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被困

作者:癸变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流浪仙人最新章节!

    原来他们在夺下那个矿场后又陆续转战了另外两个矿场,在一次战斗中杰雷诺又被一个装扮成战士模样的半人马术士偷袭了。~~~~这次对方使用的是魔法飞弹,等杰雷诺发现情况不对时,飞弹都已经砸过来了。这种力场能量团又有极强的跟踪能力,根本不能闪避开,且力场能量可以无事各类盔甲防护,或是坚韧的筋骨,砸中人体后便直接破坏一切组织。可以说是武者的大敌!

    千钧一发之间,杰雷诺本能的用单手大战斧和棱齿棒引了上去,居然“砸碎”了那几个魔法飞弹!这完全违反了常规——由力场能量构成的魔法飞弹是不会被实体物质破坏了,即便是魔化武器也不行!

    但现实就在眼前,后来发生的事情更绝,那个半人马术士在惊骇中由陆续发出了两波次魔法飞弹。又被杰雷诺像砸碎飞刀一样给尽数破去,其中有两个来得过于密集,在无法挥斧砸碎的情况下,杰雷诺竟然用脚把他们踢碎了!

    等到半人马术士惊惶逃走后,杰雷诺和其它蛮斗士、心灵武士才发现杰雷诺的战斧和棱齿棒上有一种非常特别的超自然力能量场,根据心灵武士的鉴定,这种能量略似力能效果,不过力能效果也分为很多种,常见的魔法飞弹、立场护盾、力墙术、飞击掌,四者之间的性质差距就非常的大。杰雷诺的效果就偏向于飞击掌之类的效果,但又有不同。而且不但武器上有这效果,连他地身体上也有。

    具体的成因他们也不清楚。唯一所知道的就是:杰雷诺在战斗中是用上了《赤元紫雷》中的激发肌体能力之法,然后身上和武器上才带有了这种特别地力能效果。当战斗结束,杰雷诺彻去《赤元紫雷》之法后,那种类似“飞击掌”的力能效果立刻消散了。后来蛮斗士们又听说有人要对艾力露牧师不利。杰雷诺有重任在身,无法赶回。就命令刚鬃毛毛猪先返回来。一是保护艾力露牧师,而是问问这个力能效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东子暗想:我还想问你们怎么回事儿呢?

    仔细思索了一阵后,暗自揣测起来:我练雷法出现了力能伤害能力,他练的是气禁之术居然也出现了这种能力?按理说,气禁法接合的是罡煞之力,此世界没有罡煞啊。他又接合了什么玩意儿?不过倒是听说有一种力能龙的智慧龙类,可以用身躯穿透一切力场障碍。而且他的身躯也带有一些力场特性。难道在这个宇宙中,特定的筋骨肌肉真的能与某种特定的力场接合起来?有可能啊,要不然我雷法中的力能伤害效果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这个猜测属实。那么就是研究上地重大突破!因为这揭示出这个宇宙的物质与能量相互作用法则。而九转玄功正是巧妙运用物质与能量规则的典范!因此研究杰雷诺的身体变化,对于重新修炼九转玄功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于是便说道:“《赤元紫雷》属于气禁法的范畴,乃是以肌体调动并重新组合天地间某些力量。出现类似力能的效果也很正常。不过我倒想问一下——你地老师杰雷诺难道就没有出现有关雷电的能力?按理说《赤元紫雷》法应当与雷电之力最为亲近啊。”

    刚鬃毛毛猪则傻傻的扣着脑袋说道:“没有出现,从来没到什么雷电能力。”

    东子闻言只是沉吟了一声:“或许是时候没到?又或者气禁术在初期阶段最容易产生类似力能地效果?”

    那么作为原始的气禁功法《归元神章》又会是怎样的效果呢?

