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战斗机器

作者:癸变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流浪仙人最新章节!

    第二天清晨,自信满满的弗美尔公爵高喊着:“半人马法术已经用尽,胜败在此一举!”发动了又一次狂暴的冲锋。

    然后,被山腰要塞中飞射而出的增程烈焰暴雨打的溃不成军,还未靠近到己方的法术射程之内便死伤过半,少数侥幸攻上去的战斗小组又在对方一道道密集的长长火墙术分割下,变成了熊熊火牢中的瓮中之鳖,在酸雾术、爆裂火雷的轮番笼罩和轰击下,立即变成了一堆堆骨灰残渣。当真是冲的越快死的越快!

    更遭的是,天上的龙人术士也不安分起来,不断从高高的天空靠近弗美尔等地方贵族的大营,投下一道道爆裂火雷、连环闪电和冰风暴什么的,虽是伤亡不大,但也着实打击了众贵族的士气。

    弗美尔这次是真的急了,当一切都超出他意料的时候,他就再也无法保持往日的沉稳之态,几乎是暴跳如雷的喝骂道:“这些混帐!居然跟我玩儿阴的!他们肯定是从三塔联合会又秘密买来了一批法术军火!***,这些穷光蛋们一个个都卖了身吗?”有气乎乎的对着周围的十来个龙脉食人魔贵族高声道:“这次攻不下来的话,我们都有大麻烦。我知道,这次大家带来的兵力其实都只是全部兵力的三四成,还有六七成守在各自的大城堡中。大家赶快再抽调成兵力过来。前几天我们都只是数百人、数百人的向上攻击,这次我们来数千人、数千人的向上冲锋!一定能把他们碾成粉末!”

    在众贵族的愕然中,他还在咄咄逼人的叫嚣着:“干脆,大家把城堡里的大型弩炮也带来,射杀天生的龙人!还能向要塞投射火胶弹和酸液剂,联合法术攻击,将他们彻底打垮!”

    终于,周围的大贵族们板着脸说道:“开什么玩笑?家里就留两三层兵力守城?要是王室去攻击我们地城堡。\\你派人去救援?!弗美尔!大家听你、推举你为贵族议会的议长,那的是因为你做的决定一向没什么大错,而不是因为你有天生领导我们的权利!我们不需要第二个王室!要我们拆了自己的弩炮来帮你作战?那你怎么不把自己的龙战士亮出来往上冲?”其他贵族也是眼神冰冷、神色不善。压根就不把他这个议长兼三首恶龙神的中等牧师放在眼里。

    弗美尔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但龙战士是他,也是三首龙神教会的最后王牌,不到最最关键的时刻岂能使用?于是他忍不住狠狠锤了锤桌子,沉声说道:“既然大家都不愿意继续出力,那就只有请王室来协助我们了。我们白白死了千余名士兵、伤了两千名,却要违背与王室地约定,向他们借兵。到时候他们会不会因此而不把矿区拿出来给我们。就很难说了!”但下面的贵族们一个个都不为所动,反而冷声说道:“反正我们不会做那么冒险的举动!”

    弗美尔暗骂:有利时各个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不利时,一个个都拼命想撇清关系。真他们的混帐、一群没担当地贪心鬼!

    但他也没办法。因为这就是民主的贵族政治,没有利益地时候。注定了是一盘散沙。

    当弗美尔的使者来到不远处丘陵上的王室大营中请求支援的时候,奈苏斯、杰雷诺等人正在与新来的王室代表不咸不淡地攀谈着。

    这位年纪颇大老,皱纹满面的水晶龙脉食人魔牧师与杰雷诺早已认识,只是来往不多。现在他神情和善地指着自己身后一个略色大甲虫的灰蓝色星质构装体说道:“这就是我最新制作的星质构装体,呵呵怎么样。\\/\还颇有威力吧。这一年多来我们在国王的支持下不断的探索着星质构装体的强化之法,现在它们的战斗力和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两年前了!”

