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碧珠求情

作者:狐璃狐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之:将军夫人升职记最新章节!

    安凝霜伸手,从他手中接下那枚玉佩,在手心里翻来覆去仔细看了两眼:“这上面刻的什么?”

    那个男子嘴角带笑,一脸神秘道:“这个等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闻言,安凝霜抬起头,笑眯眯的朝他招了招手:“来,你凑近点。”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话音刚落,那个男子化作一道烟散了。

    安凝霜翻了一个白眼,忍不住“切”了一声,一脸鄙夷而不屑的神色,心中暗道:有本事你别跑啊?!

    不对啊!今天是什么国庆之类的大日子吗?

    为什么瑾萱没来教课?

    假如今天瑾萱按时来给安凝羽上课,她不久没那闲工夫闹腾了吗?

    不多时,有人来西苑送饭,两份饭菜分别送到两间屋子,给安凝霜送饭的,恰好是个熟人。

    “三小姐……”

    安凝霜夹菜的手一顿,抬起头望了过去:“怎么了?”

    碧珠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墨迹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您怪连翘么?”

    安凝霜愣了一愣,想了想问道:“是她请你来问的?”

    “没有没有,是奴婢自己想来替连翘解释两句。”碧珠急忙辩解道。

    这样一来,安凝霜便没了胃口,将手里的筷子往晚上轻轻一搁,抬起头望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碧珠也知道,这件事是连翘背叛了安凝霜。按理说这种背叛主子的奴婢,打死都是不为过的。

    只是她们毕竟姐妹一场,当她看见连翘那张脸的时候,便什么指责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奴婢今日不需要来西苑送饭,正好在屋里休息。

    连翘被送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昏了过去,所以奴婢看见她那副模样吓得不得了,只能寸步不离的留在她身边照顾。

    连翘半睡半醒间,嘴里一直在念着什么,奴婢从她断断续续的话里多多少少听到了几句,后来奴婢又从府里的下人和丫鬟嘴里,将事情听了个大半……”

    安凝霜眉头一拧,疑惑道:“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碧珠一双手在腰间攥的紧紧地,手还隐隐有一些发抖。她以为安凝霜生气了,正犹豫着要不要说。“奴婢……奴婢想说……”

    “行了,我大概知道你想说什么了,麻烦你回去替我传句话。叫她身体好些了来西苑见我一面,有几句话,我觉得还是当面跟她说比较合适。”安凝霜扭回头,伸手拿起筷子又夹上一块豆腐。

    碧珠怯懦的应了声“是”,静静立在一侧等安凝霜吃完。

    傍晚时分,萱儿再次来到西苑,刚一进门就看见安凝羽坐在床边,端着水杯子非要喂她。

    “我又不是不能动……”安凝霜一头黑线,她都能自己吃饭了,喝个水反倒还需要人喂?

    安凝羽却不依,端起长姐的架子板着脸道:“我说不能就不能,快点听话!”

    萱儿见她们俩难得亲昵在一处,脸上洋溢着笑意走了过来:“大小姐亲自照顾你,三小姐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像是一副受了委屈似的?”

    安凝羽转过脸,冲着萱儿抱怨道:“萱儿姐姐你快帮我骂她一顿,才刚好了一点就想下地,死活都拦不住,我就差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瞅着安凝羽在给萱儿说话的空隙,凝霜先一步伸手,一把夺回杯子自己美滋滋的喝着。

    闻言,萱儿忍俊不禁的抬手掩了掩嘴角,笑着念道:“咱们家大小姐这是从哪学的?这话要是让主子听见了,大小姐你又要被罚了。”

    安凝羽立刻起身让开床边,将萱儿连拉带推的摁在床边坐了下去,极力讨好道:“萱儿姐姐,你可不能在母亲面前告状啊。”

    萱儿嘴角带笑的,嗔怪着看了一眼安凝羽,转过脸来望着凝霜柔声说道:“我替你去看过了,嗯……怎么说呢?连翘也就是脸上的伤重了些,那张脸恐怕是要留疤了。至于李四……”萱儿话音一顿,抬起眼看了看凝霜,犹豫不决。

    凝霜心里“咯噔”一下,一把抓着萱儿问道:“他怎么了?”

    “我去的时候被人打了个半死,据说是问什么都不说,恰好又有个小厮跟他有仇,背地里使了手段叫那几个人往死里打,所以……不过仔细养一养,用上咱们从霁朝带来的药,恢复个七八成应该不是问题。”萱儿的话说到最后,瞧见凝霜眼底有点想哭的模样,话音一转宽慰了两句。

    此话一出,安凝羽便有些站不住了,长长叹了口气。转身坐在一旁的桌边,思量了许久说道:“小妹,你若是实在气不过,打我骂我都好,别憋在心里。”

    凝霜扭过脸,看着安凝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坐在那,责备的话突然间又说不出口了,只能重新低下头,暗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萱儿看着这对姐妹变成这样,心里总有些说不出的难受,只能旁敲侧击的暗示道:“两位小姐都是主子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主子心思重主意大,难免有什么顾及不到你们的地方,所以才需要你们两个相互扶持着走才是。”

    安凝羽侧首,望着萱儿久久未语,心里暗自盘算着她这句话是不是有什么暗示。

    萱儿被她盯得心里发毛,目光躲闪着移开眼。虽然两个小姐中,三小姐长得最像主子,但论起心思细腻和手段,还是大小姐略胜一筹,毕竟是主子从小亲手调教出来的,这倒也不足为奇。

    凝霜抬起头时,萱儿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安凝羽,再看着萱儿愣愣的问了一句:“萱儿姐姐……你看着我干嘛?”

    萱儿讪讪一笑,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空茶杯,轻轻推了推她:“你躺好,我再与你看看。”说完起身,将茶杯搁置到旁边的桌上,再重新回到床边,替凝霜诊起了脉。

    安凝羽移回目光,一双眼珠子在眼眶里一会朝左,一会又朝右转了好几圈,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眯了眯眼睛问道:“萱儿姐姐,母亲是不是在计划着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