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勾结

作者:癸变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流浪仙人最新章节!

    “我们不会放过他们”少年圣武士一边表态似的说着,一边大步走到众人的中间,高声对大家说道:“我们两人虽然是第一到这条商道上行使爱与正义,但早已听说过这边强盗众多,秩序混乱,大家都生活在重重的压迫之下。大家想想为什么会这样?仅仅是因为敌人强大吗?”他的表情严肃、眼神却很是激动:“不!这同样是因为我们不够团结!正因为我们不够团结,所以才会受到少数人的欺压。大家想想,刚才来的那支不顾军人荣誉的卑劣军队真的就比我们强多少吗?如果我们联合起来他们真的敢前来抢劫吗?不!他们不敢!但是我们怎么做的呢?你们,所有的营地都相互分离、相互提防,这种状态别说是一支军队,就是一群狗头蜥蜴人都足以随意劫掠我们了!”

    东a子冷冷的着他,这种陈词滥调倒也说得挺热情四溢。若非他自己真的相信,那就是虚伪到了,可以假戏真做了。而且很显然,周围的人也都不吃他这一套,个个都扬着面无表情的脸,发呆似的望着他的演说:“你们想想,要是奥法联合会、三塔联合会、金色魔纹联合会能够真的联合起来,那么沿海地区的国家又怎么会对人鱼帝国和鱼人帝国卑躬屈膝?那个亚巨人的王国查理马特为在什么凶残的劫掠的几个世纪却依然存在?还不是因为周围几个人类大国都不团结,个个都希望别人被灭掉?要是他们能够联合的话,又怎么会发生这种痛心疾首的事情?让那么多人悲惨的战死或当奴隶?”

    他的声音居然有些荡气回肠的味道,竟吸引了一些商队的人围过来热闹。他见人越聚越多,遍越说越兴奋:“所以,我们只要齐心协力就能在这条商道上建立起良好的秩序,那么现在何不从这条红龙开始,齐心协力的惩处他的罪恶,让正义和秩序得到彰显?大家不用瞻前顾后,只要我们齐心,没有什么难得到我们!”这最后一句几乎是在振臂高呼,堪比动员大会了。

    不过大家显然还在瞻前顾后,连半个表态的人都没有。像是一圈圈沉默的雕像在围观这位可怜的少年。

    于是少年圣武士的眼光转向了东a子,有点儿希望他站出来作个表率的意思。

    于是东a子就面带微笑的着他——就这么干着,偏偏一语不发。意思也很明显:这事儿谁想去谁自己去,别拉上我。咱不想惹麻烦。

    沉默是可怕的,终于那个法师首先忍受不住了。他一步走到另一个法师面前,抓住他的手臂,激动的说道:“马里奥多,我们两个以前都是为那些小贵族服务的,按说也有安安逸逸的生活。我们为什么出来?还不因为那种生活没有前途!权力在那些贵族老爷手上,钱财在那些狡猾的管家身上、而尊敬则是属于牧师的,我们这些不上不下的法师有什么?虚名!只有一个远离大众的虚名!为什么我们要这里风餐露宿、成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还不是为了有一天能抓住机会爬到高塔的顶层?只有成为高等法师才能成为真正的大人物!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就在眼前,如果真的能杀死一条龙,即便不算他那堆成小山的财富,也有龙鳞、龙肉甚至龙骨啊,这些东西的价格都是非常高的!只要得到其中的一部分,你还会为了学习四阶、五阶奥术的学费而发愁吗?有了五阶的基础,你才有机会向上晋升啊!才有机会在有朝一日成为万人之上的、真正的高贵法师。仔细想想啊,我的朋友!这种机会世上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啊!要是你不抓住的话,还有下次吗?嗯?”

    对方似乎有些动心张了张嘴,但四下了周围的人仍旧保持着沉默,便又闭了嘴。

    那个法师有些急躁的转向另一个牧师说道:“罗斯雷廷,我们也认识好几年了。当初你为什么要从那个安宁的小村子跑到这个到处充满杀戮、贪婪与算计的地方?嗯?”

