿院的吴灵老师。吴老师的眼睛自小不见东西,不知道道老先生能不能帮着一下?”

    将两人介绍完之后,蓝馨儿又向李明两人介绍着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盲女吴灵。

    “吴先生

    盲女吴灵凭着感觉向李明和道不癫两人所在的方向点了点头,她刚刚开口想在说些什么时,手术室的开门声便打断了她的话。

    “医生,我丈夫的情况怎么样了?!”到里边的医生护士走了出来,蓝馨儿的母亲赶忙跟了过去急声问道。

    “病人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虽然抢救过来了,但现在还在昏迷期。至于。能不能挺过来,这就要病人自己的意志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到满脸急切的蓝馨儿和她母亲两人,那名主治医生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这名医生的话,一下子让蓝馨儿母亲的手臂无力垂落下去。

    紧跟在她身旁的盲女老师吴灵赶忙搀扶着她,才不至于让她跌到在地上。

    而站在一旁的蓝馨儿此刻也是满脸煞白。

    待蓝馨儿与她母亲两人静静守在病房里边时,李明等人在探视过之后便悄悄走出病房。

    像这种事情,别人在里边不太适合。

    “你自己一个人回去方便吗?”出了病房之后。同样听到身旁传来探路棍敲击的面的“椰梆梆,声响,李明侧头向盲女吴灵所在的方向轻声问道。

    在李明的执意下,道不癫跟在两人身后,并没有搀扶在李明身旁。

    “没事的。我已经习惯了。这里我很熟的,放心吧。”听到李明的话,吴灵停下脚步,将脸侧了过来朝着李明所在的方向轻声说道。

    “真的?我眼睛也不到东西,总感觉上楼下楼之类的挺麻烦,还有那些楼梯、门口之类的。有没有什么诀窍?也教教我吧?”

    右手拿着“蛟龙竹,慢慢在前边探着路;李明向身旁的盲女吴灵

    道。

    “往前边走十五步,右转,再走二十一步是一个左右的走廊走道。往左边走,是楼梯。向右边走,是电梯呢。不过我平时很少乘电梯,那样总是要麻烦别人。我习惯自己一个人独立一些。”

    听到李明的话,虽然知道李明的眼睛同样不到东西,但吴灵仍是冲着他所在的方向笑了一下,而后向他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馨儿她父亲走出的什么事情?我听馨儿说。他父亲在平时休息的一直都在孤儿院做助工,帮着开车接送孩子们吗?”

    点了点头,一边与吴灵攀谈着,李明一边借着这个机会不着痕迹的与吴灵拉近一些关系,并探明一些关于蓝馨儿父亲的事情。

    “这件事情啊?嗯。怎么说哪。前两天孤儿院新来的司机王说车子出了点问题,本来他准备开去修理厂修理的,结果这两天他家里边出了点事情没来上班。蓝叔叔放假来的时候就准备把车开出去维修呢。结果没想到在去修理厂的路上,出了车祸。蓝叔叔是个好人,老天怎么会让他出这样的事情呢?”

    慢慢向前走着,吴灵思索着向李明说着关于蓝馨儿父亲的事情。

    “好人有好报,老玉爷一定不会让馨儿她父亲出事的。你们孤儿院的小孩子们一定有很多吧?我有一个朋友从小也是个孤儿,后来被人收养了用时听她说起小时候的事情一一一一。听到吴灵的话,李明点头说道的同时,眉头却轻轻挑了起来,右手握着“蛟龙竹,时,手指更是习惯性的轻轻弹点着。

    说话间,李明有意无意之中,也在不着痕迹的慢慢接近着吴灵,更想要去孤儿院一下,对那里的情况更了解一些。

    而盲女吴灵对于蓝馨儿的朋友,也没有什么戒心,再加上李明同为盲人的身份,无形之中也让两人的关系接近许多。

    就这样。在暂时安排下医院蓝馨儿父亲的事情之后,李明与盲女吴灵一起去往“阳光孤儿院。

    就在李明决定去往,阳光孤儿院。时,“万宇,组织内部的“邪黑降临。任务也在暗中开启。

    隐约之间已经察觉出一张大的李明在悄然之间,谨慎的接触这一层层的暗藏内幕。

    随着李明涉入进来,凡是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人们,他们的命运也在向着未知的方向悄然滑去。

    大到“万宇,组织小到那些孤儿院的孩子们,甚至于与他们有关系的各种普通人,,

    就在李明悄然采取动作的时候,在白云市的各个角落里边也在发生着一件件似无关,实有牵连的大事小事。

    就在大胖子史丹与艾洛特两人跟着大卫在银行中取了钱之后,分别向这座城市中大大小的繁华之地走去之时。一道瘦小的身影站在原地到三人分别离去的背影时,他犹豫了一下。而后悄无声息的跟在大胖子史丹身后。

