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表态

作者:癸变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流浪仙人最新章节!

    身为王族的紫晶龙脉食人魔心灵武士艾卜哥,已带领着数十名身强力壮的龙脉食人魔灵能者杀了过来。为首的则是一队比狂野犀牛还要彪捍的食人魔心灵武士。

    那些身披鳞甲、手持大斧长锤等重武器大力横杀过来的非人怪物们,原本就高约两人、皮如厚革,再加上“皮肤增厚”心灵异能,简直是浑身如盾一般坚实难破;再加上堪比鳞甲的“力能护甲”心灵异能效果,简直就像是身披三层精钢鳞甲!更别提个个身旁还跟有一个神出鬼没的“力能护盾”防护着。总的防御效果比重骑兵还高出一个档次!

    此刻他们发动强力的“狮之冲锋”灵能,脚步一蹬便真如骑兵急速冲锋一般唰地狂冲过来,手中大斧沉锤宛如巨石滚撞而来,挡无可挡、避无可避,中招者无不惊呼惨叫着被轰上了半空,摔下来时非死既残!

    冲入人群的高壮食人魔心灵武士们更是用上了“滑行移动”的灵能,身如飞影般在人群中轻松的“滑来滑去”,所到之处如狂风刮体,杀的库斯波特信徒们血溅如潮、骨断如麻。当即士气崩溃,哗啦啦的纷纷扭头逃去。

    艾卜哥见这些人退下,也不追击。聚拢手下后匆匆跑向纳因图斯商会大楼,那里的厚重黑铁大门已经打开,身穿纯黑宽袍、头戴高高商人帽的蓝宝石龙脉食人魔连忙出门迎接。然后赫然发现艾卜哥身后还跟了个宽背花脸大獾——这不正是那个“气元素之神的牧师艾力露”的宠物吗?怎么就它一个跟来了?却不见那个牧师的身影?

    于是双方汇合后相互一寒暄,原来是席纳洛大祭司排艾卜哥来增援的。于是一身蓝皮的雄壮食人魔“商人”指着脚下的大獾巴德贝,开玩笑道:“它怎么跟来了?难道也是来增援我们的?”

    艾卜哥居然还真的点了点头,脱口而出:“不错。”见对方满脸错愕,他便解释道:“那个艾力露牧师已经准备跟我们去纳因图斯国了,所以席纳洛老师派我们来时,他也叫这个大獾跟来了,估计是想做做表态罢了,表示站在我们一方。”

    原来是拉拉关系,不是真的“援助”。皮如蓝晶地食人魔商人正在点头。忽然到远处那些已经败走的库斯波特信徒又转折回来了——在他们身后是大队大队的库斯波特教会圣武士、牧师、收买的中低等法师和一些奥法尖兵!

    于是他怒骂道:“这些家伙怎么死缠着我们不放?应该去攻打尤恩希大公的城堡或者去夺取城内的军事和法术设施才对啊!”

    艾卜哥则冷笑着望着那些狂热地信徒和援军说道:“席纳洛老师早就猜到了,这些人是被故意安排了攻打我们这里。这样就能逼着那些富豪不敢让自己的私兵去配合尤恩希大公的人保护城堡和军事设施,而只能跑到这里来帮助我们保护他们的私产。这样让他们的主攻方向压力大减!”

    话刚说完就听另一边也传来一阵人马涌动的声音——果然是那几个大富豪的私人“军队”打着一面面“铲除奸恶暴徒、维护社会稳定”的旗帜跑来了,还远远的冲着蓝皮食人魔商人高呼:“贾西姆先生别慌!我们来支援你了!”人数竟不下于两百,且个个都穿着暗藏法术灵光地不错装备!