    牧师躲避着他的目光。

    于是法师激动起来,对着他大喊:“因为你不甘心!你不甘心一辈子都窝在那个贫穷的小山村里,虽然那里的人质朴,但却没有办法满足你的梦想!因为你不甘心作一个小小的低等牧师终了一生,等到老了,走不动了就躺在那间阴冷潮湿的小屋子的等死!你需要荣耀!需要成为神明的得力干将、需要让你的才华得到完全的释放!而现在就是神明赐予你的最好的机会啊!那条红龙是谁,难道大家在这条商道上来往了这么多年不清楚吗?不就是那个叫瓦尔特的大蜥蜴吗?”

    另一个法师连忙示意:“小声点儿!他可以号令方圆数百里内的狗头蜥蜴人啊。你不怕被它们找麻烦吗?”

    法师底气十足的喝道:“我怕什么?现在有这两位勇敢的正义少年,正是我们杀死那个四处大土匪的最佳时机!他不但劫掠过商队,还是不是的威胁旁边的埃斯科巴王国和曼西科特王国,逼迫他们每年进贡金币和其它财富。虽然他不敢强攻大的城池,但光是骚扰庄园、焚毁农作物就够人受的了。”

    说到这里,他又转头对那个牧师说到:“我们要是杀死那条龙,你、我、还有我们大家都会成为埃斯科巴王国和曼斯科特王国的左上嘉宾!你会获得平民和贵族的一直欢迎和尊重,而你的神灵也会被他们接纳。想一想吧老朋友!到时候他们都会皈依你的神明,而你,将得到神明的亲睐,穿上高贵而华丽的牧师袍宣扬神的教义!这是多么光荣的事情!多少底层的牧师只有在梦中才会见到的事情啊!”

    牧师还是很犹豫:“可他身边那个女吸血鬼法师~~”

    法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要是怕的话,这辈子都别想获得神明的亲睐了!还是跑回你的小山村,当个安稳的牧师混一辈子算了!你仔细想想,那个女吸血鬼是彻头彻尾的混乱阵营,而你的神是秩序阵营的。如果你杀死了她,你将会得到多大的青睐?说不定立即赐予你4阶神术!现在你去乘机除掉她,等到红龙恢复过来,你还有机会吗?”

    牧师有点儿动心了,他小声说道:“如果还有别人的话~~”。

    另一个牧师喊道:“我去!”

    顿时气氛调动起来,不一会就有四个低等法师、三个低等牧师加入了“屠龙”的行列,加上两个少年一共有九人了。

    最后那个4阶法师对没有选择加入的人高声喊道:“你们会后悔的!等着吧,荣耀将属于我们!”

    人群开始散去,东a子却听见一个走开的低等法师冷笑到:“但性命属于我们。”

    他转头一,格林姆似乎有加入的意思,但也是犹犹豫豫的不敢站出去加入。于是走到他身边,悄悄把一个金币塞到他手中。在格林姆惊讶的笑脸旁,悄悄说道:“以后不要再透露我的事情,要不然下次就把你的脑袋咬下来!”

    格林姆顿时想起帕力克脑袋被咬掉的惨状,以及东a子大师变成的短面巨熊人吞食头颅的骇人模样。一时间,两条战栗着发呆。等回过神来,那个“屠龙小组”已经骑着马跑远了。而东a子大师真的没有跟去。

    他有些好奇的问道:“大师,您真的不想获得财富与荣耀了吗?这次可是很好的机会啊。”

    东a子笑了笑:“谁说我不去?我当然会去。只不过不会跟着他们一起去罢了。”言毕又施展“气化形体”,变成一团大如犀牛的海蓝色云团,迅速升上了黑沉沉的夜空,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等到了极高的空中,他仔细观察四周无人后,唰的一下变成一只嗅觉极为敏锐的大翅兀鹫,顺着空气中残留的龙血气味向远处划空而去。