    这比雄壮犀牛还庞大三分的构装体甲虫。身有厚铁利刃的质感、简直可推龙翻象;六条大腿好似怪锤异矛,上有开了锋刃的大小棘刺,捣上去可破钢盾、碰上去会损筋肉。头部地眼神杀气腾腾,仿佛恶狼之态。且造型凶厉异常,尤其是比脑袋还大地怪异口器更是像一部装在面孔前面的绞肉机,又似数部大锤粗刺、钢轮奇锋有机地组合在一起,成了一个天然的武器口,若是撞到了这比绞肉机更凶悍数倍的口器,秒秒之间便是粉身碎骨、血溅如瓢泼大雨的凄惨下场。

    杰雷诺表情严肃的转了几圈,暗自对比着自己和着凶悍星质构装虫的实力:听他说这大虫子的力量是同等体积犀牛的倍有余。应当不是在说谎。不但绝对力量远大于我。而且全身坚如精钢,又有些棘刺斧刃的装饰。真是个大型活武器。真打起来胜算不大呢。我如果将力量转化为类力能聚敛于长钉鹰战斧和棱齿棒之上一举猛击而出,或许可以击碎其身躯、头颅。但这种星质构装体本身就力大身坚,口器、虫肢皆可破碎钢盾,我这《赤元紫雷》加持过的身躯也未必能幸免啊。这宝石龙神牧师还说,此甲虫还有天生的“元素之击”能力,其攻击是带有元素效果的,虽然我练了《赤元紫雷》后有了一定的元素抗力,像爆裂火雷之类的攻击已经伤不了我,但还是小心为妙,听说有些高等的星质构装体还能一股脑儿发出元素飞弹或元素冲击波的攻击,那可不好受啊。不过这大玩意儿也不是没有弱点。于是指着比犀牛还庞大的星质构装甲虫说道:“前方口器乃是数种怪异的武器组成确实锐不可当,左右六条造型奇特的粗壮怪腿又可以做狼牙棒或怪矛来使,也是挡着死、拦者亡。\\但,它的背部是个大弱点啊!,我它背部甲壳甚至没有腹部厚实,一旦有人从上方攻击有当如何?您也知道半人马擅长弓箭投枪之术。尤其是施加了魔化武器效果的投枪足以破解这构装体的伤害减免效果。听说现在占据矿山的梅特卢斯半人马已经得到了大量法术军资,只怕人人手中的武器皆有魔化武器效果了。一轮投枪过来,您这构装体甲虫又如何抵挡?只怕背上会被插满标枪,就像一层灌木一样啊。哈哈哈哈”

    老水晶龙脉食人魔呵呵呵地笑个不停。连一身七彩法袍都如波纹般晃动不已,其华丽而昂贵的造型煞是抢眼。良久后,在杰雷诺既羡慕又焦躁地眼神中,他终于停止了大笑,将手一指那庞大有力的星质构装甲虫说道:“背上插满标枪?哼哼,我这甲虫岂会让他们插满标枪?你好了!”话音刚落,这沉重大甲虫不知从哪里呼地一下伸出一对近乎透明的翅膀,嗡嗡震动之后便轻轻巧巧的腾空而起,竟稳稳当当浮在半空中不动了。老食人魔牧师面有得色的介绍道:“我这星质构装体精通飞行,去的时候都是飞在空中的。而他的腹部坚实无比。又用了特质的灵皮覆盖于其中,可以抵挡二等魔化武器的袭击。半人马那些粗制劣造地投枪岂能攻破?更何况它还有一门绝技——高等隐身效果!”言毕暗中对半空中的星质构装体发了指令,那外形凶厉的大家伙果然呼地一些就不见了踪影,宛如风儿消失在茫茫的半空中。消失地速度之快。消失的彻底程度让人颇觉惊奇!