    站在矿场内一座小山岗顶端的杰雷诺感觉不到周围的洌洌凉风,因为他已经沉浸在身体的奇妙变化中,这种变化非常奇怪,最初它是在杰雷诺启动“不倦狂暴”时出现的。然后就像泉涌般绵绵不绝的发动起来,随着自己不断的修习炼术和《赤元紫雷》的技艺,这种变化逐渐蔓延到全身里里外外所有地器官中。现在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在筋肉骨骼没有根本变化的情况下,他每次启动“不倦狂暴”时,都会获得额外地“力量”,让自己的力量从原来地增长一倍,变成了增长两倍!

    这有点儿像是接近传奇等级时出现的“强力狂暴”,但杰雷诺知道这绝对不是“强力狂暴”。因为他的体质和意志力并没有任何提升。而且“强力狂暴”也不能让他具备击碎魔法飞弹的效果。

    现在他已经感觉到已经完成了对身体的初步改造,进入了第二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他的皮肤和肌肉似乎在“呼吸”!仿佛是全身都与外界融为了一体,既奇妙又舒适。于是在这战斗的间隙里他又开始了不懈的锻炼。

    不过好景总是不长的,很快他就被一群蛮斗士的喧闹声惊醒了。在炼时被贸然打断后特别容易怒火上冲。于是他极不耐烦的大声喝道:“都吵什么吵?是敌人来袭了吗?来袭了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配合心灵异能者们进行防御?”却见蛮斗士们都指着自己的腿脚说道:“没有敌人。只是您的脚”

    杰雷诺心道:脚部的感觉还不错啊,只不过略微有点儿发虚的感觉。好奇的低头一瞧——自己居然离地两尺的悬在空中了!他心中一惊。正在练习的《赤元紫雷》之法顿时被打断。只觉身体一沉的落回地面。

    这就是第二阶段的效果吗?怎么《赤元紫雷》法上没有提到过?但不管怎么说这这都是天大的奇迹啊。起来似乎像是法术中的“凌空而行”,但应当不是法术而是超自然力。如果是真地。那我们蛮斗士在对付施法者时又获得一个极大的优势了!

    需知施法者的一个很大优势就是其机动能力远超武者。无论是飞行术还是任意门、传送术等都是极为强悍的机动技艺。别地不说,一个法师用“飞行术”高高的飞在空中,任你武技再高也只能干瞪眼!顶多就是拿张弓弩去射人家。可只要那法师给自己加满“防护箭矢”、“熵光护盾”、“护盾术”、“风墙术”等等法术法术后,弓弩也成了渣。而对方则可以借用各种远程或增程法术肆意攻击武者。

    毕竟现实不是小说。没有那个法师会傻不啦叽的把自己闷在低矮的山洞里或狭窄的城堡内,在近距离中同一个高等武者死磕。他们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内使用“任意门”、“飞行术”乃至“触发术”等拉开与武者的距离,让武者强悍的近身战斗力统统化为零。可以说武者与施法者的差距是天生的,在一般情况下,除了用法术装备或法术恒定术弥补外,实在没有什么更好的对抗办法了。可这些装备、恒定术绝对不是普通人负担地起的!只有少数富裕的贵族或富豪们才能为自己或手下的武者购置。

    但这对于“武者”这个整体而言,毫无意义。唯有这一次不一样!如果自己真的能通过《赤元紫雷》法获得“凌空而行”的能力,那么整个蛮斗士都将获得空前的提升!