    同一时间,火车站附近。

    每一处的火车站总有那么一两个僻静的的方,荒置生锈的铁轨,四周杂乱的放置着一些大小货物箱,地上生着许多漫过小腿的枯黄杂草。

    四五个头上染了一些黄发,身上穿着破旧牛仔裤,力多岁年龄的青年一边靠在破旧的大货物箱上,一边歪着脑袋抽着烟,从他们嘴中吐出一团又一团的烟雾在这斜阳映照之下。这些烟雾上去有些淡淡的幽蓝。

    在这几今年轻人中间,是一个二十五六年龄,一头黑色短发的青年。

    瘦瘦身子,瘦瘦的脸庞,时不时来回转动的精亮眼睛,再加上那头短发。让人一就知道是个精明人物。

    “今天拣了两只肥羊,正好干完这一票咱们都要老实一段时间。现在市里边已经闹了乱子了,你们也都小心点。别惹什么事了。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个青年狠狠吸了口烟,而后将烟蒂弹飞到对面的货物箱上。他一边将左手拿着的两个钱包里边的钱都拿了出来,一边对围在他身边的四个。年轻人低声说道。

    围在他身边的四今年轻人到这名青年从那两个钱包里边掏出厚厚一叠钱时。这几个人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在这些钱里边,竟然还有一小半是花花绿绿的美元大钞。

    而且那上边的面值还不少的样子,如果换成*人民币的话,那就是一大笔钱了。

    “本哥。刚才你为什么不对那个瞎子出手哪?有我们兄弟在一边配合,你弄他们的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

    “就是啊,本哥。那个肥佬和瘦佬都是有钱人了,他们跟的那个瞎子肯定更有钱啊。这些外国佬真有钱,那个瞎子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个瞎子身边还有一个戴着黑墨镜的外国人,我估计也是有钱人。外国人都有钱,这个肥佬和瘦佬就知道了。”

    这时。那几今年轻人也七嘴八舌的围着中间被称为“本哥。的青年说着他们的法。

    “做人留三分余地,这是我师傅当年教我的。特别是干我们这一行的,偷有偷的规矩,可不能坏了这些规矩。这规矩不是说给别人留余地,更多的也是给咱自己留条后路。你们几个以为我从那两个外国佬身上顺东西就这么容易?我到现在都还后怕呢,不过幸好,当时人多再加上他们没留心,我才侥幸顺到他们的东西。不然的话,说不定现在咱们在哪呢。”

    这名叫本哥的青年人一边数着手里边的钞票,一边向身边的几名年轻人教导道。

    这几今年轻人都是跟着他好几年的兄弟,虽然这几个人都是小混混,但小混混也有小混混的义气和情义。对于这几名小兄弟,这名一直被他们称为“本哥。的青年人对他们还是非常眷顾的。

    “本哥。没你说的这么可怕吧?我也没见那两个外国佬有什么特别的啊?什么人在本哥手里边不都是手到擒来啊?”

    “本哥说的是后来在车站刀疤李他们出的事情?当时我们几个走的急,后来我听说车站那边刀疤李想捡便宜的时候,栽在几个外国佬手里边了?不会就是这俩外国佬吧?”

    “刀疤李那帮家伙活该!平时就…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活该要让人收拾收拾他们!”

    几年小年轻人听到本哥说的这么玄乎,当下也在一旁议论起来。

    “所以说你们以后要干什么事情了招子放亮一点,我当时就着那个瞎子混身上下透露出一股不一样的味儿,我才没敢对他下手。后来你们走的时候,我正好留在那里到了刀疤李那帮家伙从头到尾出的事情。”

    “刀疤李到在车站集口一个小女孩昏到了,就想把人家的包给抢了。也活该他倒霉,好死不到那几个外国佬和那个瞎导寺里果刀疤李反卿口们的替死鬼,那两个外国佬到他抢东西,就以为他是偷了钱包的人。刀疤李的身手你们也是知道的,可就是他,没三下两下的就被那两个外国佬收拾了。这还不算什么,你们没见那个瞎子出手。他手里边的竹技就那么轻轻一动,还没清怎么回事呢,刀疤李手里边抢来的包就跑到那个瞎子手上了。后来刀疤李十几个兄弟刀枪棍棒的全上了,就那再个外国佬出手就把他们这些人全部解决了。那个瞎子连手指头动都没动一下。你们想想,如果我当时对这瞎子出手的话,咱们现在还能落着好吗?”

