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出土的金属球

作者:雨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终原形最新章节!

    (第三更,今日近万字更新,恳求推荐票和收藏!还有几十推荐票能上分类周推榜,伙计们,能给力地投本书一张推荐票吗?)

    王学山被关押在公安局临时的一间审问室里。

    从送进来开始,再也没有人理会过王学山,只是这一间房间一看就知道是临时关押重型犯人的,现在给了王学山,确实来说算是门当户对。伤了屠书记的公子,能不属于重型犯人?

    没有想象中一开始就审问,就是屠正刚也没有露出脸。

    不要将他们这些人想得这么直白,一回来就大刑全往王学山的身上招呼,他们之所以不理会王学山,不过是将一切的情节还有证据给加上些料,然后再猛烈地抖出来。

    而且屠书记根本不关心王学山这个年轻人,而是将心思放到了儿子身上。在人民医院里,在正副院长,还有几名著名的主任医生的陪同下,屠正刚见到了自己的儿子,成了碎肉的手臂,让屠正刚的眉头不断地跳动着,脸庞如果不是尽力保持着的话,恐怕早不已经扭曲了。

    这种伤势,就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

    王学山的背景,第一时间送到了屠正刚的手里,望着这一份普通到极点的背景资料,他露出了一个残忍的冷笑。

    之前还担心王学山有什么背景,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穷小子,只是救了许诚瑜的女儿一命,才被邀请参加这个生日宴会。却不想在这里,却发生了冲击。

    事情的经过,屠正刚根本不需要去理会,不管谁对谁错,自己儿子受到了重伤,一辈子将失去一条手臂,成为一个残疾人,痛苦一生地生活着,单凭这一点就足够让屠正刚的怒火中烧。

    屠正刚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屠千华,脸色铁青地扭头离开了病房。

    ……

    “宙斯,洗脱目前的罪名,需要多少贡献点?”

    呆在这间特殊改造过的房间里,王学山平静地坐在椅子上,整个房间,就只有一张椅子,还有一张用来审问的桌子。除此之外,就是房间冰冷的墙壁,还有房间门口腕粗的钢筋制造而成的大门。

    目前的困境,王学山一丝担心也没有,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拥有宙斯这个强悍的存在。

    “资料解读中……”

    随着脑袋一阵疼痛传来,王学山知道,这是宙斯启动了大脑内的生物芯片,抽取生物芯片储存着的信息。这些信息,就是王学山所看到的一切,都会由生物芯片自动通过连接着眼球的神经来收集。

    这个功能不但可以用来记录贡献点,同样可以用来监视着原形们的一举一动。

    只要宙斯计算机中心,或者说组织发现了原形们的异常,就可以通过这一种方式,来获知这一段时间里原形们到底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如此一来,原形们根本不可能逃脱得了组织的眼睛,任何的动作,都如同透明。

    抽取资料时,疼痛是有的,脑细胞会非常的活跃,大脑裂痛。

    大约几分钟之后,资料抽取完成,但并不代表着马上就有结果,单是分析这一阵子王学山的所为,就要花上不少的时间。

    这也没有办法,毕竟宙斯计算机中心只是技术性的,分析王学山的所为则是需要到人工来服务,在有所结果后,才会送往宙斯计算机中心,再将这一结果反馈到王学山的生物芯片来。

    既然什么也做不到,王学山干脆什么也不做,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让自己进入到轻度的睡眠中。

    黑夜中,值班的民警也来看过几次,见到王学山不像其他犯人一样,反而坐得笔直,如同老僧入定一样,无一不是眼光中带着怜惜,他们可是知道里面这主,一拳就将屠书记的公子给废了。

    ……

    中国的午夜,对于南美洲的秘鲁来说,正是烈日当空的时候。

    秘鲁乌卡亚利河泮的某处溶洞内,一支自然发现考古队正在溶洞内前进着,他们有十余名成员,正兴奋地交谈着。

    “琼斯,这一次我们绝对会有所发现。”一名拥有鹰鼻的白发老人朗笑着:“要知道为了获得这一处神秘溶洞的消息,我可是支付了整整500美元。”

    被称为琼斯的人,是一个高大的老人,皮肤润红,一看就知道是白种人。他的精神显得他很干练,一身登山衣,拿着一个助杖,正望着这一处溶洞的溶壁,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听到白发老人的话,琼斯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哈里斯,这一次干得不错。”

    这一处溶洞确实没有人踏足过,为此,自然发现考古队不得不雇佣了五名雇佣兵,以防止意外。这里是乌卡亚利河,也是亚马逊河的水源发起地。这一次到来,更多的还是为了寻找人类起源的秘密,相传,就在乌卡亚利河上,有着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的遗址,只是谁也没有真正发现过。

