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没人听的心法精要

作者:癸变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流浪仙人最新章节!

    黛尔得了些法要,心情舒爽的跑掉一边自个儿练习的的乐琳却忽然问道:“《六兽真形图》真的和《五方五老灵元经》一样,没有高下之分?那为何一个给《六兽真形图》,另一个却给《五方五老灵元经》?我二者的练习方法完全不一样呢。”

    东子轻笑道:“怎么?你还以为我在骗你?这两种方法用的是不同的世界观,自然是差异很大了。但无论它们都是从‘阴阳变化’中衍生出来的,是一根出生的两种世界观。只不过《五方五老灵元经》源于‘五行世界观’,其特点是从宏观走向微观,强调整体性。正和了仙黛尔的中立善良心性。从体质上来讲她的‘荒野术士’之路是有整体偏向的,就是偏向于气元素、飞行生物等。一旦整体定了型,再想插入其它领域就很难了,此时运用五行的相互转化之法正适合她从一种能力中慢慢扩展出其它能力。所以给她的就是《五方五老灵元经》了。而《六兽真形图》是源于六爻,六爻又是源于易经八卦,此经的特点是从微观走向宏观,强调以自身为轴心,成就内外一切生活,正适合了波努克的中立混乱的心性。

    若是换过来,要波努克练习《五方五老灵元经》,然后我成天就在他耳边唠叨什么‘要均衡啊、要转化啊、要放弃自我中心主义啊、要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思考啊’等等的,那他肯定会一脚踹了这法门。我才不会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事情呢。反过来对仙黛尔来说也一样。所以五行与八卦是阐述阴阳的不同法门,虽然不同但却法法平等,无所谓谁高谁底。”

    乐琳可没心思听这些掰来掰去的理论性东西,现在已经听得大感头痛了,便岔开话题道:“那为何辅助的功法又是《九转易脉**》?那不是武技吗?”立刻听东子呵呵笑着驳斥道:“谁说《九转易脉**》只能用来习武了?它是一种特殊的改造人体之法,可以用来强化武者身躯,自然也能用来改变其它人的身躯。这个仙黛尔体内没有‘精魄’,所以不可能去练习需要精魄的罡煞法《游鲸越浪》就只有换个方法去改造她的身体了。想来想去就只有用《九转易脉**》。当时训练老食人魔巫师加尼叶的时候用的也是这种方法,他不是练出了一身的钢筋铁骨和超凡怪力吗?哦,还有能够暗中视物的‘黑暗视觉’、保护自己道和其它脆弱部位的‘免疫重击’、还有内在的‘免疫毒素;吗?还有其它超自然力和类法术能力。只不过他那是《九转易脉**》与神灵加持相结合的产物,现在正好换个仙黛尔再试试,这会不用神灵而是用荒野术士的训练法来替代神灵加持。不知道结果又会怎样呢。”若是能成,则自己就可以对《九转玄功》有更深层次的。更直接的认识了。想到这里禁不住呵呵呵的怪笑起来。

    乐琳知道自己是说不过他的,便无奈的问道:“我知道了。不过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去寻找‘凤血石’吗?您现在却在这里传授什么技艺,每天都会耽误很长时间呀。要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怎么办?”

    东子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不是‘要是’,现在已经有人或者说是长着人类头型的虫子捷足先登了。而且都是些及其不好对付的大家伙和高手。我们就算找到了他们未必能拿回‘凤血石’。再说波努克不是用他的嗅觉判断,对方距离我们不太远吗?我只需要慢慢跟着就行了,找准机会在动手也不迟。”

    乐琳无奈的嘟噜道:“都已经向北走了几百英里了走下去说不定到了这些飞翼人首蝎的地盘,到那时我们怎么有机会拿到东西?我都急成这样了,您却一点儿都不急。”说着就有点儿埋怨的意思了。

    东子两手一摊的说道:“谁说我不急?我比你们还急啊。但是我知道着急可以提醒我们,但如果被这种情绪支配了意识一没有太大帮助,而来还会让自己焦虑痛苦不堪。所以我就把‘着急’丢开,换上了别的东西。这样也能帮助我客观的分析一下形势。