    玛莉娜携带着变成人形的瓦尔特向他们的城堡方向飞去,瓦尔特口鼻间不断飞出的鲜血早已在大红的法师袍上凝结成触目惊心的大块黑斑,他已经变的出气多进气少了,生命围在旦夕——而城堡还在近百里之外!他们飞了大半天才飞到战场这里,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飞回抢救了。

    瓦尔特神情混成的自言自语道:“早知道就带一些治疗药剂了。这次实在太大意了。”说着又吐了一口血,眼就要断气的样子。

    玛莉娜简直心急如焚,由于二人在这一带横行惯了,身上又有许多法术器具保护着。因此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宁愿携带更多的攻击性法术器具或着干扰、削弱敌人的法术,很少携带治疗器具的。城堡里虽然藏着不少,但远税难解近渴,最遭的是他们两个都不会传送术。

    她心乱如麻的抽泣道:“我早就说我对行影术有些天赋上的优势,可以去学学。你却偏偏怕花钱,还说这东西没什么用。现在倒好,想飞都飞不会去了。要是又行影术,我们还能在阴影位面以倍于现在的速度赶回去。”

    瓦尔特的神志已经开始模糊了,根本没有力气去反驳。但在恍惚之间猛地想起一件事情,便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记得曾经给过德莱福斯村的老村长一个治疗中度伤害戒指,每日能使用三次。快~~快去他那里~~”

    玛莉娜闻言大喜,虽然龙的生命远远高于人类,三次治疗中度伤害更本治不好他的伤,但却可以暂时吊住性命!只要瓦尔特不死,凭借他那龙族的强悍体质,或许有一线生机。于是急忙转向东北方飞去。

    “他们转向了!”四阶法师在使用了一个探知法术后掌握了瓦尔特的大致方位,便立即通知大家:“还好他精神萎靡不振,我的法术才能释放到他的身上。根据法术探测的结果来,他们的速度突然变慢了。而且周围有一座高山“

    少年圣武士比谁都着急,用命令者的口气问道:“是那座山?”

    法师借着少许月光四处了远处的山脉,最后指了指东北方的一座说道:“跟那一座山非常相象!。”

    几个人面面相觑后小心的说道:“那个方向上不是有个大村子——德莱福斯村吗?”

    “啊!”4阶法师好像想起来什么,语气兴奋的对少年圣武士说道:“他肯定是跑到那个村子去求助或躲藏起来了!”

    圣武士二人有些吃惊:“求助?谁会帮助一个非人类的土匪头子,而且还是条邪恶的红龙?是被迫帮助他吧?”

    4阶法师冷笑起来:“更本不是被迫,而是狼狈为奸!”他把声音提高了几度,生怕两个少年听不清楚:“那个村子名义上是个独立的村子,其实却与那条红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听说他们还居中调停过曼西科特万国与那条红龙的一次冲突。哼,诸位想想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子怎么有资格来调停一个国家与龙之间的争端?我早就回忆这是红龙安排好的伎俩罢了。他自己出面威胁曼西科特王国,但又害怕城池上的远程弩炮以及曼西科特人民的拼死反抗与报复。便指使那个村子的人装扮成调停人的样子,前去讨价还价。而他只要在旁边做作样子就可以了。那些贪图安逸的贵族老爷们当然会选择用金币来换取安宁。这样那条邪恶的爬虫就可以不费一丝力气、不冒一丝风险就获得大量的财富!嗯,我敢肯定就是这样。”

    少年圣武士转头问其它几个人:“真的是这样吗?要是那个村子真的与邪恶的红龙狼狈为奸的话,那我们也会对他们客气!”