    他立刻高声制止了周围蛮斗士地议论:“全都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我要在这里安静的练习!没有重要事情不要来干扰我。否则就等着吃我两棒。”

    天边地太阳终于沉入了绵延浩瀚的大地,让那茫茫无垠的黑暗蔓延到所有人的头上,令人胆战心惊。

    轻风传播着淡淡的血腥气。仿佛一缕缕无形的美味肉丝飘散在压抑的荒野夜空中,令那些半人马们蠢蠢欲动。在七八个半人马术士的带领下,二百多个半人马突击小队,正在漆黑的夜幕掩护下,悄悄的向白天地矿场进发。

    混暗地夜晚中,一个山脉装的巨大黑影在远处显现,旁边还有几个高有三四楼、粗如巨木地木制矿场器械身影。然如一个个奇异的高大怪物巍然屹立在那里,用无声地语言向人们倾诉着悠久的过去和惨烈的今朝。

    其中一个身穿银光闪闪精制链甲的半人马术士,又对手下们呵斥到:“给我记住了!这次不是去攻打矿场。而是去骚扰他们,尤其是要找那个怪里怪气的半蓝龙蛮斗士出出气。早上被他击碎魔法飞弹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还真以为他能用实体武器破坏飞弹呢。现在想想就觉得不对劲儿!他可是个半蓝龙食人魔啊,说不定还有食人魔术士的血统,对法术有天生的亲和力,搞不好他自己会一些法术呢。我才他的武器上八成有“解除魔法”或“消抹权杖”的效果,所以才被他给消解的我们的飞弹!”他对着其它4个半人马术士和一个半人马牧师说道:“所以这次我们要乘着半夜发动忽然袭击,重点清除那个蛮斗士导师杰雷诺!大家一齐用飞行术飞在空中,远程打击这杂种!地面的部队主要是在矿场边缘起牵制和诱敌作用,拖住那些普通的蛮斗士和灵能者即可。不要往矿场内部傻跑。听到了没有?!”

    他不但是术士,更是这批半人马的头领。由于半人马是游牧种族。其组织程度远远没有农业种族那么高,较大的部族其实也是由一个个较小的部族组合而成。因此一个头领其实也是一个小部族的头领。而他手下的兵马其实就是自己本部族的兵马。此时头领发令谁敢不听?即便是队伍中仅有的三名瑟图诺斯神牧师也不敢违了他的命令。于是两百多个半人马们各自做好准备,然后在幽幽的黑夜之幕掩护下,慢慢摸索到矿场周围。

    随后一阵凌厉的箭雨宛如天降万矛、铁雨飞坠,“砰、砰、砰”地射穿了帐篷、射坏了器械,深深的钉入车辆中、大地中和人体中!

    在几个蛮斗士和灵能者的惨叫声中,纳因图斯的王室军队仓促地起身应战。只可惜他们的任务是屠杀掉矿场中暴乱的矿工,不论他们是那一族。然后就是牢牢的保住矿场。而不是不敢贸然冲出去和半人马厮杀。再则半人马来去如风,蛮斗士们和心灵武士们虽然在短距离上可以快速突进,但却不能持久,很容易被急速飞逃地半人马们拉开距离、拖至疲惫后再各个击破!

    白天之所以能夺回这个矿场。那也是因为当半人马们占领此矿后就不能随意乱跑,立刻失去了机动优势,这才被冲击力强悍的蛮斗士和作战能力多样的心灵武士给联合击败了。而现在攻守之势大异,轮到半人马们肆意的蹂躏他们了!

    有的蛮斗士大喊起来:“盾牌!用盾牌,没有盾牌的用木板!他们只能在远距离上放冷箭,不敢真的冲过的!”他说得倒是没错,但问题是蛮斗士大多不用盾牌,如今百千利箭如锐利逼人的铁雨,铺天盖地而下,何处能够躲藏?一时间惨叫声四起。所有人纷纷狼狈后撤。局势混乱起来。

    终于杰雷诺亲率六七十名精锐蛮斗士和灵能者宛如一群加速的猎豹,急速冲出了矿场,向不远处地半人马发动了突袭。蛮斗士用了强大的跳跃式冲刺能力、灵能者们用上来“滑行术”和“空间滑行”术,唰唰唰的急速撞入了半人马的阵线中。顿时喊杀声四起,双方在飞溅的鲜血中开四了惨烈的肉搏。

    此时的杰雷诺如雄狮冲入绵羊群,一柄棱齿棒在抬手之间便打地半人马矛如稻草断裂、人如似血壶破开;一把单手战斧好似泼风飞朔,粘上了便是护甲碎裂、肉开血溅。碰上了便是骨断躯开,砰地一声被剁掉某部分肢体!所到之处好似钢轮压泥球,只留下一声声惨叫和满地惊心触目的血水横尸!