    溶洞开路的是三名高大的白人雇佣兵,他们揣着m4a1卡宾枪,战术灯光将前方照得雪白。

    另外两名则是在队伍的后方,负责着后方的安全。

    琼斯走到一处岩石壁上,用一个铁锤将一块岩石敲下来,然后用手里套着的放大镜仔细地观察着,说道:“哈里斯,这一次真的是大发现了,你看看这里的岩石,仅仅从纹路就可以判断出它们的历史至少在数百万年以上。”

    数百万年,地壳的运动,不知道会毁掉多少溶洞。

    像现在这一个,存在了数百万年之久,对于琼斯来说,就是一个发现,也是比较罕见的溶洞。

    扔掉手中的岩石,继续前进,溶洞并不难走,不时可以看见无数的钟乳石、石笋。在灯光下,显得美丽绝伦。对于从事自然考古的琼斯和哈里斯来说,能够发现这一处溶洞,无疑最好的回报。

    用器材将这些发现全给记录下来,这些将做为最珍贵的资料。

    溶洞很长,走了半小时,根本没有尽头。

    还好,这一处溶洞并不是积水型的,一路走过来,没有发现有积水,都是干燥的路段。

    整支队伍在休息了半小时后,又是继续溶入。

    大约在深入七公里之后,出现了一处非常巨大的内部空间,无数的钟乳石出现在这里,呈现出五光十色。到了这里,不需要手电,却拥有着淡淡的光泽,竟然是这些钟乳石散发出来的。

    形成的光泽,如幻如玄,更像是海洋里的浅水区海底景象。

    “真漂亮!”

    每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惊叹,这种美景,在其他溶洞是不可能看得到的。仅仅是这些钟乳石本身能够发光,就不是其他溶洞可以相比的,显得非常的神奇和神秘。

    镁光灯不断地闪烁着,将这里的一切记录下来。

    琼斯惊叹,又有些可惜:“这里距离城市人烟太过于遥远,否则秘鲁政府完全可以开发这里,成为一个著名的旅游圣地。”发展中国家的秘鲁,大多是依靠着渔业和农业做为主要收入手段,50%的人还处于贫困线下,一个好的旅游圣地,可以为当地带来不菲的收入。

    可惜了,想要开发这里,代价太大,当地政府是不可能启动这一个计划的。

    整支自然考古队散开,开始整理着周边的岩石标本。

    哈里斯有些好奇地走到一支钟乳石前,用手摸了摸,传来一阵冰冷感,和其他的钟乳石没有什么不同,可是为什么会发光?站在这个位置上,从他的视角里,似乎可以看到这些的钟乳石分布很有规律,而且一条隐约的光线,成一个复杂的图形。

    钟乳石的光线,似乎每一根都连接到这个图案中来。

    “琼斯,有情况。”哈里斯不确定地叫喊着,他总感觉这里有着古怪。

    正研究着一块岩石的琼斯,听到哈里斯的叫喊,放下手中的岩石,走过了来。

    哈里斯指着四处的光亮,说道:“琼斯,你看看,是不是它们很有规律地组成一个图形。而且所有的光源,都直指这个图形的最中央。就好像这里的光,事实上是由这个图形发出来,再传感到这些钟乳石上的?”

    琼斯看了一下,确实是如同哈里斯所说的,两人相互望了一眼,露出了一股兴奋。

    自然考古当中,最让人兴奋的,不就是发现未知或者未被人发现的东西吗?

    接下来,没有什么好说的,叫过自然考古里的两个精壮小伙子,开始用工具,在这个隐藏浮现的图形中央挖了起来。看起来发光的岩石,却是白云母,一种脆弱的岩石,一锹下去,就可以挖起一大片。

    渐渐地,光源越来越强,深挖二十余公分,就碰到了硬物。

    呈现出来的东西,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是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因为他们挖出来的是一个约半米直径的发光金属球。古怪的是,这个金属球却有着无数条像筋肉一样的触须,深入到四周的岩石当中,就好像金属球是一棵树,而这些触须则是树木的树根,交错盘旋在岩石中。

    更让人恐怖的是,这些像筋肉一样的触须如同有生命一样,在挪动着。

    一瞬间,琼斯和哈里斯变得脸色严肃起来,从各自的眼孔中,发现了彼此的震惊。

    “这是什么东西?”

    似乎每一个人都发出这样的疑问,却根本没有人可以解释这一切。

    在这个存在了数百万年的溶洞里,在这个没有踪迹的溶洞里,却有着一个未知金属的金属球。更恐怖的是,这个金属球却还有着一些像筋肉的触须,如同有生命一样,深入到岩石中,像是为金属球吸食着营养。

    出现的金属球,完全颠覆了在场人所知道的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