    乐琳又吃了一惊,靓丽的棕色脸蛋上满是大大的惊:“还能这样?想不着急就不着急?这怎么可能嘛。”却听东子说道:“一般人不知心念的变化之道,自然是不能了。他们被七情六欲所役使,犹如不会武技的小孩拿着刀剑斧锤乱打乱砍后反而伤了自身。需知七情六欲乃至种种心态、观念等,全都犹如刀剑斧锤方面是对我们有帮助的,但若是用的不好又会产生极大、极为纠结的危害。炼者因识自己心念的变化了知一切心念乃列祖列宗为适应天地而发展出来的东西,宛如刀剑用者无往不利,不善用者反被剑拖累,乃至反伤自身。可惜啊,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不善用者,境遇好的时候就沉溺于快乐的心态性情中,不知施展警惕之剑,境遇糟糕的时候就沉溺于痛苦和焦虑之中,不知施展平和敏锐之剑。奈何境遇变化生灭无常,不为人所能掌控,于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别离苦、爱不可永久因此还是苦,苦境一来则意识随着种种不良心态而随波逐流,如同不会用剑得人胡乱使剑,一旦发动后却控制不住惯性走势,反转一旋后却在惯性得作用下砍伤了自己,这‘反转一旋’就是外境得变化,乃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得。这‘控制不住惯性’也就是放纵心念,譬如放纵快乐、放纵忧伤、放纵杀戮、放纵慈悲、放纵焦虑、放纵平和。种种放纵得结果就是刀剑反而砍中自身,受创留血,这个过程就是‘被痛苦所逼迫’。真正明智的人会反过来观察和反思自己的内心,逐步破除掉对各种观念、心态得执着,犹如胡乱使剑的人慢慢的降低乱砍乱劈的速度,最终当外境诱发种种心态时,意识不随着心

    逐流,犹如刀剑停顿一般,这样纵有外在的苦境当苦所逼迫被痛苦所逼迫则如刀剑归鞘,不再反伤自身,便能得无上的安然与寂静。若是更加精进一层,收剑入鞘后再徐徐拔出,缓缓运转其中得关键,则能专识为智,然后~~”

    已经不用‘然后’了。因为坐在一边得乐琳已经开始闭眼弯腰吊脑袋得打盹了。唉~~算了。今天从波努克身上验证了一些罡煞法地调整思路大好之下就想传点儿心法要领。奈何却没人接受。那些心灵异能者天天拔着我要这些。我都没说地~~

    “砰”地一声人体撕裂地异响两百尺外一个在飞速如影地影舞者。突然浑身一僵地被股无形力量同时钳制住脑袋与四肢。活活地一个‘五马分尸’!刹那间爆裂成一团浓烈呛人地血雾。飞散在大丘陵之间。

    幸好这里散落着不少树木和灌木犹如密密麻麻地绿色斑点顽强地簇立在凄冷地青黄色大地下。给复仇之神霍尔地牧师萨拉蒙和劳薇塔女神地牧师布里蒂一个遮身地屏障。让他们心惊胆战地观着两百多尺外地血腥厮杀。

    躯干粗如犀牛、身形略似披甲蝗虫地飞翼人首蝎在斧刃和长矛中仓惶应战。他们那厚实地蝎子尾巴被数个敌人一窝蜂涌上来同时劈斩地甲肉横飞。痛得嘶嘶怪叫;他们那人面状地虫甲之脸被一只只锐利无比长矛‘砰砰’地贯穿。深深刺入了比人身还大地脑袋中地他们凶性**。撕吼着不断释放出各类变化系法术加持自己挥舞着矛戈齿戟般怪异而坚固如钢地前臂挥打着周身地——蝎身人!