    其余的法师与牧师们唯唯诺诺的说道:“这些说法我们也听说过,只不过没人能够证实。而且那个村子的人也从来没有做过抢劫、欺诈的事情,那里的人还算是非常本分的。”

    “那都是作些样子罢了!”4阶法师有些气恼同伴们不支持自己:“难道你们就没想过吗?为什么这个村子能够独立存在?按理说他应该属于埃斯科巴王国或者曼西科特王国,但事实上却一直不受两个国家的管辖。这不是非常奇怪吗?而且这个村子恰好处于两个王国和瓦尔特领域的交界处。这不是很明白吗?村子就是瓦尔特打入人类国度、廉价获取利益的窗口,是他的耳目和传声筒!是他的傀儡和帮凶!”

    他说得非常激动,而其余的法师、牧师们都保持着沉默,显然不赞同他的观点。于是4阶法师变得有点儿喋喋不休:“我知道你们是在害怕那条龙报复你们,所以不敢说出真相。但现在要是还不把事实说出来的话,今后你们想说都没机会了!难道你们不想获得财富、荣誉和地位了吗?”

    当他说出最后几个词的时候,终于有几个人点头了:“我们也听说过那个村子与红龙的确有些勾结。”

    但仍旧有一个牧师说:“那些都是传闻!没有明确的证据。”说着就要和其它人争执起来。

    少年圣武士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们没完没了的争论:“好了!够了!我们现在是在追猎邪恶的红龙,不是在争论那个村子的事情!现在我们就出发去那个什么德莱福斯村个究竟。他们到底有没有与红龙勾结,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出发!”

    一行人在夜色下小心的骑着马儿,慢慢穿过稀疏的树林,向远方的德莱福斯村进发。

    老村长正在自己暖和的屋子里酣睡的时候,一阵谨慎的敲门声把他吵醒了。接着他就听到了玛莉娜女士的声音:“盖特纳快开门!”

    一个吸血鬼深更半夜跑来敲你家大门,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估计是任何人都不愿意尝试的。但老村长盖纳特一点儿也不吃惊,因为女士一般都是半夜到来的。只不过现在是春耕季节,村里牛羊门都很瘦弱、大肥猪全都在去年冬天杀了制成腊肉了、仅有的那些只鸡是不合女士胃口的。

    那么,到底用谁的血来招待这位尊贵的客人呢?带着这个伤脑筋的问题,他打开了屋子的门。

    “瓦尔特先生?!”老村长大吃一惊的见威力无边的瓦尔特先生竟然七窍流血的拉塌着脑袋,好似一个半死的人。他的呼吸沉重而怪异,好像随时会断气一样,从口鼻延伸下来的长长血迹一直趟到了胸口,染黑了大片鲜红的法师袍。是谁,能够打伤火焰的化身、连国王都战栗的红龙法师?

    老村长敏锐的感觉到这次麻烦大了,不管是谁干得,要是被他们知道瓦尔特溜到自己村里,那就全村都要遭殃了!能把瓦尔特先生打的半死的厉害人物,屠个把村子完全是小菜一碟呀。

    巨象打架,他们脚下的蚂蚁就要遭殃了,更糟的是这些蚂蚁还不得不去拯救其中一头大象。只能希望自己帮助的大象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老村长立即把他们请进屋里,按照他们的意思拿来了那个治疗戒指。对着浑身红袍的人形瓦尔特释放了三次乳白色的治疗法术后,他的呼吸开始缓和下来。但巨龙的生命力强悍,反之受伤后所需的治疗量也很大。这次治疗仅仅治好了胸部骨骼破碎的问题,而体内残留的毒素、酸蚀能量,还有肌肉受到的火焰与霜冻伤害、神经和大脑遭到的破坏更本没有恢复半点儿。仅仅是暂时保住了性命。

    刚恢复一点儿精神,瓦尔特就开始恶狠狠的开骂了:“那两个臭蝼蚁!我要用法术保护他们的生命,然后把他们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再用锤子一寸一寸的碾碎他们的骨头!我要一边听他们美妙的哀嚎声一边吃早点。对了,玛莉娜。那根魔法棒不是一般得到法术器具,而是传奇器具!”

    玛莉娜大吃一惊:“那你开始怎么说是个‘超量七彩喷射魔法棒’?早知道是传奇器具我们就不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