    一般武者地身体凶暴化后都可以感觉到周围的法术气息,但一来这种感应的距离较短。\\/\顶多只能感觉到2、0尺内的变化;二来只能模模糊糊的感觉到法术波动地大致方向,但却无法了解到具体的位置,算不上什么好方法。于是杰雷诺又本能地运转起《赤元紫雷》来了,这次他不敢用主动的扫描探测法,便令浑身筋肉彻底放松。用这可以由内而外的肌肉暗自感应着四周的能量波动,就像鱼儿用侧线感觉周围柔弱的水流的波动一样。能感应到细微的能量波动。很快他就较为准确的感应到了头顶那股法术波动的大致位置——它已经在无声无息中向左侧偷偷漂移的三十多尺远。

    于是呵呵笑道:“地确是不奈呢,如果一次集合大量地此类星质构装甲虫,向半人马发动忽然袭击,那还有可能获胜。若是一站不能神,我估计梅特卢斯半人马又要去找三塔联合会购置秘法视觉之类,可以察觉法术波动的法术军资去了。”

    老水晶龙脉食人魔牧师也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现在他们勾结上了那些满口仁义公正、满肚子阴谋诡计的三塔联合会,鬼知道还会买到什么古怪的东西。到时候我跟大祭司们说一说,让大家把星质构装体集中起来发动猛烈攻击,肯定能横扫那些简陋的要塞。哈哈哈你别不相信。我们的星质构装体大都有精通冲撞的天然能力。可以像攻城槌车那样猛力的冲击要塞的薄弱部位。力量之大。你们是很难想象的。你我这星质构装甲虫,它的巨大口器就可以撤到头部的侧面和下放。让平整的头部作为槌头身躯和腿部作为槌车,整体就可以当作大型攻城槌使用了。到时候在灵能术士的掩护下一鼓作气的猛冲上去,哈哈,就像近百个攻城大槌一起发难,那些要塞如何抵挡?比弗美尔那些粗鄙的家伙们用人命去堆,要强多了!”又故作神秘的小声的对杰雷诺说道:“其实我们好几个祭司的星质构装体还具备空间移动的能力呢。\///\\就像任意门一样,可以随时传送进要塞内部进行破坏。只不过以前从来没有对外使用过罢了。这次一旦使出,定能杀的半人马们屁滚尿流!”

    正说着,却见远处走上来了几个地方贵族的使者,鱼贯而入王室部队最高指挥官的大营之中。

    杰雷诺笑道:“来这些自大狂们是真的吃亏了,想要请你们这些高等灵能者们帮忙。你觉得王室会不会答应这事儿?”

    年老的水晶龙脉食人魔对着贵族们的身影,轻蔑的哼笑了两声后答道:“他们那是活该!不过只要对我们王室有利的事情,我们当然要做了。”

    杰雷诺严肃的眯着眼睛望了望远处的山腰上一座座三五层楼高的中小型半人马要塞,沉声说道:“要是换了王室去进攻地话,我们蛮斗士也会被派上场啊。可惜对方的法术射程太远了,真要冲上去的话,肯定是死伤惨重!就算有大量的抵抗元素法术。也还是会损失不少的。”他自己练了《赤元紫雷》之后,觉得体质已有不同寻常的变化,不但身体坚韧如橡木,而且可以抵抗一定的元素伤害。晚上与蛮斗士们围着篝火吃喝谈笑时,还随意表演过手爪燃烧的火炭的、舌添烧红的钢矛。让他们一个个佩服地五体投地,纷纷粘着自己要学《赤元紫雷》。虽然这些人根基浅薄、体格又原不如自己的半龙之躯,有无草药配合,一时间没练出什么明堂,但传授技艺、相互交流中也其乐融融。如果明日王室下令攻山,这些刚练《赤元紫雷》还没生出什么效果的蛮斗士们又要身糟劫难。犹如自己栽在地里、刚刚发育出来的树苗却要被狂风折断,让人心里难受地紧。