    贾西姆正在感慨。这两队人马已经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大富豪地人马多是些阶左右地法师或者兼职了法师地盗贼战士。立刻希哩哗啦地飞射出大小各异、五颜六色地魔法飞弹、爆裂火雷。绽放出一道道火红刺目地炙热射线或者巨响连连地闪电束。炸地库斯波特教会那边人人惊叫、个个抱头。

    但库斯波特教会地人不愧是训练有素。远非那些暴动地普通信徒可比。一个个装备不错地圣武士立刻举起带有“抵抗元素”效果地盾牌驻起了一道钢铁人墙。想这边小跑着推进过来。而在他们身后则是库斯波特教会地牧师们在有条不紊地加持各种防护元素伤害、抵抗意识攻击地法术。以及用魔法棒施展“群体熊之坚韧”等抵抗“毒云术”地法术。再后面则是一些雇佣地弓弩兵、中低等法师和奥法尖兵。他们也排开阵势。向对面地富豪私兵们投射强力地箭矢和中低等法术。

    食人魔商人贾西姆刚说了句:“他们相互残杀。我们正好省省力气热闹啊。哈哈哈”却听旁边地艾卜哥严肃地摇头道:“我不行!那些富豪地私兵们都是各自为战。平日里仗势欺人、迎奉攀比。打起架地时候。若处于优势便气势如虹、壮如贪虎。一旦处于劣势就立刻各顾各地四散奔逃了。要是等库斯波特教会地圣武士一冲上去。他们这些只会仗势欺人地家伙就要不战自溃了!可不能指望他们。我们必须马上去破坏库斯波特教会地阵形!”言毕便招呼着手下地食人魔心灵术士。连通商会内部出来地几个。一个发出了咆哮般地呐喊。带着“狮之冲锋”地刚猛冲击。凶悍地撞向了圣武士地盾牌防线。

    麦肯思等人正呆在后方使用“奥术研究共享会”地粗糙魔法棒施展一些低等地攻击法术。忽然前方地整齐队伍一阵剧烈地混乱。圣武士和牧师相互急喊大叫着相互拥挤。好像被重骑兵给冲击了。

    他们紧张地踮起脚向前方张望。却一不留神地到了商会门口地台阶上正站着“艾力露牧师”地宠物大獾巴德贝!几个人便窃窃私语道:“快啊!是巴德贝呀。样子艾力露牧师也在里面!这下可怎么办?”

    麦肯思仔细一瞧。果然是巴德贝!他们一起生活了数月地时间。自然是不会出错。于是第一个开口道:“怎么办?走呗!悄悄地走。别让人到。”说完还真地收起魔法棒准备走了。

    其他人惶惶然的问道:“走?走到哪里去?好不容易可以混口饭吃了,就这么走了?”

    麦肯思却毫不留恋的说道:“不走还能怎样?要是艾力露牧师真的杀出了,你们以为就凭这两三百个中低等圣武士和牧师能挡的住?他的寒霜喷射能与龙媲美,召唤的超巨型水元素随便一扫就能打死好几个!还有他地雷电,连恐惧亡灵师罗赛达都能击退,现在这些人谁能挡的住?谁能比威震一方的罗赛达更厉害?别忘了周围都还有不少敌人!”

    其他人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但我们是受了他们雇佣的。吃人家的饭就要给人家卖命啊。”麦肯思却嗤笑了一声:“我是为他们卖命不是替他们送死!我可不想被艾力露牧师砍下脑袋做成一锅热汤!”

    其余的人一盘算。全都打起了退堂鼓。十来个人乘着混乱地局势,悄悄后退到旁边的小巷子中,然后一溜烟的跑了。另外几个法师也是从吉芬城逃出来的,与他们关系不错,见状也感到局势不妙,于是犹豫了一下后也跟着偷偷跑了。

    形势对丹泽尔一方极为不妙。几十个比重骑兵还凶悍的食人魔忽然手持重武器冲入了己方的阵线中,一阵挥杀之间。己方已经伤亡惨重。他刚回头高呼着命令道:“法师快释放黑触手困住他们!奥法尖兵立刻使用缓慢术和解除魔法”刚说到这里忽然发现所有的奥术尖兵都不见了!连带着还溜了几个身具、4阶奥术的法师!