    飞翼人首蝎虽飞行。但飞行地时间不能太长因此两成时间在飞、八成时间在走。飞飞走走之间终于在返回荒漠老家地途中遇到了真正地对手——成百上前个蜂拥而来地蝎身人。这些上半身好似重甲人体半身犹如强力大蝎地近亲们动起手来比任何敌人都狠辣!当他们利用蛮斗士地跳跃似冲锋和巡林客地‘大步奔行’、‘跳跃术’加持。比轻骑兵还急速地冲锋而来时。只见丘陵上全是一阵阵蝎身人组成地‘宽广浪潮’。发出排山倒海地轰隆隆震地之响和一道道色彩艳丽地塑能法术。辟头盖脸地轰了过来。

    明显经过增程地赤红色‘裂火雷’、冰蓝色‘爆裂霜球’、幽绿色‘爆裂酸球’等划出惊人地长长弧线。犹如百道绚丽烟花一起扑上来绚烂无比地‘轰轰’爆裂后。飞翼人首蝎地整形顿时被炸地七零八落。然后不得不正面迎上了敌人地狂暴冲锋。

    但他们也不好惹的!这边脸上被刺中数矛的飞翼蝎身人已经怒嘶连连的给自己加持了‘变巨术’,当即身形暴涨开来原本粗如犀牛的身躯,这下子竟粗如大象了!粗如沉矛重戟的倒刺前臂更是粗的向长长狼牙棒一般,随意一挥就带着碎裂大岩的刚猛力道,洌洌的风声击碎了好几个‘蝎身人’!

    但是,那几个零碎如溃沙的‘蝎身’却又出人意料的呼地一下复合起来,重新高呼大叫着挥着重斧锐矛冲杀上来。一时间气如疯狂雄狮、刃如洌洌钢雷,好似能一举劈碎自己身上那一块块盾牌般的坚甲。

    矛斧凶狞临身,锐气森触体!

    然后,竟然什么都没发生!上并无半点疼痛和伤痕。

    ‘然是幻影!这些蝎身人天生就会幻术系的法术,现在是真身混在幻影中作战,既壮大声势又掩护了自身!’这飞翼蝎身人顿时嘶嘶咯咯的高声鸣叫起来,提醒其它同伴注意——蝎身人大量使用了幻影法术!真假难辨,我们快用闪现术!

    刹那间几乎所有的飞翼人首蝎都给加持了变化系的‘闪现术’,一个个粗犀牛或粗如大象的厚甲身躯不断在主物质位面和以太位面之间来回“闪烁”,从主物质位面来就像是随机的闪来闪去,忽然在左边出现又忽然在右边出现,压根就没不准位置。纵然是最最高明的武者以最强的感官、最快的速度,也有一半儿的失手机会,何况其它人?

    这回轮到飞翼蝎身人们发飚了,得知对方大部分都是幻影后,他们立刻恢复了几分士气。再加上‘闪现术’的保护,现在个个都不知从哪里唰地弄出一柄柄宽如人躯的双刃大斧、或是锐气逼人的奇形勾刺、或是寒光闪闪的轮型怪刃,全都无人手持的凭空立在半空中,散发出令人胆寒的二等、三等魔化武器灵光,然后自行唰唰唰地化为一道道刚猛无比的铁刃风暴,带着蛮牛般雄浑的巨大力量哗啦啦的斩向周围的幻影们。

    一时间场面有些怪异——时出时没的飞翼人首蝎,在大片大片凶悍牦牛般的蝎身人堆里面横冲直撞。那些自行飞旋在周身的重斧奇刃唰唰地四下横飞,砍中的却尽是幻影!而混在众多幻影中的真正蝎身人屡屡偷袭出手,却总是在对方时出时没的‘闪现术’之下屡屡失手,一会儿到敌人在东边,然后立刻消失,又从西边蹦出来。满眼望去,到处是一闪一闪的大个子人首蝎,直搞得人头昏眼花,竟有种呕吐的感觉了。

    连远处的痛苦少女牧师布里蒂,开始的时候还笑面如花的亲亲娇笑道:“这完全是瞎子打瞎子嘛,你不到我、我找不到你,全是乱砍乱杀了。估计等他们杀完的时候全都要摊在地上了。哈哈哈哈~~我们正好去捡便宜。”

    但这便宜显然不好捡。就在阴沉的密云天幕越来越暗,已经步如黄昏的时候,就在周围一阵阵扭曲的阴影中快如利箭的嗖嗖窜出了一个个武技高超的麦克斯信徒们——全身裹在一团团模糊不清的阴影之下,还带着十来个幽影衍体的高等影舞者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