    旁边的老食人魔祭司则直言道:“你放心,我们王室是不会随意去牺牲自己人地。我估计王室的头领大祭司们不会让自己人出马,而是让我们这些心灵术士用大大小小各类星质构装体去协助地方贵族们。我们只出法术和星质构装体,真正冲锋的还是那些贵族的武装。哼。不乘机削弱一下他们的实力,那我们王室地人就都是傻子了。”

    果然,第二天清晨,王室的通告就伴随着天边一层绚丽地朝霞送达到了整个王室军队中:由一部分中高等心灵术士们带着各自的星质构装体去协助贵族武装进行清楚,其余的人包括蛮斗士全都守卫在大营中。谨防天上龙人的袭击。

    因此当太阳升到半山腰的时候,集合在山脚下的贵族武装中出现了大量高约两三人、乃至大如野象的各型星质构装体。它们全都外形古怪、神态狰狞,或是口器巨大而怪异的甲虫;或是略具矮人之态,却一手安装着大如酒桶的猛锤、一手连接着大如半扇门的斧面地敦实战士;或是形如超大型蜘蛛,却浑身都是矛头般棘刺地剑蜘蛛又或是生着四臂四腿的怪异形状。各型各色,全是怪异非常,仿佛是一群远古地异怪战士从茫茫的星界中一个接着一个的传送出来,便成了摧毁要塞的中坚力量!

    这次仍有贵族武装发动全面的强势攻击,用他们的法术、他们的食人魔和熊地精战士、他们的钱财去牢牢牵制住半人马的法术火力,然后那三十多个星质构装体们,便在灵能者和宝石龙神牧师施加了大量的防护法术后。恍如狡猾而凶狠的巨大飞虫。背后全都唰地伸出透明的飞翼,或似虫翼、或似鸟翅。那原本沉重如大钢块的大型、超大型身躯纷纷如雨燕冲天一般,竟好似没了重量一样无声无息的轻巧一跃而起,好似凶悍的炼狱巨峰飞杀向山腰上的要塞门。

    这些个头庞大但重量却显得急轻的星质构装体门,似毫无秩序的胡乱选择着目标,你冲向这个要塞、我冲向那个要塞。全无集中兵力攻击要害的概念,让后方的杰雷诺都不下去了。正想提醒一下身旁的水晶龙脉食人魔,却忽然发现其中几个形状怪异狰狞、上去善杀戮的星质构装体猛地在半空中隐去了身形,仿佛化为了一阵轻柔无声的飘风,刹那间便没了踪影。

    当它们再次出现的时候,却伴随着猛力的砂石碎裂之响。

    “砰!砰!砰!”十余声雷鸣般的闷响在同一个高约三楼的厚实要塞上炸响,十来个外形凶横怪异的高等星质构装体竟在同一时间撞在了同一个要塞上,那似轻盈如飘絮的大型构装体们现在却如一个个从天而降的沉重大刚锤,砸的整个要塞轰轰摇晃、几欲坍塌!但砂石如浓烟般飞涌狂溅之时,却不到一个星质构装体显了形,它们依旧保持在恍如空气的隐身状态,就像是在身体上固化了“高等隐身术”一样。

    要塞中的半人马们大多没有“秘法视觉”之类的法术,事出突然之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被连续不断的猛烈撞击轰的头昏脑胀、脚步摇晃,还当是猛烈的地震呢。只听“哗啦”几声大响,厚实的要塞墙壁已经在攻城槌般的强力撞击向下,垮塌了一部分,顿时要塞内处处灰烟弥漫,目不能视、而不能听、鼻不能闻。

    就在这进退不能的当口,攻破要塞厚壁的超大型星质构装体们,好似地狱而来的隐身妖魔,纷纷探身进入要塞,让诡异凶残的大口器重新归位、让全身收起的棘刺重新探出、让比例奇大的鼹鼠之爪重新扬起,然后像一台台疯狂的绞肉战车在要塞中坚定而凶残的开进。

    所过之处,赤肉如泥、血雾如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