    “混蛋!”他气的脸上青筋直暴。几乎是跳起来大骂:“这些该死地泛信者,真他娘的靠不住!亏我以前那么相信你们。还一个劲儿的在赫金导师面前推荐你们。奶奶地,居然一声不响的都跑了!我算是瞎了眼了!以后别让我碰到你们!”话音刚落,一个震天的“闷雷”在头顶炸响:“丹泽尔,我取你的狗头!”

    一柄重如山岳的斧戟带着一抹呛人的碧绿酸蚀效果当头劈下!

    “呛”地一声金铁破碎之响。丹泽尔剑断——盾破——铠裂——臂断,惨叫一声急退而去。而旁边却有几个不知死活的狂热信徒冲了过来,艾卜哥暗运灵能。手中斧戟上闪过一抹“锐锋术”的流光,然后斧影如狂风大起的挥杀四方,比精钢还犀利一大截地斧口所过之处宛如巨雷击身、千刀刮体,血花飞溅之中无一人能挡住一个照面!

    又有几个信徒趁乱摸到了他身后欲图刺杀,背对着他们的艾卜哥却只是冷笑一声,回斧斩来。原来他早已给自己加持了“全域视觉”的灵能,前后左右一切图像皆在灵能的感应之下,更本无惧他偷袭。

    几个头颅带着淋淋血花飞上天后,艾卜哥有将血盆大口一张。突出了一阵极为浓烈的“黑龙之息”,绿气所到之处,肉化为泥骨化为烟,数十人无声无息的便化为尘泥回归了宇宙的怀抱。

    旁边几个牧师怒吼着发动了手中的“高等解除魔法”卷轴。顿时把他身上的灵能驱散了七七八八。这下艾卜哥当真怒不可竭了——他生平最恨这种法术!心灵武士长期被压制地原因正是因为灵能可以被“解除魔法”、“高等解除魔法”等消解掉,令自己苦练的技艺顿时成了泡影,宛如拔去了老虎的锐利爪牙一般,如何能不恼?

    当即杀心暴起,一拍脖子上的一串粗大的储灵水晶项链,当即释放了其中暗藏的几个灵能。顿时他的斧头上。寒雾升腾的同时又雷光大作,还带有一抹献绿的酸性光华,而戟尖上还带着一汪蓝色毒液——他竟一口气给自己斧头加持了三种“能量武器”和“剧毒武器”地灵能效果!然后沉重地斧戟宛如寒风携狂雷,飞掠一个牧师而去。

    “噗”地一声轻响,三色光华飞溅之间,一个大好的头颅化为飞灰,滴血未流。

    库斯波特教会、纳因图斯商会、大富豪地私军就这么相互恨之入骨的残杀着,喊杀声、惨呼声伴随着四处飞溅的血液,将这昔日繁华整齐的宽大街道变为了赤色满墙的惊怖地狱。

    城堡的一间大厅内树立着一个西恩沃斯神的等身镀金雕像。而在它的旁边则由一个勃努恩神地高等牧师竖起了一个绘有勃努恩圣徽的大幡旗。

    一对“新人”在堡外传来的轰轰法术爆响声中跪在雕像和圣徽幡旗下。向两位神明宣誓结成夫妇关系。然后由在两教会牧师的带领下巨型了简单的仪式。

    “轰”的一声大响在城堡上炸裂开来,一个强效爆裂火雷突破了城堡地防护体系。飞冲到这个大殿外面。顿时震的石柱摇动、弧梁落灰。几缕粉尘噗噗地溅落到尤恩希大公的脸上,让这张白的发青的衰败面容越加难。