    半人马们见势不妙。如海水退潮般轰地一下远远避开杰雷诺。更有几个聪明而凶狠的,抽出背后地特质投枪,一道道锐利刺骨的枪影呼呼呼划出凶厉的弧线,疾刺而来!

    只听“咚咚咚”的轻微闷响,这些尖锐如长刺、足以刺破坚固鳄鱼皮甲的急速投枪,竟如一根根筷子射中了厚实的皮球,被轻易的反弹回来,纷纷无力的跌落在地上。

    这还是蛮斗士吗?分明就是个人型魔像啊!

    就在所有半人马战士的惊骇呼声中,杰雷诺猛地弩炮射出的锐箭,以无可匹敌地破风之速。呼地一下追上了正在逃窜地两个半人马。然后身如一阵轻灵的怪风飞腾而起。棱齿大棒和单手战斧合为一阵刚猛地旋风,宛如巨蚺张口的笼罩下来!“砰、砰”两记闷响后一个半人马被棱齿棒活活地拦腰“砸成”了两段。上半身滚在尘土中惨嚎,下半身却还在顺势前冲!另一个半人马被硬生生劈开了头颅和颈部。让那白浆淋漓的可怖头颈像两瓣儿软面团般软软的垂了下去。

    周围的半人马怪叫着纷纷后撤,他们得明白,这个浑身闪闪蓝光鳞片的半蓝龙食人魔蛮斗士,刚才的速度真的是比猎豹开快!他一冲两杀之后气定神闲的样子,练猎豹都要自然不如了!当即如大潮退却般,哗地远远退去,避开杰雷诺的“一击比杀”。毕竟没有谁愿意用血肉之躯去抗衡一个竟然能够跳跃的“人形魔像”!

    杰雷诺见对方形势大乱,正欲追击上去多杀几个半人马。忽觉周身一暗,竟伸手不见五指了!

    黑暗结界?杰雷诺刚意识到中了招,忽觉一阵阵“衰弱射线”“疲乏波”“解除魔法”纷纷轰然上身!这些无法用任何方式豁免的诡异法术顿时让蛮斗士的强大体质、高涨的意志力和惊人的反应速度全无用武之地了!

    杰雷诺指据的浑身肌肉酸麻无比,更本使不出多少力量,别说使大跳了,就是奔跑都有困难了。正想退却使,忽又觉得黑糊糊的周身内猛地风声大作,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一条条粗如蟒蛇鳄鱼的“触手”给牢牢缠死了。

    糟了!是黑触手!黑触手的攻击难以豁免,而且它自身免疫所有类型伤害是!想要与之对抗就需要强悍过人的力量。可现在自己被“衰弱射线”“疲乏波”之类削弱法术搞得力量猛降,又如何挣脱?

    果然是连环好计啊,先诱使自己出阵,再用普通的半人马麻痹自己,然后以黑暗术结界遮蔽自己的观察力,防止发现他们的行动。接着用弱化法术强力的削弱自己,最后又施展强力的“黑触手”困死自己。

    接下来就是一轮猛烈的法术攻击了吧!

    “哇哈哈哈哈”飞在半空中的十来个半人马术士和牧师门狂笑起来:“宰了他!快用塑能法术宰了他!”言毕全都咒语大起,一时间火球术的火红光华在指尖绽放、冰风暴的刺骨寒光在掌中升起,而身为头领的半人马术士更是在双手间发出一团大如脸盆的幽绿色悚人光华——能够连魔像都破坏的“酸雾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