    “所以说,做人留三分余地,别太贪心也别太赶尽杀绝了。你们以后也记着点这事。”

    说到最后,这名青年重重叹了口气,而后将手里边整理出来的人民币分成四等份,交给了他身旁的四名年轻人。

    “本哥,你老说什么做人留三分余地的,还说是给自己留余地。我们也都不懂啊,照我说,一下子捞够了就行。平时难得出手一次,更难碍手,还不如多捞一些。少担点风险。想那么多干什么呀?”

    “本哥你做完这一票就准备收山休息一段时间?”

    “本哥,你不是要走吧?。

    四名小年轻从这名青年的手中接过分到的钱,几人也向那名青年人问道。

    “唉。这事怎么说呢?来,座下,我给你们好好唠唠,也算最后教导你们一下吧。免的以后你们闯出来什么大祸了。”

    把手中的两个空钱包扔在地上,圣哥靠着身后的破旧货物箱座了下来。

    招呼着身边几名小兄弟的同时,本哥也将自己的烟掏了出来向几人递去。

    “这些人民币,你们这段时间省着点花。我把手里边这些美钞换好之后再把钱给你们。不然的话,你们拿着这些钱扎眼。说不定就因为这一两张美钞就出了大事。这些,你们给我记好了!”

    拍了拍手里边拿着的一叠美钞,本哥语气严厉的对几人说道。

    “本哥你要是真准备离开这里的话,我们哥几个也没有什么好送你的。这几年也多亏了套哥,我们才没有进局子,也没有让道上的人欺负。这些钱您拿着吧,我们有这点钱就够花了。”

    “就是,本哥,你拿着吧。其实我们哥几个还想跟着本哥你混,就怕拖累你了。”

    “我们会小心的,本哥你放心吧。”

    几名小年轻接过本哥递来的烟,为本哥点好烟之后,他们纷纷援手说道。

    “不说这球事了,一说起本哥要走,我们这心里就堵得慌!本哥。你说吧,最后有什么要教导我们的,我们一定记着本哥的话。”

    其中一个小年轻将自己的烟点上之后,深深吸了一口,而后重重吐了口烟,似是要把这种憋闷的感情吐出去一样。

    “行有行规,国有国法。干咱们这一行的。也有咱们这一行的规矩。流传最广的是“三分六不偷

    本哥伸直着左腿,右腿蜷缩着,背后靠在货物箱座在那里。他吸了口烟后,将右手放在右膝上轻轻弹了弹烟灰,对身旁的几个小兄弟解释着这些江湖上的规矩。

    “本哥,这个“三分,就是你刚才说的“做人做事留三分余地。吧?”

    听到他的话,围座在一旁的一名小年轻开口问道。

    “嗯,凡事留有三分余的,不仅是给别人留的,还是给自己留的。其实这“三分,和“六不偷,有很大的关系。“六不偷。从古时候就传下来了。一不偷贫,二不偷命。三不偷急,四不偷考,五不偷故,六不偷老弱妇孺。凡是犯了这些规矩的,就不是正玩意义上的“偷。这种人,不仅是白道痛恨。就连咱们的同道,也是咱们这些同道不屑为伍的。”

    说到这里,夸哥似是想起了什么烦心事一样,重重把吸了一半的烟捏碎手中。

    “本。本哥。这“六不偷。里边的“一不偷贫”我们还多多少少的能理解一点。就是不能穷人的意思呗?再说穷人也没得偷啊。那别的是什么意思?。

    到本哥脸色有些不对劲的样子,一名小年轻眼睛转了转,想要引开些本哥的注意力,也好冲淡本哥那种沉闷的感觉。

    “你们跟了我这几年;多多少少也在我这里学了点小本事。这些小东西让你们凑凑合合的混口饭吃还是没有问题的。但你们谁要是犯了这么几条就别怪夸哥我手下无情了!”

    似是被勾起什么事情一般,圣哥说话间右手中已经出现一把手掌长短,二指宽度的狭长寒刃。

    到本哥脸上那种冷峻的表情,再加上那语气之中的冷厉,围在他身旁的几外小年轻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

    “一不偷贫,凡偷贫穷者,杀!”

    “二不偷命,凡偷救命钱者,杀!”

    “三不偷急,凡偷应急财物者,杀!”

    “四不偷考,凡偷学子应考财者。杀!”

    “五不偷妓,凡偷娼妓苦命女子者,杀!”

    “六不偷老弱妇孺,凡偷老弱妇孺者,杀!”

    六句掷地有声的话。六产脆响,圣哥身后的破旧大铁货物箱上,被他手中那狭长的寒刃刺出六个深深的窟窿!

    “做留三分余地,万不可卜绝路要给其留二分救命触此条者,杀!”