    他宛如活尸般躺在亲信怀中,由旁边两个神灵的高等牧师轮番施法吊住性命,去见证这怪异的一幕。他眼中的神采早已涣散,几乎随时可能魂飞魄散了。但他心里却非常清醒:女儿指定这个既没地又无能的落魄男爵做自己地丈夫,并非不是因为那臭小子长得帅或者有什么大功。而是为了安西恩沃斯教会的心!和这个信奉西恩沃斯神的人接合只是一个政治表态,代表勃努恩教会愿意与西恩沃斯教会共同领导这片领地。而且这个小男爵是外地人,在城内没有任何势力,今后也不可能让他机会掌握任何势力,是个非常容易控制地家伙。所以在这内忧外患,而勃努恩神又想入主此地的关键时刻,他反倒成了一个非常稳妥的人选!

    “轰”的一阵土石坍塌的巨响,外面又有一座防御塔楼被库斯波特教会的人和超超大型魔像击毁了!现在已经可以遥遥听到外面的喊杀声了。若是这些勃努恩神的牧师们再不出去协助防御的话,破城之时便近在咫尺了!

    于是西恩沃斯教会地牧师急了——尤恩希大公的城堡一但落限。下一个轮到他们西恩沃斯神庙了!他们立刻加快的仪式的速度,三言两语的草草结束原本冗长的祈祷和祝福后,法蒂玛微笑着转头对自己的父亲尤恩希说道:“祝福我们吧。父亲。”言语之中却尽是胜利者的口吻。

    只剩下半口气的尤恩希大公连哭笑不得地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无奈的瞧着那个吉赛尔一脸万分激动的表情,心中叹息不断:你呀!你呀!你真以为自己走了狗屎运吗?别傻了小子,我这个厉害的女儿,以后有你受的!

    但他已经没有机会出言提醒了,只是面目衰竭而僵硬的缓慢眨了眨眼睛,耗尽最后一丝生命的余晖表示了“同意”。然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失去了生命和神术支撑的残躯突然间发出了剧烈逼人的“吱吱”地腥臭!一阵阵浓烈地烟尘烟在他身上滚滚而起,仿佛是被无形无相的烈焰急速吞噬般。令这还算健壮地躯体哗啦啦几下就化为了泥水和臭灰,让周围的人全都惊骇莫名——这就是击杀传奇怪物的匕首之威吗?最恶毒的诅咒、最剧烈的毒素、最强大的混乱之力,终于完成了这次最完美的暗杀!

    勃努恩的牧师第一个回过神来,他们有些趾高气扬的宣布:“下面应当立刻进行大公的继承仪式!一刻也不能耽搁了!库斯波特教会的超大型魔像马上就要开始进攻城堡了!来,法蒂玛小姐,我们这就在勃努恩神的见证下巨型仪式吧。”

    西恩沃斯教会的几个高等牧师顿时脸色铁青,斯庄候德的大公历来都是西恩沃斯神的信徒,理所当然的,一直是由西恩沃斯教会来举行继承仪式的。但法蒂玛是恐惧于强权之神勃努恩神的信徒。又岂会理睬元气大伤的贵族与守护之神?只得暗自咬牙切齿的,盘算着啥时候逮着个机会再把局面扳回来!

    忽然,法蒂玛小姐或者说是法蒂玛女大公面含优美的笑容,语气亲切的开口了:“不!现在现在我是此地的大公,我应当遵循此地的传统。而且我的丈夫也是西恩沃斯神的忠实信徒。因为我建议在两位神明的共同见证下完成仪式!”

    所有的人,当然还包括旁边吉赛尔顿时目瞪口呆!

    吉赛尔已经激动的连站都站不稳了,他结结巴巴的张开了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我你太好了感谢尊贵无上的西恩沃斯神!感谢威权无边的勃努恩神!”。命运就像一出谁也无法意料的戏剧,你永远也猜不到它会如何折腾你。短短的一天时间。从死亡的边缘忽然成了这位成熟大美人儿的丈夫。诸神啊!这是为什么?!

    这一刻他泪流满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