    最后一句话,最后在那铁皮上刺下一道深深的窟窿,这个青年手中的寒刃狠狠横着一划,将这铁货物箱上的七个窟窿划穿。

    刹那间,那厚重铁货物箱上被划,出这道将近一米长的大豁口宛若一个怪兽张开的大嘴一般。狰狞的着世间一切。

    本是围座在这青年身旁的四名小年轻人,到这骇人的一幕。全都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撑着身子向后退了一些,想要离本哥的距离远。

    相处这么久,他们还从未到过本哥有着如此的一面,更没有见过本哥竟然有这样恐怖的实力。

    平时他手中那薄薄的狭长寒刃,竟然能够哉穿那厚厚的铁货物箱,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

    “本本哥。你说的是前几天中心医院出的那个事?”

    其中一个机灵点的年轻人着面沉如水的圣哥,他强自咽了下口水,而后试探着说道。

    “本哥,你就是为了这事才要离开这的?我们兄弟几个能给你帮上什么忙?我们不算是什么好人,但也没有到这种地步,硬是逼死了几条人命啊!”

    “本哥,你说的我们都明白了!虽然我们也是偷,但我们以后不管怎么样,也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就放心吧!”

    这时,醒悟过来的几名年轻人纷纷又凑了上来,义愤填集的向座在中间的本哥说道。

    “你们记着今天我说的这些话就行了,这样也不枉咱们认识这几年了。能不走这条道还是不走的好啊,你们还年轻,有机会。我们……呵呵。行了,这件事情你们帮不上什么忙,最近这段时间市里边要乱了,真正的大乱啊。别说是你们想去办这些事,别的大大小小的势力也要办他们啊。你们这段时间别胡乱惹事,别抛头露面卷进这趟混水里边就成了。这里边的水太深,你们趟不起,弄不好小命就交在里边了。”

    “记住我的话,过了这场风头,再说别的事情。我把这些钱兑换一下,然后分给你们也差不多够你们凑到一起做个小本生意了。唉。以前咱们这一行最早出来的时候是逼不得已,都是让日子给逼的。但那时候咱们的老祖师虽然是走了这条路子,但也是做的劫富济贫的买卖。可现在?这帮孙子!”

    重重叹了口气,本哥将手中的寒刃收到袖中,而后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本哥

    那几名小年轻到本哥站了起来,也都跟着站了起来。想说些什么,但又没有说出口的样子。

    “行了,你们先走吧。

    我想一个人静静。”捡起地上的两个钱包。圣哥朝几人挥了挥手,而后向一旁走去。

    素来知道本哥脾性的几外年轻人互相了一下,而后怏怏离去。

    待这几名年轻人离开之后,本哥仍旧在这偏僻的车站角落里边慢慢踱步向前行去。

    他毒落在两旁的左手和右手各拿着一个。钱包在手中来回翻转把玩,走了一小会之后,他右手轻轻一甩,手中的那个钱包已经打着旋儿飞向一旁破旧货物箱与铁轨之间的角落里边。

    “是“古道。的同门吗?跟了这么久,也听了这么久,也该到出来的时候了吧。”

    说着话,他也斜斜的靠在一旁的旧货物箱,歪着脑袋向那处钱包飞去的阴暗角落去。

    “算你有点良心和运气。要不然的话,你这会也不会像没事人似的站在这里说话了。”随着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从那些破旧大货物箱的缝隙角落里边拿着本哥刚刚扔飞的钱包走了出来。

    “从车站起你就跟着我了,到底有什么事情?才刚刚修炼到“三指。的“古道。:卜师弟。”把玩着手中的钱包,本哥了眼那个小男孩右袖边角那常人难以察觉到的三道灰色印记。

    小斌见过“今道,李本李师哥。没想到我们,偷门。里边,“今道。一向讲究随性而变。竟然也还遵循着古法。这点,倒是让斌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

    那名叫小斌的小男孩一边向李本走来,一边朝他打了个揖。

    “难道“偷门。里边就你“古道。一家不成?历朝历代,不管什么时候“偷门。里边都少不了“古”“今。两道。只不过咱们走的路子不同,想的不一样罢了。我们“今道。难道就全是一些见利忘义的人?”冷哼一声,李本拂袖说道。

    “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包括你在车站遇到的那些人,都不是普通人,而且还是门内长老、门主们密切关注的对象。所以小斌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两个钱包来的。”

    那名叫小斌的小男孩对李本说道的同时,扬了扬手里边的钱包,而后接着说道:“至于说那家医院的事情,恐怕里边也有一些内幕。正如李师哥所说。这里边的水太深,希望李师哥也要慎重一二才是

    就在这两人对话间。另一边那个跟在大胖子史丹身后的小孩已经被史丹发现。

    风云渐起,各种的果慢慢出现,发生着谁也预料不到的变化。,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